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十五章相助蛙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相助蛙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金線火蛙王蛙舌受創,急速收回,再度一聲蛙鳴,站在泥塘邊上,瞪著一隻獨眼,仇恨地盯著玉坤龍和黃錦,自從修鍊有成以來,它還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傷害。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過去幾年裡,孫豪雖然擊殺了很多火蛙,但並沒有傷到過金線火蛙王,這蛙王追殺孫豪良久無果,這恨意居然不是那麼重了。

這一次,這幫修士毫無理由地衝進核心區域,把火蛙沼澤裡邊的精英屠殺一空,並重創了金線火蛙王,這讓金線火蛙王恨不得食其肉,吞其骨。

那邊,在金線火蛙王沒有再度進攻的當口,玉坤龍已經關切地跑到黃錦身邊,看到黃錦無力低垂的右臂,關切地問道:「黃師弟,你還好吧,都怪師兄救援不及,連累你受到這樣的傷害,不過,師弟你放心,憑藉我們丹堂的丹藥和醫術,你這右臂就算斷了,回去也得給你接上」。

玉坤龍這話倒是不錯,修士自鍊氣有成之後,身體的自愈能力極大提升,如果輔助一些丹藥手段,黃錦這斷裂的右臂,還是有很大機會復原的。

黃錦心有不甘,但心中知道現在這個狀態,自己倒真不好計較什麼,嘴裡感謝地說道:「那師弟就拜託師兄回去幫忙在師父面前說項說項了,不過,師兄,眼下師弟受傷,只怕那尋找靈物的事就幫不上什麼忙了,還得勞煩師兄,也恭喜師兄能找到靈物,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修為再度提升」。

玉坤龍聞言說道:「哪裡哪裡,應該的,應該的」。

說完,兩人相視哈哈笑了幾聲,玉坤龍這才說道:「師弟,那幾隻落單的火蛙就交給你了,這隻金線火蛙王就交給為兄,我們速戰速決」。

黃錦已經簡單處理了斷臂,吞服了療傷丹藥,雖然受傷,但對付幾隻後期火蛙還真不在話下,於是點頭稱好。

兩人交流完畢,那邊,僅剩的幾隻火蛙也再度聚在了金線火蛙王的身邊,兩邊形成對峙,不過,這番爭鬥下來,明顯兩個修士大佔上風,要不是玉坤龍想獨吞靈物,故意讓黃錦受傷,估計他們的優勢更加明顯。

不過,眼下來看,如果不出意外,玉坤龍對陣金線火蛙王就跟黃錦對陣五隻後期火蛙一樣,都能較為輕鬆的獲取勝利。

主要是因為金線火蛙王傷勢不輕,尤其是四肢受傷,行動不便,只能挨打,卻又對玉坤龍形不成有效傷害,被殺只是遲早的事。

遠處,靜靜盤坐看著戰場戰事的孫豪這時卻站了起來。

如果讓玉坤龍和黃錦輕鬆擊殺金線火蛙王,那麼對自己就很不利了,看情形,自己得幫幫這隻追了自己一年多的大傢伙了。

火蛙靈智的確不高,面臨滅頂之災,居然也不逃避,尤其是金線火蛙王,一聲巨大的蛙鳴之後,帶領剩下的火蛙悍不畏死地再度沖了過來,其他火蛙也是陣陣蛙鳴,跟在蛙王身邊,沖了上來,老套路,蛙舌、火球、撲擊。

火蛙們一往無前的衝擊,在孫豪眼中,居然有一種悲壯的感覺。

對火蛙們而言,火蛙沼澤就是它們的家,現在家園被踐踏,退無可退,唯有死拼,明知必死,也一往無前。

心中感嘆,孫豪施展飛草術,迅速接近戰常

玉坤龍迎上金線火蛙王,但是並不跟它近身搏鬥,而是驅動火靈劍,不斷攻擊金線火蛙王巨大的蛙身,讓因為行動不便夠不著玉坤龍的金線火蛙王發出一聲聲怒吼。

那邊,黃錦的天火流星錘對上五隻後期火蛙更加輕鬆,兩錘下去,一隻火蛙應聲而倒,雖然沒有馬上致命,但是也失去了再戰能力。

眼看戰局正在按照自己規劃的發展,玉坤龍的玉臉上露出了笑容。

此時,黃錦並沒有覺察到自己附近的草叢,有寒芒緩緩地飄了起來。這寒芒隱藏在草叢之中,近乎隱形,如果正常狀態下,以他的修為,或許能發現這些寒星,但是,眼下正在和火蛙對戰,而且又剛剛受傷,感官大為下降,再加上,也的確沒有想到他們身後還有黃雀,種種原因加在一起,讓他沒有發現草叢中的寒芒。

直到這些寒光從草叢裡邊疾飛而出,無聲無息攻向他的後背時,那邊和火蛙王對戰的玉坤龍這才猛然有所發現,大喝一聲:「師弟小心,該死,誰在那裡偷襲……」

黃錦這才覺察到巨大的危機,緊急在身上布設防禦,但為時已晚,十幾顆寒星撲撲撲擊中他的後背,雖然身上法衣防禦了得,但是這些寒星依然穿透了法衣,擊傷了他的本體。黃錦一聲哀嚎,向前撲出五米,倒在地上,口吐鮮血,受到重創。

看到黃錦倒地,生死不知,玉坤龍飛速奔跑過來,隨手兩劍,解決掉一隻想趁火打劫地火蛙,把黃錦扶了起來,往他嘴裡塞了一顆療傷丹藥,迅速止住背後出血的傷口,這回是真心關切地問道:「黃師弟還好吧」。

黃錦勉強睜開雙眼,嘴裡說道:「師兄,快點幫我,有陰針進入了我的體內,在順著血液流動,幫我把他沒逼出來」。

「好」,玉坤龍火靈劍漂浮在身邊,急速抱著黃錦閃開金線火蛙王一段距離,手裡真氣催動,撲撲撲,一連幾聲,子母陰針從黃錦體內給逼了出來。

草叢裡,孫豪緩緩起身,隨手一招,法訣一引,陰針回到手中。

拿著陰針,嘴一張,吹掉上邊沾染的鮮血,臉上露出笑容,孫豪朗聲說道:「師弟孫豪,見過兩位師兄」,隨即,面對蛙王,也哈哈大笑:「老朋友,我們又見面了」。

「孫豪?」玉坤龍臉上神色一變,萬萬沒有想到,在這裡居然遇上孫豪,而且,這孫豪居然以這種方式出場,看到一臉笑容的孫豪,玉坤龍沒由來心中一寒,馬上想到了玉四的一番話,這孫豪居然敢出現?那麼,是不是真如玉四所說,這一切都是陷阱?

玉臉一臉陰沉,玉坤龍厲聲大喝:「孫豪,你好大的膽子,同門相殘,你該當何罪」。

這時,金線火蛙王簡單的腦子有點摸不清狀況,好像這兩撥人也對砍起來了,蛙眼有點疑惑,僅剩的三隻火蛙也聚攏在他的身邊,警惕地看著孫豪和玉坤龍,躍躍欲試。

今天以前,蛙王最恨的修士,一定是孫豪,但今天,蛙王最恨的卻是玉坤龍,一隻獨眼,不時看向孫豪,又不時看向玉坤龍,在猶豫應該先進攻誰。

對玉坤龍的喝問,孫豪曬然一笑:「師兄不是說笑吧,咱們何必揣著明白裝糊塗呢,師兄為何來火蛙沼澤,你我心知肚明,難道師兄你覺得今天這事還能善了?」

玉坤龍聞言一愣,也不由笑了起來,雖然在笑,但玉臉帶霜:「這倒是,看來大家都是明白人,不過,孫師弟,我真是佩服,你到底哪裡來的底氣出現在我的面前,就憑你鍊氣四層修為?難道你覺得你那連上品法器都不是的銀針能奈何得了我?」

「這個倒不勞師兄費心了」,孫豪笑著搖頭:「師兄放心,師弟既然出現在這裡,自然不會讓你失望」。

說道這裡,孫豪手一揚,一張符篆出現在了手上,這是一張中品的飛草術符篆。

看到這種不明符篆,玉坤龍臉上露出譏笑,就憑這中品符篆?能奈我何?

孫豪符篆入手,二話不說,向金線火蛙王打了過去。

金線火蛙王沒想到孫豪這個時候居然向自己扔符篆,被一下打個正著,嚇了一大跳。但是,馬上它發現,這張符篆並沒有對自己形成傷害,相反,符篆上身之後,金線火蛙王頓時覺得身體輕鬆了不少,好像自己能駕馭周圍的草叢一般。

稍微疑惑了一下,再笨的火蛙王也馬上知道這應該是一種增益符篆。興奮地蛙鳴一聲,雖然不知道那經常和自己作對的小子為何會幫自己,但是這並不妨礙它向玉坤龍報復的大計。蛙鳴過後,金線火蛙王不負孫豪期望地,帶領剩下的三隻火蛙向玉坤龍發起了攻擊。

戰鬥再次開啟。

玉坤龍見到孫豪居然把符篆扔到了金線火蛙王的身上,而這種符篆明顯是增益速度的,這一下,就很大程度上彌補了金線火蛙王的短板,玉坤龍再想向先前那樣保持距離砍火蛙王,就做不到了。

火蛙王速度大增,已經追著玉坤龍殺了。玉坤龍速度優勢不再,勢必陷入死戰。暗罵一聲該死,玉坤龍迅速放下黃錦,大聲說道:「黃師弟,那小子交給你,我先幹掉這隻火蛙」

黃錦剛剛吃了不少丹藥,又恢復了一定的戰鬥力,他也不覺得才鍊氣四層修為的孫豪能對自己形成什麼影響,勉力提起真氣,大聲回答:「好的,師兄,那小子交給我吧」,說完,催動天火流星錘,攻向含笑而立的孫豪。

孫豪嘴裡大笑,也不躲避,青木纏、凸木樁扔了出去,同時,飛草術上身,開始正面對抗黃錦。

黃錦雖然是鍊氣八層頂峰修士,但是有傷在身,再加上剛剛一場惡戰,真氣耗費不少,幾個因素下來,孫豪覺得自己或許可以和他一戰。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