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零五章 劫不可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零五章 劫不可逃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認真分析一番神識化海,體會一番識海變化,孫豪發現,目前來說,神識化海對自己最大的幫助,乃是神識出體之後,探視的距離大幅度、質的飛躍了。

築基期時,神識出體多以丈為計量單位,孫豪清晰記得,自己神識初出,乃是十八丈左右。現在,識海生成之後,神識出體卻是以里為計量單位了。

宗門典籍記載,識海生成,神識初出體,一般是二十里方圓。

鬼丘之內神識出體受到較大壓制,孫豪不知道自己在外邊神識出體能達到多遠,但是在鬼丘洞穴之內,神識出體的距離已經是產生了質的變化。

沒有生成識海之前,孫豪的神識出體僅僅能達到三丈左右,現在嗎,出體之後,能達到三里左右了,距離的變化十分巨大。

考慮到神識化海之後,對鬼丘的壓制抗性會增強許多,孫豪估測,自己神識化海之後,在外界普通環境之中,神識外放的距離應該會是十八里左右。

跟鍊氣期第一次催生神識一般,應該比普通金丹修士第一次生成識海之後稍差。

神識化海,來得太及時了,三里探視距離足以讓孫豪能在第二九九分叉之處的幽光們發現自己之前,提前探知幽光的大致實力構成。

神識化海對孫豪下一步探索鬼丘洞穴必然會有很直接的幫助,也更堅定了孫豪繼續往下探索的信心。

神識的其他重要應用,比如陣法練習,比如神識第三斬什麼的。不合適在這洞穴修鍊。須得出去之後再說。

孫豪摸索一番自己的神識之後。面帶笑容,告一段落,轉而思考自己血煞凝鍊的事宜。

三枚小紐扣果然有秘密。

但是三枚小紐扣並不是直接完成孫豪的血煞凝鍊,而是用一種很特殊的辦法,給孫豪開啟了一扇完成凝鍊血煞的大門。

通過第一顆小紐扣,孫豪摸索得出一個結論,自己之所以不能完成三殺機的凝鍊,關鍵原因。卻是自己本身的血煞不夠。

那麼,是不是說,孫豪需要大肆殺戮,才能彌補自身血煞的不足,完成三殺機的凝鍊?

孫豪沉重地思考,眉頭不由緊緊地皺了起來。

孫豪並不是奢殺之人,非不得已,不造殺戮。

如果為了凝練三殺機而主動去造殺戮,造殺劫,卻也是孫豪本心所不能接受的。

但是。兩難的問題產生了。

不造殺戮,就無法完成三殺機的凝鍊。不能完成三殺機的凝鍊,勢必會影響孫豪的修鍊根基,勢必會影響孫豪的金丹品級。

殺,孫豪所不願。

不殺,孫豪徒留遺憾。

世間之事難兩全。

盤膝而坐,孫豪靜靜地思考。

良久之後,孫豪的臉上浮現出淡淡的苦笑。

世間之事,因果循環,最是玄奧莫測。

孫豪心中若有若無地想到,或許,自己此次乃是有劫須應,在劫難逃了。

因果之說,常見於上古佛門,佛門典籍有云:「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三世因果,循環不失。」

生死雖復殊途,因果竟在何處?

孫豪盤膝靜坐,心中若有所悟。

自己掉落地火深淵是因,兩宗大戰是果。

兩宗大戰是因,血海連天是果。

血海連天之戰,起因是自己,怕是自己也得在劫難逃去了結此段因果。

原本,孫豪凝鍊血煞之後,打算直接返回宗門潛修,並不想摻和兩宗前方的搏殺。

但是現在,孫豪發現,自己要完成凝鍊血煞,怕是必須前往戰常

只有在戰場之上才能心無負擔地擊殺到足夠的魔道修士,方能完成自己血煞的凝鍊。

凝鍊三殺機是因,要完成凝鍊自己卻又不得不參與享受戰爭的苦果。

孫豪的臉上浮上淡然笑容,既然逃不過,那就只有勇敢面對。

唯一的,沒有心理負擔的,凝鍊三殺機的地方,怕就是前方兩宗交戰之地,號稱是絞肉機般的戰常

孫豪覺得,怕是自己別無選擇。

孫豪如果是魔修,卻也沒有這麼多講究,隨便找個城市或者是小宗門什麼的屠殺一番,想來血煞也並不難得。

但是,孫豪是萬萬做不出如此天怒人怨的事情來的,從頭到尾,孫豪壓根就沒有動過絲毫哪怕是丁點歪門邪道的念頭。

孫豪之所以不打算前去前方戰場,主要原因,乃是戰場五行魔宗的金丹大能之中,有一個自己沒有謀面的大仇人,白氏老祖。

自己先後擊殺了白正軍、白正煌兩位白氏老祖的直系後裔。

尤其是白正煌,乃是凝鍊了天級地煞的白氏後裔,不用猜,孫豪也知道自己跟白氏之仇足以支持白氏老祖發現自己之後第一時間就對自己出手。

一劫,足以讓孫豪萬劫不復的一劫。

現在孫豪不得不前往戰場,那麼這一劫就是孫豪不得不應,不得不去了結的一劫。

白氏老祖,號稱是鎮守五行戰舟的存在,其修為,很可能不止金丹初期。

哪怕孫豪鍊氣修為積累再雄厚,在金丹中期以上修士手中,絕對是挨不下一擊的。

修為差距太大。

為了凝鍊三殺機,孫豪不得不選擇前往戰場,前往戰場就會有被白氏老祖發現的可能,一旦發現,孫豪就是一劫。

這就是因果。

是孫豪凝鍊三殺機,觸動天道之怒的因果,也是孫豪擊殺白氏子弟,埋下仇恨的因果。

因果,孫豪不得不接。

孫豪最終決定此間事了前往戰場凝鍊血煞。

血印的作用有一定距離限制,原則上,只要自己不出現在白氏老祖一定距離之內,白氏老祖應該是不能感知到自己的。

也就是說,如果孫豪運氣好,也可能會無劫了卻因果的。

退一萬步講,萬一被白氏老祖發現追殺,師伯雲紫杉也不是吃素的。

雲紫杉乃是金丹大圓滿修士,威名赫赫,實力還在白氏老祖之上,對自己這唯一的師侄,應該也會施以援手。

不過,孫豪自己也知道,事情恐怕會沒有那麼簡單。

劫難會什麼時候來,會以什麼形式來,難以預測,孫豪心中隱隱有預感,這一劫,自己須得去應,應付下來怕是也不會很輕鬆。

想著想著,孫豪臉上最終露出了淡然笑容,笑了笑,心中想到,船到橋頭自然直,需要面對的,始終會來。

多想無益,自己到時候多加小心就是。

現在,自己還是專心眼前,繼續探索鬼丘洞穴。

前來鬼丘洞穴的最大目的乃是凝鍊血煞,現在的狀況是,血煞凝鍊完成了九成,唯獨一點缺陷卻不是此地能夠完成的了。

孫豪完全可以就此退出鬼丘洞穴,直接前往戰場,擊殺魔道修士,獲取血煞。

不過,經過煉化高價小紐扣之後,孫豪得出結論,鬼市所售或許具有其價值所在,就看修士能不能發現,能不能用得上而已。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三個高價小紐扣的價值,遠遠不是萬枚上品靈石能衡量的,此時,孫豪感覺,自己佔了便宜了。

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

孫豪覺得,哪怕是自己不需要血晶了,但或許自己真需要繼續深入這鬼丘之中,找到殘魂真人的遺脫查探一番,要是能得到機緣,覓得煉魂之法,那麼,對以後的修鍊必然會有莫大的助益。

按照殺魔前輩的理論,氣乃主,體乃容,神乃高、心乃刻、魂乃根。

幾種修鍊之法,前幾種都已經有過接觸,哪怕是沒有修鍊,但是也能找到修鍊之法。

唯有煉魂,青雲門內都沒有見到相關典籍,想來十分難得,好不容易發現一絲線索,自然不容錯過。

孫豪欲往鬼丘深處一探。

以殘魂真人金丹中期修為都隕落其中,那麼,孫豪又憑什麼敢往裡邊闖?

孫豪不是魯莽之人,仔細思考之後,覺得自己還是有可能會挺進到殘魂真人遺脫之處,實際情況如何,需要事實驗證。

如果設想不成立,辦法行不通,孫豪也只能第一時間逃逸而出。

血晶已經沒有了什麼用處,甚至是,孫豪還留下了一大把大個血晶沒有凝鍊,下一步的行動計劃就可以適當調整。

現在,孫豪只需抵達鬼丘深處探索,目標決定行動,行動隨之調整。

比如說,九九分叉之前密布的幽光,孫豪就並不需要,也沒有必要完全清理乾淨,孫豪只需要想辦法,能順利的衝進自己的目標洞穴之口就成。

殘魂真人就是這麼乾的。

隨著神罡的大面積完成血煞凝鍊,孫豪覺得,或許自己衝進去,並不會很難。

只要不被攻擊擊中兩處紐扣大小的薄弱要害,估計幽光們數量再多,也很難在短時間內擊毀自己的護體神罡。

孫豪盤膝而坐,將出去之後的事放過一邊,開始凝神思考自己需要怎麼做,才能挺進鬼丘,直達深處。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