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二十五章練陣三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五章練陣三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最終,彭清瓊並沒有給劉志遠傳音提醒。路許是並不想給孫豪添亂,其實,這個時候,彭清瓊在不知不覺中,已經交出了這邊小隊的領導權,孫豪不顯山不露水的,開始安排這邊小隊的一些準備事宜。

劉志遠小隊那邊,在緊鑼密鼓設計行商路線,幾名高等級修士喬裝打扮,混搭在商隊之中,意圖打散修一個措手不及。

孫豪這邊,也為即將前往靈石礦積極準備。

料想事情不會太簡單,就算靈石礦那邊相對安全,但是,估計麻煩也不小,而孫豪這邊,古雲和童力修為偏低,可是不大保險,須得有相應的應對措施。

在院子里,簡單跟彭清瓊和夏國華交流之後,整個事件在孫豪心中脈絡更加清晰,那麼提升古雲和童力的戰鬥能力,應該是執行礦洞任務的第一步。

提升修士戰鬥力,手段很多,符篆就是一種辦法。古雲和童力身上帶有不少孫豪煉製的符篆,比較一般的鍊氣中期修士,戰鬥力已經稍強,尤其是童力,多年跟孫豪一起試煉,實戰能力了得,萬磨勁積累雄厚,完全可以力戰鍊氣後期弟子,古雲就不行了,從未經歷過戰鬥,這實戰能力估計勉強。

光有符篆可不保險。

孫豪想了想,看看彭清瓊,這師兄為人熱心腸,對自己也還不錯,這次又是為自己而來,少不得,自己一些底細瞞不過他,既然這樣,還不如大方一些:「二師兄,古雲、童力還有夏國華他們修為偏低,我有這麼一個想法,你看是不是能讓他們練習一下『小三才陣』」

小三才陣?這是師門陣法,余昌明既然給了孫豪傳承,自然不會厚此薄彼,彭清瓊那裡,陣符知識也有傳承,不過,彭清瓊有點疑惑地問道:「這倒不是不行,不過,四弟,小三才陣操練起來可不容易,沒有十天半月,他們三個很難熟悉,來得及不?」

「不難」,孫豪臉上淡淡笑道:「二師兄忘了陣法師可以幫助他人速成戰陣的」

速成戰陣?

彭清瓊眼珠子一瞪,嘴裡嚷道:「知道,但是,那不是二級陣法師才能做到的嗎?」隨即,馬上明白過來的問道:「四弟,你難道成為二級陣法師了?」

孫豪不會無的放矢,既然說這話,自然有其把握,彭清瓊馬上想到孫豪可能已經能布設二級陣法成為二級陣法師了,只不過,雖然知道孫豪的實際修為是鍊氣七層,但是,鍊氣七層的二級陣法師,這也未免太驚世駭俗了吧。

彭清瓊嘴巴張的老大,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孫豪。

孫豪微微一笑:「試試便知」。

夏國華雖然不是宗門修士,但是沒見過馬兒跑見過馬吃草,自然也知道二級陣法師的珍貴之處,夏家連一級陣法師都是寶貝,二級陣法師更是遙不可及的神秘存在,不是說,只有築基修士才能成為二級陣法師嗎?這孫豪才鍊氣六層修為,這怎麼可能呢?

難道,這孫豪才是扮豬吃老虎的大高手?

孫豪一聲吩咐,古雲和童力同時御使出自己的法器。童力拿出的是用得自火蛙沼澤的材料讓小婉找人煉製的上品法器厚土盾,此盾高一米,寬八十分,厚八分,童力單臂而摯,顯得威風凜凜;古雲的法器是孫豪讓小婉所購的木系法劍,專門為執行自此宗門任務配置。

古雲和童力法器出手,又讓彭清瓊眼珠子一瞪,感覺這世界真是難以測度了,這兩個一直被大家忽略的一聲不響的鍊氣中期弟子,居然使用的都是上品法器!夏國華看看自己引為自豪的極為接近上品法器的飛劍,欲哭無淚,宗門修士不愧宗門修士。

彭清瓊也是汗顏,他使用的也僅僅是上品法器而已。古雲和童力的法器都已經是上品了,那麼作為他們的老大,孫豪的法器呢?彭清瓊看向孫豪,不由雙眼放光,自己這四弟,沒準是個大土豪啊!

夏國華也不好意思的御使出自己的法器,一把水屬性法劍,中品。

大家倒是沒有嘲笑夏國華的意思,家族修士在修鍊資源上是遠遠不如宗門修士的。

三人法器入手,孫豪神識一動,神識出體,附著在了三人的法器之上,頓時,三人的法器彷彿活過來一般,充滿靈性,三人心領神會,按照孫豪神識的牽引,開始按照小三才陣的運行軌跡,天、地、人,三才布設,開始操練陣法。

陣法操練,源自古代治軍。遠古時期,人族於大地各族相爭,原本一直處於弱勢,後來,陣法師崛起,二級以後的陣法師能通過操練,教給低級修士進退的規矩、聚散的法度,使他們熟悉各種信號和口令,在戰鬥時做到令行禁止,協調一致,極大的發揮修士的整體合力。陣法操練是將烏合之眾訓練成戰陣的有效途徑,也是遠古人族修士征戰天下的最大殺器。

今天各**隊使用的隊列,就是古代陣法操練的殘餘。目前各國均使用新式隊列,原來遠古的隊列已不可見,但是基本的原理是相同的。新式隊列較遠古隊列嚴肅整齊,指揮多用口令,遠古則是以旗號、金、鼓為主,旌旗所指,則陣法自到。

不過,就在人族大興,歸統天下之後,戰陣之法為各國所忌諱,有意壓制之下,戰陣之道逐漸沒落,只餘下一些基本運用,遠古時期,一名二級陣法師率領百名鍊氣修為的盛況不復重現,當然,像孫豪這般,幫助三兩名修士對二級陣法師來說,卻不是什麼難題了。

師弟果然是二級陣法師了!

一邊,看著孫豪指導三人修鍊三才陣,而且,師弟指導他們操練陣法的手段,更是讓彭清瓊心中不由感嘆,這好像有點像是神識,誰知道?鍊氣七層會催生神識嗎?彭清瓊也只聽說過,但沒具體見過神識,自然不敢確定。

不過,不管怎麼樣,彭清瓊總是知道一點,自己這師弟,只怕很不簡單。難怪老大老三他們一點也不擔心,老三居然還送了自己三個字「別添亂1

孫豪指點三人操練三才陣這會。距離崀山不遠處的一座山上,一個長年迷霧的山頭上,一座院子里,七八名修士,分別坐在蒲團之上,嘴裡也在商議夏家事宜。

居首而坐的是一位儀錶堂堂的魁梧男子,身形高大強壯,雙臂有力,身軀壯碩得好像一堵牆似的。面如紅棗,一頭短寸根根站立,好似鋼針一般屹立挺拔,桀驁不馴,額頭寬大,劍眉星目,鼻樑高挺,嘴唇厚實,淡淡的絡腮鬍襯托著硬實的下巴,愈發顯得剛強有力。整個五官既透著一股英俊大氣的身材,又透著一股俾睨天下的男兒本色。

好一條猛男兒!

這就是這次聚會的主角血手人屠雷忠。

他的下手,端坐的七八位修士,修為居然都是鍊氣後期以上,這些修士身後,還站立了一些鍊氣中期修為修士,人數不少,不下二十名。

離他最近的左邊蒲團上,坐著一名貌似老農民的修士,他那飽經風霜的臉上,布滿了深深的皺紋,兩隻小小的眼睛有點渾濁,他的手,有小薄扇那麼大,每一根指頭都粗得好像彎不過來了,皮膚皺巴巴的,有點兒像樹皮,此時,這老農民正巍巍顫顫地說道:「老雷,消息傳來,這次,青木宗共有七名弟子接收宗門任務,進駐夏家大院,他們的計劃是這樣的……」

一邊說,這老農民背後一名鍊氣中期弟子把一些記載夏家大院情報的信息分發給了盤膝而坐的幾位鍊氣後期修士。

坐在雷忠右邊最近蒲團上的修士,頭戴一頂翹角大紅帽,身穿一件紅馬甲,鼻樑高挺,雙眼深邃,留著小山羊鬍的修士名叫白正軍,手中一邊接過信息,一邊說:「嘖嘖嘖,青木宗這次出來的修士不少啊,看看,都是些什麼貨色,乖乖,劉志遠,鍊氣九層修為,和雷老大一樣厲害,還是一級陣符師,厲害,厲害;王晶,親傳弟子……朱玉婷,親傳弟子……彭清瓊,親傳弟子……孫豪,親傳弟子……乖乖,來了五個親傳,青木宗真是大方,雷老大,話說要是這些弟子全部留在這裡,青木宗一定很精彩」。

說完,這傢伙臉上的山羊鬍子抖動起來,哈哈哈大笑起來,整個院子裡邊頓時一陣笑聲,雖然青木宗這次來的弟子陣容不小,但是,在座的沒有一個弱者,此時不僅不怕,反而興緻勃勃,興趣十足,聽白正軍的口氣,還想把青木宗這群弟子給一口吃下。

這大院里,眾修士盡皆大笑,唯獨,站在雷忠身後,一位滿臉青春痘的鍊氣中期修士,在聽到孫豪二字之後,眉頭一皺,心頭一沉,怎麼也笑不出來。

雷忠隨大家笑了幾聲,終於發現身後的不對勁,不禁轉頭問道:「盧山?有什麼不對嗎?」

盧山沉吟了一下,小心翼翼地說道:「雷老大,這孫豪,須得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