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十八章蛙王取義(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蛙王取義(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火劍輪斬」,玉坤龍出手就是大招,火靈劍在空中輪轉劍舞,旋轉出絢麗的劍花,高速飛行著,向金線火蛙王攻擊而去。

金線火蛙王對玉坤龍威脅很大,必須首先除去。

與此同時,玉坤龍往嘴裡塞了一把血紅的丹藥,嘴裡暴喝一聲:「疊火三燃」,這是一個秘術,秘術也是法術中的一種,如同飛草術一樣,有著不同一般的效果。

疊火三燃之後,玉坤龍身上出現三個火圈,同時,玉坤龍的修為猛地提升,從鍊氣九層初期一下升至鍊氣大圓滿,而且,真氣狀態全滿,玉坤龍整個人精神一振,只不過雙眼出現一絲血紅,狠然看向孫豪。

這居然是一個臨時提升修為的秘術,孫豪心中高度警惕。

這類秘術比較少見,秘術過後,往往需要付出不少的代價,沒想到這玉坤龍如此仇視自己,連這秘術都施展出來,此法術施展之後,玉坤龍身上有三層火焰,估計青木纏效果不會太好。

那邊,玉坤龍全力施展法術,疊火三燃之後,火劍輪斬的威力大增,旋轉的劍花,急速向金線火蛙王攻擊了過去,同時,一個巨大的火球攻向金線火蛙王。

玉坤龍的戰略很明顯,就是以最快的速度解決金線火蛙王,然後再集中力量對戰孫豪,免得自己在和孫豪對戰的時候,這隻蛙王跑出來搗亂。

如同羅盤的火劍輪斬向金線火蛙王斬落,因為身軀龐大,金線火蛙王不可能躲的過去,就算此時孫豪的飛草術符篆依然在身,但還是躲不過速度極快的火劍輪斬。

孫豪見玉坤龍向金線火蛙王發起進攻,也不再猶豫,手中烏木法劍一揮,一個凸木樁沖向玉坤龍。此時,孫豪覺得自己的攻擊手段實在是有些單一,此間事了,孫豪一定得多學幾個法術了。雖然法術貴精不在貴多,但是,多幾種法術,在對戰時,就多幾種選擇。

玉坤龍之所以首先選擇幹掉蛙王,其實還基於孫豪施展的飛草術。這門奇術,他有所耳聞,知道這是木遁術的前置法術,在火蛙沼澤這種草地地形,飛草術在身的孫豪,實在滑溜無比,剛剛局面佔優勢的黃錦就是被孫豪給活活磨死了。

玉坤龍此時已經將孫豪提升到了平等敵對的高度,他深知,孫豪布設此局,並敢於現身,那就是打定主意要將自己留在這火蛙沼澤了。不過,誰留下誰還不一定呢。只要能以最快的速度幹掉金線火蛙王,玉坤龍認為自己對上孫豪還是有絕對優勢的。

有了疊火三燃加成,火劍輪斬威力大增,已經是強弩之末的金線火蛙王絕對抗不了多久,玉坤龍有這個自信。

但是,玉坤龍低估了金線火蛙王。

不是低估了金線火蛙王的實力,而是低估了這靈獸的狠勁。

玉坤龍一行把核心區域修為高點的火蛙擊殺一空,這是要絕滅火蛙種群的作為,金線火蛙王早已經和他不共戴天,此時,巨大的羅盤狀火靈輪斬向蛙王斬來,許是自覺在這輪斬面前不能倖免,這金線火蛙王一聲震天蛙鳴,背上三根金線絲絲爆裂,大嘴猛地吸氣,肚腹吸入空氣,猛地脹大,讓金線火蛙王脹大了三分之一。

然後,這體型大漲的蛙王奮力一躍,跳躍而起,不閃不避,應向火靈輪斬,跳躍的高度居然超過了火靈輪斬。

在玉坤龍的冷笑之中,火靈輪斬斬在了金線火蛙王的胸腹部,一下斬破了金線火蛙王的腹部蛙皮,巨大的蛙腹部如同一個被放氣的氣球,頓時冒出大片氣體,金線火蛙王的身體隨之一癟。

金線火蛙王獨眼之中,冒出狠厲的神色。巨大的蛙鳴再度響起,巨大的蛙身不要命的向著火靈輪盤狠狠地壓了下去。

火靈輪斬帶起大片的血花,蛙肉飛濺。

但是,兇悍的金線火蛙王以自己龐大的蛙身為天然武器,啪的一聲,牢牢地把火靈劍化成的火靈輪斬給壓在了身下,壓在了草地上。

三千年修為爆發,以身體血肉為代價,金線火蛙王誓死都要玉坤龍好看。

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

壓住火靈劍,無疑是斷了玉坤龍一隻臂膀。

玉坤龍萬萬沒想到這金線火蛙王還有這樣一招。

這樣一來,金線火蛙王的確在火劍輪斬之下,活不了多久。但是,他的火靈劍只怕在金線火蛙王斷氣之前,再也發揮不出作用了。

玉坤龍的御物之法,受到金線火蛙王三千年修為身體的壓制,再也御使不動火靈劍了。

現在的玉坤龍有兩個選擇,要麼放棄對火靈劍的御使,另換一種法器,這樣的話,金線火蛙王存活的時間會更長,要麼就是繼續御使火靈劍,以期儘快擊殺金線火蛙王,這樣的話,對戰孫豪會吃力一些。

不覺得孫豪能對自己形成多少威脅,玉坤龍嘴裡輕哼一聲:「找死」,盡全力御使火靈劍,在金線火蛙王的身下猛烈攻擊。

金線火蛙王不管不顧身體不斷受到的傷害,巨大的蛙鳴聲中,蛙舌從嘴裡噴射而出,卷向玉坤龍。

對戰良久,玉坤龍對蛙舌的攻擊能力大致了解,並不認為這蛙舌能對自己形成多大的打擊,他身上現在又疊加的三層火焰,又有防禦孫豪凸木樁頂起的火盾,實際並不懼怕蛙舌的卷擊。

實際上,玉坤龍再次低估了金線火蛙王。

低估了一個抱有必死之志的蛙王那含恨一擊。巨大的蛙舌,不要命的卷在了玉坤龍的身上,受到三層火焰灼燒,蛙舌上冒出大片大片青煙,過去,這個時候,蛙舌一擊受傷,早就收回去了,但這次,蛙舌居然不管受到的傷害,依然如同匹練,不要命地一層層卷向玉坤龍。

玉坤龍再次皺眉,這金線火蛙王居然都不知道疼的?

見金線火蛙王發狠,孫豪也不再保留,隨手扔出五張上品凸木樁符篆,進入韻律狀態,一個超常狀態的特大號凸木樁攻了過去。

蛙舌巨大的卷擊力道,讓玉坤龍的行動受到影響,孫豪的幾根凸木樁四面八方攻了過來。眼看躲閃不及。但玉坤龍依然不慌不忙,真氣急轉,火盾光華大盛,蛙舌頓時被燒焦一大截。孫豪的幾根凸木樁咚咚咚撞擊在火盾之上,火盾閃了兩閃,光線暗了暗,但是依然堅挺。

孫豪手中法劍一揮,再度扔出幾個符篆和一個特大號的凸木樁法術。

玉坤龍暗贊一聲,這孫豪施法的速度好快。手底下也不慢,幾張防禦符篆打在了身上,玉坤龍雖然自己不能煉製符篆,但購買的存貨不少,這點消耗,還支持的祝

遠處,看到戰鬥差不多到了最後階段,童力也悄然接近,順著孫豪布置的隱跡陣路線,接近戰常看到玉坤龍暫時被蛙舌困住,終於忍不住出手,一個陷阱術和一把陷阱術符篆扔到了玉坤龍的腳下。

和青木纏不同,玉坤龍的火盾對陷阱術並無克製作用,是故雖然童力的陷阱術沒有孫豪那樣的強力,但作用在玉坤龍身上,持久能力甚至超過了青木纏。

陷阱術和蛙舌的共同作用之下,終於困住了玉坤龍。

玉坤龍這時也發現了童力,一看,居然是個鍊氣四層修為的小耗子,居然也敢向自己出手,而且時機還把握的很好,居然困住了自己,心中不由勃然大怒。

這時,孫豪的大面積凸木樁再度攻了過來,玉坤龍身上,火盾明滅,終告不支,轟然告破,一根去勢已盡的凸木樁撞擊在玉坤龍身上,但並沒有對玉坤龍形成太大傷害,玉坤龍身上的法衣防禦力不錯,一般攻擊難以傷害他。

這個時候,拼的就是施法速度和真氣消耗了。

孫豪手中法劍一揮,幾個符篆和一個凸木樁再度攻了上來,玉坤龍真氣運轉,一個火盾再度頂了上來,童力站在不遠處,繼續扔陷阱術。

只有金線火蛙王的蛙舌,在玉坤龍的火焰燃燒之下,一截截被燒成焦炭,越來越弱,草地上飄起陣陣肉香和焦糊的味道。

現在就看孫豪能不能在蛙舌被全部燒掉之前重創玉坤龍了。

如果不能,一旦玉坤龍脫困,那時沒有了蛙王牽制,孫豪就會處境艱難。

兩人一蛙和玉坤龍形成了短暫的僵持。

又一次,孫豪的幾根凸木樁擊破了玉坤龍的火盾,這次,有兩根凸木樁擊中了玉坤龍。

孫豪用心計算,眼中閃過一絲寒光,繼續攻擊。

再一次,擊破火盾,三根凸木樁擊中玉坤龍,但同樣傷害不大。

再一次擊破,三根凸木樁擊中玉坤龍。

再一次擊破,依然是三根凸木樁擊中玉坤龍,但是這次,其中一根凸木樁是孫豪本體施展的加強版凸木樁,這根凸木樁產生巨大的撞擊力道,玉坤龍被撞得悶哼一聲。

悶哼之下,玉坤龍身體一頓,火盾並沒有第一時間頂出來,停了那麼點點時間。

原本這一點時間是沒有什麼的,這點時間,孫豪的攻擊應該來不了,玉坤龍也不覺得有什麼好擔心的,因為蛙舌已經快斷了,馬上他就能脫困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