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十七章蛙王取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蛙王取義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持續對戰,又是一個時辰過去,黃錦戰鬥力再次下降,而此時,孫豪的攻防強度又一次降低。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此時,歷經幾次戰鬥力下滑的黃錦,終於明白了一個道理,眼前的孫豪怕是故意如此。

也就是說,眼前這看似雲淡風輕的少年,其智近妖,在這裡和自己始終保持著攻防平衡。那麼想一想他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黃錦馬上明白過來,嘴裡奮力叫道:「玉師兄,你那裡不要保留了,速戰速決,我不是孫豪的對手……」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現實不得不讓黃錦明白,自己真不是眼前這看似只有鍊氣四層修為的孫豪的對手。

黃錦深知,一旦繼續下去,到最後,說不定自己得活活給孫豪累死,現在叫出來,自己還多少有些反抗能力,只要玉坤龍那邊擊殺火蛙王的速度夠快,自己還是有一線生機。

聽到黃錦大叫,孫豪心想,你終於明白過來了,隨即眼神一寒,木丹高速運轉,法力全開,韻律狀態下的凸木樁和青木纏應手而出。

黃錦的火盾對青木纏有很大的剋制作用,但這次,孫豪的青木纏是全力爆發,而黃錦的火盾已經威力不再,只有了剛開始時一小半的威力,兩廂對比,這次的青木纏已經奏效,雖然也燃燒起來,但是牢牢地牽制住黃錦,隨即,凸木樁攻擊上來。

看到精神猛地振作起來,攻擊力度遽然極大的孫豪,黃錦心頭猛震,前面喊話還只是猜測,但沒想到實際情況比自己預料的還要糟糕,眼前的孫豪,哪裡象連續作戰那麼久的樣子,看孫豪的攻擊威力,甚至超過了最初的強度。

怎麼可能會這樣?黃錦不敢置信地勉強在身體表層施展了防禦法術火盾術,但是,以他現在的真氣量,勉強布設的防禦根本不起多大作用。

只聽「咚」的一聲,凸木樁狠狠地撞擊在因為青木纏纏住不能躲閃的黃錦胸腹部,黃錦嘴裡一聲慘叫,帶著燃燒著的青木纏不由自主地被撞飛四五米,嘴裡鮮血狂噴。

而孫豪,眼中一片平靜,手中法訣一捏,又一根凸木樁浮現出來,高速向黃錦飛擊而去。

從黃錦大聲提醒玉坤龍到孫豪遽然發難,這一切幾乎是瞬間發生。

就連玉坤龍也沒有料到,戰局會突然如此變化,只來得及叫一聲:「好膽……」,黃錦就已經受傷倒地。

眼看又一根凸木樁攻向黃錦,玉坤龍顧不得蛙王了,火靈劍在空中一個旋轉,飛速攻向孫豪,想來個圍魏救趙。

玉坤龍一直和金線火蛙王對決,對孫豪的飛草術並沒有切身體會,金線火蛙王身上的飛草術符篆是折扣版本,根本不具備孫豪這般靈活的閃避能力。

看到玉坤龍飛速攻擊而來的火靈劍,孫豪馬上進入飛草術狀態。而那根已經成型的凸木樁依然毫不客氣地攻向倒在地上的黃錦。

此時的黃錦已近喪失了自救能力,看到急速而來的凸木樁,嘴裡大叫:「師兄救我…..」,隨即,凸木樁已經「噗」地一聲,擊中他的胸腹部,把他釘在了草地之上,這回的凸木樁樁頭又十分尖銳,產生了穿透作用,如同釘子般把黃錦牢牢釘在地上。

連續被擊中兩次,再加上火蛙對戰時的傷害,終於超過了黃錦的極限,這位曾經不可一世的鍊氣八層頂峰練氣士哀叫一聲,頭一歪,被活生生釘死在了地上。

擊殺黃錦,閃開急速攻擊而來的火靈劍,孫豪平靜的臉上依然帶著淡淡的笑容,從容不迫地看向玉坤龍。

玉坤龍玉臉一臉寒霜,站在黃錦的身邊,雙眼怒氣勃發,死死盯向孫豪。

原本以為這次的事情會輕鬆自如,但萬萬沒想到,馬師弟受傷,黃師弟隕落,就算自己真正擊殺了孫豪,只怕回去也討不到好,這傷亡太大,簡直不可接受。

此時,玉坤龍並不知道,他帶來火蛙沼澤的一行人,僅僅只跑脫了一個機警萬分的玉四,其他人已經全軍覆沒。

跟玉坤龍對陣良久,金線火蛙王雖然有孫豪的飛草術相助,但也已經是強弩之末,此時,見玉坤龍和孫豪開始對峙,它也站在了不遠處,獨眼帶恨,惡狠狠地盯著玉坤龍。

兩人一蛙,呈不規則的三角,站在了沼澤草地上,現場沒有了各種絢麗的法術,竟然達成短暫的平衡,唯一的聲響就是金線火蛙王巨大的喘息聲。

現場的情況是孫豪和金線火蛙王同一陣線,對抗玉坤龍,但孫豪和金線火蛙王之間也並不能完全信任。孫豪還惦記著金線火蛙王的心血,金線火蛙王對孫豪也是滿腔仇恨,只不過,現下仇恨玉坤龍更甚。

火靈劍緩緩在身邊轉動,火屬靈氣一吞一吐,玉坤龍雖然氣急,但是並沒有急於攻擊孫豪,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師弟真是好修為,好手段,好心機,師兄現在有幾個問題不甚明了,不知道師弟能否回答一二?」

激戰良久,身經百戰的玉坤龍身上雖然有一些小傷,但並無大礙,還保持了較好的狀態。在青木宗,玉坤龍本來就有越級甚至是越階對戰的能力,就算是一般的築基初期修士,他憑藉自己的火靈劍,也能對抗一二。

不然,他也不會在對抗金線火蛙王的時候大佔上風了。

只不過,終日射雁今日被啄了眼,今天算是中招了,眼前這個自己原本完全沒放在眼裡的內門弟子居然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而自己居然毫不猶豫地跳了進來,而且,損失已經是不可預計。

深吸一口氣,玉坤龍緩緩開口問道:「你施展的法術是否飛草術?」

孫豪笑了笑:「師兄好眼力」

玉坤龍已經一臉肅然地說道:「沒想到,你居然能練成這門奇術,而且還能煉製成上品符篆,看樣子我們都低估了你的修為,而且,孫豪你應該是一級符篆師了吧」。

孫豪依然笑了笑:「略懂、略懂」。

玉坤龍曬然:「看樣子,我們還是忽略了你的情報收集,那麼你應該練過斂息術了,請問你現在修為幾何?」

事到如今,孫豪知道自己這點修為瞞不住了,大方地散去斂息術,嘴裡淡淡地說道:「不高,鍊氣五層後期,剛剛升的」。

玉坤龍點頭:「都說這批新弟子公孫修鍊最快,沒想到隱藏的最深的居然是你,公孫才鍊氣四層中期,而你已經鍊氣五層後期了,師弟真是好心機,懂得如此隱忍,真是讓人佩服」。

孫豪淡淡地笑了笑:「師兄過獎了」。

「那麼,師弟又是怎麼騙過玉大的追蹤術的?」玉坤龍再次有點疑惑的問道:「陣法嗎?」

孫豪淡淡笑著說道:「一些小道,師弟知道師兄們要來,布置了一些連鎖音陣和隱跡陣,效果師兄你知道的,見笑見笑」。

玉坤龍豎起了大拇指:「這麼說來,師弟你還是一個一級陣法師了?」

孫豪淡淡笑道:「略懂、略懂」。

玉坤龍此時喟然而嘆:「鍊氣五層、一級符篆師,一級陣法師,師弟真是好快的修鍊速度,早知道師弟你如此妖孽,我怎麼著也不想跟你為敵了」。

孫豪淡然說道:「師兄謙虛了」。

「那麼」,玉坤龍再次問道:「孫師弟是打算把為兄這一行全部留在火蛙沼澤了?」

孫豪笑笑:「師弟已經在這沼澤核心區域外圍布設了四座迷蹤陣法,想來這難不住師兄」。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玉坤龍心中的疑惑一一得到了解答,問出了自己最終想知道的問題:「既然師弟你思緒這麼慎密,那麼馬師弟他們如今何在?」

「馬師兄氨,孫豪依然淡淡地笑道:「師弟把他扔給了一隻鍊氣八層火蛙,想來這個時候已經如同黃師兄一般,轉世投胎了」。

玉坤龍眼中閃過淡淡的悲哀神色,心中知道,只怕自己這一行,就僅僅只有自己碩果僅存了,想到朝夕相處的師弟們就這樣一一離去,心中如同刀割,沒想到自己一時大意,竟然讓他們陷入萬劫不復。

「那麼」,火靈劍在玉坤龍身邊急速閃動火紅的光華:「孫師弟,我們今天是不死不休了,希望呆會你不要逃逸」。

孫豪點頭,低級法器烏木法劍閃動青光,嘴裡淡然說道:「曲友也曾經這麼說過,師兄放心,師弟對師兄仰慕已久,今天無論如何要領教師兄高招」。

手一招,火靈劍落入手中,玉坤龍眼中閃過悲傷,白皙的手撫摸著火靈劍劍身,嘴裡輕輕地說道:「火靈啊火靈,今天我們遇見了最大的敵人,黃師弟和馬師弟的大仇,能否得報,就看我們兩個了」。

孫豪站在不遠處,淡淡地看著玉坤龍,玉坤龍的心情他理解,如果童力古雲一個個倒在自己面前,自己能否有玉坤龍這般鎮定還真是難說。

不過理解歸理解,現實歸現實。現實是,這是擊殺玉坤龍的最佳時機。玉坤龍已經受到一定程度的傷害,丹藥和符篆消耗也相當大,自己這邊還有金線火蛙王相助,錯過今天,再想對付玉坤龍就很難了。

關鍵時刻,孫豪是不會手軟的。玉坤龍這一關,孫豪必須得過去。

當然,孫豪也知道,以自己鍊氣五層修為,對陣鍊氣九層修為並且戰力超群的玉坤龍,此戰難度不校

玉坤龍火靈劍一振,飛上空中,開始蓄勢,孫豪臉上笑容收斂,一臉肅然,金線火蛙王也屏住了呼吸,戰鬥迅速打響。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