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一百六零章 東方發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零章 東方發難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青木宗參加峻山會獵的弟子,收穫都很大,除了孫豪,童力這位新晉四秀,是收穫最豐厚的弟子,不僅僅獲得了前往龍雀秘境的名額,也得到了皇室一件極品法器的獎勵和宗門一次入寶庫的機會,宗門藏經閣也獲得了一些許可權,靈石百萬,同樣獲得青木宗長老待遇。

另外,劉志遠的排位也在前二十以內,水漲船高之下,收穫也很不錯。

受到宗主傳召,孫豪和所有參加會獵的青木宗弟子不敢怠慢,在許可的帶領下,御劍返回宗門。

眾弟子返回宗門之時,青木宗張燈結綵,喜氣洋洋,仙鶴飛舞,鐘鼓齊鳴,一派大慶景象。

孫豪超記錄奪取獵王,青木宗團體第一,揚眉吐氣,要大慶特慶。

此次大慶,請來了皇室、四宗還有一些相對較大的修真家族觀禮。

慶典由木臉築基修士青老主持。

仙樂和五彩法術烘托之下,峻山會獵弟子整齊亮相,英雄歸來,迎來整個青木宗陣陣歡呼;

孫豪代表會獵弟子發表了熱情洋溢的發言,掌聲震耳發聵;

與會嘉賓宣讀了賀詞;

青木宗五位築基修士,給會獵弟子頒發了獎勵;

孫豪的大名請入了青木宗祖師堂,記入宗門大事記,為青木宗後輩弟子世代景仰……

最後,許宗主致辭,展現了青木宗的泱泱大宗氣概,再次闡述了青木宗和其他宗派友好相處的宗旨,並號召青木宗各位弟子學習以孫豪為首的會獵弟子的求道精神,在修鍊道路上走的更快、更好、更遠、更高……

大慶為期三天,期間,孫豪分頭拜訪了青老、宗主,並返回四象居入住,同樣拜見了幾位師兄和師父余昌明。

孫豪的實力已經遠超幾位師兄,但是孫豪禮數周到,沒有半絲逾越,讓三位師兄倍覺欣慰。

宗門大慶之後,送走觀禮客人,許宗主召集所有長老,召開了大慶之後的第一次青木宗高層會議議事。孫豪排在了未築基長老首位,排位第六,緊挨已經成功築基的師父余昌明落座。

宗門新增了很多產業,需要派人打理,其中涉及的利益自然不小,許宗主拿出了初步方案,交由長老們討論。

許宗主玩平衡熟門熟路,拿出的方案,基本照顧了各方利益,就連孫豪和童力的利益都有考慮,方案在討論了三個時辰之後,終於全部通過。

就在許宗主準備宣布散會的前一刻,排位第四的東方勝一抬手,沖許宗主說道:「宗主且慢,趁各位長老都在場,本人這裡有一事請各位長老裁定」

許宗主盯住東方勝半響,東方勝毫不退縮,許宗主無奈嘆氣:「你有何事需要長老裁定?」

東方勝一臉怨恨,看向孫豪,對孫豪一指:「各位同門,這裡,我要狀告沉香長老」。

許宗主沉聲問道:「告他何事?」

東方勝:「我要告他殘害同門,其罪當誅,我之弟子玉坤龍、黃錦、馬一鳴、曲友四位人,俱都在火蛙沼澤喪身於孫豪之手,孫豪,你敢不認罪?」

議事大廳之內,各位長老頓時一陣竊竊私語,議論紛紛。

童力看了看孫豪。

孫豪面沉入水,正經威坐,沒有絲毫答話的意思,好像東方勝說的不是自己一般。

許宗主咳嗽一聲,沉聲問道:「東方勝,可有證據?」

東方勝沉聲說道:「我徒坤龍的儲物,孫豪御使的火靈劍,孫豪學習炎龍三疊法……宗這些證據,夠不夠?」

許宗主看向孫豪:「孫豪,你可有話說?」

孫豪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不緊不慢地問道:「孫豪有兩事不明,敬請東方長老解答,這第一,火蛙沼澤資源匱乏,坤龍師兄為何而去?」

「這……」,東方勝臉色微紅,有點語塞。

他身邊,東方起眉頭一皺,沉聲說道:「為何而去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孫豪你必須認罪」。

孫豪微微一曬,繼續自己的問題:「第二個疑問,當日,他們何等修為?我孫豪又是何等修為?」

「這?」東方勝又是一陣語塞。

是啊,大廳長老頓時議論起來,亂鬨哄的,玉坤龍是誰?當日,怎麼會滅在孫豪手中呢?

東方勝咳嗽一聲,鎮住大家的議論聲音,開口說道:「孫豪,你鍊氣八層,已經是封號修士,對你來說,什麼可能都有,你敢不敢對道心發誓,玉坤龍不是喪身你手?」

孫豪微微一笑,對東方勝拱拱手:「多謝東方大長老看重,孫豪受寵若驚,不過,孫豪還真敢發誓」,說完,孫豪神色一正,立掌起誓:「皇天在上,我孫豪對天發誓,曲友馬一鳴等人並未喪身我手,此言如不屬實,可教我孫豪修為不得寸進,東方長老,孫豪此誓,你可否滿意?」

「這?」東方勝沒想到孫豪真敢發誓!難道玉坤龍他們真不是孫豪所殺?

許宗主咳嗽一聲,說道:「孫豪,把你身上的儲物袋借我一觀」。

孫豪沒有說話,把身上儲物袋扔給許宗主。

許宗主神識快速掃過儲物袋,然後問東方勝:「你可知玉坤龍的儲物袋多大?」

東方勝回到:「八十個立方左右」。

許宗主嘆了一口氣,說道:「孫豪這個儲物袋,達到兩百立方,卻不是玉坤龍所有,孫豪的儲物袋裡,火屬靈劍有一把,不過也只是上品法器,遠遠不如玉坤龍的火靈劍……」

這?東方勝再度無言以對。

事到如今,東方兄弟的所有證據都被駁斥,孫豪將自己完全給摘了出來。

孫豪摘的太乾淨了。

東方起看看東方勝,哈哈大笑起來:「說一千,道一萬,兩個事實,孫豪你怎麼也摘不了,第一個事實,玉坤龍出事之時,你正好就在火蛙沼澤;第二個事實,曲友和你乃是世仇,曲友世俗老家飛龍寨,也被你利用夏家給剿滅了……」

誰沒有世俗牽絆?剿滅弟子的世俗老家,這可是修士大忌,長老們頓時議論紛紛。

許宗主雙眼猛地放出精光,大聲說道:「東方長老,話不能亂說,那飛龍寨勾結魔修,證據確鑿,該滅。」

執事堂長老也是宗主一脈,此時站出來說道:「情況的確如此,東方長老,你這話卻是有失偏頗」。

大廳長老們這才鬆了一口氣,原來如此。

長老們經過腦補,大致猜出了事情的前因後果,應該是東方長老的弟子去火蛙沼澤尋仇不成反被殺,才有了今天這一出。

宗主發話將自己的理由給駁斥了,東方起也沒有絲毫放手的準備,反而長身而起:「孫豪,我們兄弟認定了你是兇手,你可敢與我們生死台上見?」

孫豪還沒有說話,他身邊,一臉儒雅的余昌明長袖一擺,也挺身而起:「東方起,怕你不成,生死台就生死台,我們師徒奉陪」。

孫豪感激地看了一眼余昌明,也站起身來,淡然而笑:「如此,孫豪就領教東方長老高招」。

沒想到事情演變成了這番摸樣,宗門長老內鬥,這可不是好現象,大廳之內,長老們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了。

許宗主皺著眉頭,看看兩邊,好像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種情況了,不過,私下,他正在跟青老傳音:「尚之青,該你出場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