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十五章 擊殺鑽山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 擊殺鑽山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在彭清瓊的建議下,孫豪也不矯情,拿了白正軍的儲物袋,然後,五人一人拿了一個儲物袋,算是分贓完畢。至於這些儲物袋裡邊都有些什麼,現在還不是詳細查探的時候。

幾人草草地收拾了一下,又集中在一起,商討任務。

此時,擊殺白家子弟之後,連同夏國華在內,在感嘆魔修實力雄厚的同時,也對孫豪充滿了信心,這次看似艱難的任務,看似危局的夏家,因為孫豪的存在,出現了絲絲曙光。

白家弟子全滅,無疑斬斷了對手的一隻手臂。

夏國華看向孫豪的眼光中,更是充滿了期待和希望,到了現在,夏國華終於明白過來,別看彭清瓊是師兄,但這裡主事的,實力最強的還是孫豪。

想想夏家先前對孫豪不冷不熱,差點把這尊大神給送走,夏國華就一陣汗顏。

「劉師兄那邊,暫時應該沒有多大問題」,孫豪開口說道:「這邊情況不明,想那邊也不好輕易動手,我們當務之急,還是馬上把礦洞中的鑽山龍清理掉,然後去支援劉師兄他們」。

彭清瓊曬到:「劉師兄實力了得,那邊還有夏家精銳,魔修想吃下他們怕也是不容易,師弟不必著急」。

想起了什麼,夏國華臉上出現一絲憂容,不過,並沒有反駁彭清瓊的話,這是青木宗家務事,他沒有插話的理由和權力,只希望家主機靈點,千萬不出事才好。

孫豪點點頭,把劉師兄那邊的事暫時放到一邊,開始商討怎麼對付鑽山龍。

幾個人商量半天,由孫豪提出設想,大家補充一下意見,基本上構架出以雪蓀為誘餌,引誘擊殺鑽山龍的一整套方案。

商議完畢,孫豪按部就班,開始按照計劃組織實施。

一天過後,形狀似鑽山甲的靈獸鬼頭鬼腦出現在礦洞大廳周圍,這靈獸體型狹長,背面隆起,腹平面,尾寬,身長約一米左右,一副謹小慎微的樣子。

孫豪促動的雪蓀香氣對鑽山龍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在礦洞大廳四周轉悠了半天,這傢伙沒有發現任何異常危險,終於忍不住鑽進了礦洞大廳。

就在他鑽入礦洞大廳的瞬間,孫豪一聲令下,彭清瓊幾顆靈石扔到陣眼之處,迷蹤陣瞬息而成,同時小三才陣朝著鑽山龍纏繞而去,而孫豪,手上出現大把青木囚籠符篆,扔向礦洞大廳各個方向,頓時,藤蔓瘋漲,整個大廳被嚴嚴實實地遮擋起來。

情形徒然變化,鑽山龍一陣慌亂,趕緊不顧方向,不要命地沖礦洞洞壁鑽了過去,不過,因為迷蹤陣的關係,方向感發生錯誤,鑽山龍明明鑽向洞壁,結果,猛鑽一下,居然直接鑽空,鑽在了空地上,並沒有如同鑽山龍想想地那般鑽進山體之中。

小眼睛露出一絲不解和疑惑,鑽山龍又一頭向礦洞大廳的礦壁鑽了過去,可是再次鑽空。

此時,小三才陣已經圍了上來,鑽山龍也不跟小三才陣糾纏,只是躲開自己身軀要害,任憑法劍擊打在身體鱗甲之上兵兵作響,不管不顧,只找礦洞壁鑽。

鑽了幾下,均找不到方向鑽空,鑽山龍急了,也變聰明了,這回不向旁邊鑽,反而猛地向地下鑽了下去。

旁邊會鑽空,這大地之下,應該不會鑽空吧。

啪的一聲,鑽山龍只覺得腦袋一疼,鑽中的居然不是泥土,也不是石塊,也不是任何土屬性,而是正鑽在了濃郁的木屬性當中,只覺得無數藤蔓層層疊疊將自己包裹起來,這些藤蔓堅韌難纏,鑽又鑽不動,甩又甩不開,急得鑽山龍嘶嘶叫了起來。

卻是孫豪的青木囚籠產生了效果,將鑽山龍牢牢困祝

被困的鑽山龍如同被拔牙的老虎,沒有了絲毫逃命的可能,孫豪御使火靈劍,甚至沒有發動火劍輪斬,僅憑火靈劍的銳利,就輕鬆擊破鑽山龍的小腦袋,擊殺了這個讓夏家束手無策,無可奈何的靈獸。

擊殺鑽山龍,礦洞任務算是圓滿完成。五人御使法劍,趕回了夏家大院,此時,夏家精銳修士依然在劉志遠的帶領下,外出執行任務未歸。

夏家客卿老魚坐鎮夏家,此時見彭清瓊帶隊歸來,一問,得知鑽山龍已經被清理掉了,不由大喜過望,這是夏家最近得到的第一個好消息了。

趕緊的,熱情洋溢把彭清瓊一行引進了夏家大院,嘴裡不停誇獎:「彭師兄真是厲害,鑽山龍都輕鬆搞定,真是夏家的天大福分……」

孫豪平靜地跟隨在彭清瓊身後步入夏家大院。

彭清瓊僅僅說了說鑽山龍已經除掉,任何任務細節均沒有交代。老魚也以為彭清瓊這群人是直接遇見了鑽山龍並將其幹掉,對整個事情也並不是特別上心,幾人敘舊之後,草草結束礦洞談話,講話的注意力回到了劉志遠帶領的夏季精銳隊伍上。

劉志遠的想法很好,隊伍也的確帶了不少好東西,並放出風去,希望引來散修洗劫,然後把敢於鬧事的散修一網打荊

但想法只是想法,實際並沒有那麼理想。劉志遠帶人在外邊轉悠,喝夠了西北風,鬼影子都沒遇見半個。彷彿所有熱衷打劫的散修都在一夜之間,人間蒸發了。

孫豪回到夏家大院第二天,血手人屠就得到了消息。

得到孫豪回歸的消息之後,血手人屠久久無語,召集盧山和老郁秘密商議一陣,然後,再次召集麾下聽令的各位修士,大聲安排任務,安排任務時,血手人屠雷忠豪氣干雲地說道:「夏家已經是風中浮萍,強弩之末,這幾天,讓他們過了幾天好日子,各位師弟都等得不耐煩了吧?那麼好,明天,我們在這裡」,他伸出粗大的食指,一指地上的簡易地圖,哈哈笑道:「我們就齊齊動手,務必把這幾個青木宗的所謂親傳弟子,永遠地留在這裡看,哈哈哈,各位師弟,聽令……」

雷忠身後,盧山雙眼閃動精光,若有所思。

食指所指,劉志遠一行必經之地,飛鷹澗。

第二天,孫豪正準備整理一下礦洞的收穫,老魚著人傳話過來,緊急相招。

大廳之中,老魚也按耐住自己急躁的心情,緩緩開口說道:「今天,家主和劉師兄經過飛鷹澗,遭受到大量來歷不明的散修襲擊,傳訊到家族求助,具體情況現在還不甚明了,但從傳訊來看,只怕家族這邊戰局相當不利,現在把大家召集起來,彭師兄說是想聽聽大家的意見……」

三言兩語交代清楚,意思只有一個,家主和劉師兄被人襲擊了,情況不妙,大家看看該怎麼辦?/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