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十一章玉龍託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玉龍託孤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童力和玉坤龍同時一聲悶哼,雙雙受創,不過,隨著玉坤龍被擊退,童力終於擺脫了他的控制,頂住土氣盾快速和孫豪會合。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孫豪施展飛草術,迅速趕到童力斷臂現場,一把撿起童力的斷臂,扔進儲物袋,隨手幫童力止住流血,塞了一顆療傷丹在童力嘴裡,這才向對面的玉坤龍看去。

此時的玉坤龍,已經相當凄慘,英俊的臉上,蒼白無色,右胸,插著尚在晃動的火靈劍。腳下,一大片青藤牢牢地纏住他的雙腳,讓他動彈不得。

呼嘯而至的五根凸木樁得火靈劍破去火盾之助,也毫不客氣的撞擊在玉坤龍身上,讓玉坤龍再度鮮血狂噴。

一連串打擊下來,壓制的傷勢不可避免爆發。

疊火三燃本身是燃燒自身精血提升修為,現在玉坤龍連續受創,造成大量出血,精血受損,疊火三燃也支撐不下去了。

「噗噗噗」,被青木纏纏住的玉坤龍,心臟傷勢發作,不由自主又噴出三口鮮血。

一臉慘然,玉坤龍看向孫豪:「師弟真是好手段,也真是好運氣,師兄今天輸的不怨,不過,我不甘心啊,想我玉坤龍,八歲修道,十歲成為內門弟子,十二歲成為真傳弟子,如今不過二十六,已經是鍊氣九層修士,貴為丹器堂大師兄,想我玉坤龍,前景何其遠大,今日竟然隕落於此,我不甘礙…」

仰天悲哮幾聲。

玉坤龍手中法劍往地上一插,雙手緊握劍柄,牢牢地按在劍上,不讓自己的身體倒下去,心臟傷勢爆發,右肺重創,加上疊火三燃的後遺症,也只有這樣,玉坤龍才能勉強在對手面前維持自己不倒的尊嚴。

站穩了身軀,玉坤龍看向孫豪。

這個時候,孫豪並沒有落井下石般發動攻擊,臉色平靜地看著玉坤龍。玉坤龍嘴裡血流不止,右胸火靈劍顫顫閃動,雙手握劍而撐立,有點悲壯。

不知為何,孫豪心中湧起一絲不忍,嘴裡淡淡地說道:「你我本無仇」。

「是啊,你我本無仇」,玉坤龍慘笑一聲:「但是,孫師弟你矯情了,你我修士,本就是與天斗與地斗與修士斗,爭的就是資源和氣運,今日,師兄敗於師弟之手,是我技不如人,其實,師兄我現在很佩服師弟,一級陣法師、一級符篆師,飛草術、雙法器御使,我輸的不怨氨。

孫豪淡淡地笑道:「師兄過獎了,師兄更是厲害,疊火三燃、火劍輪斬,也讓師弟佩服萬分,錯過今日,師弟遠遠不是師兄的對手才是」。

玉坤龍臉上出現緬懷的神色,自信的光芒出現在臉上,嘴裡說道:「修為再高,也不如師弟的精妙布局氨。

孫豪無奈地笑道:「不得已而為之,得罪了」。

這時,玉坤龍的雙頰露出一陣酡紅,精神看似一振,但嘴裡的鮮血冒出的更加厲害,眼神中,緬懷的神色更甚,帶點期望地看向孫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期望師弟以後能以師兄為戒,凡事小心為上,多聽人意見,想當初出道,師兄我凡事小心謹慎,哪裡會犯這次的錯落」。

孫豪雙手一拱,身體微微前傾:「師弟受教了」。

玉坤龍振作一下精神,期盼更甚地看向孫豪:「師弟,師兄我有一事放不下,想託付與你」。

孫豪一愣,沒想到這玉坤龍臨死之際,居然想向自己這個敵人託付後事。腦子快速思考了一下,孫豪一臉平靜地說道:「師兄請說」。

玉坤龍臉上出現笑容:「我知道師弟是個重情義的人,既然這樣,我長話短說,師兄我出身夏國京華城,八歲進宗門修鍊,家有雙親,老父名叫玉大成,然坤龍少盡孝道,如今回首,往事唏噓,雙親后誕生一妹名曰玉藍,如今未及豆蔻,坤龍恐身故之後雙親和幼妹處境艱苦,望師弟照料一二」。

這是臨終託孤?孫豪有點疑惑地看向玉坤龍。難道這玉坤龍就不怕自己斬草除根?

按道理,玉坤龍這話應該交待給他的同門師兄弟,但是一來現在身邊只有孫豪,二來,玉坤龍並不覺得自己的師兄弟會比孫豪更適合,人走茶涼的道理他還是知道的。與其把雙親幼妹託付給其他人,還真不如託付給孫豪。

孫豪剛剛選擇救援童力,就讓玉坤龍暗罵他迂腐的同時暗贊他的人品,是故這才在臨死之前有託孤之舉。不然,把親人託付給自己的敵人這不是給親人找死嗎?

不知如何,看到眼前託孤的玉坤龍,孫豪想起了蘭林鎮的父母雙親,孫豪也是八歲進入青木宗,如今多年過去,尚未返回家門,也不知道父母給自己添了弟妹沒有,也不知道父母身體是否安康,想到了雙親,看到了玉坤龍,孫豪心中閃過一絲凄然,或許有一日,自己是不是也會像玉坤龍一般,把自己的雙親託付於人呢?

看著眼前滿臉期望的玉坤龍,孫豪心中一軟,緩緩莊重地說道:「夏國京華城,玉大成、玉藍」,孫豪重複了一遍:「我記住,請師兄放心,師弟定不負所托」。

玉坤龍臉上出現如釋重負的神情,嘴裡輕輕說道:「麻煩……師弟了……」,雙手再也撐不住身體的重量,整個身體撲在了法劍之上,隨即把法劍壓倒,人連同法劍倒在了草地上,咽下了最後一口氣。倒下之後,身體一翻,仰躺在地上,雙目猶然圓睜,似不甘地望著天空。

雖然被玉坤龍所害斷了一臂,但玉坤龍隕落,童力恨意少了許多,此時許覺得玉坤龍隕落很是悲壯,不禁別過頭去,不看玉坤龍。

孫豪嘆了一口氣,走上前,輕輕說道:「師兄走好」,這才掩上玉坤龍的雙目。

這時,許是見到大敵隕落,大仇得報,不遠處的金線火蛙王竟然恢復了一點精神,四肢勉力在地上撐了一下,但終於是傷勢過重,站不起來。但依然趴在原地,沖孫豪蛙鳴不斷輕輕蛙鳴。

這蛙鳴已經是斷斷續續,沒有了絲毫霸氣,其聲音中,倒是好像有一絲絲哀求。

看著也已經奄奄一息的金線火蛙王不停沖自己蛙鳴,孫豪想了想,向金線火蛙王走了過去。

遠一點距離的時候,孫豪對金線火蛙王的狀態看得並不仔細。現在走進一看,孫豪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金線火蛙王的胸腹部完全被火靈劍絞得粉碎,它的身體下邊就是一個巨大的血泊,連草地都染成了暗紅色。金線火蛙王就蹲在這血泊之中,看到這裡,孫豪也不由不佩服這靈獸強悍的生命力,受到這樣巨大的傷害,居然還能死命噴出火靈劍,居然還能堅挺著吊住一口氣。

看到孫豪向金線火蛙王走去,童力欲言又止,孫豪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這才走到金線火蛙王巨大的蛙頭面前,和金線火蛙王巨大的蛙眼對視。

金線火蛙王巨大的蛙眼當中出現人性化的表情,似有哀求。

孫豪伸出手,摸著蛙頭,遺憾地說道:「大傢伙,你這傷勢太重,我可治不了」。

巨大的蛙頭搖了搖,大嘴一張,四滴通紅的蛙血出現在孫豪的面前,但蛙眼中依然有哀求神色。

這四滴蛙血,三大一小,通紅如火,從火蛙王嘴裡出來,頓時讓周圍的靈氣都熱了幾分。這分明就是金線火蛙王的心頭精血。

孫豪愣了愣,這金線火蛙王連心頭精血都給逼出來給自己了,看樣子是不要保命了,心血被逼出來,金線火蛙王的生命也即將走到盡頭,那麼,孫豪問道:「大傢伙也有後事相托?」

巨大的蛙頭猛地點了一下。

孫豪點點頭:「今天這場戰鬥,多虧你幫忙,算我欠你一個人情,那麼,你的後事可是擔心火蛙沼澤剩餘的火蛙」。

蛙頭再點。

孫豪飛快地說道:「那我就不再找他們麻煩就是」

蛙頭先點再遙

既點頭又搖頭,什麼意思?孫豪想了想,這才說道:「大傢伙的難道希望我庇佑火蛙?」

這次,蛙頭猛點。這金線火蛙王修鍊三千年,靈智不是很高,和人的智慧不能相比,但是,已經通了人性,簡單的意思還是能聽得懂的。

孫豪卻是嚴肅地說道:「大傢伙,我可沒有時間照看火蛙沼澤,這樣吧,如果可能,以後我能力範圍內,盡量幫你延續火蛙種群」。

巨大的蛙眼露出人性化滿意的表情,緩緩地閉上,蛙頭一頓,這金線火蛙王也終於失去了氣息。

失去了蛙王支撐,四滴蛙血開始往草地上掉落,孫豪眼疾手快,手一招,把四滴火蛙心血攝進身邊,掏出玉瓶,裝了進去。

此時,孫豪才有機會打量這四滴火蛙心血。

孫豪來火蛙沼澤的目的就是火蛙心血,現在幾年的奮鬥目標達成,孫豪心中雖然也有成功的喜悅,但此時此刻,居然也有淡淡的傷感,為金線火蛙王也為玉坤龍,從他們的身上,孫豪充分感受到了修士界的殘酷於無情。

修士道路上,不能有半點閃失,一旦閃失,就將萬劫不復。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