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二一章 各有收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一章 各有收穫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石門之後,大約有一條高三米長約八米的甬道,甬道之內,布設有夜明珠,夜明珠散發著幽暗的綠色光芒,讓整個甬道略顯陰沉。

甬道之後,光華大亮,正是一個洞府大廳,大廳四壁布設有大小夜明珠,讓整個大廳光亮如白日。大廳有半畝大小,設有座椅若干,一個茶案,案几上有一些茶具,還擺放著一些雜物。

茶几後面,有兩扇屏風,一扇屏風上寫滿字跡,一如洞府門口的字跡,顯然是白鹿修士的真跡,另一扇屏風之上,則是一副浣紗仕女圖,無論是茶具還是屏風,都布滿厚厚的灰塵,尤其是仕女圖,僅能初略辨認,已經不能分辨畫中女子是美是丑了。

茶案上,雜物有些混亂,有散亂打落被人動過的跡象,祝方夢直指茶几說道:「上次,我們就是在這茶案上,獲得了幾樣物品,但是,這些東西沒有多大作用,主要是文字很難懂」。

說完,祝方夢含笑看了孫豪一眼,他手頭那張無名古卷,正是從這裡所得,已經交易給了孫豪。

這個大廳之中,並沒有陣法跡象。但是,從大廳裡邊,可有三間內房可進,內房門口,卻是有光線漣漪,顯然是被陣法所隔。

進了洞府,大家也就不急了,剩下的內房,可以慢慢去破解,先把大廳探視一番。

白鹿修士也是格調高雅之人,這大廳內布設雖然簡單,但物品皆是不凡,大家收集了一下,最後,由祝方夢給大家總計了一下大廳所得:「茶具一套,這茶具非凡,是為極品法器,泡製茶飲,有奇特效果,算是一寶;筆具一套,也屬極品法器,對煉製符篆有加成效果,算是第二件寶貝」。

除了這兩套極品法器之外,茶案之上,還有無名古卷兩張,估計和前面的無名古捲來歷相仿,俱都是白鹿修士研究用的,兩張無名古卷算是一寶。

茶几面前,有蒲團兩個,祝方夢簡單鑒定之後,說其是用九葉菖蒲編製而成,有清心凝神的功效,雖然不是什麼法器,但對修鍊有輔助效果,也算一寶。

大廳裡邊的木椅,茶案,屏風等等對修士作用不大,不算寶物之列。

按照祝方夢的分配方法,大家開始選擇分配這些東西。

祝方夢第一個先選,他選走了那一套茶具。用這套茶具泡茶,對修鍊有輔助效果,祝方夢毫不客氣的選走。

第二個,就輪到西流修士了。西流修士放棄了此次選擇權利,這樣,下一輪物品選擇,西流修士就排在了第一位。西流修士志不在這些雜物,大氣放過。

輪到唐登封,他沖孫豪笑了笑,卻是選走了孫豪屬意的兩張無名古卷。

周勇華選走了那套筆具。

最後輪到孫豪時,僅僅剩下兩蒲團了。

此時,孫豪也可以放棄此次選擇的機會,那麼,下一輪選擇之時,孫豪就可以排在西流修士之後,第二個選擇。

實話說,類似蒲團這樣的東西,對修士來說,輔助作用並不大,算上一寶,有點勉強。

孫豪也真打算放棄選擇,不過,當孫豪拿起一面蒲團,開始打量之後,身體內,木丹居然自行運轉了起來,一如發現了木系靈物。

孫豪不由心中一動,然後不動聲色地說道:「既然輪到我了,又只有這兩面蒲團可選,那麼,我就不客氣了,大力,把這兩面蒲團收起來」。

童力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但隨即大聲說「好」,上前去,把兩面蒲團收進了儲物袋。

旁邊,武閑朗癟癟嘴:「鄉巴佬,蒲團都不放過」。

大廳內,有價值的東西被前面的修士瓜分光了,武閑朗這裡,已經沒有什麼可選了,可是,這傢伙不甘心,眼珠子在大廳內溜來溜去看了一圈,本著入寶山不打空手的原則,這傢伙突然指著兩扇屏風,嘴裡嘿嘿說道:「這兩扇屏風,玉質不錯,我要了」。

說完,先走到那面寫滿文字的屏風面前,抹去屏風上的灰塵,嘴裡嘖嘖稱奇地念道:「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

這詩作的不錯,很有韻味,價值不低,收起。

說話之間,見其他修士並未阻止自己,很乾脆的,把這扇屏風收到了儲物袋內。隨後,又來到仕女圖的屏風面前,抹去屏風上的灰塵。

灰塵抹去,一個絕美女子出現在屏風之上,畫中,此女子正在浣紗,肌膚如若凝霜,皓齒朱唇,目如寶珠,一頭黑髮,如瀑布披在肩上……畫中人,栩栩如生,躍然屏風之上,宛如仙女。

「賺了,這回賺大了」,武閑朗搓著雙手,嘴裡嘿嘿笑:「這是沈氏浣紗圖,白鹿修士親筆著畫,一定能賣不少靈石,賺了,賺了……」說話之間,手腕一抖,卻是準備將這屏風也給收起。

孫豪看到這畫中女子,看到武閑朗的動作,心中一動,馬上傳音給童力:「小心」。

那邊,周勇華眼中也是精光一閃,但並不多言,就這樣看著武閑朗收起仕女圖。

武閑朗手中,仕女圖剛剛拽起,突然之際,大廳四壁,四面八方,以仕女圖為中心,射出無數藍幽幽的弩箭。

「哎呀」,武閑朗只叫得一聲:「不好」,緊急撐起護體甲術,卻不知道這些弩箭是什麼材料所作,根本抵擋不住,只聽見「噗噗噗」,一連串的聲音響起,武閑朗倒在了大廳之中,嘴冒鮮血,眼看是活不成了。

「武師弟」,唐登封揮手掃開身邊的弩箭,飛快上前,護住武閑朗:「你沒事吧?」

武閑朗這時已經吞服了幾顆丹藥,有療傷的,也有抗毒的,但是,效果並不好,臉色跟弩箭一樣,變的青藍青藍,嘴裡斷斷續續地說道:「老大,我好冷,怎麼眼前發黑礙…」

其他修士因為並不是攻擊的重點,雖然有點手忙腳亂,但並沒有受到丁點傷害。就連修為最低,只有鍊氣六層的童力,也早一步有了防備,施展了自己的中品法器盾牌,防住了弩箭。

孫豪看看唐登封抱著的武閑朗,臉上沒有了笑容,緩緩說道:「浣紗沈氏,應該是白鹿修士的逆鱗所在,白鹿修士一生與人為善,少有殺戮之心,他歸道之後,早預料自己洞府會大白於世,但是,如果修士妄動這沈氏浣紗圖,想來,就會受到白鹿修士的含怒一擊」。

周勇華讚許的看了一眼孫豪,點點頭說:「這大廳看似無害,但機關設置並不少,大家一起探寶,有些細節須得注意,洞府主人的禁忌,我們也當了解於胸,不然,這小武就是前車之鑒了」。

武閑朗重傷垂死,這讓看起來平靜無波的探洞之旅,平添幾分兇險,白鹿修士不是沒脾氣,有些東西是不能碰的。

把武閑朗安置在大廳一角,大家探洞還得繼續。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修士探寶,本來就是如此,大家倒是習以為常。收拾完大廳,大家開始瞄準下一個目標。

這大廳,共通向三間內室,靠右邊一間,上書一個古篆字「丹」,漢水白鹿,以煉丹術成名,毫無疑問,這應該就是煉丹室了。靠左邊一間,則是上書一個古篆字:「煉」,很可能是白鹿修士平時修六,中間一間內室,上門無字,應該就是白鹿修士和其道侶平時起居的寢室了。

這三間內室,大家最關心的,無疑是寢室,很可能,漢水白鹿就坐化歸道於其中。其次是煉丹室,裡邊很可能有漢水白鹿的煉丹器物,運氣不錯的話,可能還有丹藥,就是不知這丹藥是否依然有藥效。

沒有受傷的六人聚在一起,簡單的交流了一下,決定先開煉丹房,再開修鍊房,最後開寢室。

按照大家的意見,西流修士走到煉丹房前,開始研究房門前的陣法。

白鹿修士乃是三級陣法師,布設在洞府之內的陣法,卻正是三級,三級陣法,已經能稱得上大陣了。二級以下,只能是小陣,此界之中,到了三級四級陣法,就可以稱呼為大陣了。大陣布設,往往有不可思議之功效,但凡宗門,比如青木宗這樣的宗門,宗門駐地都有大陣防護。

漢水白鹿洞府之內,面積並不大,並不適合布設大規模陣法,但是三級陣法的造詣,布設小規模三級陣法,破解起來,難度也不校

西流修士手中端著一個羅盤,在煉丹室門口,不停測試,推算,半響之後。站直身軀,清瘦的臉上,一臉凝重:「漢水白鹿,三級陣法師,果然名不虛傳,丹房門口這個陣法,是一座小顛倒五行混元陣,三級陣法,以我的能力,卻是無法有效破解……」/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