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一十章 二老駕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 二老駕臨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最後,夏娉婉宣布上品小築基丹被皇室天字型大小包廂拍走。

拍完最後壓軸物品,夏娉婉交代了一聲:「今天的拍賣大會到此結束,謝謝各位同道的光臨」,在場修士才在一片議論聲中,自行離去。

今天這場拍賣會,一波三折,大家也算長見識了,類似老賈這樣的修士,少不得又得在周邊修士面前吹噓一番了。

孫豪三人卻並沒有離去,彩虹告訴他們,拍賣行上層有請。

拍賣行三樓,孫豪見到了拍賣行大管事,夏老夏光前輩。

拍賣行欲聘孫豪為貴賓。

貴賓擁有很多特別權力,其中就有越級許可權,所謂越級許可權就是孫豪砸靈石的目的所指,有越級參加更高級別拍賣會的資格。

貴賓權利讓小婉頓時眼前一亮,心說師兄就是師兄,果然啊,砸靈石就砸開了一條通往更高層次拍賣的道路,不由,對孫豪又佩服幾分。

孫豪得到一張貴賓卡,返回了竹林苑,倒是小婉留了下來,和夏娉婉就拍賣的一些事宜商談,而且,這次小婉交給拍賣行拍賣的物品不少,也需要結賬。

半天之後,小婉從拍賣行回來,又給孫豪帶來二十萬靈石,卻是今天拍賣行之後,孫豪的凈盈利了。小婉還帶來了一個拍賣會的消息,兩天之後,在京華拍賣行三樓,有一個小型拍賣行,主要針對鍊氣大圓滿和築基初期修士。

這個必須參加啊,童力剩下的靈草和黑玉斷續丹的丹方就指望這個了。在孫豪的授意下,這件事自然有小婉前去辦理。

距離拍賣會還有兩天時間,孫豪剛剛好利用這兩天時間消化一下這次拍賣行所得。

這次拍賣,孫豪一共入手七件拍賣品,其中沉香劍需要煉化,無名古卷需要破解。

孫豪剛剛坐定,調勻呼吸,準備煉化沉香劍,但還沒來得及開始,小婉去而復返,帶著兩位客人走進了竹林苑。

孫豪神識一掃,發現來客居然是青老和許宗主,心頭一驚,馬上起身,到門口迎接,這卻是應該的禮數。

這心頭卻也不由疑惑:「師父和宗主聯袂而來,不知所為何事?」

孫豪恭敬的把二人引進屋內,小婉支開侍女,親自奉茶伺候,站在一旁聽用。

二人進屋坐下,孫豪這才站在青老身邊問道:「師父,你怎麼有空下山的?」

青老木訥的臉上毫無表情,嘴裡很隨意地說道:「你出來一年了,為師特來考校考校你的修為」。

孫豪不由看了看正經威坐,道貌盎然,一臉嚴肅的許宗主。

許宗主馬上威嚴而低沉地說道:「本宗主也很關心宗門秘傳弟子的修鍊進度,特來考校」。

得,孫豪明白了,這二位,今天一定是有什麼事來的,為了考校自己?大老遠從青木宗跑到京華城,那真是鬼才相信。

不管是什麼事,既然師父想知道,孫豪自然是如實稟告了,至於宗主的話嗎,那就看情況來了。

許宗主在青老面前是很隨意,但在青木宗弟子面前,這宗主的氣度是必須的,尤其在場有兩個青木宗弟子,這氣度自然得十分大氣了。

因此,許宗主一臉肅然,莊重地說道:「尚長老,開始吧1

青老並沒有讓小婉迴避,孫豪的竹林苑就是這女弟子在打理,想來,應該是心腹中的心腹。

「咳咳……」,青老咳嗽了兩聲,清清嗓子,這才緩緩開口說道:「我輩修士,修為當是根本,修士一生,當勤修,當半刻不可懈怠,孫豪,我問你,離宗半年,爾修為可有寸進……」

這話題,許宗主也很感興趣,長著耳朵聽。

孫豪看看許宗主,心中想到,既然師父當著宗主的面來問,想來就不怕這宗主知道了,於是也不隱瞞,大大方方散去斂息決說道:「弟子離宗之後,不敢鬆懈,時刻銘記師父教誨,一路且行且修鍊,略有進益,現下修為實際是鍊氣九層中期」。

鍊氣九層中期?

青老眼珠子一亮,瞬息斂去,隨後,語氣淡然地說道:「進境還算湊合,為師勉強滿意,這修為進步之後,可有什麼疑惑不解之處,你可一一道來……」

「什麼叫還湊合?還勉強滿意?」青老身邊,肅然端坐的許宗主心頭大罵:「尚之青,你裝,**就會裝,靠啊,一年前才鍊氣八層,這才多長時間啊,都鍊氣九層中期了,這進境,簡直就是坐飛劍的速度在前進,你還勉強滿意?我呸…….」

旁邊,正倒茶的小婉,茶壺一抖,差點沒把茶給打翻了。童力從來不跟她說孫豪修為的事,她也很自覺從來不打聽,沒想到啊,師兄的真實修為居然如此了得。

那邊,一年多來,孫豪的確是積累了不少修鍊中的難題,師父來了,倒真是可以乘機請教一番,師徒兩人一問一答很自然繼續話題。

這邊,許宗主心頭不滿意了,話說,他這次來是探底孫豪的,可不是來看青老教弟子的,傳音給青老:「我說老尚,重點,你要抓住重點啊,問問孫豪,火屬修為如何了?」

青老一邊不動聲色給孫豪講解難題,一邊不屑地給許宗主傳音:「要問你問,我不問」

許宗主……

半天之後,許宗主終於揪住一個機會發話問道:「孫豪,你從宗門借閱了炎龍三疊法?」

「是的,宗主」孫豪點頭說道:「弟子借來借鑒借鑒」。

孫豪只說借鑒,並沒說修鍊。只是,花那麼多貢獻度只是借鑒,鬼才相信。

許宗主咳嗽一聲:「五行輪靈訣輪成了何等火靈根?」

「天品火靈根」孫豪如實答道。

天品?許宗主糊塗了,這是個什麼品級?沒聽說過埃

孫豪補充道:「強於弟子木靈根」。

許宗主「哦」了一聲,心裡還在想,這天品靈根是怎麼回事,這青木弟子冒出個名詞,自己這當宗主的居然沒聽說過,真是掉價,回頭一定要好好查查,嘴裡繼續問道:「你應該轉修火屬功法了吧?」

孫豪淡淡笑道:「沒有轉修」

許宗主不淡定了:「真沒有?」

孫豪肯定地說道:「真沒有1

青老在一邊看不下去了,傳音給許宗主:「重點,抓住重點……」,然後,不等許宗主回話,直接插話問道:「小豪,你應該是雙系同修吧,火屬修為如今到了幾層?」

孫豪臉上笑著對青老說道:「師父果然慧眼如織,弟子的確沒有轉修,而是雙系同修,目前,弟子雙系修為基本齊平,同為鍊氣九層中期」

雙系同修!

同為鍊氣九層中期!

青老心中狂呼,這弟子,真給自己長臉啊!

許宗主那邊,孫豪這話一出口,開始就心中大罵:「狐狸,大小兩隻狐狸,老少兩隻狐狸,居然跟本宗主打馬虎眼……」,隨即,馬上,他又被這答案給震住了,雙系同修,還同為鍊氣九層中期,蒼天啊,大地啊,有沒有搞錯?

雖然早猜到孫豪修鍊了火屬功法,而且修鍊等級在八層以上,但當孫豪報出自己真實修為時,許宗主還是被震的不輕。

這時,青老慢條斯理地說話了:「這速度還行,孫豪不可自得,還得繼續努力才是」。

孫豪點頭應是:「弟子知道了」。

「什麼叫還行?」許宗主又在腹誹青老:「狗日的尚之青,站著說話不腰疼,雙系同修鍊氣九層,還只是還行?有這麼教弟子嗎?」

那邊,對孫豪修為的考校告一段落,青老話題一轉,問道:「陣道修為如何?陣道乃是大道,陣道之中,蘊含了天地至理,萬萬不可鬆懈」。

孫豪:「弟子承蒙余師看重,傾囊而授,一路行來,不敢辜負余師期望,目前,弟子已經能布設余師教導的所有二級陣法」。

二級陣法師?這在青木宗可也不多見,也算是稀缺資源。

許宗主不由又是眼前一亮。二級陣法師對一個宗門的作用之大,有時候甚至超過了一名二級煉丹師,原因很簡單,很多古修士洞府遺秘境什麼的,往往都布設了陣法防護,如果發現一處有價值的洞府,二級陣法師的作用馬上就凸顯出來了。

青老點點頭:「還行」,隨即問道:「可達二十丈?」

孫豪回答到:「達了」。

「等等」,一旁,許宗主趕緊叫停:「什麼二十丈?」

青老翻翻白眼,沒有理他。

倒是孫豪,笑著說道:「弟子機緣巧合,曾經煉化一株偽龍息草」。

偽龍息草?

許宗主身為二級煉丹師,自然知道偽龍息草的功用。眼珠子一瞪,有點不淡定了,急切地問道:「孫豪,你,神念化識了?還達到了二十丈?」

青老趕緊給他傳音:「淡定,淡定,形象,注意形象……」

孫豪笑道:「是的,宗主」。

「到底是二十幾丈?」許宗主問道:「一般築基初期修士,也就二十丈左右」

孫豪看看青老,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後回到:「經過弟子不懈努力修鍊,現在達到了四十丈……」

四十丈!!

不是二十丈,居然是四十丈啊!

青老和許宗主頓時啞然無語了。

許宗主心中狂呼,還好還好,還好老子有六十丈,不然這臉就丟大發了。修士築基之後,隨著修為提升,神識會隨之慢慢增長,到築基中期修為,神識可達百丈左右,四十丈的神識,已經超過很多剛剛築基的修士了。

青老和許宗主啞火半天之後,青老才緩緩開口說道:「不錯,進展還算順利,不過,小豪不得自滿,須得加倍努力」。

許宗主心說,神識這東西,努力修鍊有用嗎?

誰知,孫豪依然一臉笑容地回答到:「弟子知道了,弟子一定勤練不休」。

孫豪這話倒是真的,《白公入夢煉神法》,孫豪一直勤練不休,馬上又可以斬斷一次,神識可以再次進步。

這些話,小婉聽得不大懂,只是覺得青老和宗主,尤其是宗主一驚一乍的樣子挺好玩。

但是,看青老和宗主的樣子,孫豪這所謂的「四十丈」,應該很厲害的樣子。

青老對孫豪的考校還在繼續。

消化了「四十丈」,青老繼續往下問:「法術練習如何?」

問到這個問題,孫豪就有點汗顏了,臉上的笑容有點勉強,有點唯唯諾諾地說道:「弟子貢獻度不夠,法術這塊,這段時間倒是沒有多大長進,僅僅學會了一個青木囚籠」。

「僅僅一個?」,青老木訥的臉一正,嚴肅地問道:「也就是說,小豪你到現在為止,只掌握了五個法術?」

孫豪:「是的,師父、我從宗門只學到這五個法術」,孫豪這話,卻是話中有話,言下之意,除了宗門法術外,另外還學了幾個法術。

哦,只學了,五個法術?

許宗主眼中露出了笑意,這真是一個很有趣的發現,這孫豪,修為提升快是快,但學會的法術,未免太少了點吧,說出去都是一個笑話,這孫豪,典型的:「高修低能」,難怪他掩飾修為,估計還是這對戰能力太差,不好意思見人了。

許大宗主終於是發現了孫豪的一個不足之處,心底是放聲大笑:「哈哈哈哈」。/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