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三百零六章 立規矩(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六章 立規矩(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話說,你們看戲的表情也不要太明顯好不?潔貝兒心裡腹誹,有這幾個寶貝哥哥在,要想設計別人還真心不容易,不過,這回,我可不是設計,這孫豪只能拿真本事說話了。

孫豪也是一腦門子黑線,看著幾兄弟的架勢,潔貝兒接下來,應該是會找自己的茬,但是,孫豪自覺自己修鍊很忙很忙,大把大把的事情等待自己去做,真心沒時間陪著這幾位玩過家家。

但是,不管孫豪願意與否,潔貝兒出招了:「孫師兄」,潔貝兒笑著說道:「你煉丹術真是了得,潔貝兒佩服」。

孫豪無奈笑著說道:「好說,好說,略懂」。

「嗯」,潔貝兒胖胖的臉上出現由衷的笑容:「既然如此,小潔這裡有一事相求」。

孫豪苦笑:「嗯,孫豪儘力」。

潔貝兒嘆了一口氣:「小潔從小被寒氣纏身,服用靈丹不少,效果卻是不佳,不知師兄能否幫我瞧瞧,解我寒氣襲身之苦」。

潔貝兒這話一說,李氏五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卻也沒有了看戲的表情,變得無比沉重起來。

寒氣襲身?孫豪苦笑不已,這恐怕不是那麼好瞧的。

話說,李潔身為青雲門金丹真人的後輩,一般狀態的寒氣能難得住金丹真人嗎?這李潔,貌似是讓自己給她瞧病,但怕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看看一邊五兄弟那無比期待的眼神,孫豪此時,終於明白過來,原來這小丫頭是不滿自己的五個哥哥叫自己老大啊,想來就是想拿此事來打擊自己在李氏五虎心中的威信地位吧,這丫頭年紀雖然小,但也好生聰慧。

孫豪並沒有當李氏兄弟老大的心思,那不過只是一個玩笑,不過是五兄弟缺根筋,當真了而已,現在,沒存想,人家的老妹殺上門來找場子了。

孫豪笑了笑,打算順手推舟,按照李潔的意思走,完結這個所謂的老大的玩笑時。

就見五兄弟,老大李鑫帶頭,齊齊推金山倒玉柱,跪倒在了孫豪的面前:「大哥,孫老大,幫幫潔貝兒,這寒氣發作越來越厲害了,幫幫她吧」。

好傢夥,潔貝兒是找茬沒錯,但是,這五兄弟卻是認真了。

潔貝兒怔怔地看著跪倒在地上的五位哥哥,眼中有淚光閃動,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孫豪一愣,隨即心中動容,李氏兄弟缺根筋,但卻是真正的性情中人,自己倒不好就此推過去了,無論如何,不管自己有沒有辦法,也得儘力一試。

青雲門雖然煉丹術了得,或許有許多高明的煉丹術傳承,但是,就疑難雜症的診治來說,卻不一定有修士能超過漢水白鹿,要知道,白鹿當年號稱萬家生佛,封號的來由就是一身了得的煉丹術、醫術。

孫豪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但是,就沖五兄弟這一跪,也願意儘力一試,一伸手,孫豪真氣震蕩,把五兄弟震了起來,凝重而緩緩地,孫豪開口說道:「五位兄弟放心,孫豪儘力一試」,說完,面對潔貝兒,笑容一斂,正色說道:「手伸過來,我給你瞧瞧」。

潔貝兒心中一怔,只覺得此時的孫豪,平添許多威嚴,竟然不敢多說什麼,乖乖地把手伸到了孫豪的面前。

指尖一挨到潔貝兒的皓腕,一股逼人的寒氣頓時讓孫豪為之一凜,這寒氣好生了得,孫豪身為修士,都覺得寒氣刺骨,可想而知,這是何等濃重的寒濕之氣,如果潔貝兒生在普通人家,怕是早就被這強悍至極的寒氣生生凍結了。

當然,這寒氣如果不厲害,以李潔的身份,只怕早就被驅除了。

孫豪拿住李潔的手腕,食指和中指按住李潔的手脈,靜靜感悟著李潔的脈象。要說,對修士來說,神識一掃,李潔的身體狀況應該就能掃個七七八八,但是,一來,這樣去掃,那是對李潔的不尊重,二來,孫豪不覺得自己的神識能比金丹修士更厲害,金丹修士沒有辦法的寒氣,如果再用修士常用的手段,怕是不會有太多效果。

孫豪現在的拿脈,卻是得自漢水白鹿的傳承,常用於診治病人的特殊手段,這診治之法,相傳傳自遠古,遠古時期,拿脈又稱號脈,是一門博大精深的治療神術,號脈之時,體位,指法都很有講究,但是,很多東西現今都已經失傳,漢水白鹿傳承之中,也自覺所學不全,但是,還是留下了五大號脈口訣,流傳後輩。

漢水白鹿傳承有云:脈大小,主管察氣,脈大氣旺,脈小氣虛;脈快慢,主管察精,脈快精虛,脈慢精足;脈硬軟,主管察火,脈硬火多,脈軟火少;脈浮沉,主管表裡,脈浮是表症,脈沉是里症;脈勻亂。主管察安危,脈勻則生命及心臟平安,脈亂則生命及心臟危險。

這五大口訣,孫豪記憶很清楚,但是,這卻是第一次實際應用。

修士號脈,自然有很大優勢,不說其他,但論對脈象的把握和感知就遠遠超出常人。

號脈李潔,孫豪的感覺很不好,李潔脈象很沉,表示里症很重,脈象很亂,顯示李潔現在的狀態不是很好。

號脈之後,孫豪翻翻李潔的眼睛,看看李潔的舌頭,再次確認,李潔的狀態已經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

號脈並查探一番之後,孫豪靜坐思考。

這時,李潔驚訝地發現,自己好像對眼前這個帥得一塌糊塗的孫師兄產生了那麼一點點信心,有了那麼一點點期望。這孫師兄跟其他修士有所不同,並沒有神識掃過,就對她的疾病指手畫腳,而是認真的查看了她的情況,並陷入深思之中,李潔覺得,孫豪不是在演戲,那麼,就一定是在真正地想辦法了。

看看盤膝而坐的孫豪,李潔突然覺得,或許,自己幾個哥哥跟著這麼一位做事認真而穩重的大哥也不錯,就是不知道,他會不會被自己這怪病給難祝

半響之後,孫豪睜眼,問了一句:「小潔,你這病得自娘胎?」

李潔一愣,李鑫已經在邊上說道:「正是正是,正是得自娘胎,大哥你好厲害」。

孫豪沒有說話,問完之後,再度開始思考。/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