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十八章 字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 字典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鍊氣煉神走上正規,有條不紊。

孫豪靜下心來,開始探查自身,尋找自己一直疑惑的緣由,這疑惑就是那無處可來,多次出現的所謂熟悉感。

這些熟悉感出現的突如其來,沒有徵兆,孫豪仔細辨認,卻又找不到答案,那麼,孫豪不覺得這些熟悉感會沒有緣由的胡亂出現。

孫豪覺得,自己很可能是忽視了自身的一些東西,需要認真探查一番。

仔細回想自己修鍊的經歷,經過探查,最大的疑點就出現在了炎龍傳承之上。

煉化炎龍精血之後,孫豪得到了一個看似沒有任何作用的古老傳承,一千篇不知所謂的千字文。

這一千篇文字,孫豪僅僅識得其中兩種,這兩種文字內容還一樣,而且,這些內容壓根就不是什麼修鍊法訣,反而相當搞笑,是這樣的內容:「王士大木工、陳彭谷王鍾,金木水火土、你無我還有……」

這些文字內容,當時孫豪看來,是完全沒有營養。

所以,對於自己腦海里這份傳承,孫豪一直是沒大留意。

但是,多次的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之後,疑惑的目標直指這千篇千字文,終於,孫豪決定,認真研究研究這奇怪的傳承。

孫豪用心揣摩千篇千字文之後,終於發現了一些端倪,產生了一些接近事實的猜想。

這傳承,就是簡單的文字知識傳承。俗話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這傳承咋一看,既不是什麼功法又不是什麼法術,好像無用,但是,這千篇千字文很可能記載了一千種重要文字,而且,根據孫豪認識的兩種文字對照一看,這文字的排列順序應該是一樣的。

也就是說,孫豪想到一種可能,是不是說,自己腦海中的這傳承,是不是相當於一本千類文字的翻譯版本字典?

如果真是這樣,孫豪有預感,自己得到的這份傳承,可是了不得的東西,這傳承雖然沒給孫豪帶來直接的寶藏,但是卻帶給了孫豪一把打開寶藏的鑰匙。

想到這種可能,自然就需要驗證一番。

孫豪拿出自己收集的七張極品符篆,仔細觀察其中紋路,然後,拿著這紋路和腦海裡邊的千字千篇文對比。

這一對比,孫豪有重大發現。

在這千字千篇文里,找到了類似極品符篆的紋路。

這個發現,不由讓孫豪研究的興趣大增。

花了整整兩天時間,翻譯帶猜測,孫豪終於搞定了自己的第一張極品符篆的翻譯。

一階火球術極品符篆的翻譯:「太上火君,急急如律令,火車將軍,騰天倒地,驅火奔雲,開旗急召,攝火成球不得稽停……敕」。

看著自己翻譯出來的極品符篆,孫豪不由十分興奮,極品符篆煉製之法好像對自己敞開了大門。

一張符篆翻譯之後,孫豪再接再厲又翻譯了一張木系符篆,上邊的符紋寫到:「太上木君,急急如律令,木丹大將,鋪天蓋地,萬木參天,開旗急召,攝木成樁,不得稽停……敕」。

以前制符,就是根據宗門記載的符篆形狀比照葫蘆畫瓢,至於這原理,壓根就沒有深究,也無從深究。

研究千字千篇文之後,無疑給孫豪嶄新的思路。

不過,雖然孫豪找到了極品符篆的練習之法,但是,要煉製出極品符篆也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的事,要把符文練熟悉,孫豪還需要時間。

於是,孫豪又多了一項修鍊事宜,那就是練習符文字。

書房之中,小婉按照孫豪的交代,買來硃砂符筆以供孫豪練習之用。

開始練習符文字之後,孫豪又有一個重大發現。

這個發現就是空白符紙的極端重要性,終於在煉製極品符篆之時體現了出來。

尋常修士制符,對空白符紙的要求並不高,空白符紙的好歹沒有多大影響。

但到了極品符篆,需要練習完整的符文字之後,孫豪發現,空白符紙的質量對符文影響甚大,一張次質量的空白符紙,是無論如何也書寫不出完整符文字的。

如果空白符紙質量不過關,硃砂和靈獸血畫上去,筆畫會起毛,甚者會模糊一片;如果空白符紙質量不過關,筆畫走勢會受到符紙紋路影響,達不到完成筆畫的要求;如果空白符紙質量不過關,往往承受不住極品符篆龐大的能量要求而自行破碎……

書寫極品符篆要求空白符紙紙面平整潔凈,不允許有褶子、皺紋、破損、硬質塊、透光點、魚鱗斑、色差、各種斑點和明顯的皮毛痕等等,而恰恰,大多數修士使用的劣質空白符篆,類似的問題不少,就連孫豪自身,雖然空白符紙的煉製之法已經無比熟悉,也還存在不少小問題。

現在,有了熟練的煉製技巧,有了明顯的煉製要求,孫豪在短時間內,就掌握了高質量的空白符紙煉製方法,這又為孫豪煉製極品符篆打下了良好的基矗

每每煉製完一批高質量空白符紙,孫豪都會感嘆,父親果然是遠見卓識,交代自己一定要注意基礎,當年自己感懷父親教導,苦練空白符紙煉製之法,才有了今日這良好的前景。

萬丈高樓平地起,根基不牢地動山搖!

幸好自己根基牢固。

距離宗門駐守任務開始的一個月時間,孫豪主要就是修鍊這些東西,鍊氣煉神,煉煉空白符紙,練習一下符文書寫,時間安排的緊緊的,每天都相當充實。

不過,相比其他宗門弟子,忙於修鍊的孫豪就相當低調,相當不起眼了,其他前來執行任務的弟子,無不鮮衣怒馬,出入宗門之間,訪師拜友,就連童力也不能免俗,結識了不少新弟子。

只有孫豪,鮮為人知,就連青木宗駐守青木城中城的長老,也從沒有見過孫豪。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孫豪忙碌而安靜地渡過了前來京華城的第一個月。/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