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章拜師余昌明(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拜師余昌明(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這時,余昌明也看到了孫豪,眼前一亮,微微含笑說道:「你是南中院弟子孫豪?嗯,不錯,沒想到你這麼快進入了鍊氣四層頂峰,怎麼樣,今天你又什麼疑問?」

記得孫豪,看樣子對孫豪印象很深,但同時也並未第一時間收下孫豪為親傳弟子。路這態度就比較曖昧了。

旁邊,幾個知情的弟子頓時來了興趣。仔細聽聞孫豪和余昌明的對答了。

現在這個情形就很明顯了,今天,孫豪要成為余昌明的弟子,這個提問很重要,孫豪有沒有學習陣法的天賦,孫豪能不能成為余昌明的弟子,這次就是關鍵了。

一旦這次提問成功,眼前這名不見經傳的南中院弟子很可能就會一飛衝天,成為陣符堂地位較高的真傳弟子。

多年以後,今日現場的弟子對今天發生的一幕依然津津樂道。因為他們始終覺得,是自己見證了一段傳奇的崛起。說起今日,他們會神采飛揚:「那個時候,孫豪已經展現了他的天人之姿,因為,孫豪問出的問題,我他媽的居然聽不懂,這就是差距礙…」

此時的孫豪,並沒有因為這是拜師余昌明的最佳時機而有所激動或者興奮的情緒,此時的孫豪,完全還是聽課學習的狀態,此時的孫豪,眼中只有那浩瀚的陣法的吸引力和對陣法知識的巨大的求知慾。

因此,當余昌明發問之後,孫豪始終保持了一顆平常心。

當然,弟子的禮貌少不了,孫豪快速站了起來,速度雖然快,但氣度依然,給人不慌不忙的感覺,躬身鞠躬:「弟子孫豪,見過余長老」,禮數盡到之後,孫豪這才開口提出了一個困惑自己很久的問題:「弟子嘗試練習陣法和符篆,歷經多次試驗,總不能盡善盡美,思索良久,唯覺這陣線之間、符筆之間其度難以測度,長老何以教我?」

陣符堂其他弟子一頭霧水,話說,孫豪這話里是什麼意思,他們還真沒聽懂。什麼叫其度難以測度?有這個必要嗎?不是比照葫蘆畫瓢就行了嗎?陣法和符篆不都是熟能生巧的嗎?

孫豪這問題問得大家摸不著頭腦。

聽到孫豪的問題,余昌明猛地一愣,然後,哈哈大笑起來。也不回答孫豪的問題,就是在那裡舒暢的哈哈大笑,飄逸儒雅之外,此時的余昌明額外多了一絲豪氣。

孫豪和其他弟子一樣,不知道余昌明為何而笑,都一頭霧水地看著余昌明。

余昌明舒暢地笑了一陣,居然還是不回答孫豪剛剛提出的疑問,反而問起了孫豪問題:「孫豪,你老實告訴我你的陣、符修為等級,你是不是已經成為了一級陣法師?」

孫豪一愣,心說,這余昌明真是厲害,連陣法師等級都看出來了,反正以後要拜余昌明為師,這個是隱瞞不了的,於是爽快地承認:「是的,長老,弟子已近能布設一級陣法,並成功布設了幾處迷蹤陣法……」

孫豪這答案出來,陣符堂頓時微微喧嘩了一下,沒想到,陣符堂又出了一名一級陣法師,尤其這一級陣法師僅僅鍊氣四層修為,這讓一些鍊氣後期修為的弟子情何以堪。

余昌明點點頭,一副果然不出所料的樣子,繼續發問:「基礎陣法,布設幾何?」

孫豪馬上答道:「基本都嘗試布設過」

余昌明一怔,再問:「包括二級?」

孫豪:「包括」

余昌明臉上露出欣慰的神色:「好,很好,孫豪你很不錯,那麼,你的符篆之道呢?」

孫豪飛快想了想,決定還是實話實說,因為余昌明是雙料的二級陣符師,以後少不得還要請教陣符知識,如果拜他為師,這修鍊的進度也是必須讓師父掌握的,這樣才便於讓師父因材施教。

於是,孫豪看看周圍陣符堂其他弟子之後,又對余昌明施了一禮,這才說道:「弟子涉煉符篆較早,是故相比陣法布設,相對進步較快,弟子目前修鍊了四種法術,均能煉製成符篆,其中中品符篆較多,上品較少,僅有百分之二十左右……」

這時,陣符堂一片嘩然。相比較為困難的陣法,符篆要相對簡單,現場不少弟子都能煉製符篆,但正是因為能煉,他們才會更加的驚詫莫名,要知道,他們連煉製下品符篆都難上加難,孫豪倒好,直接練出了上品,有沒有搞錯?

看孫豪那樣子,應該不是說謊,這下,大家就更加鬱悶了。

余昌明也愣住了,沒想到眼前這弟子,居然已經能煉製成上品符篆了。心中暗道,果然,這弟子能覺察到陣線之間、符筆之間的微小角度差別,那麼在陣符之道上,必然就會有不低造詣。

只是,讓余昌明也沒有想到的是,孫豪的符篆水準居然達到了煉製上品的地步。按照常規,只有餘昌明這樣的二級符篆師,才能煉製出一級的上品符篆,就算是余昌明當年,號稱青木宗最天才的符篆師,在一級的時候,也僅僅能煉製出無限接近上品的符篆而始終跨不出那一步。

這孫豪,看來因為是自己摸索的緣故,並不知道其中的訣竅,但正因為是這樣,才讓余昌明更加可貴。隨即,余昌明問了一個問題:「那麼,你煉製符篆的成功率是多少?」

孫豪有點愕然,想了想,這才回答道:「起先煉製的時候,十張中會煉廢那麼幾張,但後來能煉中級符篆了,好像就很少失敗了,怎麼,長老,一級符篆師煉製符篆也會失敗的嗎?」

余昌明頓時無語。

陣符堂又是一陣竊竊私語,多年以後每當想起這一幕,在場的弟子們都會大罵孫豪變態:「這孫豪,當時太囂張了,居然反問余長老,一級符篆師也會失敗嗎?靠,真是牛氣礙…」

余昌明不由翻了一下白眼,一貫儒雅的形象也有點失態:「那麼,你用的什麼特別的空白符紙」

「空白符紙啊1孫豪飛快地接到::「弟子一直在火蛙沼澤試煉,就拿火蛙皮煉製的,沒什麼特別礙…」

火蛙沼澤?火蛙皮?很多弟子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凡是知道的弟子又翻起了白眼,這都是些什麼事啊?居然有人殺那沒有任何價值的低級靈獸,居然還有人拿那奇形怪狀的火蛙皮煉製空白符紙,關鍵這人不僅煉製成功,而且煉製符篆的成功率高的嚇人!

這都是些什麼事?

余昌明倒是知道火蛙,也知道火蛙皮是什麼東西。不過,他也萬萬沒有想到,孫豪居然是直接拿這個修習的符篆之術。

不過,到這裡,余昌明倒是明白了孫豪煉製符篆的成功率為什麼會那麼高了。點點頭:「我明白了,孫豪你真不錯,怎麼樣,煉製空白符紙的速度控制在十息之內了吧」

「一張火蛙皮,大約需要三息時間」,孫豪不由感嘆余昌明眼光了得,居然能根據自己的一些信息判斷出自己的一些能力,真不愧是陣符堂最頂級的長老之一。

余昌明是明白了,陣符堂其他弟子是一頭霧水。今天這對答真讓他們摸不著頭腦了,不過,他們這時也已經從余昌明臉上越來越燦爛的笑容上得知,只怕余昌明會收下孫豪這個真傳弟子了。

果然,這個時候,盤膝坐在蒲團上的余昌明臉上笑容一斂,正容對孫豪說到:「孫豪,上次我說過,如果你能達到鍊氣中期,不管你靈根如何,都會收你為親傳弟子,現在,我問你,你是否願意成為我余昌明的第四名親傳弟子?」

孫豪心說:「我剛剛提出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我呢,我這還等著呢」的確,孫豪提出的關於度的問題,余昌明並沒有給出答案,反而問了孫豪一大堆問題,然後就要收孫豪為親傳了。

不過此時不是糾結這個問題的時候,拜師余昌明也是孫豪此行的目的,此時見余昌明發問,馬上躬身施禮:「弟子願意」

余昌明哈哈大笑,暢快地對其他弟子揮揮手,笑著說道:「今天的課就到這裡了,大家都散了吧,孫豪,你跟我來」,說完,一把法劍出現在腳下,一把把拉著孫豪的手臂,跳上飛劍,飛劍破空,從講壇大門一穿而出,帶著一絲呼嘯聲,飛速消失在陣符堂弟子的視線當中。

陣符堂內,各位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露出各種複雜難明的表情,羨慕者有之,迷惑者有之,若有所思者也有之。

這其中,尤其是幾個若有所思的弟子,深受影響。他們雖然對孫豪和余昌明的對話一知半解,但是有心人還是發現不少有用的信息。第一個信息就是陣線之間、符筆之間必然有個所謂的度存在,以後可注意研究;第二個信息就是火蛙沼澤的火蛙皮克煉製空白符紙,好像對煉製符篆的成功率有幫助。

僅僅這兩樣信息,就讓一些弟子覺得此次沒有白來,真是意料之外的收穫埃

此時的孫豪,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無意之間的一番話,再次給已經遭受重創的火蛙沼澤帶去滅頂之災,這群弟子中,有那麼幾個事後專程到火蛙沼澤掃蕩了一番,差點把整個火蛙沼澤掃蕩一空,也差點讓孫豪答應金線火蛙王照顧火蛙一族的話成為空話。

日後,當孫豪趕到火蛙沼澤時,已經只剩下小蛙三兩隻,為了讓火蛙沼澤再度恢復生氣,孫豪著實花費了一些氣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