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十八章 大戰開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 大戰開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手握殘陽瀝血劍,心有冷月凝血刀;絕頂一覽眾山小,男兒世間走一遭。

雷忠隨手一甩,拋開王晶頭顱,哈哈大笑聲中,飛劍騰空而起,躍上飛鷹澗一座峰頭,大刀橫空,偉岸的身軀站立山巔上空:「孫豪,血手人屠雷忠在此」。

飛鷹澗一場惡戰,劉志遠帶領的夏家一方大敗虧輸,戰至此時,王晶戰死,汪大猛戰死,夏榮重傷,朱玉婷重傷,劉志遠畢竟是陣符堂大弟子,此時倒是保存了較好的戰鬥力,但是,也在血手人屠的進攻之下岌岌可危。

夏家精銳弟子也折損了三分之一,經此一戰,夏家可謂元氣大傷。

正當此時,夏榮絕望之際,孫豪朗喝聲遙遙傳來:「孫豪在此,可敢一戰?」

孫豪?

夏榮心中雖然對孫豪的感官不錯,但不覺得眼前這種局面,孫豪能改變什麼,心中依然不抱希望,拚死和一名鍊氣後期魔修對抗。

劉志遠聞聽孫豪朗喝聲,心中甚至想到,你一個鍊氣六層弟子,居然也敢問:「可敢一戰?」,怕是沒有人會鳥你……

倒是夏家一些低級弟子,此時都歡呼起來,援軍來了,大家使勁干,不過,身邊知道孫豪底細的弟子馬上告訴他,這孫豪只有鍊氣中期修為,不要抱太大希望。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魔修那邊,反應和這邊截然不同,先是魔修的帶頭修士雷忠,仰天長嘯,和孫豪呈對立之勢,開口應戰,隨即,魔修陣營也如臨大敵一般,攻擊一緩,主動收縮,夏家這邊頓時壓力大減。

待雷忠御劍飛上飛鷹澗山峰上時,下邊,魔修對夏家的進攻居然停了下來,兩邊人馬再度對峙,夏家修士得到了喘息之機。

孫豪御使飛劍,如同流星,從澗口一飛而入,直奔山巔,嘴裡朗聲說道:「血手人屠,久仰久仰……」

幾乎同時,彭清瓊也御使飛劍,降落在劉志遠的身邊,叫了一聲:「劉師兄,我來了」。

彭清瓊實力不弱,他的到來,無疑讓夏家多了一個強大助力。

此時,劉志遠精神有些疲憊,王晶的隕落更是讓他心中難受不已,見到彭清瓊。臉上露出難看的笑容:「彭師弟,你來了」。

夏榮也走了過來:「見過彭師兄」,只有朱玉婷,此時正抱著王晶的無頭屍身,無聲而哭,並沒有和彭清瓊打招呼。劉志遠看到朱玉婷這種摸樣,眉頭微皺地說道:「師妹,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師妹,大敵當前,當節哀順變」。

朱玉婷這才盈盈走來,跟彭清瓊見禮,彭清瓊看看夏家情形,看到這巨大的傷亡,雖然心中早有準備,但也不免長嘆一聲:「我們來遲了」。

劉志遠倒是沒有追究這個,嚴格來說,這種情形下,彭清瓊能來就很仗義了,無可挑剔。不過,眉頭微皺,看向空中,速度緩下來,飛劍騰空和雷忠對面而立的孫豪,劉志遠疑惑地問道:「彭師弟,孫師弟這是?」

彭清瓊臉上露出笑容:「且看看無妨」。

劉志遠一愣,有點不敢置信地看向彭清瓊,半響之後,有點明白過來地說道:「那就看看吧」。

此時,從彭清瓊的神態之中,從魔修的舉動之中,夏榮和朱玉婷終於也有所覺悟。

怕是,這孫豪果然有對抗雷忠的實力或者底牌,只是,這怎麼可能?尤其是朱玉婷,心中不敢置信,自己先前還嫌棄孫豪分潤了任務貢獻度,沒想到,現在居然,孫豪挑起了對抗對方主力的重任,事實難料,果然如此。

兵對兵,將對將。

飛鷹澗上,雙方人馬陣勢擺開,大戰一觸即發,是魔修全滅夏家,還是夏家修士在青木宗的幫助下,全殲來犯之敵,此一戰可見分曉。

孫豪駕馭飛劍,降落飛鷹澗山巔,看到對面橫刀而立的偉岸男子,也不由感嘆一聲,盛名之下無虛士,這血手人屠,面如紅棗,劍眉星目,鼻樑高挺,英俊大氣,有一股俾睨天下的英雄氣概,好一條漢子!

看到孫豪,血手人屠也不由感嘆一聲,這孫豪面如冠玉,唇紅齒白,玉樹臨風,淡淡的儒雅笑容讓人如沐春風,好一個翩翩少年,然,其身降臨,氣度非凡,其勢竟如同淵海,深不可測……

「孫兄」,眼前的孫豪雖然依然是翩翩少年,但雷忠已經把他放在了同等地位,開口稱呼:「孫兄,白家,白正軍現下如何?」

孫豪淡淡一笑,既然這血手人屠不急,他也不急動手,夏家修士正在源源不絕趕來,時間久點,對下邊的戰鬥更加有利,當下,嘴裡感嘆地說道:「白兄此時,怕是已經轉世投胎了」。

血手人屠雷忠聞言,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孫兄真是好手段,雷某人佩服」,隨即,雷忠又哈哈笑道:「好教孫兄得知,這白正軍家有先祖乃是金丹老祖,手段莫測,孫兄擊殺白正軍,日後怕是不能善了,麻煩不少哦?」

金丹老祖?孫豪聞言一愣,心中不免訝異,這白正軍來頭果然不校

鍊氣之後是築基,築基圓滿始可嘗試凝結金丹。世間修士,鍊氣築基者百可其一,但築基金丹者萬難其一,如同青木宗這樣的宗門,歷史以來,金丹老祖都是屈指可數。

沒想到,白正軍居然是金丹老祖的嫡系。聞聽這個消息,孫豪不免有些心驚,不過,隨即看到對面血手人屠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又馬上平靜下來,當前,大戰在即,這血手人屠告知自己這個消息,只怕也沒安什麼好心,怕是打定主意讓自己道心失衡,水準失衡了。

不過,血手人屠註定打錯主意了,孫豪默念清心訣,心態平復下來,淡然一笑:「血手兄真是有心了」。

沒想到孫豪這麼快平復了心情,血手人屠臉上露出一絲意外的表情,粗大的拇指一伸:「孫兄果然了得,雷某人佩服,哈哈哈,這點小手段,倒是貽笑大方了」。

孫豪微笑:「人都傳言,血手人屠狡猾如狐,孫豪領教了」。

剛剛,血手人屠和孫豪簡單的一問一答,實際已經套出不少信息,知道了孫豪擊殺了白正軍,對孫豪的實力就有了基本判斷,隨即血手人屠看似拋出了白正軍的身份信息,其實也是一個陷阱,對剛剛鍊氣修為的修士來說,一名金丹期修士的潛在威脅,其壓力可想而知。

所以,孫豪站在雷忠面前的這一刻,兩人實際已經在較量了。

「那是世人繆傳」,雷忠哈哈一笑:「如你我這等修士,小手段已經失去了意義,我們還是手底下見真章吧,不過,我老雷可不想在這空中耍猴戲給人看,我們下去戰過如何?」

孫豪臉上帶著淺淺地笑容:「如你所願」。

孫豪心知,雷忠怕是在這飛鷹澗峰巔有些布置,不過,正如血手人屠所說,孫豪並不希望別人看到自己和雷忠對戰的場面,蓋因為孫豪的很多法術來自玉坤龍,這東西,並不適合在眾人面前表演。

說話之間,孫豪和雷忠御使飛劍,降落在飛鷹澗峰巔。

就在孫豪和雷忠說話這會兒,夏家援軍陸續趕到,夏家修士頓時氣勢大漲。古雲童力居然和夏國華跑了個並駕齊驅,又讓夏家修士還有劉志遠大為驚訝,都覺得此次,只怕是真的走眼了,孫豪這批弟子,雖然修鍊時間不長,但實力不弱。

孫豪和雷忠從空中消失,下邊,劉志遠看看彭清瓊,彭清瓊點點頭,劉志遠大喝一聲動手,率領夏家修士向對面的魔修發起了進攻。

此時,戰場發生了變化,夏家這邊,新增戰力不少,而反觀魔修那邊,不僅僅雷忠去對戰孫豪,就連老郁此時也不知何故消失不見,此消彼長之下,夏家修士反而佔了上風,尤其是古雲童力夏國華三人的小三才陣更是大展神威,三人陣法之下,鍊氣後期修士都難擋其鋒芒,戰力直逼劉志遠。

飛鷹澗峰巔,孫豪還沒有落地,雷忠已經不打招呼,大片刀光迎頭罩來。這刀光,鮮紅如血,內中似有血絲在流動,攻擊降臨孫豪身上時,雷忠的聲音才遲遲傳來:「刀名冷月凝血,術曰血手千絲,孫豪看刀……」

孫豪身體微動,如同落葉,在刀光臨體之前,已經聞風而動,如同落葉一般,在刀風之中,漂浮搖擺,刀光如織,血絲絲網,卻是困不住孫豪,孫豪臉上始終帶著淡淡的笑容:「雷兄不告而戰,怕是不顯光明磊落」。

雷忠哈哈大笑:「老子是魔修,最討厭光明磊落了,再看刀」,卻是見孫豪身法法術了得,血手千絲刀術一變,大喝一聲:「刀俎餘生……」,這層層刀影化為血光,如同在空中捲成一團血月,灑出一團團血色月光,籠罩了峰巔三丈方圓,罩向孫豪。

這卻是一個類似孫豪青木囚籠般的困人法術。一旦孫豪被這血色月光照中,怕是馬上就會有大片攻擊降臨。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