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二十四章任務爭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四章任務爭執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劉志遠也算是仔細的聽取了夏榮關於夏家處境的情況介紹,然後,師兄弟幾個商議了一陣,甚至是沒有問彭清瓊和孫豪的意見,便已經在安排任務事宜。

孫豪的眉頭不由皺了皺,同是大師兄,這陣符堂大師兄和玉坤龍相比,無論是氣度還是處理問題的水準都差了不少,難怪玉坤龍出門都帶有雜役弟子,而這劉志遠卻是孤家寡人了。

其實,孫豪這也是冤枉了劉志遠,陣符堂弟子的處境遠遠沒有丹器堂好,丹器遠遠比陣符富裕,劉志遠可沒有能耐供養雜役弟子。

劉志遠認為,此次任務可以分成三塊來完成,他的想法也不無道理。

夏家現在的困境,大致也的確可以歸納為三塊。

第一塊比較簡單,就是礦洞那邊,一隻鑽山龍作亂而已,劉志遠認為,派幾個鍊氣中期弟子,孫豪他們去就行了,按劉志遠的說話,堂堂青木宗陣符堂弟子對付一隻靈獸,應該是不成問題的。

第二塊就比較繁瑣,就是夏家商隊被襲擊的事,劉志遠認為需要自己帶領幾個鍊氣後期弟子和夏家的主力,主動出去,把敢於前來劫持的散修一網打盡,殺雞儆猴,當然,在朱玉婷的建議之下,幾人可以假扮夏家修士引人上鉤,就連彭清瓊也覺得這主意不錯。

第三塊難度最大,就是掃蕩魔修血手人屠,劉志遠認為需要夏家和青木宗的全部實力出動,滅敵於小村當中,雖然血手人屠在夏國聲名遠播,算是一個比較活躍的魔道修士,這魔道修士能在正道修士的地盤當中活的滋潤,自然不弱,但是,劉志遠認為那是以前血手人屠沒有招惹到宗門修士,這回,血手人屠的好日子到頭了。

其他人對此安排沒有什麼意見,夏榮也表示夏家會盡全力配合,孫豪雖然微微皺眉,但也沒有說什麼,說了也不見得有用。這裡邊,只有彭清瓊對此安排提出了異議:「這麼安排不大妥當吧」。

彭清瓊嘻嘻哈哈地說道:「我四弟帶隊去礦洞怕是不大合適」,臉上一臉笑容的彭清瓊不大放心孫豪:「鑽山龍是土系靈獸,善於隱匿,陣法很難困住,而且,礦洞中,你們知道的,陣法布設麻煩,這麼有點不大好……」

劉志遠不置可否地哼了一聲,沒有答話。王晶在一邊有點不滿了:「彭師兄,按你這麼說,孫豪他們呆在這夏家大院留守最合適了?」

朱玉婷也微笑著說道:「孫師弟既然領取了任務,自然也得做一些事情,要不然,這貢獻度可不怎麼好算」。

古雲臉上一紅,準備說話,孫豪伸手按住他的肩膀,這個時候爭辯,無疑是讓夏家人看笑話。

朱玉婷和王晶這話有點不大客氣,雖然沒有明說他們不歡迎吃乾飯的拖油瓶,但話里意思卻是到了。

夏家眾人,這時保持了緘默,畢竟這是青木宗家務事,不是他們該插嘴的,不過,除了夏榮,其他人都一臉玩味的神色,準備看戲。

彭清瓊臉上有點發紅,脖子一硬,準備說話,孫豪微微一笑,搶在他前面淡淡地開口說道:「王師兄和朱師姐的話很有道理,孫豪既然接了任務,自然也得做點事情,不過……」說道這裡,孫豪轉頭,對劉志遠笑了笑:「劉師兄,孫豪畢竟進入宗門時間不長,修為不深,我二師兄擔心,卻也正常,這裡,孫豪厚顏,相求劉師兄,你看能不能把我二師兄安排到礦洞帶隊如何?」

孫豪這話出口,卻也在情理之中,劉志遠那裡,接任務時並沒有算上彭清瓊,彭清瓊是後來自己跟上的,自然是多他一個不多,少他一個不少,而且,因為彭清瓊和他們並不是一個師父,這說話也沒有那麼隨意,這樣安排剛剛好。

彭清瓊這裡,貢獻度什麼的並不是很在乎,主要是擔心師弟,這樣安排自然也能接受。

孫豪的話說的漂亮,提議也算中肯,是題中之意,劉志遠稍微斟酌了一下,也就爽快的同意了。

孫豪之所以有這個提議,實際上,根本原因是孫豪覺得此次任務變數可能不小,放二師兄彭清瓊跟劉志遠一起,孫豪真心不大放心。

師兄弟倒是一樣心思,都覺得不放心,不過,這看問題的角度不同而已。

這個時候,一邊冷眼旁觀的夏家修士,夏國華突然冒了出來,這嗦的修士,這回說話倒是挺利索:「劉師兄,鑽山龍修為直逼鍊氣大圓滿,彭師兄他們情況不熟,可能很難找到這鑽山龍,你看是不是讓我去幫幫他們?鑽山龍雖然不厲害,但礦洞是宗門產業,不能馬虎」。

夏家的下品靈石礦的確是青木宗的產業,產權在青木宗,不過是交由夏家開採,當然,夏家開採之後,也有不錯的收成,不過,這靈石礦是個貧礦,所獲不多,這油水也並不足而已,不然,青木宗也不會交給附屬家族開採。

夏國華這話倒是也很在理,劉志遠一看這夏國華才鍊氣七層修為,覺得這修士也幫不上什麼大忙,於是很爽快地答應了:「嗯,這樣也好,礦洞很重要,收復了,也是大功一件」。

於是,從善如流的劉志遠如此安排,皆大歡喜。

各人都達到了自己的目的,孫豪對夏國華微微一笑:「夏長老有心了」。

夏國華看著微笑的孫豪,心中沒有由來地感到,這小子笑得頗為詭異,難道他看出了點什麼?不過,就算他看出來了什麼,以他的這點修為,怕是也辦不成什麼大事,哎,管他娘的,自己能明哲保身就不錯了,嘴裡客氣地答道:「份內之事,份內之事」。

任務安排妥當,劉志遠再次展現了自己雷厲風行的作風,簡單坐了一下,就開始張羅任務,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劃,可能真如他自己表述的一般,不可在夏家久留吧。

關於這次任務,孫豪已經思考了很久,其實孫豪屬意的任務第一站也是選擇礦洞,因為這裡比較敏感,就算是魔修,也應該不會選擇在這裡鬧出太大動靜,除非是魔修想全面開戰。

夏國的鄰縣名叫摩羅國,夏國是正道修士的天下,摩羅國則是魔修的世界,摩羅國內有五個魔宗,以五色為號,分別是藍魔宗、綠魔宗、紅魔宗、黑魔宗和白魔宗,他們同屬這方大域內魔道大宗門五行魔宗的分支宗派之一,一如青木宗是大宗們的附屬宗派一般。

兩國之間摩擦不斷,但如果沒有上宗屬意,不可能全面爆發修士戰爭,所以,孫豪以為礦洞實際應該比較安全。

至於在小山村、在夏家商業路上,出現什麼事故,那就誰都說不清是怎麼回事了。哪個宗門,每年不會隕落一些弟子,哪怕是真傳,隕落了也就隕落了。

劉志遠這麼積極,孫豪自然也得行動起來。當然,和樂觀的劉志遠相比,孫豪對此次任務要謹慎了許多。

和劉志遠分開之後,孫豪借口有些東西需要整理,把彭清瓊和夏國華帶到了自己在夏家的小院。

停在院子里以後。孫豪也不說話,站在院子中間,雙眼看天,久久不語,半響之後,正在彭清瓊摸不著頭腦,不知道自己這師弟發什麼神經的時候,孫豪這才彷彿回過神來一般,看向一邊躬身而立的夏國華,淡淡地笑了起來。

不知如何,看到沖自己淡淡而笑的孫豪,夏國華的額頭居然蹭蹭直冒冷汗,臉上不由自主浮現出極不自然的笑容,有點心虛地說道:「孫師弟,你這是?」

孫豪微笑著說道:「說說吧,怎麼回事,簡單點」。

彭清瓊看得莫名其妙,師弟和這夏國華在搞什麼名堂,自己怎麼看不懂?一旁,習慣了孫豪做主的童力和古雲倒是十分淡定,孫豪既然這麼問,他們就知道一定有原因和答案。

夏國華的臉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子,小心翼翼地問道:「孫師弟,你發現了些什麼?」

孫豪依然淡淡的笑著說道:「你說呢?」

「這個」,夏國華汗珠子更大:「我不是有意隱瞞啊,因為沒有確鑿證據,說出來圖擾人心……」

這個時候,就連一頭霧水的彭清瓊也看出情況有異了。一臉詫異地看向孫豪,心中想到,難道這任務有什麼不對不成,師弟又是怎麼發現的呢?什麼時候,我彭清瓊的智商感覺不夠用了?

孫豪對於夏國華的辯解不置可否,依然淡淡地說道:「那就說說你的猜測吧」。

「好」,夏國華鬆了一口氣,這回不嗦的列舉了幾件事情,然後根據這幾件事進行分析,倒是得出和孫豪猜測差不多的結論,其一,這幾件好像毫不關聯的事情是有人在暗中策劃,懷疑是血手人屠所為,而血手人屠很可能是鄰國魔門弟子;其二,夏家應該有對方底,任何情報只怕不能保密;其三這次夏家麻煩不小,夏國華不看好,但覺得靈石礦那邊會相對安全。

彭清瓊在一邊聽得張口結舌,沒想到,實際情況居然是這樣的,當即就問夏國華:「你怎麼不給劉師兄說,你這不是害他嗎?」

夏國華看看孫豪,嘴裡說道:「彭師兄,這些,我剛剛都說了,但劉師兄不耐煩聽……」

彭清瓊再度瞪眼:「你就不會直接說明嗎?」

夏國華再看看孫豪,然後說道:「彭師兄覺得有必要嗎?」

彭清瓊……

被噎了一下,彭清瓊轉頭問孫豪:「四弟,我們是不是給劉師兄提個醒?」

孫豪看著彭清瓊,淡淡地笑了起來:「應該的,二師兄隨意」。

彭清瓊……不由想起了從宗門出發時,那可惡的老三向大宇送自己的三個字:「別添亂」。

難道,老三是提醒自己別給孫豪添亂不成?彭清瓊越想越不是滋味,心說,狗日的老三,老子都跑到夏家大院了,還在這裡噁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