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四一章 六馬爭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一章 六馬爭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比賽伊始,六匹頭馬就展現出了馬王之姿,六馬並駕齊驅,爭先恐後,超出了其他馬匹半個馬身,領先群馬。

六馬身後,馬群也分成了兩個方陣,兩匹銀河駒,一匹赤兔,兩匹綠耳,一匹烏騅還有兩匹透骨龍組成第二集團,落後六馬半個馬身,緊隨其後,孫豪和童力正在這個方陣之中。

其餘馬匹落後第二集團一個馬身,組成了第三集團,這些馬匹都是精挑細選,沒有弱者。短時間內難分勝負。

從出發點到獵場這段路上,每隔一段路都有一群修士等候在路邊,這些修士一來是監督比賽,二來就是用傳音符給皇室和會獵組織者傳遞比賽進行情況:「六匹頭馬,六馬當先,雙王四秀,名不虛傳,看,他們來了,領頭的是誰?原來是我們的劍秀歐陽都三,已經領先其他馬匹一個馬頭了」

修士傳音傳回京華城,城內下注歐陽都三的修士還有凡人頓時歡欣雀躍,勝利在望!

修士選馬,馬亦挑選主人,歐陽都三戰力強過雙王和其他三修一線,所選馬匹也強出一線,坐下銀河駒,逐漸取得一些優勢。

孫豪雖然十分低調,並不想在賽馬之中出風頭,但是,他憑感覺挑選的馬匹,卻也十分了得,孫豪並沒有怎麼催動,已經穩穩跑進了第二集團。當時選馬之時,孫豪這匹綠耳不是很合群,獨自懶洋洋的躺在草地上,有點無精打採的樣子,好像是一匹不服管教的獨馬。

獨馬是野馬中的一種,這種野馬習慣於四處流浪,逐草而居,如同獨狼之於狼群一般,獨馬往往都是比較彪悍,強壯的個體。

烈馬狂奔,很快半個時辰過去,歐陽都三已經領先其他兩王兩秀半個馬身,而劉志遠的綠耳已經落後歐陽都三一個馬身了。

第二集團也開始分化,孫豪和兩匹透骨龍一匹銀河駒一匹赤兔脫穎而出,超出其他馬匹半個馬身,僅僅比劉志遠的綠耳落後半個馬身。而孫豪身後,通過半個時辰狂奔,馬匹之間優劣逐漸顯現出來,開始出現了層次,最後一批馬匹,已經整整落後五十多丈。

路上修士,傳音解說,也豐富起來,並在解說之中首次提到了孫豪:「歐陽都三,不負眾望,一馬當先,當然,不到最後一刻,還不能肯定花落誰家,青木宗沒有了木秀,果然略有不如,不過,大家看看,前十之中,青木宗並不落後,大家看,這位綠耳修士也進入了前十之列,讓我們看看這位修士是誰」

「他就是青木宗孫豪,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修士,鍊氣八層修為,哇,年僅十八,是最年輕的的修士之一,目前於金劍堂歐陽瑾方,烈火宗葛金旭還有我們皇室兩位,哇,兩位公主,三公主夏靜,五公主夏諳,並列第七」

修士策馬,並不需要花費多少心思,傳音修士對照傳音符哇哇大叫,這叫聲自然落入各位修士耳朵之中。孫豪也沒有想到,跟自己並駕齊驅的兩匹透骨龍背上,居然是皇室兩位公主,不由對兩位透骨龍背上的修士看了過去。

果然,這兩位修士明目皓齒,玉臉粉紅,一身勁裝,英姿颯爽。

幾乎是同時,幾位修士,不約而同打量兩位公主,三公主夏靜還好,五公主夏諳瓊鼻一哼,不滿地嘀咕了一句:「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

孫豪莞爾,臉上露出了笑容,剛剛這純屬好奇,下意識的的動作,倒真不是好色。

其他兩位男修,也是笑了起來,歐陽瑾方甚至哈哈笑道:「美女不少見,公主美女倒是第一次親眼看見,哈哈哈」

四宗弟子,尤其是親傳弟子,對皇室並不畏懼,不然,歐陽瑾方不會如此大膽。

夏諳鼻子聳了聳,哼了一聲,一提韁繩,突然加速,清脆地說道:「要想看美女,先追上我們姐妹再說」。

夏靜搖搖頭,也突然加速,緊隨夏諳而去。

歐陽瑾方沖葛金旭和孫豪哈哈笑道:「美女有邀,可不能從了,哥幾個,走起」

孫豪聞言搖頭,不過畢竟是少年心性,不甘示弱,緊隨其後,縱馬絕塵,沒有落後半步。

幾人此時加速,不僅帶動一連串變化。

前方本來比較安穩的局勢,一陣兵荒馬亂。

劉志遠被幾人追平,眼看有超越的趨勢,不甘落後,只有提前提速,劉志遠提速,追上前方四人,前方四人一看,情況不妙,也馬上採取行動,加速之下,迅速追平了跑在第一的歐陽都三。

歐陽都三哪受的了這個,於是,大家都開始拚命吧。

受到兩位公主刺激,前面這些修士個個如同注射了雄性激素,沒有一個認輸的,六匹頭馬,加上後邊趕上來的五匹馬,重新組成了第一集團,集團衝鋒,奔向獵常

此時,距離獵場也僅僅半個時辰左右的賽程了,縱馬加速雖然略早,但也到了衝鋒的時候,此時發起衝鋒,就不僅僅是考驗馬匹的速度了,馬匹的耐力也很重要。誰耐力持久,能堅持到最後,往往才是最後的勝利者。

雖然是第一集團,不過衝鋒之後,還是略有差別。歐陽都三略微靠前,超出一個馬頭,雙王二秀比劉志遠又超過一個馬頭,劉志遠呢,僅僅比後邊公主等人超過一點,不到一個馬頭的距離。

路邊修士,看到前面第一集團加速,解說得更加興奮:「總的態勢,現在是六馬爭王,五馬緊追,但無論是哪一匹,就算是歐陽都三都不能大意,距離實在是相差不大」。

烈馬賓士,瞬息而至,峻山獵場,已經遙遙在望。而此時,皇帝還有王爺長老們,早就等在了峻山獵場的入口處,正在遠望獵手們疾馳而來。

此時,鎮南王的臉上,一臉笑容,而鎮北王卻是一臉鐵青,二人雖然沒有參加賭局但相互對賭,對賭青木宗賽馬是不是四宗倒數第一,鎮北王沒想到的是,青木宗前十有了兩人,前二十之中,數量也不落後,綜合下來,是怎麼也排不到四宗倒數,也就是說,跟南王對賭賽馬,他輸了。

鎮北王算是記住孫豪和童力了,就是這兩個鍊氣八層的小輩,修為不咋的,運氣挺好,挑選的馬匹實力不俗,居然雙雙跑進了前二十,尤其是孫豪,居然跑進了前十。

鎮南王臉上一臉笑容,這心中卻是若有所思,一年前,遠在南縣的旁支傳信息回本家,說什麼:「青木有龍駐京華,理應大興」,旁支夏家家主夏榮信誓旦旦地聲稱,青木宗孫豪必將名動京華。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