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十九章 毒僵大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 毒僵大陣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血色月光之中,孫豪心頭快速閃過紅魔宗的相關資料。

思牽今夜腸應直,雨冷香魂弔書客。秋墳鬼唱萬冢詩,恨血千年土中碧。紅魔宗,又名血魔宗。修鍊血之道,血煉之道詭異莫名,常有鬼神莫測之機,血魔**又叫煉血**或者是血神**,據說煉至極致,滴血妙用無方,甚至可達滴血重生之境。血魔,也往往是最難直接擊殺的魔修之一。

這血手人屠面如紅棗,刀光似血,血月困人,顯然是紅魔門弟子。作為此戰主力,只怕其在紅魔門的身份實力都是了得。

血手人屠的紅魔門,白家的白魔門,還有那老魚的黑魔門,這次,鄰縣五大魔門已經是有三大魔門出現,也不知夏家到底得罪了魔道什麼人,居然有如此陣容。

如果不是孫豪這個變數,此次夏家怕是難逃厄運。

世間之事,一飲一啄皆是前定。

夏家命不該絕,是故有孫豪的及時出現。

降落峰巔,孫豪沒有了顧忌,手中一振,火靈劍出現在空中,嘴裡大喝一聲:「火劍輪轉」,大喝聲中,火靈劍在空中燃起陣陣焰火,形成一個輪盤,迎面撞上雷忠的困術「刀俎餘生」。

空中,滋滋聲大作,劍光和刀光臨空對撞,絲絲對抗,彷彿是血液遇見了烈火,滋滋燃燒一般。

火劍輪轉之下,血月被撕開了一個個裂口。

不少火劍甚至突破了血月的封堵,飛襲血手人屠雷忠。

「好」,血手人屠不驚反喜地大聲叫好:「孫兄果然了得,雷某人領教了,哈哈哈」,大笑聲中,身體閃動,躲過孫豪的劍舞輪斬,嘴裡大聲說道:「老郁,時間到了,發動……」

孫豪心中一動,就見視線範圍內,出現了一個老農民形象的修士,這修士臉上飽經風霜布滿了深深的皺紋,兩隻小小的眼睛有點渾濁,他的手,有小薄扇那麼大,每一根指頭都粗得好像彎不過來了,皮膚皺巴巴的,有點兒像樹皮,這時,皺巴巴的臉上露出陰慘慘地笑容:「毒僵大陣,發動,孫豪,你好好嘗嘗我跟你準備的大禮吧……」

毒僵大陣?是了,孫豪心頭迅速想起黑魔宗的資料。

黑魔宗,又名養屍宗,宗門修士都是玩屍體的高手,各種令人髮指的養屍手段深受正道修士所痛恨譴責。

看到這黑魔門修士,孫豪突然有些明了血手人屠的外號由來了,紅魔宗並不屠殺平民,並不奢殺,血手就是他們的代表,只怕這人屠二字卻是這老郁的專屬,只有黑魔宗,才會為了所謂的屍材屠殺無辜。

這紅魔門和黑魔門只怕也是同氣連枝狼狽為奸了。

老郁大喝和孫豪快速回想時,孫豪的周圍,出現了一具具青慘慘的殭屍。這些殭屍有一張像癩蛤蟆的爛臉,指甲又長又尖,一張血盆大口,留著不知名的青色液體,雙眼通紅,充滿了嗜血的**。

殭屍,也有等級之分。此界把殭屍從低級到高級一共分成五個級別:一曰「白僵」」,屍體入養屍地后,一月後渾身開始長茸茸白毛,這類殭屍行動遲緩,非常容易對付,它極怕陽光,也怕火怕水怕雞怕狗更怕人;二曰「黑僵」,白僵若飽食牛羊精血,數年後渾身脫去白毛,取而代之的是一身幾寸長的黑毛,此時仍怕陽光和烈火,行動也較緩慢,但開始不怕雞狗,一般來說黑僵見人會迴避,也不敢直接和人廝打,往往在人睡夢中才吸食人血;三曰「「跳屍」,黑僵納陰吸血再幾十年,黑毛脫去,行動開始以跳為主,跳步較快而遠;四曰「飛屍」,由跳屍納幽陰月華而演變,飛屍往往是百年以上甚至幾百年的殭屍,行動敏捷,躍屋上樹,縱跳如飛;五曰「魃」」,又稱「旱魃」、「火魃」、「干魃」、飛屍吸納精魄數百年之後,相貌愈發猙獰,可謂青面獠牙啖人羅剎,還能變幻身形相貌迷惑眾人,上能屠龍旱天下能引渡瘟神,旱天瘟疫由此而發,終極殭屍,此界名曰「」。

對修士而已,原本,除了第五類殭屍能產生威脅以為,前面四類殭屍都不足為禍。但是,隨著黑魔宗這類玩屍體魔宗的崛起,這情形開始發生了變化。

在黑魔宗手中,除了第一類白僵依然沒有什麼用,只能用作屍材以外,從第二類殭屍,黑僵開始,經過特殊手段煉製之後,就能產生極為厲害的特殊能力,成為他們橫行修士世界的利器。

圍住孫豪的這十幾頭殭屍就是「黑僵」演變而成的毒僵。這些「黑僵」經過老郁的煉製,行動敏捷大增,實力大增,堪比鍊氣後期修士,尤其是,這些殭屍張嘴吐氣,冒出陣陣青煙,青煙帶有濃濃的屍毒,就連築基修士,沒有特殊手段,也往往對此屍毒忌憚不已。

毒僵大陣,就是血手人屠雷忠和老郁專門對付孫豪的一道大餐。

毒僵大陣,是老郁煉製殭屍之後,經過多次操練,演變而成的一種類似修士戰陣,但由殭屍布設而成的一級攻擊類戰陣,配合獨特的屍毒,此陣法在老郁手上無往不利。

雷忠此時已近閃過一邊,站在老郁不遠處,往嘴裡塞了一顆解毒丹,然後大刀一立,好整以暇地看著孫豪對抗毒僵大陣。

十多頭殭屍,邁著奇妙的步伐,噴發著毒氣緩緩靠近孫豪。

殭屍包圍圈當中,孫豪的臉上淡然的笑容依舊,火靈劍在孫豪的頭頂,閃爍吞吐著火焰,躍躍欲試。

毒僵未至,毒氣先行,毒僵大陣啟動片刻,飛鷹澗峰巔,已經是毒氣瀰漫,層層青煙,在毒僵的控制下,向孫豪站立的地方匯聚而去。

陣外,雷忠和老郁已經看不清濃濃毒煙包裹之中,孫豪的臉色了,不過,想來此時孫豪的臉色一定不好看,這毒煙毒性了得,雷忠深有體會,孫豪就算本事了得,修為高深,如果沒有特殊手段,這毒煙也夠他喝一壺的了。

此時,大陣當中,孫豪的臉上的確露出了古怪神色。

毒煙臨身,孫豪的確有點把握不準這屍毒對自己會否形成傷害,此時,體內的兩大怪胎,肝臟部位的木丹和心臟部位的火苗居然齊齊有了異動,一種躍躍欲試的異動。

感受到體內木丹和火苗的異動,孫豪就沒有御使火靈劍驅散毒煙,反而是催動木丹和火苗主動迎向了毒煙。這情況,看在老郁和雷忠的眼中,就是孫豪被濃濃毒煙給淹沒了。

兩人相視一笑,靜待結果,想來孫豪在這毒煙當中,支持不了多久吧。

毒煙當中,木丹和火苗遇見毒煙,表現又各自不同。

木丹是瘋狂的吸入毒煙,彷彿是久旱遇甘露,來者不拒,看樣子,是把這毒煙當成了養分,一如是吸入木屬靈氣一般,是了,孫豪也明白過來,毒,是木屬性的變種之一,這毒煙遇見木丹,還不是遇見了老祖宗?

火苗則是不然,赤紅的火苗卻是把毒煙燃燒起來,發出陣陣青煙,然後,隨著燃燒,火苗暮孟裨謐炒蟆K錆爛靼琢耍這火苗把毒煙當成了燃料,在壯大自身呢。

濃濃的毒煙大陣當中,孫豪身軀始終凝立不動,十幾隻毒僵圍繞孫豪上躥下跳,不停噴出毒氣,也不時伸出爪子攻擊孫豪。

孫豪站立毒氣當中不動,彷彿在對抗屍毒,只是毒僵伸出爪子攻擊時,神識就馬上御使火靈劍凌空斬落,火靈劍銳利無比,往往一劍下來,遞爪子的殭屍就發出陣陣狂吼。

不過,這些殭屍並無疼痛一說,,吼兩聲之後,又繼續進攻。倒是老郁,心疼自己這些殭屍煉製不易,捨不得殭屍受傷,又見孫豪陷入毒煙當中,正在和屍毒對抗,也就不再催動殭屍用爪子進攻,反而是加大毒氣噴發,勢要把孫豪活活毒死。

老郁此舉,正中孫豪下懷,當下,孫豪很配合地裝作努力對抗屍毒的樣子,挺立毒煙當中,全力催動木丹和火苗吸納毒煙當做養分。

老郁全力催動之下,毒僵大陣中,毒煙濃煙滾滾,包裹著孫豪不停翻騰。

不過,半個時辰過去,殭屍都噴的臉色更綠,有點后力不續,陣中濃煙都稀薄了許多,這時,老郁發現,那該死的孫豪居然還凝立不倒。

這孫豪!太能抗了吧?老郁額頭開始冒汗。

又半個時辰過去,殭屍已經噴的上氣不接下氣,孫豪的平靜的帶著淡淡笑容的臉色已經清晰可見了,老郁不再堅信自己的毒僵大陣能幹掉孫豪了,抬起蒲扇般的大手,擦擦滿是皺眉的額頭上的大汗,無力地對雷忠說道:「老雷,我怕是不行了,怕是毒不死這孫豪」。

此時,大陣當中,孫豪已經明顯感覺到毒煙濃度不再,木丹和火苗也一副興緻缺缺的樣子了,雙眼一張,神光閃過,嘴裡朗聲說道:「謝謝老郁,此一份大禮我孫豪謝了」,說話之間,火靈劍全力催動,火劍輪斬空中旋轉斬落在殭屍之中。

老郁只叫得一聲不好,卻是猛然心疼地發現,噴發毒氣已經噴得精疲力竭的殭屍們,在火劍輪斬之下,躲閃不及,十幾隻殭屍,還沒等老郁反應過來,已經被孫豪切菜砍瓜一般,斬斷大半。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