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四二章 花落沉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二章 花落沉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起初,鎮南王也留意了一陣青木宗,但誰知,這青木宗孫豪,低調到令人髮指,幾乎是銷聲匿跡,隨後就失去了關注的興趣。

沒想到,這次峻山會獵,孫豪參加了,而且,表現不俗,鎮南王無意之間想起了夏榮的一番傳音,於是才跟鎮北王對賭,目前來看,自己是賭贏了。

不過,鎮南王灰暗的心理想到,既然自己這老弟不知道孫豪的底細,那麼,峻山會獵之際,是不是要加大力度坑他一把呢?想著想著,鎮南王眼前一亮,的確可行啊,很有操作性啊,最近,老弟越來越精明了,想坑都不容易,機會難得,失不再來,得抓緊。

眼看快馬奔來,仁武皇帝滿面笑容,對大家說道:「這劍秀歐陽都三的確了得。力壓兩位小王爺,跑在第一,看來,這賽馬馬王卻是非他莫屬了」

皇帝身邊,其他修士紛紛點頭,看趨勢的確是如此。

只有祭祀東巴,笑盈盈地說道:「祭天之時,求取一卦,卻是爻。道有變動,故曰《爻》,天地變動,聖人效之,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典禮,系群焉以斷其吉凶,是故渭之《爻》。《爻》也者,效天下之動者也。」

東巴之乎者也大半天,熟悉他說話方式的皇帝,也算是聽明白了他的意思,那就是此次峻山會獵,變數很大。

所謂變數很大,就是誰是第一很難說。也就是,別看歐陽都三呼聲最高,現在也跑第一,但真正的馬王,就不一定是他了。

不過,獵手們距離終點已經不遠,到底有沒有變數,待會便知。

眼看獵場在望,獵手們的心態開始變化,落後歐陽都三半個馬身的火秀和土秀對望一眼,交換了一個眼神,齊齊有了動作,兩人在馬背上一捏法門,齊齊暴喝一聲:「歐陽,休想拿第一」。

修士賽馬不可能沒有規則,以修士的能力,有千百中方法讓馬匹失去行動能力。因此,修士賽馬,規則也相當嚴謹,一旦違反,成績直接清零。

當然,有規則,就有規則漏洞。有些漏洞也是明明白白的漏洞,也是鼓勵修士利用漏洞爭鬥,從而使賽馬活動更加精彩。

賽馬規則規定,修士不得有任何針對馬匹的手段。這個規定,只規定了不能針對馬匹,但是,並沒有規定修士不能針對騎手上手段。

比如此時,火秀葛選章,土秀秦偉超同時針對的目標就是劍秀歐陽都三。

當然,這是賽馬而不是生死搏鬥,一些大招並不適合,兩人攻擊歐陽都三的法術也僅僅能牽扯歐陽都三的精力,一個是火系法術,連珠火球;一個是土系法術,重力加身。

這兩個法術並不強力,但是在此場合很實用,尤其是重力加身的法術,簡單的讓劍秀歐陽都三全身其沉無比,自然就加大了馬匹負重,速度自然受到影響。

「開始了」解說修士唾沫飛濺,眉飛色舞:「最終的馬王之爭開始了,精彩上演,火秀和土秀關鍵時刻,開始聯手,一同向劍秀歐陽都三發動攻擊」

歐陽都三劍眉一豎,身上光彩流轉,護甲開啟,同時,嘴裡悶哼一聲:「找死」,神念一動,一把極品法劍飛到空中,在空中形成一片劍網,擋在了火秀和土秀的前方。

三秀動手的同時,兩王也開始捉對廝殺。小南王大喝一聲:「小雕,看招」,手中,一個光團扔向小北王夏國鵬。按照小南王的說法:「小北王?能稱得上大鵬?頂多算只雕」,因此,從小到大,他嘴裡的夏國鵬從來都是夏國雕。

小北王夏國鵬不甘示弱,嘴裡大叫:「小魚兒,你找死」,身上光華流轉的同時,也把手中早就準備好的一團紅光給扔了過去,同理,夏國鵬認為:「還鯤?我看是小魚兒差不多」,因此,在他嘴裡,夏國鯤從來都是夏國魚。

前面五人齊齊動手,速度為之一降,劉志遠的綠耳馬上衝上前去。其他六人自然不會讓劉志遠平白撿便宜,齊齊動手,攻向劉志遠,劉志遠一陣手忙腳亂,又落在了後方。

有了劉志遠的前車之鑒,後面幾個修士聰明的齊齊調整馬匹速度,不再冒頭前沖。而是緊隨在前面五馬之後,伺機而動。

眼看終點近在咫尺,前面五位加上一個不斷嘗試的劉志遠,競爭更加激烈,相互纏鬥火熱朝天,反正是誰都不能跑第一,誰是第一都會受到其他修士的猛烈騷擾。

此時,一邊和其他人纏鬥,劉志遠一邊給孫豪傳音:「孫師兄,如果可能,盡量爭取第一」

賽馬第一,除了能提升知名度以外,並沒有多大的實際好處,但是,對提升宗門影響力很有幫助。說實話,孫豪對這個馬王,並沒有多大興趣,不過,如果機會合適,也是可以爭一爭的。

終點臨近,前面六馬爭鬥不休,很可能出現五馬甚至是六馬共同並列第一的奇觀。

臨近終點,衝刺前一刻,葛金旭首先忍不住加速,因為沒有人騷擾,加速前行,沖向終點,顯然,他的這一舉動是得到了葛選章的暗示,幾乎在他加速的同時,葛選章加大了對其他頭馬騎手的攻擊力道,試圖火中取栗,讓葛金旭脫穎而出。

誰知,葛金旭這速度還沒加起來,他身邊,歐陽瑾方哈哈大笑:「早等著你呢」,卻是發出法術,牽制住了葛金旭。

葛金旭和歐陽瑾方的速度同時一降。

夏靜和夏諳兩姐妹對望一眼,夏靜脆生生說道:「各位師兄,我們姐妹加速了,誰要是攔截我們,可是不夠男子漢氨

說話之間,兩姐妹同時加速,朝終點急速賓士而去。

仁武皇帝很寶貝兩個公主,前面修士,除了不大關心這些事的孫豪,其他修士早有所聞,兩公主加速,一時之間,倒真沒有修士出手攔截。

夏國鯤和夏國鵬這兩個冤家對頭此時的立場倒是一致起來,都大喊:「皇妹妹,你們只管沖,誰要是攔截你們,就是跟我過不去」

於是,賽場之上,出現了奇怪變化,男修們,你不讓我我不讓你,兩女修策馬直奔終點。

哦,不!

一會之後,眼尖的賽場邊上的解說修士大聲說道:「那是誰?真聰明,居然夾在兩位公主的中間,一同奔向了終點」孫豪策動綠耳,無聲無息,夾在兩位公主的透骨龍中間,角度選擇十分巧妙,任何修士想攻擊孫豪,其攻擊就繞不開兩位公主,前面修士一時大意,居然被孫豪乘隙而入,隨著兩位公主突進到了前方。

臨近終點,孫豪微微一笑,對身邊的兩位公主輕聲說道:「謝了,兩位公主」,綠耳馬瞬間加速,已經是一馬當先,直衝終點。

「這人一襲青衫,坐騎綠耳,原來是青木宗孫豪」,解說修士對著傳音符大聲喊道:「快看,孫豪從兩位公主中間突進了,沖向了終點,誕生了,馬王誕生了,馬王不是歐陽都三,也不是兩位小王爺,甚至是兩位公主也僅僅落後半個馬頭,這一屆,峻山會獵的馬王,就是,青木宗修士,孫……豪」

馬王是孫豪?傳音符回到京華城,滿城嘩然,奔走想問:「孫豪是誰?怎麼就孫豪得了馬王?」這可是歷屆峻山會獵,最大的冷門。

這時,解說修士通過傳音符再次給了大家一個很好的解釋:「沒想到,萬萬沒想到,鶴蚌相爭,漁翁得利,兩王四秀爭執不下,卻讓青木宗孫豪撿了一個巨大的便宜,爆出了一個天大的冷門,峻山馬王,新鮮出爐,他就是,青木宗孫豪,在拍賣場拍得沉香劍的青木孫豪,這真是,六馬爭王,花落沉香……」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