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十九章對戰坤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對戰坤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玉坤龍臉上露出興奮的光芒,馬上自己就能脫困而出,陷阱術雖然有一定影響,但只要蛙舌被燒斷,區區四層修士的陷阱術,隨手可破。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真氣運轉,一個火盾馬上就會頂上來。

只是,這個時候,他英俊的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怎麼可能?心臟部位,突然傳來一陣巨疼!有異物攻擊自己,並且直中自己的要害,鑽入了心臟。

陰針!

玉坤龍隨手封住自己的心脈,看向孫豪,不解地看向孫豪手中依然御使的低級烏木法劍,嘴裡乾澀地說道:「師弟好手段,好心機,師兄佩服」。

毫無疑問,玉坤龍知道自己再次小看了孫豪。

能同時御使兩件法器,可能這才是孫豪最大的殺手。玉坤龍此時只是在暗恨,明明知道孫豪手中有子母陰針,為什麼自己還不高度注意?

想到子母陰針,玉坤龍也不得不佩服孫豪的心機,剛剛偷襲黃錦的時候,子母陰針有跡可查,其行動之前逃不過鍊氣後期的感知,這才讓玉坤龍放鬆了警惕。但現在這根鑽入自己心臟的子母陰針,其攻擊的時候無聲無息無形無色,哪裡是剛剛攻擊黃錦的那些陰針可比?

顯然,從一開始,孫豪就在故意將自己帶入誤區,而關鍵時刻,讓自己一時大意,遭受到致命傷害。

心臟受創,對修士而已,也是致命傷,雖然修士不比常人,有的修士號稱能滴血重生,但是對鍊氣階段的修士來說,心臟也是生命的禁區。

玉坤龍此時的修為,經過疊火三燃的加成,已經達到了鍊氣大圓滿,心臟受創之後,要是能夠及時逼出陰針,能夠及時治療,以他的修為或許不會致命,但是,現在正在戰場之上,孫豪會給他救命的時間嗎?

孫豪淡淡笑道:「面對師兄這樣的對手,沒有點手段,怎麼敢出現在師兄面前」,嘴裡這樣說著,手底下不慢,又是幾個凸木樁攻了過去,打虎不死反受其害,孫豪沒有絲毫憐憫之心,在藏經閣看過不少書籍的孫豪,心中知道玉坤龍現在雖然受到重創,但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此時手軟,害的只會是自己。

情勢惡化,戰局對自己極為不利。心脈封住,只是權衡之計,一身實力大打折扣,好在這個時候蛙王的蛙舌終於徹底斷掉,玉坤龍也終於脫困而出。

嘴裡一聲清嘯,玉坤龍在關鍵時刻,不得不放棄了對火靈劍的御使,手腕一振,再度摸出一把上品靈器,這也是一把火屬法劍,但其劍身上的光華明顯不如火靈劍,等級更是低上一個級別。

法劍上手,玉坤龍往自己嘴裡迅速塞了兩顆丹藥,療傷、恢復真氣。迅速一片火海和火牆扔向孫豪。

此時,金線火蛙王已近是奄奄一息。趴在地上,勉強能鎮壓火靈劍,已經失去了戰鬥力。

童力站在不遠處,並不敢靠近,他的實力相差較遠,上來只會幫倒忙,但他並沒有走遠,站在不遠處,跟蛙王各佔據一方,看孫豪和玉坤龍對戰。

如果說玉坤龍在全盛狀態之下,面對孫豪有著絕對的優勢,那麼,現在的玉坤龍面對孫豪,已經相當不利。

心臟受傷,不利久戰。

心臟受傷,戰力大減。

再加上疊火三燃秘術也有時間限制,一旦這秘術失效,後遺症隨之發作,到時候戰力會再度大減。

玉坤龍一心想速戰速決,但是見到玉坤龍脫困,孫豪馬上改變了戰術,輕易不再激發凸木樁,而是全力施展飛草術,和玉坤龍纏鬥起來。

現在的形式是時間越久對自己越有利。

孫豪最大的優勢並不是攻擊力和防禦力,最大的優勢恰恰是持續作戰能力。有木丹在身的孫豪,不怕跟受傷的玉坤龍拼消耗,何況是受到重傷的玉坤龍。

飛草術果然難纏,玉坤龍幾次法術攻擊無果,頓了一頓,這孫豪,滑如泥鰍,身體如同樹葉,能隨空中靈氣的流動而柳絮一般飄搖,一般法術攻擊根本不能奏效。

見玉坤龍攻擊一緩,孫豪手中法劍一揮,又是幾根凸木樁攻了上來。

玉坤龍眉頭一皺,這孫豪,打法很賴皮。典型的敵進我退,敵退我進,就是不讓自己輕鬆。而且這打法相當有效,玉坤龍頭痛不已。

一個火盾頂住兩根凸木樁,閃過幾根凸木樁,沒有被束縛,玉坤龍應付孫豪的攻擊輕鬆了不少。隨即,玉坤龍法劍一揮,一個劍輪斬在空中成型,同時一個大範圍的法術,火海凌空扔向孫豪。

玉坤龍畢竟是修士,戰鬥智慧不是金線火蛙王可比,想通飛草術的施法原理,馬上針對性地施展法術予以克制。

火海凌空這法術覆蓋範圍很廣,燃燒能力極強,施展出來后,對修士的殺傷力並不是很大,但能產生兩個作用,一個作用是能大面積點燃草叢,消弱飛草術的木屬環境;另一個作用是在火海範圍內充斥大量的火屬,對孫豪的飛草術形成影響。

劍輪斬是火劍輪斬的弱化版本,這版本攻擊力不如火劍輪斬,但一來消耗的法力小的多,剛剛好適合玉坤龍現在這種狀態使用;二來這劍輪斬攻擊範圍很廣,不容孫豪的飛草術能全部躲開。

大面積火海之中,孫豪的身形一緩,隨即,劍輪斬的劍氣撲面而來,孫豪雖然閃過了大部分劍光,但是,依然有不少斬落在身上,斬在孫豪的木甲術上,啪啪作響。

木甲術防禦力本身不是特彆強,恰好被火屬克制,在火海中被燃燒的火焰不斷層層消弱,防禦能力大減,終於擋不住劍輪斬的攻擊。

啪啪啪,一連三道劍光斬在了孫豪的身上。

一道劍光斬在孫豪的臉上,斬出寸長的傷口,一道劍光斬中右臂,一道劍光斬中背部,孫豪畢竟修鍊時間較短,身上的法衣就是青木宗弟子的標準配置,沒有多大防禦能力,如果有玉坤龍一樣的法衣在身,身上的兩道傷口就不會出現。

好!玉坤龍見到孫豪受傷,心中叫好,能傷到孫豪就好,找到了剋制孫豪飛草術的辦法,那麼戰勝孫豪就不是問題,現在的關鍵就看,到底是自己先擊殺孫豪,還是孫豪能挺到自己傷勢發作疊火三燃失效了。

不遠處,見到孫豪受傷,童力不由自主地向戰場走了兩步。

身上受傷,但孫豪臉上的依然有著淡淡的笑容,看著一臉興奮神色的玉坤龍,心中想到:「只怕玉師兄又要失望了」,一邊想,一邊催動木丹,木丹發出絲絲真氣,蔓延到傷口處,身上的傷口在木丹奇特的治療效果之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恢復。

於是,正在施展第二輪法術攻擊的玉坤龍驚訝地發現,孫豪臉上的傷口居然開始了癒合,再看看孫豪的右臂,也是如此。

怎麼可能?玉坤龍再度驚呆!

今天這場戰鬥,給他的意外太多了。眼前這孫豪,一次又一次超出他的意料。這一次的意外對他的打擊尤其巨大。

什麼時候,鍊氣修士的自愈能力這麼強悍了?難道這孫豪還是一名體修不成?只是一般的體修不只是防禦出眾,怕也沒有這般恐怖的自愈能力吧。

這仗還得怎麼打?

玉坤龍瞬間有點困惑了,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攻擊力強大的法術擊不中孫豪,攻擊力稍弱的範圍法術倒是能傷到孫豪,但是,在孫豪那恐怖的自愈能力面前,好像這效果又能如何?

早知道眼前這個弟子這般變態,說什麼也不幫曲友出頭了,想到曲友,再想起已隕落的黃師弟和馬師弟,再看看火海之中,依然不慌不忙,臉上始終淡淡笑容的孫豪,玉坤龍在這一瞬間,湧上了絲絲後悔。

留給自己的時間已經不多,心臟的傷害,過得時間越久越要人命,疊火三燃也支撐不了多久,玉坤龍彷彿看到了自己山窮水盡的一幕。

想到自己這一路走來,各種光環在身,年紀不到三十,成為鍊氣九層弟子,更是身為丹堂大師兄,何等風光,沒想到今日成為了別人的踏腳石,玉坤龍甚至可以想到,踩著自己屍體前進的孫豪,必將一飛衝天。

而且,更讓他膽寒的是,這孫豪明明已經能正面對抗鍊氣後期修士,居然還是這般隱忍,哪裡象自己,修為有成生怕別人不知道。

此時的玉坤龍明白了一個道理,或許低調才是王道,難道以前自己真錯了?

稍微頓了頓,孫豪的凸木樁又不依不饒地攻了上來,孫豪可沒有心慈手軟的習慣,不能給玉坤龍任何機會。

情勢不妙,玉坤龍此時的心態已經發生了變化,不再幻想自己能戰勝孫豪,而是開始思索保命之策。

玉坤龍知道今日如果不想辦法,只怕也會無聲無息地隕落在這火蛙沼澤。

劍輪斬再度施展出來,隨即火海凌空罩向孫豪。

孫豪見玉坤龍開始攻擊,頓時開始游斗,飛草術加木甲術,雖然身上依然受傷,但在木丹的治療之下,傷勢很快恢復,形不成影響。

只是,玉坤龍這次攻擊之後,上品法劍凌空,飛速飛到腳下,玉坤龍一躍跳到了法劍之上,迅速向童力方向沖了過去。

孫豪眉頭一皺,只來得及大喊一聲:「童力小心」,玉坤龍已經衝到了童力身邊。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