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三百八七章 這又何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七章 這又何必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微微一笑,右手一伸,五寸赤紅色罡氣出現在掌心:「白兄請看。」

白正煌看著孫豪的右掌,神態黯然,搖頭嘆息:「五寸,果然是實打實的五寸神罡,孫豪,你真是好福緣,好運到,好手段,先前,卻是我等有眼無珠,有眼不識神罡,冒犯了啊,孫兄見諒。」

孫豪輕輕搖頭,淡然說道:「無妨,罡氣本身就是火罡,只不過是純火罡而已,白兄誤把神罡當水罡,也情有可原。」

白正煌臉上苦澀無比,心說,誤把神罡當水罡,真是情有可原嗎?

要真是情有可原,那自己這邊現在這種處境怎麼解釋?

苦澀地搖搖頭,白正煌再度開口問道:「孫兄,可還有第二種罡氣?」

這時,殘餘的四名魔修已經自知逃不掉,再次聚攏在了白正煌身邊,倒也不敢輕舉妄動,聽兩人說話。

他們今天輸得莫名其妙,心驚膽戰外加疑竇眾生,倒也想聽聽,為何會稀里糊塗搞到如此悲慘境地,要不然,還真是會死不瞑目。

不過,聽到白正煌發問,他們還是齊齊心中一愣,有第二種罡氣?

這可能嗎?修士有凝鍊第二種罡氣的必要和可能嗎?白師兄是不是輸糊塗了?

孫豪左手一伸,絳紅色的地火元磁罡出現在手心:「白兄真是好眼力,孫豪就知道瞞你不過,這是地火元磁罡,孫豪凝鍊的第二種罡氣。」

白正煌看看罡氣的厚度,心中稍稍好過點。這罡氣還好。僅僅只有兩寸五。倒是沒有離譜到再度達到五寸,不過,白正煌嘆了一口氣:「孫兄,其實,開始的之時,只要你亮出這地火元磁罡,即可穩勝正煌,卻是沒有必要亮出神罡。生生讓正煌走眼了。」

孫豪淡然一笑,沒有說話,但是這臉皮也稍稍有點發麻。

剛見面那會,孫豪真有爭勝之心,更有炫耀之心,只不過是沒想到被誤讀,被輕視而已。

見孫豪沒有搭理自己,白正煌自顧自問道:「孫兄這元磁罡氣,可有元磁吸引之力?」

孫豪點點頭:「白兄好眼力。」

白正煌苦笑:「馬後炮而已,正強出事我就該想到的。但直到我的銀錘被引開,才最終明白了過來。孫兄,你真是好大的福緣,凝鍊的第二種罡氣都遠在正煌之上,卻是正煌自不量力,貽笑大方了。」

「白兄過謙了,二寸灰罡卻也是難得」,孫豪此話倒是發自內心,臉上笑容很是自然:「孫豪遇見修士不少,凝鍊了天級地煞者,卻也僅有白兄。」

白正煌臉上浮現出絲絲自豪神色,旋即想到孫豪那恐怖到極點的罡氣,又是一陣無力湧上心頭,轉變話題不在討論罡氣,討論這個,只會是讓他無地自容:「那麼,孫兄的陣法造詣也是相當了得了,不知能否布設大陣?」

孫豪淡然搖頭:「那卻是不行,孫豪僅僅只是二級陣法師」,說完,孫豪又笑著說道:「不過,孫豪的陣道造詣的確是高出他們一籌,白兄放心,他們這種狀態,怕是至少還得支撐一個時辰,足夠我解答白兄所有疑問了。」

白正煌心頭微微一沉,果然,八個蠢材的陣法一時片刻是停不下來了,也就是說,自己等人此時,除非能正面對抗孫豪一個時辰,要不然就是死路一條。

但是,以自己這邊的狀態,能擋得住孫豪嗎?

孫豪想必也是算準了這一點,這才大大方方跟自己說話了。

不過,這個時候,白正煌也不得不佩服孫豪,真是好氣度,從見面開始,這孫豪,無論是何種情形,總是不慌不忙,不急不躁,從容布局,此時,哪怕是大佔上風,戰局在握,也沒有那種小人得勢,飛揚跋扈的氣勢,反而依然是臉帶微笑,讓人如沐春風。

如此人物,如果不是敵人,倒是真正值得深交。

心中轉動念頭,白正煌單臂對孫豪做了一個拱手的樣子:「如此說來,正煌的每一步舉動,每一個打算都落在了孫兄你的算計之中了?」

孫豪笑了笑「白兄說笑了,運氣而已,巧合而已,沒有白兄說的那麼嚴重。」

白正煌仰頭哈哈大笑起來:「孫兄矯情了,如果我猜的不錯,第一次對戰正強,孫兄故意展示自己的速度和身法的優勢可對?」

孫豪眼中閃過一絲訝異,沒有否認,點點頭:「白兄明鑒。」

白正煌嘆道:「想來,我果然不負孫兄期望,布設了這八方鎖龍陣可對?」

孫豪輕笑:「也可能是『**困象陣』」

「結果都一樣對不對」,白正煌搖頭苦笑:「果然是只有敵人,才是最了解你的,我五行魔宗幾個困人陣法,想必孫兄早有研究。」

「嗯,彼此彼此」,孫豪笑道:「想必青雲門的陣法,白兄也多有涉獵,結果倒是真如白兄所言,不管是哪種陣法,想來戰至現在,都會是差不多情形,除非是……」

白正煌哈哈大笑:「除非是我的陣道造詣更高你一籌可對」,旋即有喪氣地說道:「要是我的陣道造詣能高出孫兄,也就不會搞成現在這種狀況了。」

孫豪沉默了一下,心說,如果你的陣道造詣足夠高,那我也就只能放過你們,頂多是趕你們走,讓你們認為我這神罡只是水罡,而不會如此布局了。

不過,孫豪有自信,同輩修士之中,若論陣道造詣,孫豪還自覺不會有人能超過自己,頂多大家是半斤對八兩。

此時的孫豪,已經跟鍊氣期的孫豪有著本質的不同,哪怕是白正煌手中有破陣羅盤,但是,八名修士真元激蕩,全神貫注布設的八方鎖龍陣,再有孫豪鎮守的情況下,也不是白正煌能夠破開的。

白正煌心中也知道這個道理,倒是沒有輕舉妄動。

白正煌心知,一旦自己輕舉妄動,面臨的就是孫豪毫不留情的連串打擊,以自己的狀態,那是絕對接不住的,就算是自己狀態全好,也絕對接不了幾招。

此時的白正煌,仰望御劍立於空中的孫豪,心中是滿滿的苦澀。

原以為築基之後,自己一騎絕塵,遠遠拋開了同輩弟子,但是孫豪的存在,讓他無比悲哀的發現,被遠遠拋開的居然變成了自己。

如果說,龍雀秘境之中,自己和孫豪還有一戰之力,鹿死誰手,還真是難說的話,那麼此時此地,自己已然完全不是孫豪的對手了,差距太大,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了。

怎麼會這樣?優越感變成了滿滿的苦澀,心中湧起一個念頭,和孫豪這樣的修士出生在同一個時代,或許是自己最大的悲哀。

搖搖頭,白正煌苦笑著說道:「展示速度,讓我布陣,三才陣法出現紕漏我就該發現異常的,然後,利用洛師兄的攻擊之力,引動陣法向你需要的方向發展,直到完成布局,這才勃然發難,孫兄,真是好算計,正煌佩服,相比你那無罡不破,無堅不摧,防禦超強的神罡,正煌更為驚恐孫兄的無邊算計,佩服,佩服埃」

白正煌身邊,三位魔修也恍然大悟,終於是明白了這一戰的前因後果,這心中也不由湧起敬佩之意,雖然陷入絕境,對方乃是敵人,但是,大家都是提著腦袋跑的築基修士,對今日狀況倒也早有心理準備,再說,修鍊到築基,也沒有一個簡單人物,三位魔修相視一笑,也大聲說道:「佩服,佩服,我等輸得不冤。」

「那麼」,白正煌看看三位魔修,單臂再度對孫豪拱手問道:「孫兄如此布局,卻是打算把我等全部留下?趕盡殺絕嗎?」

孫豪看看右手之上的五寸神罡,輕輕點頭:「情非得已,白兄見諒」。

白正煌看看孫豪手上的五寸神罡,瞬間明白了過來,不為別的,就為神罡,孫豪必然不會留下一個活口,不過,既然如此,白正煌眼中稍稍一亮,在絕境之中,覓得一絲生機。

白正煌的雙眼之中,閃動著奇異的光芒,看看身邊的魔修,在看看孫豪,幽幽開口說道:「孫兄可怕我們出去之後,暴露你這神罡之謎?」

幾個魔修馬上想到,是啊,是啊,這孫豪為了保密,這才要趕盡殺絕的,白師兄分析的真對。

孫豪的臉上,也浮現出絲絲笑容,白正煌說的,正是他心中所想,事到如今,倒也沒有什麼好隱瞞地,點頭說道:「嗯,正是如此,白兄見諒。」

白正煌柔和一笑:「如此,孫兄倒是大可放心,錯過今日,正煌和幾位師弟,一定會對今日之事守口如瓶,幾位師弟,你們說是不是?」

幾位魔修紛紛點頭,表態:「師兄說的,就是我們想的,孫兄放心,只要孫兄放過我等,今日之事,我們終此一生,絕對不對外透露半個字。」

孫豪沒有說話,似笑非笑,看著白正煌。

白正煌看看孫豪,笑著說道:「想來,這不足以讓孫兄放心了,既然如此,孫兄,你看如此可好?可能表達我的十分誠意?」

說話之間,白正煌手一揮,四道灰光射向四名魔修,四名魔修心頭大驚,急忙躲閃,但是,卻生生髮現,自己好像入陷泥潭,如墜夢中,心中想到的動作,壓根就玩不成,心中猛然湧起一個念頭:「白公入夢**?」

然後,四位魔修就只覺得眼前一黑,撲倒在地。

孫豪臉上,浮現出絲絲不忍,輕輕搖頭:「白兄這又何必?」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