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二十章 沉魚落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 沉魚落雁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山光物態溪照影,峰巒疊翠共鳥鳴;野岸平沙花爭艷,終是漢水落雁潭。

落雁潭是漢水瀑衝擊而成,潭闊水深,水面有五畝之廣,潭水幽幽,深不見其底,甚至有那海眼存在,據說直通淵海。

落雁潭地勢較為開闊,山峰環抱,山清水秀,河灘卵石縱橫,山花野草茂盛,每當初春或冬臨時,大雁到此棲身落腳,故有「落雁潭」之稱。

在落雁潭北側,有一天橋,站在天橋之上,落雁潭風景可以盡收眼底。

一行七人,駕馭飛劍,就落在這天橋之上。

站在天橋之上,看著幽幽潭水,聽著轟鳴的瀑布水聲,負責收據資料的唐登封開口說道:「這落雁潭之名,其來歷有二,其一是雁落此潭而得名;其二,則是得名於白鹿修士的道侶沈仙子……」

沈仙子,孫豪資料之中也有其記載。

《大夏齊物論》記載:「漢水白鹿,道侶沈氏,麗姬也,人之所美也;魚見之深入,鳥見之落飛,白鹿見之決驟,修士孰知天下之正色哉?」

沈氏浣紗,魚兒看見她的倒影,忘記了游水,漸漸地沉到河底;

沈氏撫琴,南飛的大雁聽到這悅耳的琴聲,看到天橋上的這個美麗女子,忘記擺動翅膀,跌落地下。

落雁潭因此而成名。

祝方夢也含笑說道:「世人只知沈氏之美,卻不知白鹿之痴,沈氏斃於落雁,白鹿留戀不去,卻是在此開闢了洞府」

從落雁潭通往漢水瀑頂的陡坡中間,有百三十米深的石洞,洞內甚為寬敞,從入口到出口修成了一條三千級台階的通道,人們又稱之為「通天洞」。

七人在祝方夢的帶領下,從天橋進入通天洞。

祝方夢在前面帶路,一邊走一邊跟大家解釋:「通天洞,洞通天,這三千台階,卻是另有玄虛,常人行之,三千石階而上,過通天洞而至瀑頂,然,特定時間,修士行之,會發現端倪」

這特定時間,卻是很有講究。

以沈氏生辰之日為記,每十二年一個周天之期,便會出現掩飾洞口的陣法。

「快,時辰到了」,一邊說,祝方夢一邊順著台階急速而上,嘴裡一邊交代:「這三千石階,每階都需踩過,不然洞口不會顯現,大家跟上」

七人都是修士,雖然是步行,速度不慢,很快便登上了石階頂上。

到達石階頂部,發現,原本直達瀑頂的石階,在此地果然出現了陣法漣漪,彷彿這石階還有第二條出口,被隱藏了起來。

遇見陣法,西流修士不用祝方夢吩咐,帶頭走到了前面,嘴裡說道:「這是一個一級迷蹤陣,並不難破,大家跟我來」

一邊說,一邊前進,卻並不破陣,而是直接穿陣而過。

有西流修士在,大家速度很快,盞茶功夫,大家只覺得面前豁然開朗,迷霧散去,已經來到了一面山壁之前,山壁之中,有一修士洞府,洞府上書:「落雁居」

洞府大門緊閉,大門乃石門,歷經時間蠶食,已經斑駁脫落,昔日光華不在,石門兩側,留有對聯一副。

左書:「入我相思門,長相思兮長相憶」;

右書:「知我相思苦,短相思兮無窮極」。

筆力雄渾蒼勁,相思之苦彷彿穿透了無窮歲月,撲面而來。

正如祝方夢所說,這白鹿修士卻是一痴情之人。

大家在石門面前站定,祝方夢開口說道:「這大門之上沒有陣法,但是很難打開,三人合力,勉強進入一名修士,剛剛進去,隨手拿到三兩件東西,馬上,石門即將關閉,又不得不退了出來。」

周勇華這時走了上來,在石門上敲擊幾下,開始研究石門機關。

敲打半天,又取出一把鏟子,在石門邊上鏟了幾把,又在石門上摸索了一陣之後。周勇華站在石門面前想了想,這才開口對大家說道:「這石門,是斷龍石,斷龍石,據傳為古代帝王陵寢、高士墓穴之護壁。墓主一旦安葬妥當,既會有人放下斷龍石。斷龍石重達千萬斤,一旦落下,墓門既閉,自此陰陽兩隔……」

停頓一下,周勇華說出自己的推測:「此處洞府出現斷龍石,就極很可能是漢水白鹿坐化歸道之地。」

坐化歸道之地?

大家聞言,不由精神一振。

修士洞府,對後來探洞修士來說,有兩類,一類就是那種修士曾經用過,後來棄之不用的洞府,這類洞府,收穫往往有限,得看修士留下了一些什麼;第二類洞府就是修士坐化歸道的洞府了,這類洞府往往有修士畢生珍藏,收穫自然少不了。

漢水白鹿,築基大圓滿修士,對孫豪這些鍊氣期修士來說,如果真是坐化歸道洞府,其收穫就很值得預期了。

「斷龍石,一般都由機關控制」,周勇華繼續說道:「大家幫忙找一找,這石門附近,應該會有斷龍石機關,機關形狀不一,很可能一塊石板就是」。

找機關!

七人都行動起來。

只是,這石門挺大,周勇華敲了半天,沒有發現,這石壁也平常,也沒見什麼特別的地方,要找個機關還真是不大容易。

眾人找了幾圈,無果,再度回到石門附近。

集中在一起,祝方夢眉頭微皺,開口說道:「要不,我們合力把這石門打開?」

周勇華搖頭:「就算合力打開了,也會自動關上,不可缺

西流修士也說得:「方夢老弟,別急,大家再想想辦法,實在不行,最後再用蠻力」。

這時,唐登封眉頭微皺地說道:「我們一定忽略了什麼,白鹿修士生前,一定進出過洞府,那麼,這機關一定就在這石門附近,一定也比較好找,我們沒找到,一定是忽略了某個細節」。

忽略了某個細節?

唐登封這個思路倒是可取,得到他的提醒,大家再度開始打量石門,期望能找出這細節。

孫豪打量洞府石門,半響之後,眼前一亮,開口問道:「唐師兄,不知你收集資料之時,對漢水白鹿時期的文化情況有沒有涉獵?」

文化情況?

唐登封看向石門上的對聯,猛地醒悟過來,雙掌一拍:「對了,還是師弟你細心,這對聯果然有所不對」。

大家聞言,齊齊向石門之上看去,對聯:左書:「入我相思門,長相思兮長相憶」;右書:「知我相思苦,短相思兮無窮極」。

武閑朗就納悶地說道:「這對聯,很工整,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啊?」

唐登封笑道:「這對聯是沒有什麼不對,關鍵是,這對聯少了落款」。

大夏晚期,時興落款,落款,指在書畫、書信、禮品等上面題寫姓名、稱呼、年月等字樣。

有古書《小山畫譜·落款》:「畫有一定落款處。」,古詩《歸國遙》詞:「幾疊開羅扇,莫教題字滿。空卻迴文一半,有人親落款。」

漢水白鹿在洞府留有對聯一副,卻單單缺了落款。

對照資料,唐登封走到石門右側,果然,有所發現。

斑駁的石門之上,這一處地方確實略顯光滑。上面,模模糊糊有古篆字的痕,認真去看,孫豪依稀認得,這些痕是「太和九十年歲在癸丑暮春之初,漢水白鹿」字樣。「太和九十年」當是帝王年號,「歲在癸丑」應該是大夏曆法的紀年。

周勇華雙掌一擊:「好,這就是機關所在了,看來,機關技巧之術,果然要輔以歷史文化,才能大成,如果不熟悉當時的文化,這機關還真不容易找,你們讓開,看我來打開這斷龍石」。

唐登封讓開,周勇華上來,雙掌按住光滑石塊,真氣運轉,石塊在他的催動下,開始逆向轉動,兩圈之後,石門轟隆作響,緩緩移進山壁,一個塵封千百年的古修士洞府,重見天日,出現在七人眼前。/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