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十六章 老魚老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 老魚老郁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大廳當中,老魚介紹完情況,短暫的平靜了下來。

從臉色也可以看出,夏家各位修士心情較為急切,甚至有些慌張,畢竟夏榮帶領的夏家精銳已經被圍,一旦出問題,就會動搖夏家根本。

老魚等客卿的神色稍好,但也略顯焦急,老魚更是一個勁地催促彭清瓊早拿主意。

倒是青木宗幾位修士,都沉著的穩坐釣魚台,一副不急不躁的樣子。

等老魚把情況說完,彭清瓊把眼光投向孫豪:「四弟,你怎麼看」。

大廳修士不由齊齊看向孫豪。

孫豪不急不忙,擔起侍女遞過來的清茶,淺淺地泯了一口,然後又慢條斯理地把茶放在身前的茶几上,臉上淡然笑道:「不急,所謂攘外不如先安內,師兄,以師弟之見,當務之急倒不是救劉師兄,而是如何清理對方埋在夏家的眼線」。

孫豪這話出口,大廳頓時一陣低語之聲響起。老魚眉頭一皺,有點不快地說道:「孫師弟,這個時候,不大合適吧,彭師兄,這事還得你拿主意才行」。

的確,在座的大多數修士,都覺得這個時候並不適合清理夏家,救人如救火,孫豪這樣會壞事的。

於是大家齊齊將眼光看向首座的彭清瓊。

彭清瓊曬然一笑,沒有答話,反而轉頭向夏家修士的方向:「國華,你覺得呢?」

夏國華臉上浮上一陣紅色,看看孫豪,咬牙說道:「我覺得,孫師兄說的很不錯,攘外不如先安內,有必要,還是先清理一下家族內奸」。

夏家在場修士,夏國華修為和身份最高,他的態度無疑就代表了夏家態度。

老魚聞言,臉上出現失望的神色:「國華,你這樣會害死家主的,你啊你,這毛頭小子的話能信?這個時候清理家族,不是擾亂軍心嗎?」

夏國華低眉順眼,並不答話,彭清瓊已經笑了起來:「是不是擾亂軍心,就不用老魚你操心了,四弟,如何清理夏家,就交給你了」。

孫豪點點頭,端起茶杯再度小泯一口,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你們說奇怪不奇怪,我們昨天返回夏家大院,今天家主就被圍了,老魚,你說這事是不是透著蹊蹺」。

老魚聞言一愣:「的確是挺巧合的」。

孫豪搖頭:「可能並不是巧合,也可能是對方準確的掌握了夏家大院的情報」。

大廳修士聞言,不由都若有所思。

孫豪喝茶,繼續說道:「那麼,按照這個思路分析,就是有人把我們的信息傳給了敵人,如果真是這樣,那麼,老魚,你是否知道,昨天,我們返回夏家大院之後,見過一些什麼人嗎?」

老魚愕然說道:「這個,老魚不知」

孫豪淡然笑道:「連你老魚在內,我們一共只見過五位修士,請我們見過的修士都站出來吧」。

老魚看到其他四人站了出來,臉上露出惱怒神色:「孫豪,你這是在懷疑我們,要知道,你這假設是有個敵對勢力,要知道,圍住家族的可是散修,這壓根兒是兩碼事……」

夏國華這時在一邊淡然說道:「這倒不是孫豪的假設,這次在玉京礦,的確遇見了敵對勢力」。

老魚臉上一陣青紅,不再說話。

孫豪淡然對那四名修士笑道:「說說吧,昨天你們都在幹嘛?」

這四名修士,其中兩人是夏家子弟,鍊氣中期修為,和夏國華一樣都是國字輩弟子,一名叫夏國富,一名叫夏國營,這兩人神情最是自然,他們都身家清白,昨天的去向也很明晰,都在帶隊巡邏,有不少旁證弟子可以證實清白,三言兩語就交代清楚了。

兩名客卿弟子也是鍊氣中期接近後期修為,受到孫豪懷疑,心中不滿,神色有些不自然,但是形勢逼人,他們也不得不老實敘述昨天的去向。

對他們的敘述,孫豪不置可否,也不求證,只問了一句:「可否將我們回來的情報告知他人?」

回來之後,孫豪有意識的見過這幾個早在心中有疑問的弟子,並著夏國華交代他們不能對外透露。

此時,孫豪發問,四人倒是齊齊擺頭:「沒有,夏總管有過交代,我們沒有向任何人透露」。

夏國華在夏家是外務總管,夏家弟子多有人稱呼其為夏家總管。

四人的去向交代清楚,孫豪並沒有發現明顯異常,眼光不由投向了老魚。

老實說,孫豪原本並沒有懷疑老魚,因為老魚是鍊氣後期修士,而且,總管夏家事務,要是老魚有問題,那麼敵對勢力完全有能力直接攻入夏家。孫豪一行回來之後,之所以見老魚,也是因為老魚主管夏家事務,應該讓其知道。

沒想到,此時,其他四人沒有明顯問題,那麼,見過的人當中,就是老魚沒有交代去向了。

見孫豪把眼光投向自己,老魚臉上一陣青紅,有些惱怒地說道:「孫豪,你莫非還懷疑老夫不成?老夫貴為夏家客卿,和夏榮相交莫逆,豈是你能懷疑的」,說話的語氣,明顯不悅。

孫豪淡淡笑道:「老魚,你著相了」。

說完,看向老魚的雙眼,仔細打量老魚的身軀,突然,笑了起來:「老魚,昨晚丑時,不知你為何外出?又給何人傳訊?」

昨晚。孫豪神識一直關注夏家大院,原本沒有懷疑老魚,倒是沒有仔細觀察他,但是,現在懷疑老魚了,昨晚老魚的一些舉動,自然就回想起來,形跡的確可疑。

老魚愣了愣,頓時大叫起來:「孫豪,你監視我?」

「說說吧」,孫豪不容質疑地說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給個說法吧」。

「這又能說明什麼?」老魚曬然,露出一臉不屑神色:「我外出修鍊不行?我給親朋好友傳訊不行?真是愈加其罪,何患無辭?」

「雖然,你強詞奪理」,孫豪淡然笑道:「好像讓我無可奈何於你,但是,我輩修士,懷疑即可,無需證據,不過……」

孫豪雙眼精光一閃:「何況,本人並不是毫無證據」。

老魚氣結,無奈地看向夏國華:「國華,在你夏家,你就眼睜睜看著孫豪這麼為難我?」,然後,轉頭對彭清瓊說道:「彭師兄,你就由憑孫豪這般胡鬧?」

夏國華歉然笑笑:「清者自清,魚老不急」。

彭清瓊就沒夏國華這般客氣:「聽聽無妨」。

孫豪淡笑泯茶,然後慢條斯理地說道:「書中記載,摩羅國有魔宗,名曰黑魔門,此魔宗常有詭異秘法,其一法名曰控屍煉傀儡化身**,能煉修士屍身為自身傀儡,寄神念於其上,類似化身…..」

「控屍煉傀儡化身**?」

在場修士,大多第一次聽說過此一法術,不由露出訝異神色,不知孫豪此時說起此法,於此時有何關聯?

倒是彭清瓊,在宗門接觸過此類信息,看向老魚若有所思。

此時,聞聽孫豪此語,老魚一反常態,不再惱怒,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看著孫豪,一動不動,好像一副局外人的樣子。

孫豪對老魚此時的表情,不覺意外,自顧自地說道:「此法雖然詭異莫測,但大幹天和,須耗費自身血肉以養化身,是故,修鍊此秘法修士,必然氣血衰敗,形如老農,壽元大損」。

老魚笑了起來:「孫師弟真是好記性,好見識,老魚佩服,不過,這與我老魚又有何關聯?」

孫豪淡淡一笑,也不跟老魚爭辯,繼續往下說:「此秘法雖然極難發現端倪,但是,天網恢恢,總有形跡可查,我青木宗有三法可辨識這控屍煉傀儡化身**,不知老魚想聽與否?」

老魚此時也不見著急了,好整以暇地說道:「願聞其詳」。

「其一,所控屍身,笑容很假,尤其是屍身雙眼,基本不會轉動」,孫豪淡然笑道:「不知老魚能否轉動眼球讓孫豪瞧瞧?」

說完,不等老魚答話,繼續說道:「其二,所控屍身雖然看似保留了生前修為,但好似鏡花水月,此修為只是表象,屍身並不能施展生前法術,不知老魚能否發出自身的當家法術?」

「其三,此屍身嗜血如狂,不知道老魚聞聽鮮血二字作何感想?」

孫豪一連擺出分辨屍身的三種方法。大廳修士一一對照,首先,果然發現,老魚的眼珠子基本不會轉動,隨即一想,發現老魚自從擔任夏家客卿之後,果然從來沒有施展過自身的當家法術……

「孫豪」,老魚哈哈大笑起來:「盧山果然沒有說錯,你真是很厲害,我老郁佩服,正式做個自我介紹,老郁,黑魔宗修士,見過各位青木宗同道,哈哈哈……」

這老魚,不,準確點說是老郁,此時被孫豪揭穿,倒也光棍,哈哈大笑聲中大方承認自己真是黑魔宗修士。

大廳之內,眾修士一陣喧嘩,都沒想到,老魚居然真是魔宗修士。

彭清瓊雙眼一寒,法劍一振,飛向空中,躍躍欲試。

孫豪給了彭清瓊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緩緩搖頭說道:「不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