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百二四章 殺魔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四章 殺魔宮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沈鈺一看,可不是?自己和軒轅紅對面而立,這會揮動的不是左手是什麼,不由大急:「是,不是……」

軒轅紅:「到底是不是啊?」

沈鈺……

沈鈺和軒轅紅在討論到底是不是。

青雲門和五行魔宗的其他弟子此時已經是無話可說了,今日,事情一波三折,但是大家都只猜到了開頭,而沒有猜到結尾。

這種結果,所有弟子都想象不到,哭笑不得。

只有盧山,看到了軒轅紅看向孫豪的細節,若有所思,如果他推測不出錯,這個傳承還不一定對誰有利,很明顯,這個開啟方式,是孫豪所屬意的,那麼,這裡邊就問題大了。手頭資料太少,盧山又不這次魔道弟子的主導者,雖然知道這裡邊不對,但是也只能自己暗中留意,小心保護好自己,至於其他魔道弟子,盧山就只能為他們祈禱,讓他們自求多福了。

魔修們,大喜過望之餘,感覺如墜夢中,結果很好,但顯得很詭異,這事很蹊蹺,很搞笑!

青雲門弟子則是扼腕長嘆,怎麼會這樣?煮熟的鴨子居然也給飛了!!

不過,就算怎麼不相信,怎麼不願意接受這個結果,龍雀秘境核心區的開啟已經不可逆轉,龍雀羚投入之後,核心層入口開始了變化,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龍雀羚投入,五十個投孔亮了起來,向上射出白色的光華,白光就在投孔的上空旋轉,交織成一個太極陰陽圖圖案,隨後,轟的一聲,核心層大陣開啟,龍雀羚投孔中心之處,好像一扇大門,象兩邊轟然打開,魔道傳承即將現世。

五十枚龍雀羚齊齊投在了魔道傳承投孔,這種情況前所未有,也不知道會開啟什麼樣的了不得的魔道傳承。

青雲門弟子又能從中得到些什麼呢?

龍雀羚投入,核心層開啟。

資料記載,核心層之中,根據龍雀羚的投入多少不同,開啟的傳承也各自不同,就算是同一種投入方式,開啟的傳承也不一定就一樣。

造化這龍雀秘境的遠古大能,手段真是莫測高深,很可能正如傳說一般,這是當時的大夏舉全國之力造就的培養後輩弟子的傳承秘境,很可能當時大夏的前輩大能都留有傳承在其中,就等有緣修士延續自己的修行之路。

資料記載,核心層開啟最多的是修鍊室,是某個遠古修士修鍊之處,其中有其功法和修鍊心得傳承,這種傳承大多設置了一些較簡單的考驗,難度不大,主要的困難來自敵宗,歷年以來,古修士傳承都是為兩宗必爭之物。

當龍雀羚投入差距較大之時,也可能會開啟一些古修士洞府,洞府之內,傳承更厲害,還有一些古修士遺留的古寶甚至是古丹藥之類的重要物品,設置的傳承考驗難度也更高。

這一次,投入的龍雀羚這麼多,至少也會開啟修士洞府。

核心層緩緩打開,出現在大家面前的,並不是洞府,而是一個牌樓。

這一次的傳承,並不是一間修鍊室,也並不是一個修士洞府,而是首先出現了一個牌樓,牌樓前方,有一條鋪設了紅地毯的丈許寬通道,憑空出現在眾人前方,直抵牌樓正門,通道兩旁,牌樓左右,都冒出一陣陣暗紅,絳緋色的光芒,使整個牌樓籠罩在一片神秘的色彩之中。

這是一棟三門木牌樓,柏木樁地丁,「夾桿石」包柱,柱子的頂端以「燈籠榫」直達檐樓的正心行,與檐樓斗拱連接,上下一氣,樓頂用各色琉璃瓦鋪就,五彩斑斕。

牌樓大氣而氣勢恢宏,尤其是正中主樓,高出兩邊側樓一層,樓冠之上,每邊有三隻彎角向上高高翹起,烘托出中間筆直向上的主角的莊嚴和大氣。

這一切的一切,都顯示出,這一次開啟傳承必然十分不簡單。

牌樓正門上方,有三個幽暗的古篆字,在暗紅色的光線之中,若隱若現。

各位弟子的眼光紛紛投向這三個古篆字。

「殺魔宮」!

「殺魔宮?」白正煌哈哈大笑起來:「果然是我魔道傳承,哈哈哈,這絕對是封號大魔,這回,多謝青雲門了」。

殺魔宮?青雲門弟子心中,頓時一片冰涼,這一回,怕是出大事了。

孫豪看向殺魔宮三個大字,只覺得這三個毫不起眼的大字之上,一陣肅殺之氣撲面而來,心驚膽戰的感覺從心底油然而生,身上頓時大汗淋漓,不由自主後退三步。

童力一把拉住孫豪,關切地問道:「師兄,你沒事吧?」

幾乎是孫豪後退的同時,又有幾個盯著殺魔宮瞧的道魔兩門弟子身不由主的連連後退,金邪日大喝一聲:「小心,別盯著那三個字看,別觸動了前輩修士的殺機……」

孫豪心中一震,這封號殺魔的前輩修士究竟是何等大能,僅憑三個不知道傳世多久噠三個字,就讓自己等人不得不退避三舍。

這時,有修士又大聲說道:「快看,牌樓上還有字」。

牌樓,如今夏國境內就不少,其作用遠古流傳下來就是記事、嚮導作用,這殺魔宮牌樓有字,應該就是記事功能,也不知道這上邊記載了些什麼?

有性急的弟子已經開口念到:「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修士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天生萬物與人,人無一物與天,殺1

念到這股殺字,這修士居然聲音打顫,嘴裡哆嗦起來,彷彿是有大恐懼一般,半響之後,才接著念到:「不忠之人,殺!不孝之人,殺!不仁之人,殺!不義之人,殺!不禮不智不信人,奉天之命殺殺殺!我生不為逐鹿來,千年滄桑大夢還,君臣將相皆如土,總是刀下觳觫材。傳令麾下三軍眾,逆天之人立死跪亦死」

除了念字弟子的大聲喘息之聲,道魔兩邊弟子都寂靜無聲,靜靜地看著這牌樓,久久無語。

遠古這位封號殺魔,該是何等殺星,可以想象,當年喪失他手的修士,或者是凡人,不知凡幾。

殺機臨體,氣勢滔天,通篇殺文念完,在場修士無不膽戰心驚,遍體生寒。

原本,開啟殺魔宮之後,軒轅紅多少心有忐忑,但是此時,她發現,殺機之下,道魔兩門弟子的壓力都是一樣的,五行魔宗的弟子並沒有因為他們是魔修而得到半點恩惠,殺機之下,感受到的壓力沒有少了半分。

感受到這一點,軒轅紅不由向孫豪看了過去。

孫豪看軒轅紅看過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沖軒轅紅點了點頭。/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