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三百六九章 造山九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九章 造山九仞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有點頭疼,還真怕這白得令人髮指的張絹無理取鬧,修士世界雖然沒有好男不跟女斗一說,但孫豪這一路走來,還真沒有跟女性修士紅過臉,當然,這也跟孫豪沒有接觸到那種飛揚跋扈魔女有關。

只要這張絹不過分,孫豪倒是不會跟她計較,孫豪自覺不是小肚雞腸之人,張絹真是發小性子,頂多,孫豪繞著她走就是了,倒沒有必要針鋒相對。

出乎孫豪意料的是,一行人見到孫豪之後,張絹居然就判若兩人了,乖巧地站在陳絹身邊,白皙的臉龐上始終帶有淡淡的笑容,一副以陳絹馬首是瞻的樣子,一句話也沒有說,也壓根就沒有任何敵對的舉動。

除了陳絹對此習以為常以外,藍蘭和陸敏也大覺驚奇,這張絹剛剛還氣勢洶洶,怎麼見到正主了,反而若無其事了呢?

孫豪原本就不打算計較張絹的刁難,現在張絹沒有發作,倒是讓孫豪對這白皙女修高看了一眼,張絹卻也是聰明人,也是一個有意思的人,倒是不會那麼膚淺,她這樣的態度,倒是讓孫豪舒服多了。

孫豪稍稍一想,卻也隱約有點明白,剛剛張絹口口聲聲要找自己麻煩,實際上只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乎對陸敏的威懾吧。

張絹有意思,通過一些言語,無意之間拔高她本人和陳絹的位置,至少,在陸敏心目中,怕是也會把她們放在跟孫豪這個封號修士一樣的高度去對待,而不敢有絲毫小覷了吧。

不過。孫豪覺得這樣挺好。張絹雖然有些心機有些手段。但是大局觀還是不缺,不是那種無頭無腦的火炮筒子,至於這張絹會不會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給自己下絆子,使陰招,孫豪覺得毫無壓力,見招拆招而已,論鬥心眼,孫豪還真不怕這丫頭。

當然。就孫豪自己來說,一些上不得檯面的小把戲是不屑去玩的,不過有人要玩,接著就是,就當是散散心得了。

二絹帶領的這一隊修士還真都是彩雲峰弟子,見面之後,以陳絹為主和孫豪交流,陳絹不愧為母性了得,交談之間,讓人如沐春風。就是孫豪,好像也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母親的影子,勾起了自己對母親的懷念而對這名女修生起莫名的好感。

類似陳絹這種氣度,孫豪卻在《牽牛經》內見過相關記載。

記載之中,這種體質極為旺夫,是為旺夫成龍之體,如果生在俗世之中,陳絹倒是可為一國之母,母儀天下。

當然,按照魔修的理論,這種體制卻也是極品爐鼎,對一些修鍊特殊魔功的修士具有強大的助益作用。

就是不知這陳絹會否被識貨的魔修給盯上,一旦盯上,怕是不得安寧。

孫豪胡思亂想這會,雙方已經完成了基本交流。

按照二絹的說法,隨著道魔雙方戰局的展開,戰爭如同滾雪球般越滾越大,這戰場也逐漸鋪開。

如果說以前九仞宗和飛石坊這裡還算相對安全,但是,戰至今日,飛石峰和九仞宗卻是很有可能會成為魔宗弟子偷襲的任務目標,青雲門根據戰局的需要,將九仞宗納入宗門防禦體系,安排了宗門任務。

又因為九仞宗情況特殊,女修居多,彩雲峰弟子執行任務更是合適,於是彩雲二絹接下了駐守九仞宗的任務,順路前來飛石峰,打算讓陸敏帶路,前往九仞宗。

要說,如果是普通的附屬宗門,青雲門倒真不一定會納入防禦體系,就算納入了,也大多會把任務交給附屬宗門弟子或者是主動參與戰鬥的散修去防禦。

而之所以會讓彩雲峰核心弟子彩雲二絹來執行駐守任務,說穿了還是九仞宗的特殊性。

九仞宗乃是青雲門轄區之內的「罡風點」之一,修士築基之後,需要凝鍊天罡地煞,按照修士的說法是「天罡易得,地煞難求」,天罡九天之上就有,只要你有本事,完全可之上九霄,采那罡風凝鍊就是,倒是不會擔心找不到。

但是,同時,天罡還有一句話就是,天罡易得難精,這話的意思是說,天罡很多很好找,但是,要想找到精純的天罡,或者想凝鍊上等更好的天罡,卻是也不容易,如果你要求不高,隨便凝鍊的話,倒是不難,但如果你想凝鍊更高處更好品質的天罡,卻也很難。

這關乎修士修為,也關乎天罡罡氣密度,高度分佈等等各種因素。

當然,相比之下,天罡雖然難精,但是比之地煞還是相對簡單,這大陸之上,總有那麼一些地方,因為特殊的地形,因為特殊的地理氣候,特別適合修士凝鍊天罡,於是,也就有了所謂「罡風點」的分佈。

青雲門附屬疆域億萬里,自然就有不少的「罡風點」,比較有名的「罡風點」就有比如「天雷谷」,天雷谷內,終日天雷滾滾,九天雷罡幾乎是接地而生,不用直上九天,也能凝鍊到不錯的雷風罡氣;還有珠穆險峰,這險峰號稱接天,直上九霄,山峰過雲,如同一把利劍,刺入蒼穹,,修士只要順著山峰而上,往往就能找到自己需要凝鍊的罡風類型,卻也是凝鍊九天罡風的好去處

還有就是孫豪屬意的,距離積炎山最近的這個九仞峰了。

九仞,上古傳說中,特指高,高為九仞也,九仞,上古詮釋,多用此來形容極高或者極深,上古大唐《景陽井賦》曰:「沒地無,顧九仞之深可匿;上天無途,盼九仞之高可期」,由此可見,九仞峰也乃是極高之峰,常為修士凝鍊天罡的極佳去處。

青雲門派出二絹這樣的精銳駐守九仞峰,除了九仞峰乃是宗門「罡風點」之外,還有一層原因,那就是九仞宗跟青雲門有著很特別的淵源。

畢竟,如果只是「罡風點」,多此一個不多,少此一個不少,九仞峰因為距離青雲門本宗太遠,又臨近五行魔宗邊界,加上其罡風的奇特性質,已經不是青雲門弟子凝鍊天罡的首選了。

九仞峰里,有宗九仞,卻是青雲門不得不重視的存在。

相傳,九仞峰乃是宗門中興老祖,軒轅有熊氏親手締造。

時,軒轅有熊氏修至元嬰大修士,青雲門十峰騰空,威懾天下,有熊氏為鑄就青雲門萬世之根基,欲造萬仞之峰,供後輩子弟凝鍊萬仞高空之風罡,然功至九仞,為山九仞,功虧一簣

典籍記載,軒轅有熊氏造山,達九千九百九十九仞,只需一仞之功,即可大成,然此之時,天雷滾滾而來,九霄震蕩,大地織染千里,積炎山努而噴發,噴出巨石生成飛石峰

軒轅有熊氏坐鎮九仞峰,任憑雷電加身不為所動,勢要行那逆天之舉。

然,一目而下,望九仞高山,突有所悟,凝立峰巔,仰首哈哈狂笑,三天不止,三天之後,連說三聲:「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世上本無十全之事,為山九仞,尚留一闋,我去也」

大笑聲中,軒轅有熊氏大步橫空,返回宗門,閉關而悟,爾後不過百年,仙音臨世,駕鶴舉霞。

軒轅有熊氏飛升而去,飛升之前,留有玉簡,玉簡中曰:「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宗門典籍之中,此玉簡地位極高,但是,軒轅老祖舉霞之後,青雲門上下,卻無人能解此玉簡之意,當然,更無人能將那九仞之峰推至萬仞,久而久之,九仞峰連同軒轅老祖,都成為了宗門典故,膾炙人口,而無人能解其中之意。

九仞本無宗,軒轅老祖飛升之後,其侍妾金氏自領九仞峰,創九仞宗,時代鎮守。

時代變遷,變幻無常,軒轅老祖時期,九仞峰乃是青雲門腹地,現如今,青雲門地盤一再縮水,已經成為了邊界所在,逐漸被弟子們所棄,如今,已經少有弟子前來這裡凝鍊天罡了。

正是因為九仞宗的這層特殊的關係,隨著戰場的擴展,青雲門很自然就將九仞宗給納入了防禦體系。

孫豪之所以選擇在這飛石峰休整,卻也是為了自己接下來凝鍊天罡的需要,九仞峰是距離積炎山最近的「罡風點」,而且,應該也是最合適孫豪的「罡風點」,孫豪卻是必須得走這一趟。

孫豪原本的打算是修鍊完土遁術之後,馬上前往九仞峰凝鍊天罡,這回倒是剛剛好,有這麼一大隊人馬,正好大家一起上去,連引路的人都免了,孫豪一個人去,少不得,陸敏也得給他派個嚮導不是。

孫豪表達了一同前往九仞峰的想法,陳絹雖然略感詫異,但也沒有多問,點頭說好,幾人於是約定了時間,稍作安排之後,齊齊駕馭飛劍,向九仞峰飛了過去。

臨走之前,孫豪特意叫來藍蘭,給了她兩隻玉簡和一件信物,交代她說:「小蘭姑娘,這兩隻玉簡,這隻較小的,煩請小蘭姑娘送至青雲門彩雲峰向大宇手中,而這隻較大的,煩請小蘭姑娘送至青雲主峰軒轅紅姑娘手中,切記切記」。

藍蘭慎重接過兩隻玉簡,英挺的臉上一臉堅定地說道:「前輩放心,藍蘭一定不負所托,必然會把這兩枚玉簡送達青雲門」。

孫豪點點頭,不再多說,卻是駕馭飛劍,招呼一聲小火,跟在大隊伍之後,向著就九仞峰去凝鍊天罡去了。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