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二六章 好戲連台(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六章 好戲連台(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因為在場修士之中,孫豪和童力修為偏低,暫時,兩邊對戰,倒是把他們兩個放到了一邊。孫豪正在暗中用勁煉化「幽藍碧焰」,倒也樂得清閑,但孫豪也知道,估計自己也閑不了多久,那一方獲勝后,估計都得向自己遞爪子。

四人兩兩對戰,戰力竟然相差不多,誰一時半會兒都不能佔據絕對上風。

迅速交手,幾息過後,雙方自動停手。祝方夢和周勇華會合在一起,陽西流和唐登封也在迅速靠近。

祝方夢打了一個哈哈:「西流兄果然是封號修士,小弟自嘆不如,不過,為了大家都好,西流兄手中的羅盤還是交給小弟我比較好,大家免得傷了和氣」。

「交給你?」陽西流曬然笑道:「你休想,祝方夢,沒聽說過,跟陣法師一道,進陣須謹慎嗎?跟你說吧,今天這白鹿洞府,就是你隕落之地,破陣羅盤,給我起」。

說話之間,卻是催動羅盤,準備以特殊手法,催動室內天地三才太乙陣,攝大陣之能為己用,埂

童力看看孫豪,孫豪搖頭,示意童力稍安勿躁。

那邊祝方夢並不驚慌,猶自冷笑。

就在陽西流催動羅盤,準備啟動陣法的這一瞬間,猛然,巨大的攻擊降落在他的身上,陣盤還沒有發動,陽西流已經一聲悶哼,隨即口中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瞬間遭受重創。

他身邊,突然發動襲擊的唐登封,臉上帶著笑容:「西流前輩,這破陣羅盤還是交給我們這些不懂陣法的人更好,我就不客氣了」,說話之間,手中一撈,已經把羅盤撈在了手裡。

變生肘腋,陽西流萬萬沒想到唐登封突然反目,措手不及,卻是已經身手重傷,勉強抬手,抹去嘴角鮮血,陽西流清瘦的臉上一臉憤然:「為什麼?唐登封,這次探寶,是我邀請你參加,這麼多年以來,我也對你照顧有加,為什麼會這樣?」

「祝師兄」,唐登封笑著看向祝方夢:「西流前輩問為什麼?我該怎麼回答他啊,實話說,他對我還真是好得沒話說,我都不好意思了」。

祝方夢噴了一口煙圈,笑了起來:「西流兄,你有所不知,漢水白鹿當年有弟子三人,三名弟子,三姓,分別是祝、周、唐,不知西流兄明白了沒有?」

陽西流慘笑:「祝兄,你真是用心良苦,西流佩服」。

祝方夢笑道:「我所認識的修士當中,陣法一道,首推西流兄,確實得罪了」。

唐登封現在僅僅二十五六,十二年前,第一次探洞無果之後,祝方夢就有意讓唐登封親近陽西流,多年設計,終於取得信任,才有了眼前一幕。

打虎不死反受其害,眼見陽西流身受重傷,祝方夢一邊哈哈作笑,手中的旱煙袋卻也毫不含糊,煙桿如同利劍直刺陽西流,身受重傷的陽西流根本來不及躲閃,又是一聲悶哼,腹部被煙桿擊穿,嘴裡冒出大量的血肉碎片,陽西流卻也是硬氣,受此傷害,雖然悶哼,但強忍傷痛,並不呼叫出聲,清瘦的臉上,一雙虎目,死死盯住唐登封,心有未甘,但人卻倒在地上,靠在牆角,苟延殘喘。

再次擊傷陽西流之後,祝方夢這才在笑聲中,準備上前去拿陽西流的儲物袋,陽西流的儲物袋中,還有一顆築基丹,這東西對鍊氣大圓滿修士有致命的誘惑。

「師兄且慢「,唐登封手中拿著羅盤,慢悠悠地開口說道:「師兄你已經有了一顆築基丹,這西流修士的儲物袋,讓給師弟可好?」

祝方夢伸出去的爪子僵直在了半空之中,很是驚訝地看向唐登封:「登封,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唐登封把玩手中的羅盤,不緊不慢地說道:「我從小就得到師兄的傾力教導,自然知道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能做,對師兄也是言聽計從,不過,今日不同往昔,這築基丹,師兄的確不該拿」。

「為何?」祝方夢忘了抽煙,眯著眼睛,看向唐登封:「為何我不該拿,這探洞一切,不都是我組織的嗎?這不是我應該得的?」

「話是如此」,唐登封點頭稱是,不過,隨即話頭一轉,幽幽說道:「師兄是否記得,白鹿祖師,有一愛好,寢室之內,常置檀香」。

「你是說?」祝方夢收回了伸向儲物袋的爪子:「這室內有檀香,這有什麼不對嗎?」

「原本是沒有什麼不對的」,唐登封笑著說道:「不過,師弟我,昔日曾經在苗疆,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一種奇妙茶葉,這茶葉清香撲鼻,香醇無比,我知幾位師兄愛喝茶,就帶了不少回來」。

祝方夢又開始噴吐煙圈,再度有了笑容:「不知,這茶葉可有什麼特殊效果?」

「無他」,唐登封有點得意:「喝茶三天之內,對香味,尤其是檀香,這茶葉有些過敏反應而已」。

「不會如此簡單吧?」祝方夢笑道:「師弟真是有心了,既然如此,這儲物袋,就歸師弟你所有就是,為兄不跟你爭」。

唐登封微笑:「這茶葉卻有一點不好,經過苗人秘法催動之後,無論修士修為多高,此藥效都會長期潛伏,無能倖免,如果沒有獨門解藥,修士一生,怕是聞不得香氣,聞到香氣一炷香時間以內,過敏癥狀產生,修士修為直線下降啊,這茶葉真是歹毒,幸好師弟我當年有心,學會了解藥的調配之法,不然,還真是個**煩」。

「師弟真是有心了」祝方夢哈哈大笑:「如此,出去之後,還得有勞師弟」。

旁邊,一直旁聽,默不作聲,但臉上陰晴不定的周勇華,此時也垂下了腦袋,貌似同意了祝方夢的說法。因為此時,周勇華分明感到,自己的修為正在下降,想來就是所謂的開始過敏了。

唐登封哈哈一笑,手中一樣,出現一個瓷瓶,手腕一振,瓷瓶打開,三顆丹藥分別飛向,祝方夢、周勇華和孫豪:「這三顆丹藥,可保半個時辰不懼香氣,但要最終完全解去藥效,怕得出得洞府之後,再行配置,孫師弟,真是不好意思,出發之前,你也喝了茶水,對不起了,少不得,你也吃一顆解藥吧」。

當時,只有童力,因為站在孫豪背後,沒有碰茶水,此時倒是不用解藥,不過,現場,童力修為最低,有沒有過敏,還真不影響大局。

至少,唐登封是這麼認為的。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