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百二一章 變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一章 變數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軒轅紅覺得,孫豪的推測和判斷,很有道理。

但是,問題來了,正如孫豪所說,這番話如果說給沈鈺聽,沈鈺一定會斥之為歪理邪說,壓根就不會聽進去半個字,如果孫豪的推測成立,沈鈺就並不是投擲龍雀羚的合適人眩

現在,道魔雙方,各自持有部分龍雀羚,要想五十枚龍雀羚投在一個方向,只可能是負能量一方,孫豪的這個推測說給魔門聽,人家也不會甩你三分半。

沈鈺也不可能投擲在負能量一方。

而且,任何青雲門弟子,誰能甘冒、敢冒大不韙將龍雀羚投擲在負能量區域?如果真這麼做了,回去怎麼交差,怎麼跟宗門交代?

孫豪這個推測,給軒轅紅出了一個大難題,該怎麼辦呢?傷腦筋!

孫豪臉上出現一絲淡淡的玩味笑容,看著一臉沉思狀態的軒轅紅,半響之後,幽幽說道:「或許,天靈靈、地靈靈能解決問題」。

軒轅紅猛地驚醒過來,看看孫豪,嘴裡嗯了一聲:「我知道了」。

是晚,出乎沈鈺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也不知道該死的孫豪跟軒轅紅說了些什麼,軒轅紅從孫豪那裡回來之後,居然忘了把龍雀羚交給自己,好像壓根就忘了此事一般。

沈鈺不由惱火,該死,這樣重要的事,怎麼會,也怎麼能忘記呢?

軒轅紅師妹不是又犯迷糊了吧,或者是被孫豪的**湯給灌迷糊了吧。

是夜,魔修一門也齊聚一堂,為第二天核心層的開啟做最後的安排部署。

相比青雲門,魔修這邊就散亂的多,個性不一的魔修懶懶散散,三五成群,形態各異,以白正煌和金邪日為中心,分散在四周,聽取兩個老大商量事情。

魔修目前到了二十六人,金邪日身邊稍多,連他一起有十五人,白正煌這邊有十一人,兩人,兩個陣營相當而坐,魔修們也習以為常,魔修和青雲門有所不同,魔修講究的是適者生存,對於弟子之間的爭鬥,有意無意有些縱然和鼓勵,這種對立情況的出現,在魔修中間實屬常態。

當然,五行魔宗作為傳承悠久的大宗,宗規還是很齊備嚴厲的,絕不會出現高階弟子無故擊殺低階弟子的情況,爭鬥嚴格控制在同輩同階弟子之間。

金邪日雖然沒有取得這批魔宗弟子的絕對話語權,但是,他還是這批弟子的主導者,看魔宗弟子都到齊了,金邪日大大咧咧地開口說道:「都來了,現在,大家說說,明天怎麼整?」

金邪日說話,魔道弟子們貌似沒有聽到一般,修指甲的修指甲,玩小刀的玩小刀,不為所動,金邪日習以為常,也不著急,安坐等待。

半響之後,白正煌慢條斯理地說話了,金邪日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老金,你不就是想我這幾塊龍雀羚嗎?給你便是」,說完,手腕一振,將自己進入龍雀秘境之後搶到的八塊龍雀羚拋了過去。

金邪日手一招,龍雀羚納入手中,嘴裡哈哈大笑:「如此就多謝白師弟了,這一次,我們一共得到了十九塊龍雀羚,開創了新的宗門歷史,這中間,少不了白師弟你的功勞,師弟放心,回去之後,本魔一定會如實稟告宗門」。

白正煌皮笑肉不笑:「如此多謝金師兄了」,兩人都知道,這不過是場面話,白正煌什麼身份,需要他金邪日美言嗎?

聚齊魔修所有龍雀羚,金邪日又掃了各位魔道弟子一眼,問道:「各位師弟,還有什麼建議,不妨說說」。

魔修弟子不為所動,依然故我。白正煌曬然一笑:「金兄虛偽了,以金兄實力,有小弟輔佐,青雲門這批弟子的實力實在是不夠瞧的,哪裡需要什麼建議?直接碾壓過去就是,各位同門,你們說是不是?哈哈哈」。

白正煌身後的魔道弟子齊齊笑了起來,笑聲也是各有特色,有的是哈哈哈,有的是桀桀桀桀,有的是嘿嘿嘿……

金邪日身後的弟子不為所動,等白正煌身後弟子笑完了,金邪日身後,一個蒙面修士小心翼翼地開口說道:「斷金大人,雖然我們這邊看起來優勢很大,但盧山覺得,我們還是須得小心謹慎,青雲門那邊,怕是會出現一些變數……」

盧山說這話,的確是為了魔道大局著想,也的確是覺得,青雲門有了孫豪在,可能會出什麼蛾子,抱著小心無大錯的心態發話的,盧山已經前後兩次對戰孫豪,那一次不是看似有巨大優勢,但是最終的結果都是以孫豪大獲全勝為最終結局。

盧山此時有強烈的預感,這次龍雀秘境,看似沒有任何建樹的孫豪,很可能就在密謀什麼,任何忽視孫豪的人,最終都會吃虧,吃大虧,這是盧山本能的感應。

盧山的一番心是好的,但是,他沒有想到,他說這話的時機不對。

他這個時候,說這樣的話,給魔道弟子的感覺,簡直就是跟白正煌對著干。金邪日身後,不少魔道弟子沖盧山豎起了大拇指,這些弟子雖然站在金邪日身邊,但是並不想往死里得罪白正煌,沒想到這盧山,如此看好金邪日,站隊很徹底啊!

聽到盧山說話,金邪日臉上出現了笑容,但並沒有說話,似笑非笑,看著白正煌。

好吧,你白正煌剛剛說不要把青雲門放在心上,我金邪日還沒有說話,就有小弟幫我打你的臉了,這臉打的,啪啪響啊!

白正煌臉上有點發燒,看向金邪日身後,看到黑巾蒙面的盧山,開口問道:「盧山?紅魔宗盧山?」

盧山穩穩坐在金邪日身後,雙手一拱:「盧山見過白師兄」。

剛剛說話時,盧山倒真是沒想那麼多,單純是從大局出發,想提醒一下魔道這邊多注意注意孫豪,但是,眼前,白正煌對自己說話,心思通透的盧山馬上明白自己犯了大忌,不過,事已至此,只能是一條道走到黑了。/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