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三百八八章 青天墜長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八八章 青天墜長星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白正煌臉上有著真誠的笑容,很真誠地說道:「人都說魔修無信,這幾位,怕是很難真正守住孫兄神罡之密,正煌卻是不得已而為之,孫兄切莫誤會正煌。」

孫豪點點頭,似笑非笑,看著白正煌:「白兄所說,果是我心中所想,魔修的誓言,哪怕是道心誓願,怕是也未必可信」。

事實也的確是如此,對魔修來說,說話不算數,出爾反爾,那是家常便飯,還真是很難讓孫豪信任。

孫豪此言,不僅僅是對剛剛被白正煌擊殺的四名魔修有效,對白正煌同樣有效。

饒是白正煌說得天花亂墜,孫豪也是信不過他的。

白正煌顯然也知道這一點,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正煌深知自己也很難得到孫兄信任,不過,正煌既然擊殺了他們四人,自然就有取信孫兄之道,孫兄不妨聽聽。」

孫豪心中一動,笑著說道:「白兄請講。」

「我可以認孫兄為主」,白正煌單膝跪在地上,躬身說道:「我願意敞開神魂,讓孫兄打下主僕烙印,終此一生,願意為孫兄驅策。」

主僕烙印?

孫豪心中一動,宗門典籍之中,有這個記載,甚至是,孫豪也略知幾個主僕烙印的結印之法,如果白正煌願意敞開神魂,孫豪倒是真的可以收下他為奴僕。

孫豪看看單膝跪地的白正煌,心中想到:「這白正煌卻也是一個人物,對形式判斷很是清晰。居然知道如此環境之中。認自己為主乃是他的唯一生機。」

那麼。孫豪臉上帶著淡然笑容,快速轉動腦筋,自己要不要收下白正煌呢?

孫豪並不是奢殺之人,如果能確保自身安全的話,倒是真沒有必要趕盡殺絕。

何況,這白正煌在五行魔宗身份不低,資質也不弱,如果收下他。相當於自己在五行魔宗布設了一顆棋子,而且,以他的資質,說不定以後會成為自己的一根助臂。

白正煌單膝跪地,低頭頷首,靜靜地等待孫豪做出決定。

收下自己做奴僕,好處多多,他相信,以孫豪的智慧,根本不用自己提醒。他相信,自己這個提議足以打動孫豪。只要能打動孫豪,自己就會有那一線生機,甚至是,鹿死誰手,都還不一定了,想著,白正煌的眼中一絲精光一閃而沒。

孫豪臉上,有著淡淡的,好像也是有著詭異的笑容一閃而過,然後,笑著說道:「白兄,既然如此,你可想好了,一旦打下主僕烙印,怕是你終身就會受我節制了。」

「正煌明白」,白正煌低頭說道:「正煌更明白,這是正煌唯一的生機,孫兄,我這就打開神魂。」

說完,白正煌抬頭,對孫豪笑了笑,臉上露出真誠的笑容:「孫兄,正煌已經做好準備,孫兄,你可以打下烙印了。」

說話之間,孫豪好像看到,月色之中,白正煌的頭頂之上,出現一淺灰色的光團,孫豪心中好像明悟到,這淺灰色的光團即是白正煌的神魂所在,孫豪也好像知道,只要自己在這光團之中打下烙印,馬上,這白正煌就會成為自己一輩子的奴僕了。

孫豪一抬手,做了一個動作,白正煌心中一喜,等待孫豪的神魂出現。

不過此時,孫豪看著白正煌頭頂的光團,手上動作又停了下來,嘴裡悠悠嘆道:「白兄好精湛的入夢**。」

白正煌一臉愕然,嘴裡說道:「孫兄此話怎講?」旋即笑道:「孫兄這是在懷疑我嗎?試探我嗎?孫兄你多慮了,這灰色光團的確是正煌的神魂所在,正煌怎敢欺騙孫兄。」

孫豪看看白正煌頭頂的灰色光團,笑了:「這回倒真是神魂了,不過白兄,很遺憾,你失去了我的信任,機會只有一次,你沒把握住埃」

白正煌詭異無比的入夢**,能巧妙抓住人心的認同感,將人不知不覺帶人夢境,剛此之前,白正煌每一句話都是孫豪心中所想,前面也一直沒有作假。

唯獨,亮出神魂的時候,慢了片刻,只要孫豪一個不察,以為他已經亮出神魂而立馬就會墜入夢境。

隨著修為提升,白正煌的入夢**也是越發精純,剛剛四名築基魔修全無反抗之力就倒在了白正煌的**之中,此**的恐怖可見一斑。

但是,白正煌遇見了孫豪。孫豪修鍊了多年白公入夢**,對此**早有認知,再加上凝鍊天罡幾個月,孫豪的神識得到極大的錘鍊淬鍊,孫豪甚至感覺,只要有個機緣,馬上自己的神識就有機會再次躍遷,有這樣神識的孫豪,又豈是白正煌入夢**所能控制的?

孫豪很輕鬆就識破了白正煌的小把戲,同時,孫豪心中,對不老實的白正煌感覺很不好,覺得這傢伙就是一毒蛇,留下來,恐怕會最終成為自己的心腹大患。

白正煌臉上浮現出絲絲苦笑:「孫兄,你要知道,正煌要認你為主,自然要對你的能力考校一二,若是孫兄連真假神魂都分辨不清,正煌又怎麼敢把神魂交付與你,孫兄放心,從此之後,正煌再無二心,一心以孫兄為主。」

孫豪看看白正煌,雙手一拱,正容說道:「白兄客氣了,孫豪也相信,白兄不會也不敢再動手腳,不過,真的很遺憾,有的事,有的錯,不可輕犯,白兄,抱歉,我對你的行動很反胃,你這脾性,讓我難安,卻是不會收你了,白兄,你不知還有何話可說。」

孫豪心中下定決心,任憑你白正煌說得天花亂墜,結果將不再改變。

孫豪只是想看看,這白正煌還有什麼說法?

還會玩些什麼花樣。

白正煌看看孫豪一臉平靜的臉龐,臉上苦笑連連。

自己心存僥倖。心有不甘。想最終放手一搏。試圖施展如夢**扳回一城,卻不存想,斷送了自己一線生機。

不過,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好後悔的,做了也就做了,白正煌相信,換個修士處在自己位置。未必不會有同樣選擇。

緩緩站直身軀,白正煌收起自己頭頂的灰色光團,臉上逐漸恢復了平靜,單臂對孫豪一拱:「孫兄,你可知,你我兩宗,如今已在前方大戰。」

孫豪點頭:「略知一二。」

白正煌笑了:「那你可知,我五行魔宗何人帶隊,陣容如何?」

孫豪搖頭:「知之不詳」。

白正煌笑著說道:「家祖妖夜真人,如今鎮守五行戰舟。」

孫豪笑了:「與我何干?」

白正煌笑盈盈地說道:「也沒什麼。只不過,好教孫兄得知。我白氏有秘法,能探知傷害我家族直系血脈的仇人,孫兄卻不可做得太過。」

孫豪點點頭:「青雲門典籍記載,此秘法名曰血印,的確是能在一定範圍內感知血脈仇人」。

白正煌鬆了一口氣,笑著說道:「不知孫兄打算怎麼處置正煌?」

孫豪悠悠嘆氣,神態堅定地說道:「白兄,如果你剛剛不動歪心思,還真是一切好說,現在嗎,不怕白兄知道,此間事了,孫豪卻是另有要務,不會前往戰場,哪怕妖夜真人修為了得,怕是也很難找到孫豪,還有,白兄是否記得令弟,當年,他也有類似說法。」

白正煌臉上一慘,想起來了,自己的弟弟也被孫豪所斬,斬殺了自己,只不過是多一道血印而已,一道兩道,實際沒有本質的區別。

情知這次很難倖免,白正煌仰天哈哈大小,嘴裡高聲唱到:「酸風射眼,膩水染花腥。壯志未酬,青天墜長星」。

唱完,眼射奇光,看向孫豪:「孫豪孫沉香,可敢與我對視」。

孫豪看向白正煌雙眼,淡然笑道:「白兄,請」。

白正煌的雙眼之中,不停地閃動詭異幽光,變幻不停。

一會似是有萬千惡鬼,欲要擇人而食;時而如有仙子起舞,令人想入非非;又有高堂大屋,讓人立登大寶

孫豪黝黑的雙眼瞳孔,清澈見底,卻是不見任何雜色。

良久之後,白正煌發出一聲悠然長嘆:「哎」

長嘆聲中,頭一垂,身子一歪,緩緩倒向地面。

孫豪默然,半響之後,輕聲哼到:「奈何橋,奈何橋,七寸寬萬丈高;大風吹來搖搖的擺,小風那個吹來擺搖搖;有福之人橋上過,無福之人摔下橋……白兄,一路好走」。

白正煌好像聽到了孫豪的這句話,一雙無神空洞的眼睛緩緩閉上,但是,兩滴漆黑的黑血卻是從雙眼之中無聲的滾落下來,臉上再度浮現出詭異的笑容,這笑容,讓孫豪猛地心中一突,難道,這白正煌還有什麼後手不成?

幾乎是同時,孫豪感覺得到,冥冥之中,好像自己的右手手腕之上出現一絲淡淡的血櫻

孫豪沒有說話,也不為血印所動,靜靜而立,看著白正煌倒地的屍身,百感交集。

修士一生,艱難荊棘,少有不慎,即會萬劫不復。

想當年,初遇白正煌,他是何等的厲害,自己那時僅僅只是青雲門附屬宗門弟子,而他,乃是五行魔宗兩大帶隊弟子之一。

秘境對戰,哪怕是自己鍊氣完美大圓滿築基,卻也僅僅只能跟他不分上下,實力只是伯仲之間。

這次再遇,白正煌已經凝鍊了天級地煞,修為更是馬上會提升到築基後期。

這樣的人物,這樣的弟子,可以說是前景遠大。

可以預見,未來必然會成為雄霸一方的金丹真人,怕是成為那元嬰大能也未可知。

然而,就算是這樣的傑出人物,也正如他自己所說的一般,壯志未酬,青天墜長星,隕落在此,時過境遷,多年以後,還有幾人會記得,五行魔宗曾經有個白正煌?

白正煌雖然隕落在孫豪之手,但是孫豪居然心有戚戚,孫豪感覺,今日白正煌,未必就不是將來的自己。

修士之道,千險萬難,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來不得絲毫馬虎。

靜立良久,孫豪再度悠然嘆道:「酸風射眼,膩水染花腥。壯志未酬,青天墜長星白兄,慢走」。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