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三百七零章 九仞之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零章 九仞之罡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之所以選擇九仞峰凝鍊天罡,恰恰也是九仞峰天風罡氣的奇特性質,讓孫豪覺得此山之罡很有可能才是最適合自己的天風罡氣。

宗門典籍記載,軒轅有熊氏這位宗門中興老祖世所罕見地凝鍊到了天級上品地煞煞氣,本身是有機會直上萬仞高空,凝鍊那萬仞高空的天風神罡。

奈何,天罡易得難精,軒轅老祖遺憾無比,只凝練到九千九百仞高空之處的天風罡氣,引以為憾,成為大修士之後,老祖發宏願,勢要後輩傑出弟子再也不會重蹈覆轍,徒留遺憾,是故才有造山九仞之壯舉。

雖然最終,因為不知名原因,老祖造山,尚留一闋,但是老祖所造之山,相比其他「罡風點」又有巨大的不同。

其他的「罡風點」乃是自然生長,各種罡風魚龍混雜,各種品級罡風都有,凝鍊了何種等級地煞的修士,都可前去找到適合自己地煞品級的天罡凝鍊。

但九仞峰這裡不同,軒轅老祖一生,傲氣干雲,造山九仞不為庸,九仞之峰,達致九千,方始有罡,九千往上,百仞一變,百仞一階,越是往上,罡氣越是精純。

當時,心高氣傲的軒轅有熊氏沒有想到,自己頂下的九千始有罡這個最低標準,時隔千年,已經是不合時宜了。

九千仞高空之罡氣,至少需要凝鍊了地級上品地煞的築基修士才有資格才能凝鍊。

當時,軒轅有熊氏的想法是,地級上品的地煞都沒凝鍊。還想獲得老祖我的遺澤。那是門都沒有。可他萬萬沒有想到,現如今,這種他瞧不上眼的品級地煞已經是相當稀罕的寶貝貨色了。

一句話,九仞之罡起步要求太高,讓青雲門大多數的築基修士望而興嘆。

久而久之,九仞峰這裡自然就沒落了,當然,忠心耿耿的金氏後人一直坐鎮九仞。開派立宗,盼望著有朝一日,這九仞峰能再現老祖當年的輝煌。

飛石峰距離九仞峰並不是很遠,一行築基修士僅僅是兩日,就已經御劍而來。

遠遠地,望見了那一座筆直的直插雲霄的九仞奇峰。

後世,又一元嬰大修士,浩初上人,步登九仞,有感軒轅有熊氏雄偉胸襟。作古詩《浩初上人看九仞》,流傳至今:「草地尖山似劍硭。秋來處處割愁腸;若為化作身千億,散向峰頭望故鄉」。

遠遠看去,九仞之山,似利劍,也似一隻御筆,鐵骨錚錚,傲氣干雲,直衝霄漢。

看到這九仞之峰,孫豪彷彿就看到了一位豪氣干雲,手握利劍,仰天哈哈大笑的前輩大能修士,這九仞之峰,恰似那大能修士的手中三尺青鋒。

近了,九仞峰的雄偉又再度讓孫豪心中凜然,這座從草地之中拔地而起,生生造就的九仞峰,居然是一座佔地面積極廣,陸地極深,根基無比牢固的雄偉高山。

臨近山體,磅大氣,器宇軒昂的感覺湧上心頭,如果不是宗門典籍記載,這座九仞峰乃是軒轅有熊氏造就,從山的外形,孫豪壓根就看不出任何人造的痕。

當然,也可能是世事變遷,自然改觀,就算是有些許痕,也淹沒在了歷史之中了。

雄偉大山之上,鬱鬱蔥蔥,草木成林,除了孤零零立草地中央,略顯孤獨,並且特別高聳之外,已經和其他高山別無二至。

帶著一份崇拜而敬畏的心緒,在陸敏的帶領下,一行人御劍急速而行,降臨九仞宗。

九仞宗的宗門設置在半山腰,宗門有大陣防護,宗主金曉蘭早就收到傳音,知道有上宗弟子降臨,打開了大陣,親自迎接孫豪等人。

因為這次任務乃是二絹領取,孫豪前來,只是私事,所以,孫豪很自覺地讓二絹為主跟九仞宗交涉,而他自己很自然地站在二絹身後,低調為人,並不願也不會出什麼風頭。

金氏身份特殊,金曉蘭身為宗主,又是金氏後人,二絹也不敢拿大,雙方簡單交流幾句,倒是賓主盡歡。

金曉蘭對二絹的到來表示熱烈的歡迎,對上宗的關切愛護表示由衷的感謝。

二絹尤其是陳絹將自己的姿態放的很低,陳絹很真誠地感懷的金氏對青雲門的巨大貢獻,表達了對軒轅老祖和金氏的無邊景仰,並很大方的表示,一定在金宗主的同一協調指揮下,認真配合做好九仞宗的防禦,一定要讓敢於來犯的魔修吃不住兜著走。

金曉蘭圓臉,個子不高,人微胖,說話未語先笑,盡顯宗主氣度,就算是二絹親切交談,但也沒有冷落了孫豪和一干青雲門弟子,說話做事面面俱到,場面控制遊刃有餘,卻也是個人物。

孫豪始終面帶微笑,靜靜坐著,不時喝上一口侍女遞上來的清茶,看著二絹和金曉蘭交流,卻也不急。

修士一生,各種場合都需經歷,這種交際卻也是應盡之意。

直到二絹和金曉蘭交涉完畢,金曉蘭已經在安排這些修士的歇息之所,並因為孫豪唯一的男修,九仞宗男修歷來罕見,金曉蘭正為如何安排孫豪稍作躊躇的時候,孫豪這才實時插話,微微笑著,對金曉蘭拱手說道:「金宗主,孫豪此次前來九仞宗,卻是臨時插隊,並不是為駐守任務而來,有點冒昧,還請金宗主見諒」。

剛剛,陸敏跟金曉蘭介紹過孫豪,雖然因為站位關係,孫豪是排在第三個介紹的,但是,金曉蘭清楚記得,眼見這位英俊清秀的少年難修乃是青雲門的封號修士,這說話之間自然也就相當客氣:「沉香你見外了,九仞出身青雲,本就是一家,你來九仞,我們歡迎還來不及呢,不過沉香師弟,既然你不是為任務而來,卻是為何?這倒是讓我較為好奇」。

孫豪也不掩飾,開門見山說明自己的來意:「金宗主,孫豪此次前來,卻是想在這九仞之峰,行那凝鍊天罡之舉,還望宗主行個方便」。

凝鍊天罡?

金曉蘭猛地精神一振,看向孫豪,雙眼有著奇異的光芒。

這一刻,孫豪有種自己差不多被看透的感覺,幾乎是瞬間,孫豪心中湧起一個念頭,這看似笑眯眯的僅僅只是築基後期修為的金宗主,只怕是並不簡單。

當然,孫豪也不覺得自己會被完全看透,就算這金宗主隱藏了真正修為,但孫豪覺得,自己身上的很多隱秘,她應該也並不能探知。

盯住孫豪看了一眼,金曉蘭的臉上出現了緬懷的神色:「多少年了,我還真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青雲門弟子記得我九仞宗這個『罡風點』,我都以為青雲門弟子忘了我九仞宗呢,不錯不錯,居然還有弟子記得」。

說完這幾句,金曉蘭這才對孫豪說道:「沉香別急,既然來了,如果你的確是具備凝鍊我九仞之罡的資格的話,天罡是跑不掉的,等我把青雲同道都安頓妥當了,我們再來細細說過」。

孫豪點點頭,抬起茶杯,對金曉蘭示意謝謝,然後緩緩坐下,慢慢地喝自己的茶,靜靜地等待金曉蘭安排二絹和其他青雲子弟在九仞峰歇息。

二絹此時,暗中交換了一個眼神,她們此時才知孫豪居然是前來凝鍊天罡的。

這樣的消息,對她們來說就值得玩味了。

九仞峰,九仞之罡的特質她們是知道的,宗門典籍記載,只有凝鍊了地級上品地煞的築基修士,才能進入九仞峰凝鍊天罡,如果這孫豪不是腦子抽了,那麼,這孫豪的地煞品級就一定達到了地級上品以上。

實話說,這一刻,陳絹和張絹的心中有著淡淡的嫉妒。

她們千辛萬苦,跑遍青雲門險惡之地,前後歷時兩年多,凝鍊的地煞也僅僅只達到了地級下品。

這孫豪何德何能?居然凝鍊了地級上品以上地煞?

陳絹隱約知道,宗門金丹修士手中,有一些特殊的地煞資源,想必這孫豪就是得到了紫煙師叔的指點吧。

一想到這孫豪可能是搶走了自己的機會和機緣,不由這心中就十分苦澀,時也命也。

陳絹倒是並不忌恨孫豪,孫豪和她並不認識,並無仇怨,成為紫煙師叔之弟子也是機緣巧合,通情達理的她倒是不會故意跟孫豪過不去,只不過這心中還是滿滿的苦澀感。

張絹也想到了這個道理,心中就比陳絹的怨氣大的多,更多的為陳絹抱不平,只把孫豪給罵了個狗血淋頭,心想,有機會一定要讓孫豪好看,沒有機會也一定要創造機會讓孫豪好看。

金曉蘭迅速安排好各位青雲弟子,然後,對孫豪說道:「沉香師弟,你隨我來,既然你要凝鍊天罡,那麼,你的歇息之處就直接安排在我九仞峰最高點的會客室了」。

然後,對孫豪一擺手,說道:「沉香師弟,我們這就上山吧,師弟,請」。

孫豪放下茶杯,立身而起,笑著對金曉蘭躬身施禮:「金宗主客氣了,金宗主儘管先行,孫豪自會跟上」。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