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十二章 鷹飛澗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 鷹飛澗峰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這一招,卻是我剛剛臨戰而悟」孫豪淡然笑道:「還得多謝雷兄」。

「果真如此?」,雷忠臉上露出質疑神色。

「果真如此1,孫豪淡然說道:「雷兄壓力過大,小弟不得不悟」。

「明白了」,雷忠臉上露出羨慕神色:「常聽說天資卓絕之輩能於戰鬥之中臨戰而悟,沒想到我雷忠臨死之前,也見到了一回,哈哈哈哈,雷某人佩服」。

幾聲笑完,雷忠依然挺身而立,不過眼睛卻是看向了魔宗所在的方向,勉強提起最後一口真氣,朗笑聲中,大聲唱到:「一生蹉跎總成空,半世修行在夢中,死後不愁無勇將,忠魂依舊守魔宗……」大笑聲中,雷忠撲通一聲撲倒在地上,了無聲息。

孫豪臉上一黯,輕嘆一聲:「雷兄好走」,隨後,望著雷忠和老郁的屍身,悠悠哼到:「奈何橋,奈何橋,七寸寬萬丈高;大風吹來搖搖的擺,小風那個吹來擺搖搖;有福之人橋上過,無福之人摔下橋……」

今日一戰,孫豪技高一籌,斬殺了威名赫赫的血手人屠,又或許,孫豪心中惻然,有朝一日,如果自己技不如人,倒下去的就將是自己,修士修行,一路坎坷,前路漫漫,當焚膏繼晷,只爭朝夕,一刻也不得鬆懈。

半響之後,孫豪的臉上才再度浮現出淡淡笑容,慢悠悠上前去,取下老郁和雷忠的儲物袋,開始打掃戰常

飛鷹澗中,澗水兩側,魔道修士和夏家修士交戰良久,戰局也逐漸明朗,沒有了雷忠和老郁兩位強力修士,夏家又來了不少生力軍,激戰之後,夏家終於全面佔據了上風,全面壓制了魔道和散修,大勝可期。

相比澗水兩側的大戰,魔道修士也好,夏家修士也好,實際最關注的還是飛鷹澗峰巔的對決,這是雙方巔峰戰力的對決,哪一方勝利,關乎整個戰局,如果雷忠獲勝,夏家修士的些許優勢當蕩然無存,在場修士,無人能擋其血海侵襲,如果是孫豪獲勝,那麼,在場魔修和散修也將無一倖免,全軍覆滅。

因此,對戰雙方,始終在密切關注峰巔之戰。

飛鷹澗峰巔的具體戰況並不可見,但是峰巔上風雲變幻,卻是讓澗水兩側修士為之膽戰心驚。

一會青煙滾滾,霧氣升騰;一會血海騰浪,腥風血雨;一會火光衝天,赤霞映空;一會大刀橫空,掀起一片刀光;一會利劍貫空,斬落一片雲霞;有怪物哀號之聲、有修士哈哈大笑之聲、有金鐵交擊之聲……

景象變幻不窮,音象高低起伏,可想而知,山巔之上,戰況何其慘烈。

站至終局,就見峰巔之上,出現一把巨大的劍體,凌空斬落,然後,聞聽到雷忠慘痛地呼喊:「老郁、老郁……」

澗中對戰修士不由齊齊想到,沒想到這山巔除了血手人屠雷忠,居然還有第三名修士,那孫豪,居然是以一對二,而且看樣子還佔據了上風。

夏家這邊,只是疑惑,這老郁是誰?聽起來有點耳熟。

魔道這邊,知根知底的魔道修士卻是膽戰心驚,連老郁都上了,這邊兩名頂尖修士齊齊對戰孫豪,居然好像還被孫豪佔了上風,這怎麼可能?

那孫豪,不是只有鍊氣中期修為嗎?

原本,魔道修士見血手人屠雷忠親自接戰孫豪都覺得是大題小作,可萬萬沒想到,雷老大還安排了老農民當自己的幫手,可就算是這樣,依然是不敵孫豪。

什麼時候,青木宗出了這麼個妖孽修士?

雷忠叫了幾聲老郁之後,峰巔之上,再度出現巨大的劍體虛影,斬落一片血海,隨後,雷忠豪邁的歌聲傳來:「一生蹉跎總成空,半世修行在夢中,死後不愁無勇將,忠魂依舊守魔宗……」

隨即,峰巔之上,血海被雲霞淡去,劍光收斂,風平浪靜。

這是,峰巔之上,雙方已經分出了勝負。

這一刻,澗中對戰修士不由齊齊停下了手中的攻擊,怔怔地望向峰巔,靜待峰巔對戰結果的揭曉。

只是,魔道修士心頭陰霾頓起,雷老大歌聲雖然豪邁,但怎麼聽,這歌聲都好像是絕命歌聲,果然,片刻之後,山巔之上,孫豪那微不可聞的淡淡地清朗的聲音遠遠傳來:「雷兄好走……」

勝了,夏家修士歡欣鼓舞。

敗了,魔修和散修頓時心若死灰,心膽具喪,雷老大和老郁聯手,居然敗了。

一將功成萬骨枯,血手人屠踩著萬千修士的血肉成就威名,但今日今時,他成了孫豪的墊腳石。

兩邊修士此時都忘了彼此攻伐,怔怔地望向峰巔。

那峰巔之上,大戰的陰霾盡去,恰巧此時,陽光透過空中稀薄的雲層,照射在峰巔,讓峰巔一片通亮。

在這通亮的陽光之中,在下方修士的仰望之中,孫豪御使飛劍,冉冉升起。

此時的孫豪,沐浴在陽光之中。

此時的孫豪,一襲青衫、面如冠玉、唇紅齒白、御劍飛行、玉樹臨風,淡淡的儒雅笑容讓人如沐春風,其身在飛劍之上,髮絲隨風飄搖,宛如神人……

若干年後,此情此景,那個宛如神人的少年,依然讓在場的修士記憶猶新,終身難忘。當那個少年成為大陸的神話和傳奇之後,有後輩修士來至飛鷹澗,感懷孫豪當年,作詞《飛鷹澗懷古》,詩曰:

飛鷹澗,飛鷹澗。

夏國生奇士,仇方決志平;百年修行苦,一劍成其名。

飛鷹成仙路,萬里從長征。

此時的孫豪,身披霞光,御劍飛行,神人降世一般從飛鷹澗峰巔飛馳而下,片刻功夫,已經駕馭飛劍停在了交戰的澗水上空。發現下邊雙方修士都怔怔地看向自己,臉上笑容一斂,大聲喝道:「夏家修士,此時不動手,更待何時?全滅魔修,一個不留……」

對戰雙方修士頓時恍然大悟一般,齊齊暴喝,再度爆發戰鬥。

不過這時,夏家修士士氣高漲,而魔修卻是士氣萎靡不振,也不知道是哪個修士大喊一聲:「雷老大已經掛了,我們逃礙…」

魔修和散修本來就算臨時組合的,此時有人呼喊,大家不用招呼,呼啦一聲,四散逃開,生怕跑的慢了。

魔修和散修四散而去,四面八方,漫山遍野亂跑,夏家修士壓根兒就圍之不祝

孫豪站立在飛劍之上,眉頭微皺,如果任憑這些魔修散修走脫,那麼自己只怕就再也很難低調了。

這種鳥獸散般的逃命方式,的確效果很好,孫豪皺眉之間,手中符篆一張張扔了出去,一個個青木囚籠出現在空中,困住一個個想逃命的修士。逃命的修士很多,孫豪不可能全部困住,不過凡是身著魔修服飾的修士,孫豪都重點照顧,拿青木囚籠一一困了。倒是一些明顯的散修,孫豪拿之不及,也就只有隨他走了。

從孫豪下來,到魔修四散潰逃,僅僅半個時辰,飛鷹澗里,夏家修士就殲滅了最後一名負隅頑抗的魔修,取得了這場戰勝利,此時的飛鷹澗,大戰過後,到處是戰鬥的痕,殘肢斷樹,澗水染血,碎石劍痕隨處可見。

夏榮安排夏家修士在打掃戰場,青木宗修士卻是齊齊來到了孫豪的身邊,臉色各異地看向孫豪。

古雲童力相對自然,他們一路走來,孫豪就是無所不能的代名詞,此次斬殺血手人屠,在他們心目中也是理所當然。因此,童力看到孫豪之後,還能很自然地笑著說道:「師兄,你說奇怪不,那盧山,這次又沒抓到」。

對這個盧山,童力記憶相當深刻,第一次從自己手中跑脫,原本以為這次能抓個正著,可沒曾想,壓根兒就沒見他露面。

盧山?滿臉青春痘的修士,孫豪此時也覺得這盧山,簡直就是屬兔子的,太能逃了,不過,淡然笑著,孫豪說道:「無妨,逃了就逃了,量他也翻不出什麼風浪來」。

彭清瓊看向孫豪的眼神就熱烈的多,狠狠地拍了孫豪的肩膀一把,興奮地說道:「四弟,真有你的,二哥佩服」,雖然早知道孫豪實力了得,但是,彭清瓊也沒有想到,孫豪的戰力會如此強悍,如果彭清瓊沒有記錯,孫豪對戰的是紅魔、黑魔兩個魔宗的真傳弟子,孫豪以一對二能大獲全勝,這是何等戰力?

老郁即老魚,這點從夏家大院前來支援的修士都明白。不過,只有青木宗的修士才知道,這控屍**就是黑魔門的招牌法術。

見到孫豪,劉志遠和朱玉婷的心情就要複雜得多。

劉志遠對孫豪抱抱拳:「孫,孫師兄,多謝援手,師兄援手之恩,我沒齒難忘」。

如果不是孫豪及時救援,劉志遠今日只怕有隕落危險,此時此刻,孫豪對戰雷忠而獲勝,那麼孫豪的戰鬥力就遠超他劉志遠,在達者為尊的修士世界,劉志遠雖然不情願,雖然孫豪看起來還是一個少年,但劉志遠卻也不得不尊稱孫豪一聲師兄。

孫豪臉上淡淡地笑了起來:「劉師兄不必客氣」。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