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二百三零章 七殺問心(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零章 七殺問心(五)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何為殺?

坐上悟道蒲團,孫豪心頭自然浮上了這樣一個疑問。

殺!字面意思,使人或者動物失去生命謂之殺!

為何殺?

萬物有靈人為最,那麼剛剛的幻境之中,黑落神將為何會坑殺四十萬趙卒?

孫豪沉入領悟之中,沒有發現,自己領悟的方向,恰恰是剛剛幻境經歷過的殺戮場景。

黑落神將坑殺趙卒之後,為皇帝所忌,為萬民所唾棄,最終鬱郁而被皇帝賜死,臨死之際,黑落神將感嘆::「我何罪於天而至此哉?」,良久,又說:「我固當死。長平之戰,趙卒降者數十萬人,我詐而盡坑之,是足以死……」

殺人者,被人殺!

孫豪彷彿化身黑落,橫劍自刎之時,心中有一腔不被理解的悲戚,也有一腔對被殺者的懺悔,但這心中,獨獨沒有後悔當時的決斷,直至臨死這一刻,黑落心中,依然覺得,這四十萬人,不該殺但不得不殺!

殺,為天下,得大仁!

縱然為此身死,也算是殺身成仁!

黑落死後,沒有了強勢敵人,大夏橫掃**,建立了人族第一個一統的龐大帝國,威震百族,稱霸大陸。

可以說,黑落神將當日決斷,奠定了人族萬世之基,是為大仁大義!

不仁不義者,殺!

殺魔宮牌樓有言:不仁不義者,殺!

四十萬趙卒,無有不仁不義,但是為了大仁大義,黑落神將,捨身成仁,痛下決斷,殺,大殺之後,奠定了人族一統的根基。

此為殺!

殺,本身是毀滅,本身是負面,但是,這個毀滅的過後,卻是新生,卻是人族長達千百年的和平與發展。

大殺為大和,大殺為大義,這就是黑落之殺。

站在黑落的環境,處在黑落的位置,孫豪有了明悟,如果自己是這位遠古神將,當日當時,只怕也會做出一樣的決斷:坑殺四十萬趙卒!

就在孫豪有這個明悟的同時,孫豪只覺得自己身體一震,人已經醒了過來,睜眼一看,自己正在問心殿內,盤膝而坐在殺道蒲團之上,其他悟道蒲團之上的修士,已經有不少人醒了過來,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看來也是略有收穫。

不一會,問心殿內所有殺道蒲團之上的修士陸續醒了。就在最後一個修士醒來之後,問心殿內,又有兩個光門出現。

兩個光門?

這是什麼意思呢?

大家齊齊打量光門,發現,其中一個光門的上方有一個古篆字:「悟」,而另一個光門之上沒有字。

有修士試了試,發現,「悟」字光門只有上過悟道蒲團的修士才能進,而沒上過悟道蒲團的修士,可以進去沒有字的光門。

那麼,很有可能,沒有字的光門就是殺魔宮的出口了,很有可能,沒有獲得悟道機會的修士就此被淘汰了。

在場修士相互看了看,都想到了這種可能,但凡是獲得悟道資格的修士自然不會放棄繼續進步的機會,紛紛在其他修士羨慕的眼光之中,走進了「悟」字光門。

孫豪看著兩個光門,想一想第一間問心殿的三個顏色光門,給歐陽兄弟傳音說道:「不要喪氣,你們應該還有機會,大道天衍,生機一線,只要堅持和努力,你們未必就沒有機會」,說完,孫豪也大踏步走進了「悟」字光門。

與此同時,另一間問心殿內,軒轅紅笑著對五虎兄弟說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尚留其一,你們兄弟齊心不上悟道蒲團,但未必就沒有機會,大力,走,我們進去吧……」,說完,軒轅紅帶著童力也走進了「悟」字光門。

而魔修那邊,原本因為自己沒有獲得悟道資格,有點垂頭喪氣的盧山,聞聽到軒轅紅的話之後,頓時精神一振,再度浮現了一線希望。

盧山雖然進了殺魔宮,但是在魔修中地位墊底,雖然金邪日對盧山有一定好感,但是這樣的悟道機會還是輪不到盧山的。

盧山認為,這龍雀秘境之中,智慧最高,看問題最準的只有三人,就是孫豪、金邪日和軒轅紅,既然軒轅紅這麼說,一定就有其道理,他盧山雖然有時候看問題不透徹,但是他知道誰是真正的人傑,這樣的話,跟著這些人傑的思路走,大方向就不會錯。

想通這個道理,盧山振作精神,跨進了沒有字的光門。

這邊,孫豪跨進光門的這一刻,頓時頭腦一陣暈眩,然後,孫豪發現自己又出現在了一個幻境之中。

這一次,孫豪發現,自己化身變成了一個遠古判官,大夏唐丁大士,此時,自己正一臉莊嚴,端坐廳堂之上,審判大案要案。

此時,孫豪的頭腦之中,又出現了一些記憶,此次記憶正是此次孫豪需要審理的案件資料。

此案案情很明了,但是此案件卻並不好判。

是年五月,大夏五位鍊氣修士進入中央高原的石灰岩洞試煉。但當他們深入洞內時發生了意外,岩石和大陣擋住了石灰岩洞的唯一出口。五位修士發現受困后就在洞口附近等待救援。大夏組織了一個營救隊伍火速趕往出事地點。

由於洞穴偏遠險峻,山崩仍在繼續,大陣威力難測,營救工作的困難大大超出了事前的預計,而在營救過程中的一次山崩更是奪去了十名營救修士的生命。與此同時,洞穴內五位修士的情況也不容樂觀。他們隨身所帶的辟穀丹有限,洞內也沒有可以維持生命的動物或植物,修士很可能會在出口打通前餓死。就在被困的第三個月,營救修士打通部分大陣,洞外修士通過傳音符和洞內修士取得了聯絡。

當被困修士問到還要多久才能獲救時,回答是至少還需要三個月。受困修士於是描述了各自的身體狀況,然後詢問救援者,在沒有辟穀丹的情況下,他們是否有可能再活三個月。當外邊修士給出否定的回答后,洞內的傳音符沉寂了。一天之後,傳音符恢復,被困修士要求再次與營救修士通話。修士莫爾代表本人以及四位同伴詢問,如果吃掉其中一個修士的血肉,能否再活。縱然很不情願,營救修士還是給予了肯定的答覆。

此後洞內就沒有再傳來任何消息。在修士被困洞穴的第六個月,營救終獲成功。但當營救修士進入洞穴后,他們才得知,就在受困的第四個月,修士莫爾已經被他的同伴殺掉吃了。

根據四位獲救修士的證詞,在他們吃完隨身攜帶的辟穀丹后,是修士莫爾首先提議吃掉一位同伴的血肉來保全其他四位,也是修士莫爾首先提議通過抓鬮來決定吃掉誰,因為他身上剛好帶了一副骰子。四位生還修士本來不同意如此殘酷的提議,但在他們獲得外界的信息后,他們接受了這一建議,並反覆討論了保證抓鬮公平性的問題,最終選定了一種擲骰子的方法來決定他們的命運。擲骰子的結果把需要犧牲的對象指向修士莫爾,他於是被吃掉了。

此案件就是如此過程。

很清楚明白的案情,但是很不好判。

四名修士吃掉修士莫爾,是否有罪,是否該殺?/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