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十三章滅殺玉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三章滅殺玉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玉大並不在乎孫豪,在乎的是自己這麼蠢,是不是會被玉坤龍責備。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曲友看到對面好整以暇的孫豪,已經感到了不對,以自己對孫豪的了解,沒有底氣,對面這傢伙絕對不會在這裡跟自己侃侃而談,伸手拉一拉玉大,曲友眼中寒光陣陣:「孫豪,你果然好手段,不過,我這裡還有一事不明,不知道你怎麼和掌門拉上了關係?」

孫豪一笑:「你去過竹林苑吧,很好,要不是早有準備,還真是會被你壞事」,頓了頓,揚聲說道:「不怕你知道,早在幾年前,我就已經被青老收為了親傳弟子」。

這話說完,孫豪也不再廢話,對曲友和玉大說道:「怎麼樣,恢復的差不多了吧,來吧,曲友,我同意你的觀點,大家不死不休」。

說完,手中法劍一揮,一個青木纏纏向曲友,幾乎同時,一個凸木樁攻向玉大,孫豪主動發起進攻,而且是以一對二,毫不猶豫地攻了過來。

聽到孫豪坦誠自己是青老的弟子,曲友也好,玉大也好,都知道這回真是不死不休了,估計對面的孫豪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放過自己這一行,從他這一路來的布置來看,就是想把自己這一行給吃掉。

現在就是圖窮匕見,見真章的時候了。

不過,看看孫豪才鍊氣四層修為,玉大不由曬然,這小子能布陣,如果知道躲在陣里等自己精力耗盡才出來,自己還真可能拿他沒有辦法,但是現在,這小子居然敢一個挑戰兩個,還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了。

自認為高出孫豪一個等級的玉大不慌不忙一擺手中玉龍旗,一個跟玉二差不多護身咒法甩在身上,同時嘴裡念念有詞,驅使玉龍旗升空而起,鋪天蓋地罩向孫豪。

倒是曲友,面對孫豪的青木纏緊急應對,絲毫不敢大意。趕緊一張火盾符篆打在身上,同時,手中法器一振,一顆相當於鍊氣五六層火蛙攻擊力的火彈飛向孫豪。

雙方几乎同時起身動手,但這裡邊,明顯孫豪的施法速度快上一線,曲友剛剛扔出火彈,幾條粗壯的青藤已經從地面瘋狂生長出來,牢牢地把他牽制在了原地。

而有些託大的玉大,完全低估了孫豪凸木樁的攻擊力。

巨大的木樁,撞擊在護身咒上,護身咒居然不堪重擊,轟然告破,「咚」的一聲撞在玉大身上,玉大被撞得一個踉蹌,空中的玉龍旗頓時頓了一頓,速度大減。

看到託大的玉大,孫豪不由搖頭,這雜役弟子還真以為自己是鍊氣四層。也不管正在和青藤糾纏的曲友,法訣一點,又是一個凸木樁攻向玉大。

那邊,玉大被一根凸木樁擊中,心頭不由大嚇,這攻擊有點超常了,這那裡是鍊氣四層修為施展的凸木樁,估計鍊氣後期的攻擊力也就這樣了,要知道,玉大身上的護身咒有玉龍旗加成,比一般修士的護身法術要強勁,而且,玉大身上還有一件防禦力了得的護身軟甲,結果是兩層防禦都頂不住那看似簡單的凸木樁。

眼前這小子真是鍊氣四層修為?鍊氣四層修為的攻擊怎麼這麼厲害了?

玉大不由冷汗大冒,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不過,雖然受到了攻擊,但自己的玉龍旗也已經卷向孫豪,玉大一邊吐血,剛剛這下被擊中,傷得可不輕,一邊心想,你攻擊厲害,但防禦也不可能厲害吧。

玉大想來,或許孫豪就是那種專門提升攻擊力的修士。

只是,真是,但是,當玉龍旗卷向孫豪的時候,玉大突然發現,孫豪已經是身體如同樹葉一般,被玉龍旗帶起的氣流給遠遠沖開,玉龍旗一卷卷空,去勢已盡,攻擊無功而返。

而此時,又一根凸木樁又撞了過來。

玉大哇哇大叫,這回不敢硬抗,一邊施展護身咒,一邊躲閃,但此時,他發現,第三根凸木樁又撞了過來,心中閃過一絲念頭,這小子施法速度怎麼間隔這麼短?要知道,他的玉龍旗一次攻擊完成才剛剛收回來呢,對面孫豪已經發出了四個,不應該是五個法術。

三個凸木樁一個青木纏還有一個不知道是什麼的身法法術。

怎麼會這樣,一邊躲避凸木樁,玉大一邊想,不應該是這樣的啊,自己居然被壓著打,毫無還手之力,抽空看看曲友,得,那傢伙還在跟幾根青藤糾纏,也就是說,曲友被孫豪的一個法術就搞得動彈不得,至於曲友扔出的火彈,壓根連邊都沒挨到。

而此時,曲友看到玉大被孫豪搞得手忙腳亂,也不由心急萬分,心頭大罵玉大是水貨,修為高出一級居然被壓著打,嘴裡發狠地大聲叫道:「玉大,扔符篆,快點扔符篆,我們搞死他」。

玉坤龍剛剛給了曲友不少符篆,玉大那裡平時就有不少符篆備用,丹器堂弟子富足,一般都購買了不少符篆防身。

曲友叫完,伸手拿出一把符篆,臉上浮現狠色,二話不說,激發幾張扔向孫豪。

孫豪已經笑了起來:「符篆啊?好,那大家就比比看誰的多」,不等玉大動作,孫豪迅速從懷裡掏出一大把符篆,拿在手裡,這些符篆寶光閃閃,一看就不是普通貨色。

使出渾身解數,閃開兩根凸木樁,急速從懷裡取出符篆的玉大,猛地看到孫豪手中的那一大把符篆,心中不由一驚,嘴裡已經大聲喊道:「怎麼可能,孫豪你怎麼可能有上品符篆,還這麼多?」

玉大經常幫玉坤龍採購各類符篆,有幸見過一兩次上品符篆,這不跟孫豪手中的很像嗎。上品符篆是稀缺資源,連玉坤龍都用不起,更不要說他這雜役弟子了。

這個時候,他居然看到孫豪不要錢一般地拿出一大把上品符篆,自然是一臉的不敢相信。

孫豪哈哈大笑:「這有什麼不可能的,我自己的煉製的一些小玩意,請兩位師兄評鑒評鑒」,笑完,不管三七二十一,揚手,一連五根凸木樁攻向玉大,兩個青木纏纏向曲友。

和玉大交手,感覺眼前這修士並不能對自己形成多大威脅,也感覺不到太大的壓力,已經差不多了,估計玉坤龍那邊已經和金線火蛙王幹了起來,孫豪不再保留,真氣高速運轉,就連木丹也催動開來,又是一個凸木樁扔向玉大。

一連六個凸木樁四面八方攻向自己,玉大亡魂大駭,手中一連串防禦類符篆拍在了身上,期望能抵擋住孫豪這次進攻。

曲友扔向孫豪的攻擊類符篆還沒有近身,孫豪已經催動飛草術閃了開去。

玉大沒有飛草術這樣的奇術,「咚咚」兩聲,五根符篆發出的凸木樁中,有兩根凸木樁衝破了他的防禦符篆,擊打在身上,嘴裡一聲悶哼,隨即嘴角出現血絲,玉大賭咒發誓,眼前這孫豪絕對是扮豬吃虎,修為之深應該遠超一般的鍊氣中期修士。不過,眼前還有一根凸木樁,孫豪全力催動的凸木樁,聲勢不小的攻擊而來,玉大不敢怠慢,緊急催動玉龍旗,往自己身上一卷,形成最後一道防護。

「噗」的一聲,中品法器玉龍旗根本擋不住孫豪全力發出的凸木樁,凸木樁尖端部位穿透了玉龍旗,身上其他防禦早就已經被破掉的玉大隻來得及驚叫一聲:「不要……」,凸木樁已經準確無比從玉大心臟部位一穿而過,巨大的衝擊力,帶動玉大的身體衝出兩米多,隨即噗的一聲釘在了地上。

玉大雙腿猛烈地抽動了幾下,嘴裡冒出大量鮮血,勉強抬起手指指向孫豪,想說什麼,但終於沒有說出口,頭一歪,倒在了草地上,成為孫豪修鍊道路上擊殺的第一名修士。

看看死不瞑目的玉大,孫豪心中冒出一陣不適,但很快,這種感覺被他強行壓制下去,頭一轉,看向曲友。

這時,曲友已經掙脫了青木纏的束縛,手持法劍,一臉慘白地看向被孫豪釘在地上的玉大,嘴裡發苦,他萬萬沒有想到,孫豪居然如此厲害,連玉大都輕鬆殺死,那麼,曲友一個冷顫,自己根本就不是孫豪的對手。

孫豪的臉上再度浮上了笑容:「曲友,你說過,今天我們不死不休」。

父親孫強早就告訴孫豪一個道理,斬草除根,眾多藏書中,修士界也沒有仁慈一說,眼下,是該了結曲友了。

曲友一聲慘笑,心中知道自己今天不能倖免,嘴裡發狠地大聲罵道,土匪的匪性顯露無疑:「孫豪,你不得好死,老子今天就算死了,也不會放過你的,哈哈哈,今天就算你殺了我,玉師兄和黃師兄也會為我報仇的……」一邊罵,一邊悍然地扔出一大把符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見符篆就扔,人卻是急速向後邊退去。

孫豪不緊不慢跟在曲友身後,並不著急,曲友這樣的扔法,再多的符篆也不夠用,在這迷蹤陣內,孫豪並不擔心曲友會逃掉。

曲友如同無頭蒼蠅,在陣法內轉了一陣,並不能逃脫,手中符篆用盡,雙眼帶著絕望,嘴裡大吼一聲:「孫豪,我要你死」,揮舞著法器不要命地沖向孫豪,知道求饒也沒有用,曲友倒是很光棍地沖了上來。

孫豪臉上浮現出冷笑,一個青木纏,牢牢纏住曲友,一個凸木樁咚的一聲擊打在曲友的身上。這個凸木樁形狀稍鈍,只有撞擊作用,但並沒有擊穿曲友。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