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三百七二章 同去同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二章 同去同去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陸敏心中稍稍沮喪,卻也是沒有辦法,自己能夠築基,能夠凝鍊天罡地煞就已經很不錯了,倒是也不能跟青雲門的核心弟子相提並論。

就在陸敏認命的,速度一緩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自己身後,一股精純至極的火屬性真元涌了過來,如同波浪一般,一浪接著一浪,讓自己陡然實力大增,精神不由一振,御劍速度頓時提升了起來。

一側頭,陸敏發現身後不遠處,孫豪一臉笑容,對自己點了點頭,稍稍留意,陸敏發現,自己的吐火真罡之上,一層淡淡的絳紅色紅光匹練,不知不覺已經連在了孫豪的護體罡氣之上,火屬性真元正是通過這匹練,源源不絕地傳遞而來。

自然造物,神奇無比,九千仞高空之中,靈氣稀薄,氣候寒冷,罡風凜冽,然而,就算是這種環境之中,高山植被依然茂盛。

遠遠看去,這些植被,簇擁在一起形成一團團墊狀體就像是一張張烙餅,散落在這九千仞的高地各處。

高山植被一般體積矮小,莖葉多毛,有的還匐匍著生長或者像墊子一樣鋪在地上,是故被修士形象地所謂為「墊狀植物」。

一塊巨石之下,有一塊一畝大小的,相對比較背風的平地,平地之上,有一間很普通的木屋,木屋前面有一個青色的石板塔,木屋四周,是一個簡陋的小菜園,如同是一戶尋常農家單家獨院一般。

金曉蘭渾身藍光閃爍,霧氣升騰之中,御劍而來。落在石板塔的青石之上。臉色平靜。氣息如常,收劍而立,向下方看去。

不過十息功夫,二絹聯袂而至,衣衫飄飄,如同仙子臨世,這原本的苦寒之地彷彿也隨著二絹的到來,平添幾分生機與活力。

相比之下。二絹比金曉蘭又略有不如,額頭隱約可見微微香汗,似有蒸汽在向上蒸騰,氣息也略顯急促,張絹白皙的臉龐之上,更是浮起了兩朵紅雲。

陳絹稍好,落地之後,笑著對金曉蘭說道:「宗主好修為,陳絹佩服」。

金曉蘭笑了笑:「兩位師妹也不差,如此實力。在青雲門核心弟子之中,卻也是絕強之輩。有兩位師妹在我九仞峰,我九仞峰一定會安若泰山了。」

如果是青雲門其他附屬宗門的宗主,哪怕修為實力在二絹之上,卻也會對二絹恭敬有加,也不會如金曉蘭這般用欣賞的語氣說話了。

當然,正因為身為金氏後裔,她這番欣賞卻是頗為不易並讓二絹很是受用了。

張絹這時笑著說道:「那裡那裡,金宗主你客氣了」。

三人寒暄這會,下面破空之聲再起,一襲紅衫的陸敏沖了上來,相比前面三人,陸敏又稍有不如,衝上來之後,身體慣性之下,還是向前走了幾步,這才完全站定,一張玉臉之上,更是紅潤十分,顯得頗為吃力。

金曉蘭有點訝異地看了陸敏一眼,開口說道:「師妹進步迅速,很好很好」。

陸敏沒有說話,玉臉更紅,對金曉蘭點了點頭,默不作聲,站在了她的身邊。

陸敏站定之後,孫豪這才姍姍來遲,絳紅色光芒閃過,孫豪已經挺身站在了青石之上,身體微微一抖,絳紅色罡氣和青光收入體內,孫豪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對著金曉蘭拱手說道:「卻是孫豪跑在了最後,勞煩宗主和各位師姐等候,抱歉抱歉」。

金曉蘭笑了,笑吟吟地說道:「不錯不錯,很好很好」。

張絹也笑了,開心地笑著說道:「沉香師弟,你的確是不錯的,呵呵呵,雖然跑了個倒數,但是畢竟你還是跑上來了,這說明,你已經具備了凝練九仞之罡的基本資格,沉香師弟,繼續努力啊,我看好你,呵呵呵,呵呵呵……」

孫豪……心說,我不就是如你所願,跑了個倒數第一嘛?有必要笑得如此高興,如此明顯嗎?

這時,金曉蘭卻又神色一正,打斷了張絹對孫豪的嘲笑,正容對孫豪說道:「沉香師弟,你能到這裡,就說明你的確具備了凝練九仞之罡的基本資質,那麼,現在」,金曉蘭對著木屋做了一個手勢:「請,沉香師弟」。

木屋雖然是平常之物,但是乃是當年軒轅有熊老祖親手所造,在金氏一脈有著特殊的意義和地位,能進入木屋的後輩弟子,自然應該得到金氏的尊重,卻也不能過於嬉戲。

見金曉蘭認真起來,張絹也不好為過,有點鬱悶的沖陳絹嘟了嘟嘴。

陳絹傳音說道:「這是老祖遺物,安分點,不然我可救不了你」。

孫豪看看一臉肅然的金曉蘭,不由也神情一正,正色說道:「宗主,請」。

一行人魚貫而入,進入木屋。

木屋之內,設施十分簡陋,只有一面蒲團,一個木案,再無長物,金曉蘭對蒲團一指,輕聲說道:「軒轅老祖當年就曾經坐過這面蒲團,這面蒲團,卻非我青雲門凝鍊九仞之罡的後輩弟子不可坐,沉香師弟,凝鍊罡煞之後,不妨在蒲團上坐坐,或許會有一些意外收穫」。

孫豪沉穩的點了點頭。

金曉蘭這才招呼大家在木屋之中,就地盤膝坐下,當然,卻是無人去坐那面蒲團,也無人去坐那木案。

大家坐定之後,金曉蘭緩緩開口問道:「沉香師弟,你就在此凝鍊,還是需要更上百仞?」

九仞之罡,九千仞之上,百仞一階,一階一重天,九千仞往上,就不僅僅要考驗修士的地煞品級,還得考研修士的心志、修士的真元積累等等綜合因素。

如果只是凝鍊了地級上品地煞,卻是只要在這九千仞高處凝鍊即可。

金曉蘭不知孫豪罡煞的品級,是故有此一問。

孫豪臉上浮現出淡然笑容:「師弟不才,卻還想繼續上行。」

金曉蘭聞言愕然,旋即,臉上浮現笑容。

這孫豪,真是有意思,自己問他是否需要更上百仞,他回答的乃是還想繼續上行,是選擇性忘了自己這百仞的提示?

如果不是,這孫豪怕就真是了不得了。

「你還要繼續上?」張絹白皙的臉上浮現出不敢置信的神色,開口說話了:「沉香師弟,你沒搞錯吧?這裡可是九仞峰,繼續上會有危險的。」

孫豪淡然一笑,向張絹道謝:「謝謝師姐關心,孫豪理會的,自會量力而行。」

張絹白皙的臉上一紅:「誰關心你了,我只不過怕你出事,丟我彩雲峰的臉而已。」

孫豪……

金曉蘭此時也笑著說道:「沉香師弟,好教你得知,九仞之罡,多年未經人凝鍊,現如今卻是愈發地精純可怖,師弟如果真要上行,卻真是須得三思而後行了」。

愈發的精純可怖?孫豪的臉上,不經意之間閃過一絲喜悅之色,旋即,沉穩地對金曉蘭拱手說道:「孫豪明白了,宗主放心,孫豪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了,如果實在不成,孫豪會及時返回的。」

孫豪之所以選擇凝鍊這九仞之罡,無他,就是看中這罡氣的精純凝鍊,非其它「罡風點」可比,現在,金曉蘭如此一說,更讓孫豪興趣大增,暗道幸好自己選擇了九仞峰,對孫豪來說,精純就代表著根基,根基那就是孫豪的最愛埃

凝視孫豪良久,金曉蘭笑著說道:「既然這樣,那我就陪沉香師弟走這一趟吧,關鍵時刻,說不定能助師弟一臂之力。」

張絹也興奮地叫了起來:「同去,同去,大家同去,我們雖然不能再次凝鍊天罡,但去感受感受也好,嘻嘻嘻,來了九仞峰,不感受一番這裡的九仞之罡,豈不遺憾?」

就連一貫沉穩的陳絹,臉上也露出了嚮往之色,只有陸敏,嘆了一口氣,開口婉拒:「你們去吧,陸敏實力不濟,去了怕是幫不上忙,反而會拖了大家的後腿,我就在這裡等你們吧。」

孫豪的眉頭微微一皺,但也沒有說話。

雖然孫豪並不願意這麼多人跟自己上去,但是事到如今,卻也不好讓別人不上去,畢竟金曉蘭身為地主,出發點又是相幫他一把,難道要孫豪直接說,你可能幫不了我,還是我自己直接去吧,事到如今,也只能是見步行步,見機行事了。

金曉蘭並沒有看到孫豪皺眉的神色,笑著說道:「既然這樣,小敏留守,大家一同上行,對了,孫豪,你是否需要休整一二?」

孫豪淡然笑著,搖搖頭:「那倒是不必了,孫豪消耗不大,倒是可以繼續上行。」

二絹訝異地交換了一下眼神,不由有些疑惑,這孫豪,有點異常啊,要知道,以他們築基後期修為,急速攀登這九千仞下來,已經是不大不小有了些許損耗,這傢伙倒好,居然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這個時候,她們突然發現,這孫豪,跑上這九千仞之後,好像就很平靜,好像就跟沒跑過一般,跟在九仞宗本部之時,沒有絲毫差異。

此時,就連張絹也在想,這孫豪,該不會是故意跑倒數,哄自己開心的吧?

孫豪不用休整,一行人不再多說,想到做到,行出木屋,在青石塔里,跳上飛劍,再度開始向上攀升。

同去同去,於是同去。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