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二十一章鄉情離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一章鄉情離愁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一別已是八年春,近鄉果有怯鄉情。ads:本站換新網址啦,速記方法:,.河水清如故,麓山綠還新。

孫豪帶著古雲童力一路風馳電掣,駕馭飛劍從青木宗出發,直奔家鄉,南縣蘭林鎮,十多天後,一個黃昏時分,他們遠遠地看到了炊煙裊裊的安詳小鎮,一股溫馨,一股別情湧上心頭。

這是一個和刀光劍影的修士世界截然不同的寧靜世界。

此時正值春分時分。

春天的黃昏有他獨有的魅力,夕陽西下,忙碌了一天的人們開始帶著倦怠回到各自的家裡,綠色原野開始變得寂靜起來,夕陽映照的露珠在綠色的秧苗上散射出金燦燦的光輝,這個時候還能聽到暗處小溪歡快的流水聲,看到飛翔在空中的各色昆蟲,遠處的白楊樹懶散的在春風中搖曳,樹葉在寂靜中沙沙作響,

披著夕陽金黃色的的小徑上依然有慢慢悠悠散步的老少男女,他們那種悠閑的神態讓孫豪的臉上浮現出了熟悉的童貞笑容。

是了,雖然一別八年,但這些人,依然生活在他的記憶深處。

那帶著孫女散步的是大嬸,孫豪記得,當年古雲偷過她家的鴨梨;那邊,杵著拐棍的是張大爺,孫豪光顧過他的西瓜園;還有王大媽、還有蔡大哥……

身披金光,在小鎮之外,孫豪三人從飛劍上一躍而下,收起法器,整理一下高速飛行之後的儀容,三人這才踩著金黃色的小徑,一路向小鎮裡邊走去。

八年時間,小鎮變化並不是很大,石板街、青瓦屋、吊腳樓、小商販依然如舊……孫豪一路走來,街坊並沒有認出他來,只是好奇的打量著他。

孫豪三人,氣宇軒昂,一身青衫,飄逸俊朗,就連斷臂的童力,也是一臉憨厚笑容,讓小鎮鄉親感受不到任何的敵意。

孫豪一臉笑容,對熟悉的人笑笑點頭,簡單的稱呼一聲,錯身而過,徑直朝自己家的方向走了過去。

小院依舊,走進四合院,熟悉的淡淡的葯香飄了過來。院門外,孫豪就看到了那個永遠忙碌的纖弱的身影。

此時,院子里,有一個藥罐正在熬藥,吳雨荷半蹲著身子在觀察葯汁,她身邊,有一個粉雕玉琢的小男孩,彷彿在聽她講述怎麼熬製藥汁,不遠處,斜對著院門,孫豪常常練字的書桌上,一個漂亮精緻的小丫頭,正一手拿著毛筆,看樣子是準備寫字,看到進門的孫豪,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大大的雙眼,充滿了好奇……

這時,正房裡邊,孫強洪亮的聲音已經響起:「不知是哪位貴客光臨,恕在下未能遠迎……」

一邊說,壯實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院落裡邊。孫豪和童力人並沒有刻意掩飾自己的行藏,內力修為高深的孫強只感到有兩個絕頂高手來到了自己院子,不敢怠慢,馬上迎了出來。古雲已經和孫豪暫時告別去自己家裡了。

「爹、娘……」孫豪有點哽咽的叫了一聲父母:「是我,我回來了……」

「小豪?」魂牽夢縈的聲音出現在自己的耳邊,吳雨荷猛地轉過頭來,看到了眼前,已經是挺拔俊朗的孫豪:「小豪……」,眼淚奪眶而出,淚眼婆娑的對孫豪伸出雙臂,把孫豪重重地擁入懷中。

「娘……」,孫豪叫了一聲娘,也抱住了吳雨荷,熱淚也是一涌而出,喃喃說道:「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這時,孫強也是臉上一紅,大步上前,一個熊抱把孫豪母子兩齊齊抱住,「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三人抱成了一團。

一入仙門深似海,從此仙凡永相隔;世人只羨仙人好,仙人卻羨凡間色。

孫豪一去八年,八年不見,當初的幼稚孩童,如今已是翩翩少年郎,其中思念,外人可知?

這時,原本在吳雨荷身邊的小男孩這時也反應過來,小傢伙見媽媽抱別人去了,不幹了,拚命往三人中間擠,嘴裡直嚷嚷:「爹爹、娘親,抱抱,抱抱,我也要抱抱……」

那邊的小姑娘,大眼睛一閃一閃,嗖的一聲,也從書桌上跳了起來,跑過來:「我也要,我也要……」

這時,吳雨荷終於也從見面的驚喜中恢復過來,嘴裡說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來,小茜,小虎,來見過你們大哥」

孫豪明白了,眼前這一大一小,兩個孩童卻是自己的弟弟妹妹了。一去八年,沒想到這次回來,居然多了一個妹妹、一個弟弟。

看到眼前兩個天真無邪的弟妹,孫豪抹去眼淚,張開了雙手,臉上露出了笑容:「來吧,小茜小虎,大哥抱抱……」,說著這話,孫豪的心裡,不知不覺,湧上了一絲淡淡的失落,是失落自己終於不是爹娘的唯一兒子了,但同時,孫豪的心理也有著如釋重負的感覺,如果沒有弟妹,孫豪還真放心不下自己的雙親,有了弟妹,孫豪常年在外,父母也不會少了人照顧。

「你就是大哥?」小茜抱住孫豪一直胳膊,俏臉上,大眼睛撲閃撲閃的:「你是神仙?」。

小虎也抱住了孫豪的另一隻胳膊:「哥哥,哥哥,我要看仙法,我要看仙法……」,孫豪雖然離家多年,但一來血濃於水,二來吳雨荷沒事就跟他們灌輸大哥的概念,講大哥的故事,兩個小傢伙,倒是對從未謀面的大哥並不陌生。

這時,孫強也看到了院子里,挺身而立,身披黃昏金光,一臉憨厚笑容的斷臂童力,笑著打招呼:「這位兄台……」

童力咧嘴憨笑:「伯父,我叫童力,是孫豪的師弟,你叫我小力就好」,雖然說童力是修士,孫強只是凡人,但是,因為孫強是孫豪的父親,童力心中,自己就是晚輩,這跟修士世界以境界定輩分是兩回事。

大陸對孝之一字很有講究,大陸常言:百善孝為先,孝,善事父母,是子女對父母的一種善行和美德,是家庭中晚輩在處理與長輩的關係時應該具有的道德品質和必須遵守的行為規範。

這種凡世間的人文情懷,不可避免的影響到了修士世界。就算是魔道修士,父慈子孝都是人之常倫。

這時,見父親和童力打招呼,孫豪在一邊也笑著說道:「爹,你叫他大力就好,我們走這麼叫他」。

孫強一看童力的巨大體型,心說,這叫法還真是形象。隨著童力修為提升和年歲增長,這體型愈發的高壯,現在已經是高達八尺,膀大腰圓,一個大字了得。

吳雨荷笑著招呼童力進房間,孫豪被兩個弟妹纏著講故事,小院子里慢慢地蕩漾起淡淡的溫馨。

八年過去,孫強和吳雨荷雖然看起來變化不大,但孫豪還是發現,他們的皺紋已起,鬢角開始發白,尤其是娘,許是生養孩子或者是思念孫豪的關係,臉上有著絲絲憔悴。

妹妹孫茜,今年五歲,弟弟孫小虎,今年三歲,目前都跟孫豪當年一樣,跟著父母學習相關的一些家傳技藝。弟弟孫小虎已經開始學習烈火功,倒是孫茜,因為是女孩,並不是適合修鍊烈火功,所以主要學習識文斷字和藥理知識。

孫豪在蘭林鎮呆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期間也拜訪了一下古強和街坊,古強看起來也很精神,尤其是古雲回來,讓他臉上一片紅光,不過,古強一直沒有續弦,這讓古雲也一直放心不下。

一個月的時間裡,昔日的小夥伴們聽說孫豪回家,孫武、孫山、吳天等等倒也是各個前來拜訪,不過,今非昔比,往事如煙,往日一起打鬧習慣了的小夥伴們,如今見到孫豪都顯得相當拘謹,雖然孫豪依然是淡淡的笑容,但怎麼也回不去當年那種上房揭瓦下河摸魚的時代了。

相互見面,或許可以回想當年,但相互之間,陌生了許多,孫豪身上,仙人的氣息凜然生威,遠遠地拉開了他和當年同伴的距離。就連古雲,也不得不在孫豪面前感嘆:「難了,難了,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過去那種親密無間的孩童般情感,怎麼也回不去了。

人都是要長大的,孫豪在院子里,遠眺山巒,有著淡淡的鄉愁。或許,多年以後,蘭林鎮都始終是自己心中的寧靜港灣,那一份童真的情感,始終是自己心中的一份珍藏。

這寧靜而安詳的蘭林鎮,就如同一個心靈的驛站,累了,在這歇一歇,寧靜而悠遠。

但是,孫豪知道自己不可能在這裡停留多久,還有太多的事情等著孫豪去辦,而蘭林鎮這一份寧靜和安詳,也須得自己用心去守護,不說其他,就說不遠處的飛龍寨,也會對蘭林鎮的平靜造成致命的威脅,這一次回來,孫豪就準備拔去這顆毒瘤。

弟弟妹妹並沒有靈根,這讓孫豪在淡淡的失望之餘,又鬆了一口氣,如果弟妹都有靈根,父母怕是又得經歷一次離別之苦。

在蘭林鎮,孫豪不事修鍊,如同凡人,真正的生活了一個多月,當然,在這期間,孫豪把自己從牽牛經裡邊整理出來結合其他海量書籍,自己編撰之後的,適合凡間的醫術《牽牛書》傳給了母親,傳下了一部日後的凡間醫術聖典;《烈火功》也進行了優化,傳給了父親;二老的身體,也用丹藥調理了一番,去除了父親多年江湖留下的而一些暗傷和母親產後的一些小毛病;四個親人,包裹弟妹,都贈送了一些帶有靈氣的符篆,可保百病難侵。

最後,在離開之前,在自己的祖宗正堂里,孫豪留下了輪火決傳承。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