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三十章雪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雪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清理完行軍蟻,站在大廳,孫豪想了想,想起了自己在火蛙沼澤泥洞裡邊的遭遇。一般情況下,靈獸聚集之地必然有特殊產物。

這礦洞大廳不應該是有特殊物產,但既然這群行軍蟻被人引來,想必也有其原因。

那麼,這大廳當中,說不定就有蹊蹺。

無緣無故,行軍蟻不會發瘋地搬遷至礦洞。

想到這裡,孫豪催動木丹,開始感應。

木丹對木屬靈氣有特殊感應,就是不知道,會不會是木屬異物。

木丹催動之下,孫豪果然在大廳一角發現了特殊靈氣,這是幾株纖細絲狀靈草,這靈草通體雪白,在幽暗不見光的環境里,很難發現。

孫豪在靈草邊上蹲下,仔細觀察這靈草。

半響之後,對照自己藏書中學習的知識,結合整個事件,孫豪終於確定,這靈草應該是一類名叫「雪蓀」的特殊靈草。

古書記載:「芘薑蘘荷,葴橙雪蓀。」有後輩修士註:「雪蓀,香草也。」嚴格來說,這是一種對修士修行並無幫助的靈草,此靈草有一個奇特的效果,就是能散發出奇特的香味,吸引周圍的靈獸匯聚而來。

根據古典籍記載,雪蓀經過修士培育,用特殊手段催動,能散發出不同級別的香氣,吸引不同級別靈獸,不少古修士,正是用這種方式,吸引適合自己擊殺的靈獸獲取資源。

看到雪蓀,孫豪不由想起了這次礦洞的任務,清理鑽山龍。

要在這四通八達的礦洞中找到鑽山龍,的確不易,尤其是行軍蟻動靜不小,估計那鑽山龍早就躲起來了,鑽山龍是土系靈獸,在礦洞中,要是鐵心躲藏,沒有十天半月,只怕找不到蹤跡。

心中一動,孫豪取出一隻玉盒,小心翼翼地收起了雪蓀,這株雪蓀已經被人催化,生機萎靡,顯然被人當成了一次性用品,但是,這株雪蓀遇見了孫豪,孫豪有木丹相助,恰恰能令他再度煥發生機。

「師兄,這是雪蓀」,孫豪臉上沒有笑容,而是肅然對彭清瓊說道:「如果說,以前只是懷疑,那麼,這雪蓀的出現,說明這次夏家的事的確有人在搞鬼」。

「雪蓀?」彭清瓊想了想,說道:「就是那種能引誘靈獸的香草?」

孫豪點頭稱是。

彭清瓊這時嘻嘻笑了起來:「該怎麼辦,師弟你做主吧,我這裡聽你招呼,對了,師兄還沒謝謝師弟你的信任呢」。

孫豪在他面前大方御使火靈劍,就沒把他當外人,是故,彭清瓊才有此一說。

孫豪微微笑了起來:「師兄十萬火急跑來幫助師弟,師弟敢不銘記?」

兩人於是暢快地笑了起來。

說笑一陣,孫豪神色一正:「師弟這裡,有些安排,須得師兄助我……」

「師弟儘管安排」,彭清瓊笑:「我倒是也想看看,到底是些什麼人搞鬼」。

「好,師兄」,孫豪低下頭,在地上刻畫一陣:「師兄,我們如此這般.,師兄,你出馬,在這裡,還有這裡布設這些陣法,還有這裡,需要布設這幾種陣法,至於這個大廳,我來布設陣法,既然他們給我們送來行軍蟻,那麼我們也不能客氣了,讓他們也嘗嘗青木宗陣符堂的厲害……」

「好呢」,彭清瓊看到孫豪的布置,眉開眼笑,這是要合夥陰人的節奏啊,彭清瓊心說:「我喜歡」。

童力三人分成兩撥,童力幫孫豪,古雲和夏國華幫助彭清瓊,一行五人,快速有效的在礦洞中忙碌起來。

布設陣法需要靈石,孫豪身上,靈石儲備充足,這點靈石倒是九牛一毛。

再說,這礦洞本身就是生產靈石的礦洞,靈氣充足,布設陣法所攝取的靈氣自然不缺,當然,因為是在礦洞當中,受到地形限制,很多陣法並不適合。

但是,正如余昌明傳授時所說,沒有沒用的陣法,只有不會靈活運用陣法的陣法師。比如礦洞這個環境,很多修士覺得布設迷蹤陣之類的陣法實屬沒有必要,因為視線本身就被礦洞所隔,光線幽暗,本身就是天然的迷蹤陣。

但孫豪不然,他讓彭清瓊在很多礦洞岔道上布設了迷蹤陣,這些簡單的一級陣法迷蹤陣布設下去,原本已經是四通八達蜘蛛網般的礦洞,頓時變成了真正的迷宮。原本吧,修士或者礦工只要按照一個方向行走,總是能找到正確通道的,但是多了迷蹤陣,事情就難說了。

在孫豪的交代下,連鎖音陣更是遍布礦洞每個分叉點,整個礦洞差不多都成有了孫豪的耳目。蟻后盤踞的大廳,則是孫豪精心布置的二級陣法,小三才陣,這是孫豪第一次布設二級陣法,而且還是攻擊類陣法,就是不知道其殺傷力會如何。

布設陣法,前後忙了兩天時間,差不多整個礦洞都跑了一個高,但是沒有發現鑽山龍的任何蹤跡,鑽山龍,由鑽山甲進化而成的靈獸,可鑽山以礦石為食物,在這靈石礦當中,可謂是如魚得水,在任何一堵礦壁後邊都可以一呆幾天不出,要找到這傢伙,沒有特殊手段,還真是不容易。

當然,孫豪現在的主要目的並不是鑽山龍,暫時,把它放到一邊,孫豪心中知道,隨著行軍蟻大量湧出礦洞,四散而去之後,敵對修士一定會有所疑問,進礦洞查看的可能性相當大,人算虎,虎亦傷人,孫豪的目標就是這些前來探查的敵對修士。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只有弄清楚對手是誰,才能真正想到應對之策。

孫豪沒有想到的是,他原本只想逮住一兩個前來探查的修士,但是,前來的卻是一群大魚。

白正軍為首,帶著五名修士駕馭飛劍,快速接近了礦洞,在礦洞門口,飄身落下。白正軍山羊鬍子一抖,大聲說道:「到了,大家進去吧,早點完事了好去和老雷會和」。

他身邊,一名面容英俊的修士開口說道:「師兄不可大意,這一路行來,行軍蟻四散,怕是情況有變」。

白正軍帶領這幾名弟子師出同門,都以白為姓,以正為輩分,分別叫白正明、白正權、白正生、白正芳、白正當。其中,白正軍為鍊氣九層,其他五人一水鍊氣八層修為。和白正軍頭戴紅帽身披紅馬褂不同,這五人一身白色勁裝,臉上略顯蒼白,皮膚白皙,尤其是雙手,更都是白皙如玉。

以這樣的修士陣容,白正軍自覺對付一個鍊氣八層修士帶隊的修士小隊,完全不成問題,要知道,修士和那些靈智不高的低級靈獸壓根就是兩碼事。尤其是白正軍本身出身不凡,手中無論法器還是其他儲備都相當了得,功法檔次也很高,有理由驕傲,並不大把這任務放在心上,哪怕是出門之前雷忠一再叮囑。

五名弟子當中,白正當出自白正軍本家,此時也開口說道:「是啊,少爺,你還是小心為上,少爺千金之軀,可不要冒險」。

白正軍一曬:「行了,行了,就算是築基修士前來,也奈何不得本少爺,廢話少說,隨我進去……」

話音剛落,已經帶頭衝進礦洞。

身後五名修士對望一眼,無言搖頭,緊隨其後,跟進礦洞,少爺這急躁脾氣,遲早要吃大虧。不過,想想少爺身上防身的那些寶貝,倒是的確不用太擔心。

洞口,彭清瓊也布設了連鎖音陣,幾人對話,一一傳入幾人耳中。

彭清瓊興奮地從地上一躍而起:「來了……」,古雲和夏國華也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

只有童力,看看孫豪,依然坐在地上,凝神靜氣,一動不動,他知道孫豪的習慣,越是戰事臨頭,反而越是悠閑。

果然,孫豪示意彭清瓊坐下,淡淡地笑道:「師兄稍安勿躁,我們不急,讓他們先轉轉」。

看到孫豪淡定的表現,彭清瓊自嘆不如,依言坐下。孫豪說的不錯,這些人剛剛進入礦洞,要到大廳還須得幾個時辰,如果算上迷蹤陣,怕是短時間內真到不了這裡,自己真是枉為師兄,這般沉不住氣。

彭清瓊感覺,怎麼跟孫豪在一起,這師兄弟的稱呼應該倒過來更合適。

連鎖音陣中,傳來陣陣破空聲,顯然,白正軍一行在埋頭急行,期間,偶爾有些對話,透露出不少信息。

分析這些信息,孫豪開始判斷敵對修士的來路和身份。顯然,這次來的不是探查礦洞情報的小魚小蝦,而是真正的大魚,尤其是為首的被稱呼為少爺的修士,來歷應該更不簡單,要麼是大家族嫡系傳人,要麼就是什麼宗門長輩的嫡系血脈或者是親傳弟子了。

就孫豪掌握的信息來看,夏國南縣附近沒有適合其身份的家族,除非這人來自鄰縣。

還有就是這修士陣容也有些出乎孫豪的預料,按道理,礦洞這邊不應該是這次事件的中心,那麼,為什麼敵對修士會排出如此的修士規模呢?除非是這次事件的背後,站著更加強大的勢力,也只有大勢力,才會有如此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