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一四章 大方二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一四章 大方二代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靈田在靈山之中,自然有人打理,一些鍊氣期散修在此辛勤勞作,種植靈稻和低級靈草什麼的,原本,這裡也有青雲門的職守修士,不過,已經完成任務,離開了,散修們對孫豪和劉華的到來不覺意外,恭恭敬敬把他們兩人請進靈山,直到兩人各自選定洞府之後,散修們又做了簡單的情況介紹之後,才告辭離去。

這座靈山名曰水玉山,山中有靈田百又三十餘畝,在此執行任務的散修十五人,領頭者乃是一名鍊氣大圓滿修士,名曰張謇,對孫豪和劉華畢恭畢敬,不敢怠慢。

孫豪在這些鍊氣修士面前,始終是臉帶微笑,和煦如風,而且,一副以劉華馬首是瞻的樣子,並不開口詢問任何情報,實際上,孫豪來此之前,早就對水玉靈山做足了功課,甚至是這十五名鍊氣期弟子的底細來歷,孫豪都一一牢記於心。

劉華稍稍了解一番水玉山的基本情況之後,示意孫豪發問,孫豪搖頭表示自己沒有意見,劉華打發走一干鍊氣修士之後,向自己的洞府飄了過去,遠遠地,給孫豪扔了幾句話下來:「孫師弟,希望你不要隨意走動,希望你不要找這些散修麻煩,希望你不要隨意來騷擾我」

孫豪臉帶笑容,雙手對劉華的方向微微一拱,笑著說道:「師姐放心,孫豪必如你所願,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劉華聞言點點頭,沒有說話,不過心中對孫豪的影響還是略有改觀:「這孫師弟。人雖然任性。但好在涵養不錯。待人也算和氣,倒也不是無藥可救。」

送走劉華,孫豪微微一笑,拍拍小火的小腦袋,說了句:「走,小火,我們也進去吧。」

此洞府乃是修士臨時駐地,相對簡陋。僅僅只有一個大廳一個修鍊室,進入洞府,孫豪盤膝而坐,靜靜思考一陣后,臉上浮現出淡然笑容,然後,不慌不忙,步出洞府,在自己的洞府大門口忙活起來。

散修們不知道孫豪在忙什麼,也沒有過來詢問。劉華的神識倒是對這裡掃了掃,不過發現孫豪在布設洞口守護陣法。雖然覺得孫豪這是小題大作,但還沒有阻止孫豪,由憑孫豪去忙。

不一會,孫豪就在洞府門口布設了一個二級陣法,迷蹤隱跡陣,孫豪的洞府大門之外,似有陣陣煙霧冒起,將洞府入口籠罩在了一陣煙霧之中,再過一會,孫豪的洞府就完全消失在了散修們的視線之中。

散修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覺得上宗修士就是厲害,隨便出來個修士,都能布設二級陣法。

劉華神識掃了掃陣法,倒是不覺驚奇,對青雲門來說,二級陣法師並不罕見,彩雲峰的築基修士,大多是能布設二級陣法的,孫豪身為雲紫煙的弟子,能布設二級陣法倒也在情理之中。

孫豪倒也小心,不知道在洞府之內搗鼓些什麼玩意,居然神神秘秘,布設了大陣掩飾自己的行藏。

想了想,劉華還是沒有貿然強行探視孫豪的究竟,孫豪既然這麼做,自然就有其道理,自己如果強行探視,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了。

反正自己在這裡只要看著孫豪就成,只要孫豪不出洞府,她就算是完成任務,她可不信孫豪有本事偷偷摸摸瞞過自己的神識外出。

洞府內,孫豪感受了一番劉華的狀態,臉上浮現出若有若無的笑容。

以孫豪現在的神識,放出去,足可以覆蓋幾十里方圓,就連宋曉麗的行動都瞞不過孫豪,劉華,自然也在孫豪的神識範圍之內。

演戲演全套,既然這幾個師姐把自己當成了不諳世事的二世祖,那麼,乾脆,自己就認真點,按照她們的劇本去演,或許,她們可以成為自己掩飾身份修為的擋箭牌。

笑了笑,孫豪招手,把小火招了過來,耳語一陣,小火似懂非懂,小腦袋一陣猛點,等孫豪說完之後,馬上竄出孫豪的洞府,到外邊四處遊盪起來。

孫豪剛剛降臨靈山時,小火始終是站在他的肩頭的,散修們倒是看了個清楚明白,雖然很納悶這上宗修士為何會豢養一隻小火鼠,但是,也沒有修士敢輕視小火,更加不敢隨意沖小火耍態度。

但是,奈何這小火鼠十分頑皮,在靈山竄進竄出不說,還盡搞破壞,不是啃了張三的靈稻,就是偷食了李四的靈藥,讓這些散修是敢怒不敢言,惱火萬分。

偏偏,那少年狀的築基男修進去洞府之後,就不見出來,估計是閉關啥的,也沒個約束,三兩天下來,散修們就對這小傢伙恨之入骨了。

終於,第四天,在小火又一次刨掉一散修的靈藥之後,這散修終於忍不住了,拿起法劍,開始威懾驅趕小火,嘴裡爆喝:「小討厭,你找死,今天不給你個教訓,我就不姓王」

說話聲中,手中法劍一拋,沖小火扎了過去,當然,散修還真不敢把小火怎麼著,這番做作只不過是嚇唬小火而已。

但是,這王姓散修沒想到的是,自己法劍剛剛出手,還沒有扎中小火,耳邊猛地響起一陣清叱:「找死。」

一股巨大的力道憑空而至,彷彿是一陣大風,裹住他的法劍還有他的身體,一下飛出老遠,砰的一聲,撞在了岩壁之上,頓時被撞得眼冒金星,只差被生生撞暈。

修士明白惹事了,趕緊一骨碌爬起身,趴在地上,不停地叩首求饒:「前輩,晚輩不敢了,晚輩不敢了」。

這邊鬧出偌大動靜,散修們齊齊出來圍觀,但是都噤若寒蟬,不敢說話。

平時,孫豪貌似閉關不理時事。但是。沒想到王石剛剛出手。還沒有挨著小麻煩,孫豪就悍然出手,毫不留情了。

「哼」孫豪冷哼一聲,似不欲善罷甘休,欲要再次發難,劉華的聲音傳了出來:「師弟,你那寵物卻也頑皮,這次就算了吧。」

孫豪再度「哼」了一聲。說道:「嗯,那就按照師姐說的,饒你一命,記住,下不為例,還有,我家小火吃了你們什麼,你們儘管記錄在案,我自然會給予你們合理補償,下次要有人隨便對小火伸手。小心我出手不留情。」

小火好像聽懂了孫豪的話一般,很得意的。把剛剛刨到手的靈草塞進嘴中,吧唧吧唧,咬得脆崩崩作響。

散修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覺天都塌下來了,心中不由苦澀萬分,沒想到執行個任務,居然還遇見如此個小麻煩,孫豪說是補償,但他們可不能當真。

沒見這段時間,小麻煩盡刨王石的靈草嗎?可沒見孫豪彌補哪怕是一根靈草?

王石也是忍無可忍,才爆發的好不好。

「小傢伙」,這時,空中孫豪柔和的聲音再次傳來:「你這幾天,吃了人家三株百年靈藥,十株二級靈草,胃口可不小埃」

散修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合著,這位築基修士都看著的啊,都心中有數埃

小火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摸著自己的小肚皮,在地上愉快地打滾撒歡。

孫豪有點無奈的聲音再度傳來:「罷了罷了,你想吃就繼續吃吧,那個,姓王的是吧,我這裡有丹藥一顆,足以彌補你的靈藥損失,你且接好了。」

說話聲中,空中一個玉瓶,飄向了王石,王石不敢怠慢,接住玉瓶,稍稍看了一眼玉瓶之中的靈丹,然後,驚喜若狂的神色浮上臉龐,再度在地上猛地叩首起來,一邊叩首一邊大聲說道:「謝謝前輩,謝謝前輩,前輩大恩大德,我王石沒齒難忘。」

孫豪淡然的聲音傳來:「謝就不必了,小傢伙以後再刨你的靈藥什麼的,多擔待就是。」

王石叩首更頻繁了,語帶興奮地說道:「前輩放心,前輩放心,儘管刨,儘管刨,小祖宗它看上什麼刨什麼,儘管刨,儘管刨」

散修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王石這是演的哪一出,看王石這架勢,那是,恨不得把自己祖墳都乖乖奉上讓這小祖宗給刨了,什麼靈丹,能有如此魅力?

孫豪淡淡說道:「嗯,那就這樣了,小火,別玩得太瘋,記得每天早上,準時回來,吃點東西,再出去玩耍。」

小火貌似聽懂一般,衝散修們做了一個鬼臉,吱吱歡叫著,沒入了孫豪的洞府之中。

等小火消失之後,散修們齊齊看向王石手中的玉瓶。王石倒也機靈,趕緊手腕一振,把玉瓶收了起來,但是,在場散修還是有人眼尖,認出了這是什麼,失聲叫道:「築基丹」

築基丹啊!

現場散修一陣嘩然。

他們不懼生命危險,來戰場前方執行任務為的是什麼?不就是青雲門的貢獻度,不就是那虛無縹緲的築基仙緣?

這回好,沒想到被人家靈獸刨去幾株靈草,居然就得到了一顆築基丹,這是什麼樣的緣法埃話說,幾個對王石靈藥被刨幸災樂禍的散修,此時那是羨慕嫉妒恨,怎麼那小祖宗就沒有刨自己的靈草呢?早知道有築基丹的賠償,哪怕是被刨了祖墳都心甘情願的啊!

散修們,再次看向孫豪的洞府之時,已經是雙眼冒光,彷彿是看到了一座金光閃閃的大金山。

這個修士,典型的修二代啊,只要伺候好了,築基丹什麼的,好說埃

修二代閉關不出,伺候不到,他的寵物倒是經常外出,散修們紛紛開動腦筋,開始思考怎麼伺候好小火這小祖宗,怎麼樣讓小火去刨自己的靈田

掃視到外邊熱情高漲的散修們,劉華苦笑搖頭,孫豪還真是任性,為了一隻沒有前途的寵物,居然如此大方,還真是典型的二世祖作風埃

還有,自己這師弟到底在洞府內搗鼓什麼?居然還有精力隨時關注他那寶貝寵物的,想不明白啊!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