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零二章鍊氣六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鍊氣六層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三才、四象都是陣法之中比較出名的陣法,他以此命名院落,倒也適合他們陣符弟子的身份。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四象居佔地面積極廣,比有幾個院落的南中院毫不遜色,這只是一個長老所有,所以,由此也能看出,修士世界等級分明,修為越高,佔用的修鍊資源自然也水漲船高。

孫豪可以帶婢女住進四象居,不過小竹目前在斜月坊市,孫豪現在也已經不是剛剛進入宗門的小孩子了,已經成長成了一個翩翩少年,婢女什麼的可有可無。

孫豪在院落裡邊也分到了五間居室,其中就有兩間是雜役居所,小竹暫時沒必要住進來,孫豪想了想,向師父余昌明告請道:「師父,弟子這裡需要一個人打理日常雜役事物,我在南中院的管家老李很不錯,師父你看能否把他調來聽用?」

余昌明聞言有些詫異地看向孫豪。對老李這樣的修士來說,修鍊已經到頭,他們對靈氣是否濃厚並不看重,更加看重的應該是在宗門的地位,南中院一個小管事,手下有不少雜役弟子,比到孫豪這裡當一個雜役要實惠得多。

余昌明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看到余昌明意味深長地看著自己,孫豪笑了笑:「師父,有些人,跟東院走得近,以為只有東院才有親傳弟子……」

余昌明恍然大悟,爽快地說道:「那好,老二,你去執事堂走一趟,把老李調過來聽用」。

彭清瓊哈哈大笑:「好的,師父,弟子這就去辦」。

此時,孫豪成為親傳弟子的消息已經傳遍宗門,南中院管事老李正站在院落里長吁短嘆,世事難料,人生難測,有時候看錯人跟錯人,就難以回頭了。

果然,沒到半天,他就接到了執事院的通知,讓他去南山四象居聽用。

深深嘆了一口氣,老李步履蹣跚的走出南中院,向南山四象居方向行走而去。這讓執事堂傳話的弟子一陣驚訝,要知道被親傳弟子看重,誰不是意氣風發?志得意滿,這老李倒好,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真是不可理喻?難道這老李不知道,跟著一個親傳弟子,伺候好了,遠遠比一個南中院的院子管事有前途的多嗎?

這個道理老李當然懂,不過,老李卻是自家知道自家事。果然,到了四象居,老李就被冷了起來,沒人跟他安排事情,甚至是沒人過問他,只是交待他不要隨意離開,隨時聽用。老李知道,如果不想辦法,自己將無聲無息老死在這四象居裡邊。

把老李扔到四象居之後,孫豪馬上就把這件事放到了一邊,這老李還真不夠他記恨的。

眼下,孫豪一大堆事情要做,可沒時間去刻意針對老李這樣的小人物。南山四象居靈氣充沛,有餘昌明的大陣守護,是閉關修霖方,余昌明除了每周固定時間給大家傳經授道以外,其餘時間都是自行修鍊。

孫豪已經觸摸到了鍊氣六層的門檻,正是時候一鼓作氣提升修為了。

鍊氣五層進六層,對修士而言,並沒有質的改變,有的只是真氣級數的提升,總量的增加,按照慣例,孫豪一邊修鍊一邊煉化火蛙心血,火蛙心血中富含能量,有五行輪靈訣相助,還能純化真氣,對孫豪來說,火蛙心血的作用不亞於輔助靈丹。

孫豪現在手中這些火蛙心血質量很高,大多是鍊氣九層後期火蛙心血,其作用自然更加突出。就在孫豪剛剛成為親傳弟子的晚上,當天煉化兩滴火蛙心血之後,意料之中的鍊氣修為突破如期而至。

孫豪的修鍊室內,形成了一個不小的靈氣漩渦,天地之間的靈氣,尤其是木屬靈氣蜂擁而來,湧向孫豪的修鍊室,本來南山山頂的靈氣濃度就很大,這一集中,這靈氣渦旋幾乎是肉眼可見。

孫豪修鍊室內這麼大的動靜,師兄弟幾個自然有明顯感受,穀雨、彭清瓊、向大宇紛紛走到了院子里,看向孫豪的修鍊室。就連余昌明,也感受到了孫豪修鍊室內的靈氣變化,現身院落之中。

修為晉級,這對修士來說是很正常的事,四象居弟子都有過晉級的經歷。按道理大家都是習以為常,不過,孫豪剛剛成為四師弟,大家對其修鍊的程度並不是特別了解,有晉級的機會,近距離觀察一下,能多少探知一些孫豪的根底。

不過,看到佔地足有半畝大小的靈旋,師兄弟幾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點不知東南西北了,就連余昌明,臉上也出現一片狐疑之色。

要知道,靈氣的濃度越高,晉級時形成靈旋的難度越大,南山山頂晉級,靈旋超過半畝大小,這是什麼概念,這好像至少是鍊氣八層後期修士以上修為才能達到的,但是,四師弟的修為明明只有鍊氣四層,這是突破到鍊氣五層好不好?為毛這麼大的靈旋呢?

孫豪的體內,木丹高速旋轉,瘋狂吸納著天地之間的木屬靈氣,好像又壯大了幾分,濃郁的生機從孫豪體內勃勃生出,院落里的靈草靈植彷彿感受到了這強悍的生機力量,如同久旱逢甘露一般,歡欣鼓舞般搖擺著枝葉,不少靈植的個頭居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增長。

一些原本精神不好的靈植,此時居然精神大振,再度煥發勃然生機。

彭清瓊在院子里嘖嘖感嘆:「四師弟修鍊的應該是木系功法,嘖嘖,這傢伙的功法效果很奇特啊,居然能讓整個院子里的木屬受益匪淺,話說,師父,老四以後沒準能成為一名合格的仙農,哇哈哈」。

向大宇奇怪的嘀咕了一句:「奇怪」,就不再說話,穀雨當然知道向大宇奇怪什麼,他也很奇怪:「師父,四弟這是?」

余昌明想了想,看看依然在瘋狂湧入孫豪修鍊室內的靈旋,摸摸下巴,這才淡淡地說道:「你四弟修鍊的應該是木屬功法,而且,這功法品級應該不低,真氣積累也相當紮實,看樣子,你們四弟的基礎夯實的相當牢靠,別看他現在只是鍊氣五層修為,但實際的真氣總量,不會比一般的鍊氣九層弟子遜色多少……」

向大宇說了句:「難怪」,然後不再說話,看著孫豪的修鍊室若有所悟。

鍊氣九層總量?穀雨聞言一陣寞然,要知道,他身為大師兄,現在也才鍊氣八層頂峰修為呢,現在倒好,師父新收一個老,然後師父告訴他,這老的真氣總量居然還在他之上,再聯想一下,這孫豪剛剛還是南中院弟子,也就是說是宗門在十年內招收的弟子,一個不到十年就能修鍊到如此地步的師弟,還真是讓他無語的很。

彭清瓊這時也安靜下來,嘀咕了一句:「作為二師兄,真是壓力山大氨。

孫豪修鍊室旁邊,雜役房內,老李看著孫豪修鍊室內的靈旋,聽到余昌明師徒的對話,心中百味雜陳,不是味道,心想,自己當初怎麼就瞎眼了呢?有這麼一個前景遠大的主就在眼前不去巴結,卻捨近求遠去巴結那曲友,結果倒好,曲友目前生死不知,而孫豪的修為卻是高歌猛進。自己這是不是有眼無珠呢?老李不由自嘲。

閉上雙眼,老李痛定思痛,覺得自己應該主動做點什麼,要不然,自己這一輩子也就慘了,當然,和孫豪作際敲揮辛耍現在,老李一門心思想的就是怎麼求得孫豪的原諒,搭上孫豪這艘大船。

一般修士,就算是鍊氣八層修士晉級,靈旋頂多能支持半個時辰,但是,孫豪修鍊室的靈旋整整旋轉了一個多時辰,這才在余昌明等人驚嘆聲中,慢慢消散。

看到靈旋消散,余昌明還在院子里凝神而立,直到確認孫豪晉級完畢,這才飄然而去。師徒和道侶,在修士修鍊的道路上往往能不經意間提供很多助力,比如現在孫豪晉級,有了余昌明等人的護持,自然不會受到任何驚擾,這對孫豪迅速鞏固修為有莫大幫助。

見到余昌明離去,三個師兄這才分頭回到自己的房間。

今天孫豪晉級對他們的衝擊甚大,就連一向對修鍊不怎麼上心的彭清瓊,此時也感覺到了來自於孫豪的巨大壓力,回去修鍊了,不過,他這種修鍊的勁頭能保持多久,那就只有天曉得了。

余昌明回到自己的洞府,回想收孫豪為自己親傳弟子的前後,臉上露出了絲絲笑容,自己這四弟子,給了自己太多驚喜。不過,正是這些驚喜,讓余昌明又悵然若失,象孫豪這樣的弟子,不是池中之物,青木宗太小,怕是容不下這條蛟龍,自己作為他的師父,怕是在他修鍊的道路上幫不了多少。

不過,余昌明想起自己遊歷的經歷,心裡笑了起來,修士修行,各有緣法,孫豪以後會怎麼發展自己看不清,但是,在孫豪沒有成長起來以前,作為他的師父,力所能及的能力範圍內,盡量幫他引好路吧。

想通這一節,余昌明不由心情大好,嘴裡輕輕的哼起了小曲:「我本是龍崗散淡的人,

憑陰陽如反掌保定乾坤……」

琴姨一邊跟他斟茶一邊笑著說道:「先生今天心情不錯氨。

余昌明:「哈哈哈,閑無事在洞府我亮一亮琴音,我面前有一個知音的人……」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