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三九章 糟糕的青木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九章 糟糕的青木宗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會獵的日子一天天臨近,京華城到處張燈結綵,人人喜笑顏開,這次會獵,是修士的盛會,也是凡人的重大節日。

峻山會獵,時值冬季。自遠古先秦以來,大陸各國會獵就常選冬季。

先秦時期問世的《爾雅》之中有「釋天」一文,文章中曰:「春獵為搜,夏獵為苗,秋獵為獮,冬獵為狩」,冬天萬物休眠,正是會獵的大好時機。

十二月二十三日,小年,祭祀迎春之日。雖然是冬季,天氣略顯寒冷,但是,太陽早早地出現在了天空,一縷晨輝當中,綿綿不絕的鼓聲,牛角號聲從皇城當中傳了出來,頓時,京華城熱鬧起來,大街小巷站滿了觀眾,有修士也有凡人,這些人,都來見證這次峻山會獵盛會。

峻山會獵,刨除繁文縟節,會獵弟子主要有三件事需要參加。

第一件事,祭天;

第二件事,飛馬;

第三件事,圍獵。

「這天是能遮蓋整個大地的天,這天是像一頂斗笠高懸在上界的天,這地是ru房豐滿而充實的地,這地是哺乳生育了大地萬物的地……」悠悠《祭天古歌》迴響在京華城的上空。

祭天,共有立神石、神木、點香、迎帝神、奠玉帛、牲祭等儀式,祭天儀式由祭司東巴主持,每一程式都要由東巴誦唱相應的祭天經詩。祭天,極嚴潔,男女數萬人,各執其手,莊重而肅穆。

會獵的年輕修士出場,是祭天的重頭戲。

送走了帝神,祭司東巴莊嚴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開聲唱到:「莽莽寒郊晝起塵,翩翩戎騎小圍分。引弓上下人鳴鏑,羅草縱橫獸軼群……」

唱罷,大聲喊道:「峻山會獵,十年一度;夏國英傑,綿延不絕,下面,讓我們熱烈歡迎峻山會獵的英傑天驕,首先,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金劍堂弟子,你們看,他們在劍秀的帶領下,來了……」

在現場的古樂之中,天空,十五名白衣飄飄的修士,一名修士帶頭,其他修士在他身後分梯隊排列,成一個三角形,駕馭飛劍,飄然而至。

領頭修士,正是劍秀歐陽都三。

十五名白衣修士,各個丰神俊朗,氣度翩翩,御劍飛來,數萬人的演武場內,少男少女發出陣陣歡呼。劍秀歐陽都三聲名盛大,不少人直接尖叫:「歐陽,歐陽……」

十五名修士整齊劃一停在距離地面不高的空中,躬身向四周抱拳,然後才向祭壇之上鞠躬:「金劍堂弟子,見過仁武陛下,見過各位長老……」

祭壇高出地面三米,上面,此時有大夏仁武皇帝,兩位王爺,還有就是四宗駐守京華城的各位長老,青木宗三位長老,洪亮、許可、卓玉平此時也在祭壇之上。

金劍堂修士站定,東巴大聲說:「下面,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烈火宗弟子,你們看,他們在火秀的帶領下,來了……」

一身紅衫的烈火宗弟子在火秀葛選章的帶領下,排成雁行陣,駕馭飛劍降臨。同樣,也有人尖叫出了火秀葛選章的名號,尖叫聲不少。

烈火宗之後,就是一席青衫的青木宗弟子入場了,只是,東巴在介紹青木宗就簡單了一些:「大家看,青木宗的弟子也來了」,他沒提木秀,的確,這峻山會獵,木秀居然缺席了。

青木宗領頭的弟子是劉志遠,孫豪和童力夾雜在青木宗弟子當中,不顯山露水,隨波逐流。

主席台上,仁武皇帝看看洪亮,皺著眉頭問道:「洪長老,怎麼回事,木秀唐登封呢?」

洪亮聞言苦笑著說道:「兩個多月前,他就失去了聯繫」。

仁武皇帝身邊一位看起來很是粗獷,猛將裝扮的中年漢子哈哈大笑:「看來,這次會獵,青木宗是徹底完蛋了,哈哈哈」。

洪亮尷尬笑笑,沒有說話,許可一臉懊惱,卓玉平臉有慍色。

仁武皇帝另一邊,一位朗眉星目,文士裝扮,有著儒雅氣息的修士卻是並不同意鎮北王的觀點,此時也哈哈笑道:「王弟,為兄跟你的看法恰恰相反,為兄倒是覺得,這青木宗此次峻山會獵,一定會有所作為……」

「你」,鎮北王眼珠子瞪得象牛眼:「好你個南王,又跟我找茬是不?」

鎮南王不甘示弱,眼珠子也瞪了起來。

仁武皇帝一陣頭暈,自己這兩位皇弟就這德行,一見面就吵,反正是你支持的我就反對,無一例外,好吧,這會又杠上了。

看看其他四宗長老一幅看好戲的樣子,仁武皇帝沒好氣的說了句:「好了,好了,都別爭了,要爭可以對賭,快看,厚土宗的修士出來了……」

鎮北王:「賭不賭?」

鎮南王:「賭就賭1

然後就大眼睛珠子開始對瞪。

此時,一身黑衣的厚土宗修士,已經在土秀秦偉超的帶領下,進入了演武常

四宗到齊,各據一方,東巴大聲說道:「最後,我們南北兩位小王爺,帶領我夏國其他修士入場了,你們看,他們來了……」

皇室子弟和入選散修,身著明黃色勁裝分成兩個方陣,御劍而來,兩個方陣人數相差無幾,並排前行,誰也不落後半步,針鋒相對,一如南北兩位王爺,父輩不和,倆小王爺也是誰也不服誰,就連進場,也在相互別苗頭。

兩位小王爺的名號也很有意思,小南王,名喚夏國鯤,小北王,名喚夏國鵬,一鯤一鵬,也比上了。

峻山會獵,年輕俊傑全部到常

會獵第二項儀式,賽馬,來開序幕。

賽馬是源自先古大周時期的一項古老習俗,戰馬,本是凡間戰鬥的坐騎,但遠古人祖和巨人之間舉行戰馬比賽之後,此習俗就成為修士祭天中的一項重要內容。

有了賽馬。它不可避免的就與賭局——對比賽結果的打賭活動聯繫在了一起,從賽馬開始,無論是皇室,還是地下錢莊,少不了,就會開設賭局。

此賭局又有兩部分,其一是凡人對賭,來往下注多金銀;其二修士層次,就是以靈石為主了。

賽馬的路線,就是從祭天的演武場直至峻山獵場這一段路。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