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二四章 戰陣之威(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四章 戰陣之威(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博文有些啼笑皆非,心說,我怎麼就陰險了?

實話說,他現在雖然看上去不動聲色,不見情緒波動,但內心之中,早就翻江倒海了,今天這事,有點讓他丈二和尚摸不著頭和腦了。

結果雖然是很好的,但原因是讓他不明所以的。

實際上,博文心中明白,若論陣法造詣,只怕自己真的差了對面的陽章良一線,陽章良乃五行魔宗的封號修士,封號羽扇魔,是以陣道獲得封號,盛名之下無虛士,陽章良的陣道,的確是高於他博文。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這是不爭的事實。

此時,對面陽章良吃了一個啞巴虧,還罵自己陰險,雖然不知這陰險從何說起,博文依然面帶微笑,淡然說道:「過獎過獎,章良兄的陣道造詣,博文佩服。」

陽章良白皙的臉上,騰地升起一陣紅潮,卻是羽扇一搖,朗聲說道:「博文兄,你這陣連陣,陣中還有陣,形似八卦圖,實乃『太乙下行九宮算』,我差點被你瞞過,真是好歹跡好巧妙的設計。」

太乙下行九宮算?

陽章良不說,博文還真一下沒有看出來。

現在,陽章良這一提醒,博文終於是注意到了,不知什麼時候,也可能是魔修的攻擊剛剛好巧合引起了自己陣法的變化,原本自己的陣法之中,孫豪布設的,沒有什麼影響的三個陣法,此時,剛剛好和自己的陣法連在了一起。自己的陣法被串聯之後。還真是從八卦圖搖身一變。變為了「太乙下行九宮算。」

博文心中微微一動,十分詫異地望了一眼孫豪所在的陣法,然後,不動聲色,臉上微微一笑:「些許微薄之陣,倒是貽笑大方,章良兄,請指教。」

「哼」。陽章良冷哼一聲,羽扇輕搖,朗聲說道:「九宮者,二四為肩,六八為足,左三右七,戴九履一,五居中央……」

博文依然淺笑:「章良兄高見,博文佩服,佩服。」

陽章良再度冷哼一聲。羽扇前方一指:「乾宮、坎宮、艮宮、震宮、中宮、巽宮、離宮、坤宮、兌宮,各位同道聽我號令……」

這一次。陽章良發現,自己的號令不怎麼好使了,魔修們對望一眼,稍覺躊躇,剛剛聽陽章良的,可是一下子被滅了近三十名同道,陣法之道,稍差一線,可是要命的。

陽章良臉色鐵青,扶扶自己頭上的綸巾,看看雷鵬和白亮。

雷鵬看看白亮,然後沉聲說道:「各位同道,聽令小心行事。」

這話卻是兩層意思,一層意思自然是要聽從陽章良的號令,第二層意思卻也是要魔修們機靈點,小心小心再小心。

「易一陰一陽,合而為十五;陽變七之九,陰變八之六,以陽出,以陰入。陽起於子,陰起於午,是以太乙下九宮,從坎宮始,始以言無偏也」陽章良也不廢話,快速解釋一番陣法,將魔修分成九個小隊,以陽出,以陰入,開始破陣。

也幸好魔修們至少都是築基修士,雖然說對陣法涉獵不多,倒是陰陽之說,九宮之位還是知道的,只不過不會靈活運用而已,經此陽章良一番調動,終於是達到了破陣的基本。

陽章良一聲令下:「陽出為攻,陰入為守,喝……」

魔修們按照陽章良的口令之聲,部分攻,部分守,齊齊發動。

五顏六色的光芒再度沖入博文的陣法之中。

這一次,博文臉上始終是不動聲色,含笑而立,只不過眼角餘光,則是十分聚精會神地盯著孫豪所在的小陣。

要說自己這陣法有什麼蹊蹺,只可能是孫豪布設的三座看似無用的陣法。

此時,敵人再動,如果真是孫豪所為,此時一定有所異變才是。

只是,博文心中納悶,孫豪的陣法之道會這麼厲害嗎?這樣的人物,為啥從來就沒聽說過呢?

魔修的攻擊再度沖了進來。

陣法之中,孫豪眼睛再度一睜,雙眼精光一閃,伸指一彈,又是一顆上品靈石落入自己的陣中。

靈石落下,孫豪所處的陣法之中,又是一陣靈光閃過,孫豪布設的三座陣法隨之一變,旋即又融入陣中。

變化速度極快,變化也相當輕微,但是,隨時注意著陣法的博文眼中精光一閃,果然如此,自己這方,卻是有高人在常

博文心中,不由鬆了一口氣。

既然有高人鬥法,自己好好看戲就是。

陣法受到攻擊,又是一陣漣漪,彷彿又是鏡子,被擊中一般,同樣,讓陽章良意外的一幕再度發生,博文陣法,一陣漣漪之後,再度恢復了平靜,陽章良暗道一聲不好,羽扇急速揮動,碰得自己的綸巾都東倒西歪,此時也顧不得形象了,情不自禁,大吼一聲:「不好,陰陽顛倒,逆轉五行,速退……」

這一回,魔修們早有心理準備,撤退得也很是迅速。

只不過,倉促之間,倒不是所有魔修都能找准方位準確撤退的。

「噗、噗、噗」,陣法之中,激射出道道真元化劍,激射而至,一些該進不進該退不退,搞反方向的魔修們躲閃不及,紛紛中招,噗噗聲中,被紮成了馬蜂窩。

這一次,目測之下,好傢夥,又有近三十名魔修倒在了陣法之中。

出師未捷身先死,沒想到,還沒碰到青雲門修士,居然就折損了五十多弟子,這些弟子可都是築基精銳埃

魔修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點心驚膽戰了。

終於,有魔修弟子忍不住說道:「羽扇魔,你行不行啊?我們可經不起你這番折騰。」

羽扇一陣急促搖晃,陽章良臉上憋得通紅,終於是忍不住,「噗」的一聲,噴出一口鮮血,衝出老遠,血灑長空。

這是被氣的。

雷鵬眉頭一皺,抬手放在陽章良的肩上,巴掌一拍:「章良,你沒事吧,放心,老雷我信你,你大膽施為,切不可亂了方寸。」

陽章良抹去嘴角血跡,感激地看了一眼雷鵬,再伸手扶正自己的綸巾,苦澀地對雷鵬說道:「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對面博文,陣道之深,怕是還在我之上,陣道機變,堪稱詭異,吾不如,這天下,果然是英雄輩出,章良卻是受教了。」

雷鵬棗紅臉上,露出大大咧咧的笑容:「這沒什麼,就算折損了一些弟子,我們依然是佔有優勢,章良,只要能破去陣法,我們自會連本帶利給討回說法。」

陽章良點點頭,臉上浮現出淡然笑容:「老雷,多謝信任,章良知道該怎麼做了。」

說完這話,陽章良手持羽扇,對四面魔修躬身行禮,緩緩說道:「各位同道,章良學藝不精,卻是連累各位同道,不過今日,還請各位同道最後信我一次,這最後一次,章良卻是勢必破此陣法。」

魔修弟子驚魂未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終於有一魔修大聲說道:「羽扇魔,你儘管破陣就是,這次,就算是隕落在此,老子卻是也敢陪你走上一遭。」

魔修們雖然多是狡猾滑溜之輩,卻也不凡熱血,聞言紛紛叫道:「就是就是,人死卵朝天,怕個鳥,羽扇魔,破陣,破陣,我們聽你號令,破去這個鳥陣法。」

一時之間,魔道弟子儘是哀兵必勝一般,同仇敵愾,士氣高漲。

雷鵬雙眼含笑,拍拍陽章良的肩膀:「去吧,章良,放開手腳,大膽施為。」

陽章良羽扇一搖,雙手捧扇,四周鞠躬,雙目神光閃閃,再度來到大陣之前,朗聲說道:「五行魔宗,羽扇陽章良,見過博文師兄。」

博文臉帶微笑:「青雲門旭日峰博文,見過羽扇魔。」

此時陽章良,神態恢復自然,如同面對多年老友,侃侃而談:「博文兄真是好心思,好設計,有道是五行**七巧星,八卦九宮十全陣,博文兄陣法布設獨具匠心,章良佩服。」

博文笑著說道:「過獎,過獎,僥倖僥倖。」

陽章良搖頭輕笑:「如果章良猜測不錯,博文兄此陣怕是還有諸般變化可對?」

博文微微一笑,不動聲色地說道:「還請羽扇兄指教。」

陽章良羽扇在胸,微微對博文鞠躬說道:「博文兄大才,章良自嘆不如,此時卻也不是鬥氣之時,博文兄見諒,此時,章良卻需借重先祖之力,破去博文兄此一堪稱大陣的陣法,日後,如有機緣,章良卻願與博文兄再次比試比試。」

博文微笑點頭:「固所願爾,羽扇兄,請。」

陽章良羽扇輕搖,緩緩說道:「英雄者,魔之干;庶民者,魔之本……柔能制剛,弱能制強,老祖助威,三略附體,望」

說話聲中,陽章良身軀猛地拔地三尺,整個人彷彿是散發出陣陣威嚴,雙眼之中,發出精光,看向前方陣法。

半響之後,身軀一振,緩緩降落地面,雙眼一閉,半響之後,雙眼睜開,眼中似有絲絲疲憊之色,朗然開口:「博文兄好深的陣道造詣,章良今日,真正是受教了,如不是老祖助威,此時,章良怕是又被博文所算,以十全之法破陣,再入轂中,博文此陣,終極演變之法,卻是天干地支之陣可對?」

博文微笑拱手:「羽扇兄高見,請指教。」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