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一十章黑玉斷續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黑玉斷續丹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按照青老的建議,孫豪學習法術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學習木屬的法術,這樣的話,可以不轉修真氣屬性,青老也覺得孫豪的萬輪木積累雄厚,轉修實在是不合算,除非這轉修能有效利用木屬真氣。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

第二種就是乾脆等轉修之後,直接修鍊火屬的法術。

孫豪想了想,決定還是先修鍊木屬法術,至於火屬法術,真可以等修仙火屬功法之後,再行修鍊。而且,和玉坤龍一戰之後,孫豪手裡有疊火三燃、劍冊兩種高端法術,倒是有了修鍊對象。

說完法術的事。

青老主動提起了孫豪一直掛在心頭的事,就是童力斷臂的事。

童力的斷臂已經被青老收起,而且,這段時間以來,青老也一直在謀求斷臂重續之法。也算找到了一些眉目:「孫豪,斷臂重續對高階修士來說,不是特別麻煩的事,但是,對鍊氣修士來說,也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我查找了許多資料,覺得比較現實,也相對簡單的辦法就是煉製一顆黑玉斷續丹……」

黑玉斷續丹?

孫豪怎麼覺得這名字好熟悉。想起來了,自己跟母親學過一些醫術,在母親熬制的葯汁裡邊,有種葯,名叫黑玉斷續膏的膏藥,於是,情不自禁脫口而出:「黑玉斷續丹?不是黑玉斷續膏嗎?」

母親的葯書記載,黑玉斷續膏,為世俗武道門派金剛門的獨門秘葯,外表呈黑色,氣息芬芳清涼。其藥性極其神奇,常人手足身體骨節若遭致重創從而傷殘,敷上此藥膏后傷患仍可痊癒,從而逐漸恢復正常活動。若是傷殘時日長久、骨傷已經癒合者,則需先將其斷骨重新折斷,敷上此藥膏后亦可使骨骼恢復正常,可恢復正常行走等能力…

黑玉斷續膏雖然神奇,但是,在孫豪的記憶中,黑玉斷續膏只能治療骨傷,但並沒有斷臂重續的神奇療效。

黑玉斷續膏?青老不愧是修行百多年的老怪物,見多識廣,孫豪話問出口,馬上明白了黑玉斷續膏的出處,嘴裡解釋道:「嚴格說來,黑玉斷續膏是世俗界的療傷神品,而,黑玉斷續丹,就是黑玉斷續膏的強化版本,其效果已經能生白肉療死骨,很適合幫助童力接臂……」

「但是」,青老的臉上回復木訥之色:「這黑玉斷續丹,是二級靈丹,其療效雖然神奇,但要想得來,並不容易……」

二級靈丹?

丹藥也分等級,鍊氣修士常用丹藥,如培元丹、回氣丹等被設定為一級丹藥,而築基修士常用的丹藥則被設定為二級丹藥了。

對青木宗而言,二級丹藥已經是相當難得的靈丹了,整個青木宗,能煉製二級靈丹的修士寥寥,其中一個就是孫豪的對頭東方勝。

「是的,黑玉斷續丹是二級靈丹」,青老點頭,然後肅然說道:「孫豪,童力的這斷臂,我能保三年不腐,也就是說,三年之內,你必須想辦法弄到黑玉斷續丹」

三年之內,弄到黑玉斷續丹。

孫豪點頭,表示明白。這事,只有先交給竹林苑去查探消息了。

當然,孫豪也明白,斜月坊市的服務對象主要是鍊氣期修士,二級靈丹出現的幾率只怕不高。

情知以孫豪的資源很難弄到二級靈丹,青老想了想,提示到:「不過,孫豪你也可以想辦法弄到黑玉斷續丹的丹方,然後找人煉製靈丹,或許這樣更容易一些……」,末了,青老還說:「我記到東方勝那老小子能練二級靈丹,要不,孫豪你去找他試試?」

心知青老這是在故意調侃自己,自己和東方勝的恩怨,青老心知肚明,居然還有心思開這玩笑,孫豪不由豁然地說道:「弟子明白了,有機會去試試……」

青老木訥的臉上抽了抽,神識一掃,從自己的儲物袋裡取出一張黃紙,遞給孫豪:「我找遍了青木宗藏書,並沒有發現黑玉斷續丹的丹方,但是,從書籍的記載當中,也發現了一些煉製黑玉斷續丹的線索,這上邊記載了煉製黑玉斷續丹所需的一些靈草,你可以一邊找找丹方一邊收集靈藥……」

心知師傅為這事絕對沒少操心,孫豪接過記載了靈藥的紙張,感激地說道:「謝謝師父」。

青老手一揮:「就這樣了吧,孫豪,你趕緊去學幾個法術傍身」。

孫豪起身,隨即躬身說道:「好的師父,弟子這就去學法術,不過,師父,弟子這幾年下來,貢獻度什麼的已經花光了,你看這……」

青老木訥的臉上又開始抽動,心說,沒貢獻度你跑我藏經閣來幹嘛?居然還說自己只學了四種法術,這不是丟人現眼嗎?

看到躬身而立的孫豪,青老不由額頭髮疼。要說這貢獻度制度,那乃是青木宗的基本制度,也是維繫宗派發展的必須制度,就算青老掌管藏經閣,可也不好徇私舞弊,沒有貢獻度,很多法術根本就無法窺得全貌。

話說,孫豪沒貢獻度跑來藏經閣幹嘛?不就是來打自己的秋風嗎?青老心頭這個惱火。不過,青老也著實寶貝這弟子,加上孫豪法術方面的確是丟人,於是,青老抽動著臉,說道:「記得你剛剛入門就在藏經閣當雜役弟子,這多年以來,藏經閣雜役一直也沒除名,多年以來,你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看看,我這藏經閣執事該給你多少貢獻度合適呢?」

孫豪誕著臉露出笑容:「師父英明,這貢獻度嗎,自然是越多越好……」

青老沒好氣地說道:「銘牌拿來……」

孫豪把自己的身份銘牌扔了過去,青老二話不說,給划轉了五千貢獻度,然後,揮手讓孫豪走遠點:「去吧,去吧,沒事別來煩我……」

孫豪嘻嘻一笑,施施然走出青老的修鍊密室,屁顛屁顛跑去學習法術。身份銘牌裡邊,師父居然一下划轉了五千貢獻度,看樣子,師父真是個土豪。有個土豪師父,感覺真心很好。

對鍊氣修士而言,尤其是對低級的鍊氣修士,貢獻度的獲取相當艱難,但是對青老這樣的築基修士,尤其是青老這名青木宗修為第一的築基修士,獲取貢獻度又相對輕鬆不少,很多只有築基修士能完成的任務,少則上千多者上萬貢獻度。

給孫豪划轉五千對青老來說,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當然,青老也不會給孫豪划轉太多,如果划轉太多,孫豪只怕就不會那麼珍惜了。

不勞而獲的給與須謹慎,青老一直對孫豪放養,一直以來並不提供太多的幫助,也就是為了鍛煉孫豪的自力更生能力,這回,孫豪的確是需要貢獻度學習法術了,青老也不會吝嗇,不過,給與也很適度。

所以,孫豪在藏經閣幾圈轉下來,在高級鍊氣修士法術區域轉了轉,看了看高級鍊氣修士法術所需的貢獻度,孫豪發現,如果自己學習高級一點的木屬法術,五千貢獻度,也就能學個四五門,如果換一些特別點的法術,也就兩三門了。

看來,師父也是老精老精的埃

孫豪在藏經閣沉下心裡,仔細挑選木屬性法術,以充實自己法術方面的短板,此時,青老的房子裡邊,出現一個不速之客,許宗主一臉笑容的站在青老面前:「尚之青,尚師兄,青老,你還差我一個解釋……」

青老木訥的臉上毫無表情:「你需要什麼樣的解釋?」

許宗主嘿嘿一笑:「比如說,為什麼讓孫豪拜師余昌明,我讓他拜我為師你推三阻四……」

青老木訥的臉上依然毫無表情,但語氣充滿了恥笑:「拜你為師,你是二級陣符師不?」

「咳、咳……」許宗主被噎得乾咳幾聲,沒好氣地說道:「我還是二級煉丹師呢」。

青老冷冷地說道:「孫豪沒有火靈根」。

「好吧,好吧」,許宗主有些無奈地笑道:「算你狠」,孫豪拜師余昌明已經是木已成舟,再整也不會改變這結果,許宗主提起這茬只是為了自己真正的問題提前預設一些心理優勢:「那麼,尚之青,我問你,你剛剛為什麼給孫豪轉貢獻度,這可不合規矩」。

繼續爭取心理優勢,要知道,許宗主對青老這老東西知之甚詳,如果自己不擠兌他,真正想問問題,這傢伙一準一問三不知。

青老臉上依然木訥,只是翻了翻白眼:「孫豪在藏經閣多年,你也聽到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敢情這許宗主早就來了。

「好吧,好吧」,許宗主依然無奈地笑笑:「算你有理,那麼,你老實跟我說,余昌明那裡那聲龍鳴是不是孫豪搞出來的?這裡邊又有些什麼名堂?」

這才是許宗主真心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青老眼中精光一閃,嘴裡說道:「是孫豪不錯,原因嗎,無可奉告」。

許宗主只差抓狂!嘴裡說道:「就知道是他,不然你個老東西不會那麼好糊弄,話說,都老哥們兒了,我說,你就跟我說說都是咋回事吧……」好奇心害死貓埃

青老臉上神色一正:「是不是每個弟子的秘密都得跟宗主報備?其他我不一點,孫豪目前的真實修為是鍊氣八層中期,這代表著什麼你自己去想……」

鍊氣八層中期?

回想一下孫豪的資料,許宗主雙眼瞪圓:「你是說?」

青老點頭。

許宗主臉上頓時如同千萬朵鮮花盛開,笑容綻放:「那好,那好,我不問,我不問,一切都是青老你說了算,青老,你不愧是我們青木宗的頂樑柱,撐天塔,高瞻遠矚,高瞻遠矚,本宗主有你相助,真是倍感榮幸,蓬蓽生輝……」

青老的木訥臉,不停地抽動起來。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