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十四章 陣滅飛龍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四章 陣滅飛龍寨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飛龍寨處於南縣邊界,位於隕龍山脈的十萬大山之中。大山之中山嶺起伏,草木叢生,百獸奔騰,人煙稀少,既便於隱藏也便於出擊。於是有人立寨名曰飛龍寨,飛龍寨四周皆萬丈絕壁,僅一小徑可入寨門,寨頂有三個山頭,佔地面積有兩百多畝,經年經營下來,此時的飛龍寨已經宛如一個繁華的鎮子。

寨子正中心,那高大三層木質閣樓代表著寨首的地位和生殺予奪的絕對權威。

此時,閣樓三層樓頂,一間布設奢華的大房間內,令人聞風喪膽,小兒止啼的曲老大,高大的身軀正點頭哈腰,滿臉橫肉的臉上正一臉諂媚的陪著一個滿臉青春痘的修士說話:「盧上仙,敝寨物產豐富,財貨不少,如果上仙肯坐鎮敝寨,敝寨將以上仙馬首是瞻」。

卻是盧山按照雷忠的吩咐,前來了飛龍寨。

盧山半眯雙眼,對曲老大的熱情相邀不置可否,嘴裡冷冷說道:「廢話少說,雷老大著我前來拿取東西,你準備的如何了?」

「雷老大?」飛龍寨寨首曲勝想了想,終於明白盧上仙的意思,嘴裡笑著說道:「這東西,我們飛龍寨可取不了,還得盧上仙親自去飛龍峰取來」。

盧山貌似有所聽聞一般,沉著的點點頭:「頭前帶路」。

曲勝點頭稱好:「好的,這就帶上仙去摘取那果實,不過,上仙,你看我這飛龍寨看管那物,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看這……」

盧山滿臉青春痘不停的抖動,定定第看著曲勝,看得曲勝渾身冷汗直冒,半響之後,盧山冷哼一聲:「說說,有什麼想法和要求……」

「這樣的」,曲勝連忙點頭哈腰第說道:「上仙有所不知,我飛龍寨有一個對頭,名叫蘭林鎮,那鎮子有一對世俗武者叫蘭林雙強,很是礙事,你看,仙師,你不是只要舉手之勞嗎……」

蘭林鎮,蘭林雙強,這世俗的武者居然也找自己幫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曲勝沒有感覺到盧山的殺氣,猶自繼續喋喋不休地說道:「要說這蘭林雙強,都養了個好兒子,仙師有所不知,他們的兒子,一個叫孫豪,一個叫古雲,據說都拜入了青木宗,當然,那兩小子怎麼也不會是仙師你的對手不是……」

什麼?青木宗?孫豪!

盧山臉上,青春痘只差抖落在地,這幾個字眼,猶如魔咒,讓盧山一陣心驚肉跳。

盧山承認自己真是流年不利,沒想到跑到一個土匪窩,也能聽到孫豪的名號,這孫豪,真是陰魂不散埃

盧山瞄了這壯漢寨主一眼,心中明白過來,感情,眼前這位就是自己前主子的死鬼師弟的土匪老爺子,他大概還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已經轉世投胎了。

好吧,不跟他一般計較。

盧山覺得,自己的行動必須加快步伐,搞不好,那孫豪的下一站就是這飛龍寨,想到這裡,盧山臉上露出了笑容:「好說,好說,此地事了,我去蘭林鎮看看?」心中卻是想到,他娘的,找死才去蘭林鎮,眼下,老子是有多遠跑多遠。

片刻之後,飛龍寨前,盧山哈哈大笑聲中跟曲勝道別:「曲寨主,盧山就此別過,曲寨主好自為之……」

曲勝:「盧上仙,記得一定去蘭林鎮看看氨。

盧山:「我知道了,曲寨主有機會就耐心等待消息吧」。

曲勝就不明白了,這盧上仙話里話外若有所指,為毛等待消息還需要機會呢?

盧山離去半日之後,孫豪帶著古雲童力,駕馭飛劍,降臨飛龍寨,萬丈絕壁,單人小徑,難不倒能御劍而行的修士,孫豪他們駕臨飛龍寨時正值傍晚十分,習慣了飛龍寨據險而守,百年無事,寨中萬人竟無人透過夜色發現孫豪。

飛龍寨宛如一個小鎮,也宛如一個世外桃源,經年積累下來,已經形成了其獨特的社會結構,飛龍寨雖然凶名遠播,作惡多端,但真正降臨這裡,孫豪發現,飛龍寨居然也如同蘭林鎮一般十分安詳平和。

站立在飛龍寨之中,古雲童力也對當前的情景表示訝異,都齊齊看向孫豪。

如果飛龍寨儘是窮凶極惡之徒,孫豪倒是不用多想,直接拿劍滅了。但眼前的情景顯然不是,老弱婦孺居然佔了三分之一。只是那些青壯年漢子,其身上才有血煞之氣,透著彪悍。

孫豪並沒有直接動手,站在飛龍寨里,想了想,對童力說道:「大力,布設一個迷蹤陣,任何人不經允許,不得走出飛龍寨半步」

童力說了一聲好,圍繞飛龍寨轉了起來。

孫豪帶著古雲,施施然,朝飛龍寨中,那最氣派的三層閣樓走去,就在大樓守衛一個恍悟之間,兩人已經走進了閣樓,直上三層。

閣樓三層,曲勝正哼著小曲,喝著小酒,身邊,兩個妖嬈的夫人,一個在給他揉肩膀,一個正在給他斟酒,好不悠閑。

孫豪堂而皇之,走上三樓,

直接走到曲勝的面前,站定之後,淡然問道:「曲寨主?」

眼前的少年器宇軒昂,氣度非凡,不知道孫豪是怎麼進來飛龍寨的,有些發愣,直到孫豪發問,這才一個激靈般地猛地驚醒過來,手中酒杯,猛地磕在酒桌之上:「本人正是曲勝,你是誰,怎麼上來的,來人啊,來人礙…」

古雲的臉上露出淡淡譏笑,在一邊說道:「你喊破嗓子也沒人能夠聽見的,歇歇吧」,相比孫豪,古雲跟曲勝的仇恨更深,他的母親就是在飛龍寨一次襲擊中去世,古雲從小到大,最大的心愿就是搗毀飛龍寨。

狂喊幾聲沒有任何消息,彷彿自己與世隔絕一般,曲勝臉上,大汗淋漓,身邊的兩個婦人也露出驚惶之色。

孫豪淡淡一笑,在曲勝對面坐下,伸手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輕輕一口,一飲而盡,嘴裡說道:「好酒,曲寨主真是好興緻,好享受」,說完,孫豪這才道出自己的來歷:「鄙人孫豪,寨主一定聽說過」。

孫豪?曲勝大眼圓睜,剛剛端起的酒杯叮咚一聲掉在地上:「你,你是孫豪,你怎麼會來飛龍寨,我兒曲友如何了……」

孫豪很自然地再喝一杯酒:「宗門任務,飛龍寨勾結魔修,我自然就來了」。

勾結魔修?曲勝頓時臉無人色,嘴裡厲聲喝道:「好你個孫豪,愈加其罪何患無辭,你這是栽贓陷害,我兒不會放過你的……」

孫豪身後,古雲再度嗤笑:「你兒曲友,早就去陰曹地府報到了,馬上,你們父子兩就會再度見面」。

天彷彿頓時塌了下來。

古雲這番話,讓曲勝最後一絲希望化為泡影,「撲通」一聲癱坐在地上,嘴裡嘮叨:「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隨即想起了什麼,精神一振:「對了,盧上仙,我們飛龍寨有盧上仙庇護,你們不能動我,盧上仙不會放過你們的……」

盧上仙?孫豪心中一動,這盧上仙,該不是盧山吧,不過,他沒事跑來這飛龍寨幹嘛?臉上不動聲色的問道:「盧山盧上仙?滿臉青春痘那個?」

曲勝眼前一亮,腰板一挺,嘴裡馬上硬起起來:「你知道就好,盧上仙今天剛剛離開飛龍寨,說不定就在這附近,你們早早離去,還能無事,要不然,我喚來上仙,一定將你們斬殺當潮。

沒想到這曲勝還得勢一般再度硬起起來,孫豪臉上浮現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淡淡地笑道:「好叫曲寨主得知,這盧山乃是魔修餘孽,被我追殺至此,曲寨主,此刻,你私通魔修,證據確鑿,還有何話可說?」

什麼?魔修餘孽?追殺?

曲勝再度從希望變為絕望,撲通一聲跪在孫豪面前:「孫上仙,你是仙人,不和凡人一般見識,饒我一命,饒我一命,對了,我飛龍寨有一樹靈果獻於仙師,仙師饒我一條狗命……」

此時,童力傳音符打了過來:「師兄,迷蹤陣布設完畢」

孫豪從酒桌上長身而起,不再看曲勝一眼,轉過身去,淡淡地對古雲說到,交給你了。說完,走到閣樓窗前,看向已經被迷蹤陣完全籠罩的寨子。/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