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三百六四章 飛石坊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四章 飛石坊市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修士到山停步睎,長當一石味玄機。須知物事隨因變,莫謂飛來便不飛。

飛石峰老樹古藤,盤根錯節;岩骨暴露,峰棱如削,這裡無石不奇,無樹不古,無洞不幽。這裡靈氣充沛,乃是修士飛來駐足之地。

在青雲門的支持下,距離飛石峰不遠的九仞宗在這開設了飛石坊,卻是青雲門轄區內規模中等的一處重要的交易坊市。

這裡距離青雲門和五行魔宗交界處相對不遠,距離積炎山也不是很遠,地理位置優越,算是青雲門對戰五行魔宗的一個小後方,尤其是來自積炎山的一些獨特資源,更是讓飛石坊聲名遠播,不少築基修士甚至偶爾有金丹大能修士光顧坊市,更是讓坊市的生意日益興旺。

青雲門和五行魔宗再次開戰,這次的動靜不小,青雲門甚至是頒布了召集令,召集附屬宗門修士參戰。

據說,兩宗交界之處,青雲戰舟橫空,布下驚天大陣,大陣內,百里連營,金丹坐鎮,築基參戰,已經開戰幾個月了。

戰火暫時沒有波及到飛石坊市,倒是讓這裡的生意憑空好了許多,來來往往多了不少陌生面孔,坊市的防禦力量也隨之加強,九仞宗築基修士已經前來親自坐鎮,以策安全。

這一日,飛石峰下,一名看似少年的修士駕馭一把火紅的靈劍,不急不緩而來,這少年唇紅齒白,朗眉星目,好一個英俊人物。不過。讓人感覺怪異的是。這少年的頭上,居然只有不到寸許的頭髮,有點像是相當罕見的和尚,剛剛剃過光頭一般。

更讓人好奇的是,這少年的肩頭,站著一直松鼠大小的火紅老鼠,小老鼠在少年肩頭跳來跳去,眼珠子十分靈動。顯得十分機靈。

常年混跡飛石峰修士一眼就認了出來,這小東西不就是積炎山的小火鼠嗎?

還有人養這種靈獸為靈寵的?除了能尋開心,還有啥用?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話說,這小東西,要是偶爾見一個女修養著玩,看著或許很養眼,但這少年養著,感覺就很怪異了。

不過,最近飛石峰魚龍混雜。修士們雖然覺得這少年形跡奇特,卻也沒有人冒然上前。何況,這少年修士年歲不高,居然已經是築基修士,還真是不那麼好惹的。

孫豪把自己的修為顯示為築基初期,這樣多一些威懾力,也不那麼顯眼,風馳電池趕往飛石坊市,準備在這坊市稍作休整。

老賈的情報很詳細,尤其是積炎山附近的這座坊市,其位置,規模特產什麼的,都有記載,單論情報能力,老賈還在小婉之上。這傢伙混跡京華城三教九流,倒是練就了一雙分析情報的火眼金睛,要不然,也不會找到機會傍上孫豪這棵大樹了。

孫豪步入坊市,一隊身著魚白色衣裙的秀麗女修迎了上來,領頭的鍊氣期女修英氣勃勃,對孫豪稍稍鞠躬,語氣很恭敬地說道:「歡迎前輩蒞臨飛石坊,不知前輩此來何意,可需晚輩們效勞?」

有修士進來飛石坊,九仞宗弟子必然要盤問一番,九仞宗乃是一個比較奇特的宗門,其宗門之內,女弟子倒是佔了多數,飛石峰安排女弟子執法巡邏,倒是很正常。

女弟子都是心思玲瓏之輩,此時明是盤查孫豪,但話說的很好聽,當然,孫豪的修為擺在那裡的,她們就算是地主,也是不敢胡來的。

小火第一次出山,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修士,又被這群修士給圍住旁觀,不由在孫豪的肩膀上,吱吱吱吱,叫喚不停,好像是有點緊張。

孫豪臉上淡然一笑,沒有馬上回答這領隊女修的話,而是伸手摸摸小火的頭,讓它安靜下來。

這時,那領隊女修笑著說道:「前輩這隻火鼠,還真是靈性十足」。

孫豪「嗯」了一聲,淡淡說道:「吞了不少啟靈丹」。

然後,孫豪手腕一震,自己青雲門的弟子銘牌出現在手掌之上,臉上笑容一斂:「認識?」

女修定神一看,心中一震,認出上宗的弟子銘牌,頓時態度更是恭敬,躬身說道:「附屬宗門弟子藍蘭,見過上宗前輩,不知前輩有何吩咐?」

孫豪這銘牌的樣式她的確見過,宗門之內就有記載,但是,孫豪這面銘牌跟宗門記載的銘牌卻又略有不同,她不知道這種不同代表著什麼,但眼前這少年必然是來自上宗無疑,自然不敢怠慢。

孫豪手腕一振,收起自己的弟子銘牌,臉上再度浮現出淡然笑容:「不必多禮,孫豪此次前來,卻是少不得要叼擾一番,不知九仞宗現在是何人在此輪值,可否帶我一見?」

孫豪打算在飛石峰稍作休整,還要補充一些物資儲備,自然是直接找這裡的地主比較好了。

青雲門乃是九仞宗的上宗,亮出自己的身份,倒是方便行事。

藍蘭脆生生說道:「玉華,你帶路」,然後側身一讓,對孫豪一伸手:「前輩,請」。

名叫玉華的女修說了一聲好,駕馭飛劍,前頭帶路,孫豪駕馭火龍劍,不急不忙,緊跟其後,藍蘭這群女弟子落後孫豪一個身位,眾人齊齊向飛石峰最高的山峰直接飛了過去。

雖然不知道孫豪給這幫執法弟子看了什麼,但是,飛石峰上,所有修士都明白過來,這看似少年的修士,一定是來歷非凡,要不然,哪怕他是築基修士,卻也輕易不能登上那最高的山峰。

鎮守飛石峰的依然是一位女修,這女修,老賈的資料之中有記載,名叫陸敏,乃是築基中期修為,是九仞宗兩大柱石之一。

孫豪也沒想到,陸敏會親自駐守這飛石峰,這倒是和老賈的情報稍微有點出入。

陸敏看似中年,長發盤起,髮髻雲鬢,許是宗門內長期高位,臉上有著不怒自威的雍容儀態,雖然孫豪是上宗弟子,卻也不卑不亢,並無諂媚之色。

不過,陸敏看到孫豪的弟子銘牌時,瞳孔一縮,原本比較輕鬆的神態頓時一緊,雖然依然有自身的傲然矜持,但也不敢怠慢:「九仞宗陸敏,見過上宗真傳,不知師兄?」

她的眼力,自然又超過了藍蘭許多,哪能看不出,孫豪這弟子銘牌乃是金丹真傳?

孫豪收起弟子銘牌,臉上淡然一笑:「青雲彩雲峰,孫豪孫沉香,剛剛從積炎山歸來,怕是要叼擾貴宗一二」。

陸敏稍稍一愣,臉上神色再度凝重幾分,此時,聲音一整,肅然說道:「九仞陸敏,見過沉香修士」。

封號,並不是只是好聽而已,往往還代表了修士的身份地位,代表了修士的卓絕戰力,如果說金丹真傳足以讓陸敏忌憚,那麼,封號修士就不得不讓陸敏尊敬了。

能獲得青雲門封號的築基修士,此生之中,她只見過兩次,每一次都讓她畢生難忘,沒想到,對面這個一臉笑容的少年狀修士,居然也是青雲門封號修士,這足以讓她慎重對待了:「沉香修士不知有何吩咐,我九仞上下,定全力以赴,不遺餘力,必不負所托」。

孫豪淡然一笑:「師姐不必客氣,孫豪此來,卻是有三事,還須得師姐操心」。

陸敏也笑了笑:「師兄有事,儘管吩咐」。

「第一,我須得在這飛石峰休整一番,修鍊一項秘法,麻煩師姐幫我安排一間靜室,此靜室須得有一個獨立院落,靈氣什麼的不講究,安靜就好」,孫豪也不客套,提出了自己的第一個要求。

陸敏笑了:「這好說,峰頂之上就有靜室,師兄任選一間就是,陸敏保證,沒有師兄召喚,絕對沒有讓去打擾師兄精修」。

孫豪點點頭,表示認可,然後,手腕一振,一個儲物袋飛向陸敏:「第二,沉香須得補充一些物資,希望師姐安排弟子幫我辦齊,儲物袋內有靈石,按市價交付,如果不夠,自會補齊」。

陸敏揚手接過儲物袋,神識一掃,發現這儲物袋內,靈石不少,當然,還有一張寫滿字跡的捲紙,想必就是孫豪記載的所需物資了,抬起頭,陸敏笑著說道:「師兄,你這卻是有些見外了,些許靈石,些許資源,只要師兄開口,我九仞宗絕無二話」。

孫豪淡然一笑:「前來叼擾本就冒昧,哪能再讓師姐破費?師姐不必客套,這樣就好」。

陸敏笑了笑,玉首一轉,把儲物袋遞給藍蘭:「小蘭,這事就交給你,你千萬用心,把事情給漂漂亮亮辦好了」。

藍蘭臉上閃過一絲紅暈,有點激動地說道:「師傅放心,前輩放心,小蘭一定盡心儘力,三天之內,一定會把此事辦好」。

孫豪一笑:「倒是不急,孫豪修鍊秘術,怕是須得一些時日,你自慢慢採辦即可」。

說完,孫豪再度對陸敏說道:「最後,孫豪最近幾年一直在外奔波,對宗門情報卻是了解不多,師姐手邊是否有此類情報,能否讓孫豪借閱一二?」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