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百一一章 正反兩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一章 正反兩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軒轅紅見孫豪用心聽講的樣子,也不藏私,開始介紹飛龍鷂的厲害之處:「這飛龍鷂,因為是血脈靈獸,血脈之中自有傳承,最厲害之處就是飛龍鷂本身具有罡氣,一如罡煞築基修士的護體罡氣一般,普通築基修士的攻擊很難擊破罡氣,傷及它的本體…….」

按照軒轅紅的介紹,飛龍鷂的厲害之處共有三點,一點是罡氣護體,很難傷害;其二就是速度極快,打不過可以逃,很難追上;其三就是法術兇猛,普通築基修士很難防祝

總之一句話,軒轅紅覺得,招惹飛龍鷂,簡直就是沒事找抽。

丘陵地帶一般是山地或高原與平原的過渡地帶,龍雀秘境廣袤的內層之中,隨著深入,到了核心區域,已經有一些雄偉的山川出現。

飛龍鷂的巢穴,資料記載,就在一處筆陡的青岩山之中。

夏國民間,有一句俗話,叫「青山出鷂子」,這一句的原本含義正是說,高大聳立的青石山上,時常有鷂子出沒,當然,世俗民間常常以這一句話引申寓意寒門士子常出有用之才。

飛龍鷂雖然是龍雀血脈的靈獸,但是依舊保留了鷂子的一些習性,習慣於築巢於青岩山之中。

孫豪幾人商議了一個初步的行動方案,便開始向資料記載的所在方位前進。八人之中,施展了老君威靈術的軒轅紅最是疑惑不定,實話說,她抱的希望不大,因為聰明人不止孫豪一個,宗門資料記載,也有前輩修士抱有跟孫豪一樣的想法,打過飛龍鷂的主意,但是,前輩修士們趕走飛龍鷂,找遍了它的巢穴,除了收穫一些靈草之外,就一無所獲了。

理智上,軒轅紅覺得孫豪這是在做白工,可能費九牛二虎之力之後空手而歸。

但是,讓軒轅紅疑惑的是,老君威靈術的顯示卻是,此番過去,當有意外驚喜,這也就是軒轅紅驚疑不定的地方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軒轅紅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孫豪幾人加速前往飛龍鷂巢穴的時候,此時,一處高聳的青山之前,兩道流光落在了山前。

剛剛停下,歐陽讓二張狂的聲音已經響起:「三弟,你看,你看,好大一個鳥窩」。

歐陽都三順著二哥的手指看去,果然,眼前的青山,高聳入雲,筆直陡峭,最為奇特的是,這青山有一面岩壁十分平整,而且顏色也是罕見的白色,白色的岩壁之上,果然有一個巨大的鳥窩。

遠遠看去,鳥窩之中,現在是空著的,鳥兒已經出去覓食了。

看著這巨大的鳥巢,想一想這巨鳥可能的體型,歐陽都三不由打了一個寒顫,這得多大的鳥?才需要這麼大的窩?不由開口說道:「二哥,這巨鳥可能不好應付,我們還是小心為上,趁它沒有回來之前,先走了吧」。

歐陽讓二哈哈大笑,對自己的臉上一指:「三弟,知道二哥臉上的刀疤是怎麼來的不?告訴你吧,每一道刀疤,都是一次生死存亡,哈哈哈,我輩修士,一生與天爭,與地斗,遇見危險,就當迎難而上,豈有退縮之理?」

歐陽都三的眉頭微皺,說道:「二哥,這裡是龍雀秘境,還是小心點為好」。

歐陽讓二哈哈大笑:「三弟,這一路行來,死在我們兄弟劍下的靈獸沒有一百也有八十,每次你都是小心翼翼,如此還怎能成事,聽我的,我們上去掏鳥窩了……」。

說完,不等歐陽都三回話,躍身而上,駕馭法劍,直衝鳥巢。

歐陽都三在他身後不停搖頭,但也不敢怠慢,駕馭法劍,緊緊跟隨而上,兄弟二人臨近鳥巢之時,就聽到遠方,一聲尖亢的鳥鳴,一個巨大的黑影飛速急飛而來。

生性張狂的歐陽讓二並不畏懼,大吼一聲,:「來得好,三弟,正反兩儀劍陣,不要留手,速度」。

事情臨頭,歐陽都三去也並不含糊,大聲應道:「知道了,二哥」。

說話之間,兄弟兩身形穿插,身影如梭,法劍竄出,帶起連串劍影,迅速拿出了他們的看家本領「正反兩儀劍陣」。

兄弟兩能殺出龍雀秘境外圍進入內層,依靠的就是這「正反兩儀劍陣」。

太極分陰陽,陰陽謂兩儀。陽分太陽、少陰,陰分少陽、太陰,是為四象。太陽為乾兌,少陰為離震,少陽為巽坎,太陰為艮坤。乾南、坤北、離東、坎西、震東北、兌東南、巽西南、艮西北。自震至乾為順,自巽至坤則為逆……

正反兩儀劍陣正是運用兩儀順逆之力,布設的一種二級劍陣,此陣法,講究以柔克剛,以弱勝強,一經施展,綿綿不絕,是金劍堂的看家陣法,也是歐陽兄弟的最終底牌。歐陽讓二個性張狂,但並不蠢,知道這巨鳥可能很強,毫不猶豫,讓歐陽都三配合自己布設劍陣,嚴陣以待,應戰巨鳥。

孫豪七人帶著李垚駕馭法器,遠遠看見了一片白色的岩壁,和一個巨大的鳥巢。

「到了」,孫豪停住沉香劍,其他幾人紛紛停在他的身邊,站在半空,向前看去。

「這是陽雀岩」,軒轅紅指著白色岩壁說道:「傳說之中,龍雀又叫陽雀,龍雀築巢之地,必有陽雀岩」。

「陽雀岩?」大個子童力露出驚訝的神色,然後露出回憶的神色,嘴裡說道:「我們老家,有陽雀的民謠」。

「你們夏國,自稱是大夏後裔」,軒轅紅笑道:「龍雀是大夏國器,有一些龍雀的民謠不足為奇」。

「太陽出來照白岩,金花銀花朵朵開;金花銀花我不愛,只愛情哥好人才。太陽出來照半坡,金花銀花滾下坡;金花銀花我不愛,只愛情妹唱山歌。月亮彎彎兩頭鉤,兩個星宿掛兩頭;金鉤掛在銀鉤上,哥心掛在妹心頭。……」,童力好像想起了奶奶抱著自己的時候,已經輕聲唱起了家鄉的這首民謠,身為修士,家鄉的世界已經被埋葬在了記憶深處,只有偶然的場景,才會讓修士如墜夢中,豁然想起家鄉往事。/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