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十一章 劍斷江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 劍斷江河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修士施法,必有間隙。

法術與法術之間,往往有幾息的銜接,雷忠也好,老郁也很,都是如此。

三人施法,彼此攻伐,但銜接之間必有先後。

孫豪自修鍊法術以來,一直十分注重施法的練習,這施法時間已經極為縮短,不過,從對戰開始,孫豪這一特點並沒有表現出來。

對戰以來,孫豪一直是見招拆招,這施法時間恰好抵擋住了血手人屠雷忠和老郁的施法水準。

又因為普通修士,施法沒有刻意練習的話,施法間隙相對穩定,是故老郁和雷忠也以為孫豪就是這個水準。

不過,孫豪想到,如果單憑施法間隙稍短並不能取得決定性優勢。因為,施法時間只要不是太長,短一點,也來得及反應,比如說,孫豪施展劍輪斬,在空中輪轉形成有效攻擊也需要一點時間,這點時間,足夠對手反應過來應對。

但是,利用對手的定式思維,在對手以為自己就這樣的施法水平之後,突然變招,只要運用的好,也不是沒有取勝之機。

孫豪一邊沉著應對對方氣勢滔天的血海騰浪,狂暴的屍爆術,一邊纏著三隻青僵,一邊思考之中,半響之後,一個作戰方案在心中成型。

又是一次,雷忠的血海騰浪稍歇,老郁的屍爆術,也恰恰在此時停了下來,剛剛好,孫豪的兩把飛劍也幾乎同時回到孫豪身邊開始醞釀下一次攻擊。

對戰之中,這種短暫的歇息時間非常短,雙方都是戰鬥經驗豐富的修士,一次施法,往往就是一息兩息的事,幾乎是本能的,雷忠的血海騰浪再度泛起巨浪,老郁身邊,已經被上品飛劍傷了不少而被逼退的青僵再度迅猛撲向孫豪,同時,幾具殭屍拋出,屍爆術在空中醞釀……

孫豪這邊看似也毫無異常,兩把飛劍凌空輪斬,如同前幾次一樣輪轉起陣陣劍光。

只是,敏感的雷忠豁然發現,孫豪此次的施法時間快了那麼一點,自己的血海騰浪好像醞釀的稍微慢了一絲。

不過,這應該對戰鬥沒有多大影響吧,雷忠飛快閃過一絲念頭,猛地,心思慎密的他想到一種可能,不由猛地大聲喝道:「老郁小心」。

孫豪已經朗聲笑道:「遲了」,笑聲之中,兩個劍輪斬已近在對面兩人施法之前發了出去。

老郁一愣,不明所以,但馬上,他發現,一片火紅色的劍光直奔自己飛襲而來,這次,卻是孫豪一反常態,不拿上品法劍對付老郁,反而是直接催動火靈劍襲殺老郁。

火靈劍是極品法器,其攻擊威能遠超上品法器飛劍。

火劍輪斬飛快罩上了三具青僵,三具能力扛上品法器飛劍的青僵面對火靈劍時,防禦能力就不夠看了,叭叭聲中,一陣劍光過後,三具青僵已經被亂劍分屍,部分火靈劍輪轉的劍光飛速斬向青僵的主人老郁。

老郁心疼地破口大罵:「孫豪,你卑鄙,無恥,下流……」卻是手忙腳亂,趕緊在身上撐起白骨裝甲防禦火靈劍。

那邊,雷忠雙眼暴紅,血海騰浪撞向了上品法器飛劍輪轉的劍輪斬,疊火三燃之後,孫豪真氣量大增,上品法器飛劍的劍輪斬此時雖然被血海騰浪壓著打,但是,也牢牢地頂住了血海騰浪的襲擊,劍光牢牢地牽扯血海,讓血海刀光推進艱難。

那邊,老郁卻是到了緊要關頭。

黑魔門以煉製殭屍為主要戰鬥力,修士本身戰鬥能力並不出色,現在,最大的本錢,三隻青僵被滅,老郁頓時如同被拔牙的老虎,在火劍輪斬的劍光之中,左支右絀,岌岌可危。

習慣了孫豪的上品飛劍攻擊強度,突然遭受到火靈劍的強悍襲擊,老郁措手不及,只聽到一聲慘叫,火靈劍的火紅劍光擊破了老郁的白骨裝甲,正中老郁本體。火紅的火靈劍正插在老郁的胸部,猶自晃動不休。

眼看救不及老郁,血手人屠雷忠大吼一聲:「老郁」,身軀暴漲三分,又噴一口精血,泣血枕戈再度加力,血海血浪不要命地襲擊孫豪,試圖在孫豪收回火靈劍之前擊傷孫豪。

上品飛劍激發的劍輪斬在遽然加力的血海騰浪面前,光芒不再,上品飛劍氣勢衰弱,眼看就要被血海湮沒。

一劍擊傷農民老郁,孫豪將全副精神轉移到了上品飛劍之上,只要能御使上品飛劍擋住血手人屠此次攻擊,那麼孫豪就在此次對戰中取得了巨大的優勢。

上品飛劍面對無邊血海,威能大降,眼看血海就要突破劍光攻向孫豪,孫豪此時並沒有放棄對上品飛劍的御使,反而,壓力之下,動力無窮,全力御使飛劍的孫豪,不知不覺想起了劍測中的那段話。

「凡人練劍,手持三尺青鋒,聞雞而起舞,萬千劍招,熟悉劍,了解劍,累歲月而凝集劍意,然我輩修士,御劍而行,以神代手,何來熟?何來解?無他,輪斬也!輪,考修士神之靈活度,千轉萬輪,御劍億兆,一斬斷江河……」

一個念頭不停在心頭響起「千轉萬輪,御劍億兆,一斬斷江河……」

千轉萬輪,御劍億兆,一斬斷江河……

我明白了,突然之間,孫豪眼中神光大作,千百次御劍輪斬的經驗,終於在此戰之中得到了深化,終於藉助血海騰浪的巨大壓力,孫豪的劍輪斬獲得了巨大突破。

劍,銳利鋒芒也,壓力越大,越是直破蒼穹,傲然天地。

孫豪神識急轉,口中大喝一聲:「劍舞輪斬之劍斷江河,去吧,斬」。

隨著孫豪這一聲大喝,本來已經明滅不定的上品法器劍光突然如同遇見了巨大的吸引力,完全而急速地匯聚到了上品法劍劍體之上,隨著孫豪大喝一聲:「去吧,斬」,上品法劍吸納了萬千劍光,在空中化為一把傲然蒼穹的巨大劍體,對準洶湧撲來的血海一劍斬下:「劍斷江河」。

此一斬,江河倒流;

此一斬,血海斷腰。

一劍斬下,如同斬中雷忠本體,雷忠悶哼一聲,嘴裡沁出一絲鮮血,心頭大嚇,這孫豪,戰至現在,居然還隱藏了如此殺招,這次只怕是麻煩了。

雷忠念頭剛起,那邊,剛剛突悟劍斷江河的孫豪已經哈哈大笑起來:「雷兄,再接小弟一招,再來,劍斷江河……」

二話不說,得理不饒人一般,御使上品法劍一個劍斷江河再度斬向雷忠。

施法速度之快,遠超雷忠之想象。更讓雷忠膽寒的是,幾乎同時,另外那柄極品法器火靈劍也飛速一個劍斷江河斬向了老農民。

「孫豪,你敢」,雷忠只來得及大喝一聲,那邊,原本已經受傷的老郁,已經被孫豪全力催動的火靈劍攔腰斬過。老郁又是一聲慘叫,然後,看向了腰間,被火靈劍斬過之後,留下的一絲血線,充滿褶皺的老臉上,一片哀然,外表看,好像老郁沒有受到多大傷害,但老郁自己知道,自己已經被攔腰斬斷,艱難地轉向雷忠,老郁張張嘴:「老雷,幫不上你的忙了……」

說話之間,身體撲到在地,上下兩截身體卻是已經分成了兩半,淚淚鮮血瞬間染紅了地面。

「老郁」,雷忠雙目暴睜,如欲滴血,大聲呼喊:「老郁」,只是此時,他的處境也好不到哪裡去,上品法劍的劍斷江河超過了雷忠的能力範圍,身上的血盾在劍斷江河之下,也被迅速攻破。

雷忠修為深厚,泣血枕戈之後,更是實力大增,孫豪劍斷江河雖然攻破了他的防禦,但終於還是沒有餘力對他的本體造成太大傷害,血魔門修士受到些許傷害,也如能自愈一般,很快恢復。

不過,斬殺老郁之後,孫豪全力對付雷忠,這時,雷忠才真正見識到了全力爆發的孫豪的恐怖。

堅持不到盞茶功夫,雷忠已經全身上下,密布傷痕,全身鮮血淋漓,就算他血魔煉血**恢復傷勢能力了得,終於也達到了極限。

孫豪又一次全力爆發「火劍輪斬之劍斷江河」,巨大的,鮮紅的火劍以大山壓頂之勢,直斬雷忠,雷忠的血海勉強抵擋一下,瞬息被斬破,身上血盾明滅,瞬即斬破,雷忠身體急速閃避,但終究躲閃不過巨大的劍體,卡擦一聲傳來,雷忠被火靈劍結結實實斬個正著。

這一劍卻是如同老郁一般,直接斬落在雷忠的腰際,好在雷忠身形魁梧,雖然被斬中,但並沒有被攔腰斬斷,只是受到的傷害卻是比老郁好不到哪裡去。

腰際被斬,雷忠大刀一立,插在地上,人屹立不倒,看著孫豪,哈哈大笑:「此次,卻是孫豪你贏了,孫兄真是好手段,雷某人佩服」。

孫豪手腕一振,火靈劍落入手中,並沒有乘勝追擊,臉上露出淡淡地笑容:「僥倖而已,雷兄承讓」。

「孫兄不必自謙,你這一招,劍斷江河,厲害」,雷忠哈哈笑道,聲音不帶半絲慘然:「雷某人抵擋不住,輸的心服口服」。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