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零一章百刻度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百刻度法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余昌明的洞府在南山山巔,這裡靈氣環繞,如同凝結成了仙霧,其濃度遠超南中院,洞府之外,布設陣法,遠遠看去,不見任何洞府的痕。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余昌明帶著孫豪飛進自己的洞府,隨手打出幾個傳音符。

余昌明的洞府別有乾坤,面積不小,洞府大廳,佔地約有半畝,內部設置大氣簡約,有茶几,有蒲團若干,茶几上有香芋有茶罐,還有一套茶具,看得出來,余昌明是個比較講究的修士,這裡,應該是他平時給弟子授課所在。

大廳裡邊還有幾個屏風,上面是一些古篆,看上去古典高雅,大廳的牆上有一些淡墨山水畫,看起來清新淡雅,修士重在修身養性,不同的修士,對修身養性有不同的理解,顯然,余昌明這裡是淡雅的文化養身。就在余昌明盤膝而坐的茶几背後,有一快橫匾,上述「寧靜致遠」四字,其韻味獨特,觀之居然有寧神精心之效。

大廳還連接著五個居室,孫豪粗略打量一下,每個居室都比自己的修鍊室要大,因為沒有進去過,用途不明。

見余昌明回來,一間居室裡邊出來一個中年美婦,雍容大方,嘴裡說道:「見過老爺,見過這位公子……」

余昌明對她點點頭,對孫豪說到:「這是你覃姨」,然後對孫豪一指:「這是我新收的弟子,你以後就叫他小豪吧」

孫豪馬上判斷出,眼前這覃姨應該不是師傅的道侶,但其身份也超過了普通婢女,當下不敢怠慢,恭敬地行禮:「弟子孫豪,見過覃姨」,禮數倒是周到。

覃姨溫柔的笑了笑:「小豪不用客氣」,然後問道:「小豪需要茶葉嗎?」一邊說,一邊熟門熟路地給余昌明泡上一杯香芋。

孫豪也不客氣,微微一笑:「那就麻煩覃姨給我泡杯綠茶」。

覃姨泡茶這會,大廳外邊,已經有修士朗聲說道:「師父,弟子求見」,緊接著,又有人大聲嚷嚷道:「師父,師父,你終於想起老二我了……」

余昌明無奈地搖搖頭,朗聲說道:「你們進來吧」。

他的話音剛落,一個短小精悍的身影已經閃了進來,緊跟他身後,兩名青年修士也不緊不慢地走了進來。

兩個人說話,進來三個弟子,看來,有個弟子話不多。余昌明顯然知道自己這幾個弟子的德行,也不見怪,開始給孫豪介紹。

身材修長,看起來彬彬有禮,如同餘昌明一般一襲青衫的青年修士是大師兄,名叫穀雨,鍊氣八層頂峰修為,一級陣法師、一級符篆師,師父介紹自己時,儒雅地沖孫豪笑了笑。

短小精悍,生性活潑的是二師兄,名喚彭清瓊,鍊氣八層中期修為,一級陣法師,一級符篆師,見到余昌明介紹自己,一臉笑容的向孫豪拱了拱手,擠眉弄眼地笑了幾聲。

最後一個是三師兄,名喚向大宇,個子較大,敦實敦實的,但頭髮根根豎起,就連胡茬也一根根尖刺般豎在下巴之上,鍊氣八層中期修為,同樣是雙料一級,余昌明介紹自己時,僅僅嗯了一聲。

介紹完三位師兄,余昌明這才一指孫豪:「這是你們四師弟,南中院弟子,別看他只是鍊氣四層修為,可一身陣法和符篆修為不在你們之下」。

「哇」,彭清瓊首先叫了起來:「師父你收老四了,哈哈哈,這迴向文藝不再是老了,哇哈哈哈……」,這傢伙覺得老三的外形就是一藝術青年,叫他向文藝。

修士修行各行其道,彭清瓊看似口無遮攔,但這正是他的修行之道,常懷一顆赤子之心,看似放浪形骸,其實自有其節度,不然余昌明也不會收他。

相比之下,穀雨和向大宇聞聽孫豪居然也是雙料一級時,更顯驚訝,要知道,他們雖然也是雙料一級,但那是在被余昌明收為弟子之後修來的,哪裡象孫豪,帶藝投師。當然,他們還不知道孫豪已經幹掉了玉坤龍,不然,眼珠子都得掉下來。

一次介紹完師兄弟,就在這大廳內,在寧靜致遠那橫匾之下,余昌明擺上香案,請上祖師畫像,帶領師兄弟幾個恭恭敬敬地上了幾柱香,不疾不徐地把入門注意事項一一交代清楚,后,孫豪又恭恭敬敬地磕了三個響頭,奉上一杯香芋,這拜師大禮就算完成。

而余昌明也動手修改了孫豪的弟子銘牌,從今以後,孫豪也成為了青木宗親傳弟子。每月的月俸和一些明面上的宗門權利,又大了許多。

將孫豪入門的事處理完畢,余昌明讓師兄弟四個在茶几對面坐下,每人倒上一杯熱茶,這才緩緩開口說道:「今天為師講道陣符堂,你們師弟孫豪提出一個問題,為師沒有當場解答,現在,在這裡,你們師兄弟幾個一起來聽為師細細講解」。

「老四這次問出的問題是陣線、符筆之間度的測度之法」,余昌明開門見山,從孫豪提出的問題開始,逐漸講述自己關於這個問題的見解和經驗:「我輩修士制符煉陣,雖典籍者眾,傳承悠久,但觀我宗歷史,關於度的測度一說,其記載寥寥……然,但凡善思者,一旦達到一級陣符師,自會感受度對陣符的重要應用……」

師兄弟幾個都是名師高徒,自然不是陣符堂那些陣符學徒可比,余昌明一說,他們馬上都明白了這個問題的重要性,而孫豪居然能問出這個問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只怕這老四的陣符之道還在他們之上,至少也不會比他們弱,聽到余昌明這個話題,就連慣於言笑的彭清瓊,此時也安穩下來,認真聽講。

「為師自一級陣符師后,始思索此一問題,然百思難得其解」,余昌明從自身學習陣符的經歷入手,逐漸講解這個問題:「彼時,為師遍查群書,然難得一見相關記載,後為師列國試煉,見識漸廣,然度之測度並無常法,縱是大宗弟子也各抒己見,各懷其實……」

孫豪逐漸聽明白了,關於這度的測度之法,就算是大宗門,也有不同的辦法。

余昌明此時一臉的緬懷:「後為師返回宗門,盡十年之功,自創百刻度法以測度其度……」

「百刻度法?」,孫豪現在明白為什麼余昌明不在陣符堂回答自己的問題了,敢情這問題涉及余昌明自創的刻度之法,這應該算是師門傳承,自然不足為外人道也。

「百刻度法?」三位師兄也齊齊一怔,顯然,他們還沒有接觸到余昌明的這份傳承。

所謂「百刻度法」,在余昌明的講述之中,就是設定基礎陣法中五行基礎陣法的陣線角度為一刻度,其他陣線之間的角度大小以此為基準,劃分為一百個大小的刻度,利用這一百刻度來度量陣線、符篆之間的角度大小,余昌明自稱為「百刻度法」。

當然,這「百刻度法」,余昌明自己鑽研多年,基本上是每個陣法的刻度都有描述,都在這一百刻度之內。余昌明最後,有點自豪地說:「正是憑藉這百刻度法,為師以鍊氣大圓滿修為,進階為了二級陣符師,現在,為師把這門刻度之法傳給你們,希望你們能將其發揚光大……」

說到這裡,余昌明臉上浮現出絲絲遺憾:「百刻度法雖然相助為師進階,但時至今日,為師也明顯地覺察,這百刻度法並不完美,很多刻度難以精確描述,希望你們以後不要被它束縛。能推陳出新,走的更遠……」

百刻度法?聞聽余昌明層層講解,孫豪只覺得自己的陣符大門大大的打開了,很多難題都得到迎刃而解,修士修行,一個引路名師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孫豪聽著聽著,不由想到,是啊,自己怎麼不知道定義刻度呢?

不過,想來這定義刻度,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也不是那麼容易想到的事,沒見。余昌明都坦誠自己的定義並不完美嗎?

不過,這個百刻度法,給孫豪敞開了一扇大門。

敞開的是一種學習陣法的方式,一種更加寬廣學習進步的思路。百刻度法完善不完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種定義方式,孫豪覺得對自己陣符之道的學習幫助很大。

百刻度法的講解持續了兩個多時辰。

此後,師徒幾個又探討了一些陣符經驗,此時,穀雨幾個師兄又驚詫的得知,自己這小師弟居然已經能夠煉製上品一級符篆,這讓他們驚詫之餘又深感壓力,自己這師弟已經這麼厲害了,這讓他們這些師兄情可以堪?

孫豪成為陣符堂長老的親傳弟子,待遇提高自不用說。余昌明的洞府在南山山頂部位,洞府周圍範圍都是他修鍊區域,除了他自己這個洞府之外,另外還有一個院落,名叫三才院,這名據說是二師兄彭清瓊所取,因三個師兄分別居住在院落之中而得名,現在多了個四師弟,孫豪自然也要住進這院落之中,於是,二師兄眼珠子一轉,嚴正聲明,這三才院改名四象居。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