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三百二二章 出手相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二章 出手相助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羅偉寧一聲悶哼,偉岸的身軀猛地一矮,委頓在地,大盾是他煉化的法器,和他息息相連,大盾被破,他也受到一定的傷害,不由為之一慘,已經受傷。

此時,黃文茂的金屬性法劍已經攻向韋金魔,直刺韋金魔面門,韋金魔不慌不忙,腳下一頓,踩在腳下的黑氣冒了上來,在他面前布成了一層薄薄的黑煙,金劍刺中黑煙,居然如陷泥潭,進退不得,韋金魔左手一伸,中指、食指一夾,夾住金劍,臉上遺憾地搖搖頭:「上品而已,無聊……」,兩指用勁,只聽卡擦一聲,金劍已經被夾成兩截。

看到這一幕,就連不遠處的孫豪,也不由倒吸一口涼氣,這韋金魔,毫無疑問已經凝鍊了地煞,他腳下黑雲,卻是凝鍊地煞之後形成的護體罡氣,這種罡氣不僅僅是防禦了得,破壞也了得,不然,他不可能如此輕易折斷黃文茂的金屬性法劍。

法劍被斷,黃文茂也不由一聲悶哼,委頓了下來。

黃紅英小臉之上,一臉慘然。

這還怎麼拚命?還能怎麼拚命?

一個照面下來,羅大哥和哥哥雙雙法器被毀,身受重創,實力差距太大了。

輕描淡寫毀掉金劍,蟠揮動,百鬼陰風呼嘯,把三個鍊氣小輩團團圍住,上下翻飛,陰風陣陣,百鬼厲嘯,不過,卻也只是將他們圍著,並沒有馬上陰鬼纏身,韋金魔還沒玩夠,這場遊戲還得繼續。

「桀桀桀」。韋金魔好整以暇。駕馭黑雲停在半空。俯視三個小輩:「好感人啊,生死與共,多麼感人的情節啊,不過,本魔韋金今天心情好,決定網開一面,你們三人,有一人可以活著離去。你們自己選吧,看選誰,本魔耐心有限,你們速速決定」。

三人之中,一人可活。

孫豪心中一動,也想看看這三人做何選擇。

羅偉寧和黃家兄妹對望了一眼,彼此眼中都看到了對方的心意,黃紅英首先脆聲說道:「韋金前輩,如果你能放過我的兩位兄長,我願意任憑處置。哪怕是被前輩當成爐鼎,我也心甘情願」。

女修一旦成為魔修爐鼎。其命運就註定了萬劫不復,不僅僅會修為不得寸進,更有可能會精血俱喪,甚者會魂飛魄散,不入輪迴。

很多剛烈女修,情願自殺兵解,也不會願意淪為魔修爐鼎,這黃紅英為了兩位兄長,卻願意以身飼虎,也算了得,孫豪在暗處,不由暗自點頭。

韋金「桀桀」怪笑,沒有答話,黃文茂和羅偉寧此時卻齊齊說道:「韋金前輩,我等二人任憑前輩處置,卻望前輩守諾,放小妹離去」。

「桀桀桀」,韋金又怪笑起來:「好感人的場面啊,好感人的情節氨。

怪笑幾聲之後,這老魔笑聲一斂,卻是一臉寒霜:「不過,老子最不耐煩假惺惺正道偽君子,老子最討厭這種偉大情操,他娘的,老子今日就不守諾,你們能咬我?今日,我不僅僅要讓你們嘗遍生離死別之苦,還要讓你們看看什麼是人間慘劇」。

三人聞言,心頭又是一慘,是啊,跟魔修說道理跟與虎謀皮又有何異?三人此時,只恨自己修為不足,成了那待宰羔羊。

「我想想氨,韋金駕馭黑雲圍繞三人轉了一圈,嘴裡碎碎念地說道:「該怎麼炮製你們好呢?清蒸、剝皮?還是挖心,鑽腦?該怎麼炮製好呢?對了,有了,就這麼辦」。

韋金魔身為魔修,煉製的蟠需要攝入修士生魂,修士修為越高,臨死之際怨氣越大,攝入之後,蟠的威能卻是越強,是故,韋金魔每每擊殺修士之前,都會百般折磨修士,以期達到最佳生魂效果,卻也不完全是單純為了滿足自身惡趣味。

「嗯,先凌遲這細皮嫩肉的帥小子」,韋金魔對黃文茂一指:「讓你們看看我韋金魔的手藝,能否做到刀刀入肉,凌遲千刀而人不死,然後,我會讓你活著看看我韋金魔凌辱女修手段,桀桀桀桀,你們看,我這主意是否很高端很新穎很他娘的刺激?」

「我看不怎麼樣」。

三個鍊氣小輩目中悲戚,但並沒有答話。

這時,天空一個清朗的聲音傳了過來:「我看不怎麼樣,我倒是覺得,剝了你一身黑皮,扔去喂狗,或許是個不錯的主意」。

「誰?」韋金魔眼睛一眯,看向聲音發出的方向:「誰在說話?」

孫豪臉帶微笑,從一塊巨大的玄武岩上,緩緩站直身軀,沖三位鍊氣修士笑了笑,這才直面韋金:「青木宗孫豪,卻想給他們三人討一個平安」。

孫豪並沒有報出青雲門,青雲門雖然威懾力大,但同時也樹大招風,估計在這積炎山容易拉仇恨,是故,孫豪報出了自己鍊氣期所在的宗門。

青木宗?什麼玩意兒?韋金魔一怔,積炎山附近,沒有一個知名宗派叫青木宗的。

神識從孫豪身上一掃而過,韋金魔心頭又是一愣,這青木宗修士膽子也未免太大了點吧?區區築基初期修士,居然也敢路見不平?

不過,事出反常既為妖。能走到築基期的修士,尤其是能走到築基期的魔修,那都是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好手,雖然孫豪看起來很無害,但是韋金魔卻也不敢大意,嘴裡桀桀笑道:「就憑你?」。

貌似看輕孫豪,但很自然間,腳下黑雲滾滾,淡淡黑煙籠罩了整個身軀,讓他整個身體也在黑煙之中若隱若現。

「就憑我」,孫豪淡笑點頭,手腕一振,沉香劍出現在自己的頭頂,蓄勢待發。

沉香劍出,孫豪的身軀貌似猛地長高几分,如山氣勢頓時向韋金魔壓了過去。這就是孫豪修鍊劍冊第三式「劍如山」之後的變化,雖然孫豪還沒有徹底完成「劍如山」,但是,六年下來,也已經小具規模,沉香劍出,隱約之間已經帶有那麼一絲「勢」的壓迫。

韋金魔眼睛一縮,這把劍,給與他很危險的感覺,這個人,也讓他有點看不透。

不過,臉上浮現一絲怪異的笑容,韋金魔「桀桀」怪笑兩聲:「那青什麼宗的孫豪,就憑這把慘不忍睹,左右都不對稱的破劍?嘎嘎,笑死我了」。

孫豪臉上微微一紅,心頭稍稍浮上一絲惱怒,話說,經過孫豪的半吊子煉製之後,因為大夏龍雀無法有效煉化的關係,沉香劍的確是不大規則,難看了點,但是,孫豪萬萬沒有想到,此時孫豪第一次御使沉香禦敵,居然就會被人嘲笑。

暗罵一聲可惡,孫豪也不跟這韋金魔嗦,清喝一聲:「韋金魔,看劍」。

附加兩次重量之後的沉香劍化為一道流光,兩點一線,一個劍直刺,從孫豪身邊一閃而沒,旋即出現在韋金魔面門之前,直刺韋金魔。

韋金魔心中一寒,心說,他娘的,這小子,這把破劍,好快的速度。

神識一振,護體罡氣擋在身體前方,同時,蟠一揮,一股陰風吹向沉香劍。

兩名築基修士都是身經百戰,鬥法經驗十分豐富,三個鍊氣修士只覺得眼前一花,只聽到「叮叮叮」一陣急促的響聲響起,然後就見那魔修黑雲翻滾,彷彿被巨大的力道高高拋起,幾個翻滾之後,滾滾黑雲一頓,旋即加速,卻是飛向積炎山深處。

遠遠地,韋金魔「桀桀」笑聲傳來:「好小子,老子不跟你玩,閃了,後會有期」。

笑聲之中,韋金魔卻是頭也不回,遠遁而去,就連三個鍊氣期獵物,卻也顧不上了。一邊跑,韋金魔心中一邊忌憚不已,狗日的,哪裡來的青木宗小輩,居然想扮豬吃虎,那把破劍看起來不咋的,但是,其沉無比,力大無比,穿透力更是強悍無比,還好老子小心,早早運起了護體罡氣,要不然,這回就慘了。

有便宜就占,打不過就跑,這是韋金魔的一慣作風,眼看孫豪棘手,此時不跑更待何時?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