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十五章青老的震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青老的震驚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飛速朝青木宗接近,在接近宗門一定距離之後,孫豪停了下來,給師父青老打出一道傳音符:「師父,弟子試煉回來了,可能要麻煩你接我一下…..」,傳音符也有好歹之別,青木宗的傳音符,作用的距離有限,這個距離剛剛好。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童力疑惑地看了孫豪一眼,心說師兄什麼時候有師父了?但並沒有多問。上次,孫豪帶小婉見過青老,當時童力並未跟隨。

正在藏經閣的青老接到孫豪傳音,也有點疑惑,心說:「你試煉回來就回來唄,幹嘛讓我去接你?」不過,打心眼裡,青老還是很寶貝自己這弟子的,雖然一頭霧水,但也不敢大意,御使法劍飛向孫豪傳音符的方向,他倒是想看看自己這弟子搞什麼鬼,該不是闖禍了吧。

孫豪意想中的截殺並沒有到來,東方勝東方起兄弟沒見人影,頃刻功夫,一席青衫,看起來年輕英俊的青老御使一柄法劍,破空而來,空中,法劍一個華麗的飛旋,青老如同仙人降臨一般,嗖的一身,停在了孫豪的面前。

帶點困惑,看向孫豪,青老木訥的臉上不見一絲波動:「怎麼回事?」隨即,他看到了童力的斷臂,臉上出現一絲詫異,馬上明白一定發生了些什麼事:「大個子,咋的?被火蛙給啃了?」

萬萬沒想到,孫豪的師父居然是青老。童力可不敢隨意,馬上見禮:「弟子童力見過青老」。

孫豪見到青老,一顆原本有點忐忑的心安穩下來,臉上出現淡淡的笑容,知道自己這師父面冷心熱,恭敬地行了一個禮:「師父,這次試煉發生很多事,容我一一向師父稟報」。

青老點點頭,空中法劍一個轉身,迎風而漲,變得如同一個小船般大小,青老腳尖一點,凌空而起,飄上飛劍,在頭前站定,這才對孫豪和一臉羨慕的童力說道:「走,我們回去再說」。

自己的弟子雖然看起來平靜,但臉上有明顯的憂色,大個子童力在火蛙沼澤試煉多年,獨獨這次斷臂,應該不是火蛙所為,那麼,自己這弟子這回估計真攤上事了,這裡並不是說話的地方。

青老帶著孫豪和童力,頃刻功夫,已經返回青木宗,到了藏經閣青老修鍊密室,青老這才在蒲團上坐定,讓恭敬站立在身前的孫豪和童力也坐下,這才臉色一正,問道:「說說,怎麼回事?」

孫豪恭敬地回答一聲:「是,師父」,簡單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稍微思考了幾息,這才把這次事情的來龍去脈緩緩道來。從曲友在小婉的竹林苑發難說起,說到自己的預先布置,說到玉坤龍果然帶人前去誅殺自己,說到自己利用金線火蛙王設局玉坤龍,到曲友被火蛙吞食,到黃錦隕落,到玉坤龍隕落,到金線火蛙王的託付直至最後自己給他們的火葬,孫豪一絲也不隱瞞,一五一十地一一道來。

最後,童力簡單地補充了一下自己的行動經過,道明自己手上有一個漏網之魚玉四。

青老看似木訥地坐在蒲團上,不動聲色,但其實內心已經翻江倒海。

不知不覺,自己這弟子居然已經成長到了如此地步?玉坤龍是誰?丹器堂大弟子,哼,丹器堂好大的手筆,居然派出這麼大的陣仗去擊殺自己的弟子,這筆賬得好好跟他算算。

拋錨了拋錨了,青老把算賬的事先放在一邊,繼續想到,哈哈哈,就算是玉坤龍出面那又如何,還不是一樣隕落在我這寶貝弟子手裡?話說,我這寶貝弟子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居然連玉坤龍都能正面對抗了?

雖然孫豪在講述的時候著重強調了金線火蛙王的巨大助力,但青老也聽出來了,孫豪先後和黃錦、玉坤龍正面相抗不落下風,尤其是黃錦,更是直接隕落在孫豪手中。這一份戰力,何其了得?要知道,孫豪現在的修為剛剛鍊氣五層,要是他修鍊到鍊氣後期,其戰力又能達到何種程度呢?

而且,從孫豪的講述之中,青老還得到了很多讓他驚喜甚至是震驚地消息。一個就是孫豪居然成為了雙料的一級符篆師和一級陣法師,什麼時候,陣法師和符篆師這麼不值錢了?

現在,青老終於知道孫豪為什麼那麼小心了。因為自己這弟子居然幹掉了丹器堂的大師兄,不僅如此,東方勝一共七個徒弟,好傢夥,自己這弟子一次就幹掉了四個,如果這消息被東方勝那老東西得知,還不是氣得褲子都是跳脫?

估計一旦東方勝得知這個消息,隨之而來絕對是暴風疾雨般的打擊報復,自己這弟子讓自己去接那是絕對必要的。

不過,這事還真的小心處理了。日子一久,東方勝那老小子絕對會知道些什麼。何況還跑脫了一個玉四。至於玉四跑脫,青老並沒有責備童力,跟孫豪一樣,他也覺得童力已經做得很好了。

從內心來說,青老認為,孫豪這件事做得太漂亮了,前後設計堪稱完美,對於孫豪擊殺玉坤龍幾個,青老也從內心來說毫無心理負擔,話說,修士修行道路上,那個不是累累白骨鋪就而成?

只不過,看看眼前的孫豪,雖然心中震驚孫豪所取得的巨大戰績,但是作為孫豪的師父,青老覺得絕對不能讓自己這弟子太傲嬌,這個時候,必須得進行打擊教育。於是,青老眼珠子轉了轉,輕描淡寫地說道:「還行,總體來說,孫豪你還算做得不錯,沒有弱了師父的臉面」。

「不過」,青老話頭一轉,一臉肅然地說道:「你整個布置有很多漏洞,也太過冒險,如果不是玉坤龍太過自負,你可能就萬劫不復了,再說童力那邊走掉的玉四,你難道不知道童力不能御物嗎?你難道不能自己動手收拾玉四嗎?還有,童力你怎麼就不動腦子想想,孫豪他們的戰鬥,你看什麼熱鬧?好吧,斷了一臂,現在好受了……」,對準孫豪整個戰鬥過程中存在的一些小紕漏,青老毫不客氣,滔滔不絕,嘮嘮叨叨地連續教訓了孫豪一個多時辰。

孫豪的額頭一頭冷汗,童力已經對青老佩服的五體投地,心中只是感嘆,姜還是老的辣。

其實,青老一邊教訓孫豪,心中一邊感嘆,自己這弟子真是厲害,在當時那種情況下,能提前預設布置好這一切真心不容易,換成自己一樣修為環境下,搞不好就真被玉坤龍一鍋端了。一邊想,青老心裡還一邊暗暗得意,孫豪啊孫豪,就算你再厲害,老子我教訓你,你還不是得安安穩穩聽著,嘖嘖嘖……

孫豪倒是沒想那麼多,只是覺得師父果然是金玉良言,一片苦心,真是自己修行道路上的一盞指路明燈。

好好地過了一把師父癮,青老在綿綿不絕嘮叨一個多時辰之後,終於咳嗽一聲,停止下來,轉而問道:「那麼,孫豪你覺得後面該怎麼辦?」

孫豪臉上露出一絲頑皮的笑容:「以前在家,弟子惹禍一般都是老爸幫我擺平的……」

眼下之意,到了青木宗,這幫他擺平的就應該是青老這個當師父的了。

青老咳嗽幾聲,心說自己這弟子果然不是省油的燈。不過,青老心中想到,可不能讓他太好過,在青老的理念當中,修士修行,就必須要有面臨各種困難,解決各種問題的勇氣和經歷,如果事事靠師父,一旦事情超出師父的掌控範圍那可怎麼辦?

而且,從這件事,青老也看出自己這弟子以後惹禍的能力只怕小不了,得未雨綢繆,鍛煉鍛煉他,不過,這件事暫時來說有點超出孫豪應付的能力範圍,還是得想辦法給他提供一定的助力。

想了想,青老咳嗽一聲,這才緩緩開口說道:「這事,如果我能出面,倒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但孫豪,你知道什麼是秘傳弟子嗎?」

對自己這所謂的秘傳弟子身份,孫豪還真是有點不明所以,宗門眾多藏書中也沒見記載。孫豪有時候懷疑這是不是自己這怪異師父杜撰的一個弟子身份。

不等孫豪答話,青老自顧自地說道:「秘傳弟子又叫密傳弟子,這弟子最大的一個要求就是身份需要保密,也就是說,我身為上代秘傳弟子的身份須保密,你作為下代秘傳弟子的身份也需要保密」。

說這話的時候,青老完全忽略了一旁正好奇聽著的童力!!

孫豪張張嘴,沒想到師父給出這麼個答案,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好在,青老這個時候繼續說道:「不過,秘傳弟子也有一個巨大的優勢,那就是可以除了我之外,你可以另外在青木宗拜一師父,實際上,就是一明一暗兩師父教導你,資源也是雙份,怎麼樣,這身份不錯吧?」

孫豪再度一怔,這樣的事情又是一個意外:「師父你的意思是?」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