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二六章 戰陣之威(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六章 戰陣之威(六)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擊蛇首,尾動,卷;擊蛇尾,首動,咬;蛇身橫撞,首尾至,絞……」,陽章良鬚髮怒張,秘法加持,神識暴漲,覆蓋己方修士,氣息牽引,嘴裡快速念到:「全體都有,一字排開,陣演一字長蛇,陣頭、陣尾、陣膽,三位一體,巨蟒出擊。」

魔修之中,也有戰陣傳承,但是,操練起來也並不容易,好在,一字長蛇陣相對簡單,一字排開,首尾相連,形如巨蟒即可。

平常狀態下,陽章良很難自如控制如此數量的魔修弟子組成戰陣,是故,戰陣之法,涉獵並不是很多,但是,秘法之後,實力大增,倒是能勉強驅動陣法。

「一字長蛇,聽我號令」,陽章良羽扇平指,神識牽動:「全體都有,巨蟒一擊,攻。」

神識牽動之下,魔修們齊齊順著羽扇所指的方向,發出傾力一擊。

厚土旗,防禦了得,但畢竟是整體防禦,此時,陽章良操縱之下,魔修一字長蛇排開,如同長蛇吐信,擊打在厚土防禦罩之上。

本身魔修的數量就遠在青雲門修士之上,厚土旗虛影在空中極速閃動幾下,迅速化為虛無,魔修攻擊,如同毒蛇,沖入青雲門陣法之中。

宋曉麗和梁定傑暗道一聲不好,做好準備,準備接應。

只有博文,依然不動聲色,含笑而立。

陣法之中,孫豪心中也不由暗道一聲「來得好」,陽章良果然是盛名之下無虛士,此破陣之法。卻也是恰到好處。

不過。孫豪很是自信。心想,我的天地人三才陣可不是那麼好破的,神識一動,發出一絲牽引。

戰陣之中,谷愛平手中寶藍色戰旗一揮,空中出現戰旗虛影,虛影晃動,貌似帶起陣陣漣漪。一個寶雷櫻在三才陣的上空生成,谷愛平大吼一聲:「恣肆浩淼,煙波渾盪;扯地連天,橫無際涯,洪水,洪水……」

洪水旗動,其他四旗揮舞閃動,緊密配合,氣息牽引之下。戰陣修士齊齊發出一股真元,真元落入上空鏡子之中。彷彿是湖面,盪起了波瀾。

此時,魔修一字長蛇吐信攻擊而至,擊破厚土,正落在水鏡之上。

水鏡微微閃動,如同海納百川一般,波瀾壯闊之中,逐層消磨著長蛇毒信的攻擊力道。

儘管魔修數量差不多是青雲門修士的一倍,所發出的攻擊也十分集中,但是,就如同石頭擊入湖泊之中一般,攻擊盪起陣陣波紋,卻沒有一下擊破水鏡。

陽章良羽扇再指,朗聲說道:「各位同道,一字長蛇,再來一次,喝。」

魔修們齊齊爆「喝」,再度發出一擊,擊打在水鏡之上。

孫豪神識一動。

天地三才戰陣之中,又一面青色的戰旗晃動,向東大聲吼起:「大地復甦,萬物生髮,巨木旗,起。」

大吼聲中,青雲門修士戰陣之中,勃發陣陣生機之力,溶於水鏡之中。

魔修攻擊落於水鏡之上,盪起陣陣漣漪,但終於是再度無功而返,未能擊破青雲門戰陣防禦。

孫豪神識催動,不等陽章良再度指揮魔修發起進攻,牽引陣法,主動出擊。

南風手中,烈火旗揮舞,大聲吼道:「舉我烈火,以燎青天。熊熊巨焱,敢天下先,烈火,烈火……」

魔修兩次集中攻擊無果,青雲門修士士氣大振,氣勢如虹,齊齊高呼:「烈火烈火。」

南風手中,陣旗揮舞三次,戰陣上空,出現三面赤紅色戰旗虛影,三面虛影晃動,顯化成三條火紅色長蛇,孫豪神識再動,陣中修士受到牽引,齊齊發出一擊。

三條火蛇,齊齊昂首,貌似發出「昂」地一聲高呼,高呼聲中,齊齊竄出,撲向魔修的一字長蛇陣。

三條火蛇,分別沖向一字長蛇的陣頭,陣尾和陣膽。

三蛇齊動,三才齊發,揪其首,夾其尾,斬其腰。

此法奏效,可將一字長蛇陣切割成為三塊,致使長蛇陣各自為戰,無法再以三方,陣勢可不攻自破。

空中,陽章良嘴裡厲喝一聲:「來得好」,噗,又噴出一口鮮血,身體又拔高几分,只是,一頭青絲,瞬息變為灰白相間,整個人,好像一下蒼老了許多,憔悴幾分,聲音有點沙啞,但依然很清晰地大聲喝道:「首尾相顧,蛇身橫撞……」

魔修戰陣,本來是臨時而接,本來就不是很熟,陽章良又是勉力而為,雖然一字長蛇首尾相顧,盤陣相迎,但終於沒有完全接下孫豪天地人三才戰陣爆發出的火蛇攻擊。

一字長蛇蛇腰部位,被一條火蛇攔腰斬斷,十多名魔修被火焰吞噬,化為飛灰。

陽章良又是一口鮮血吐了出來,頭上,白髮更添幾綹,極速喝道:「一字二段,聽我號令,陣演二龍出水。龍本陽剛,水本屬陰,龍在水中,陰陽相調,萬事俱安,一但出水,二龍威勢大增,勢不可擋」

看看空中,瞬間蒼老,陡生白髮的陽章良,雷鵬心中,湧起陣陣不安:「章良這是在透支生命,強行提升自己的修為,一而再再而三地透支自己,這麼下去,可不是辦法埃」

他身旁,白亮也一臉疑惑,看向青雲門方向,戰陣之中,飄然而立,洒脫自如,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博文,悠然說道:「博文,什麼時候如此厲害了?逼得章良如此拚命,自己卻依然沒事一般?」

雷鵬看向博文,然後再看看青雲門陣中,依然沒有被破去的三個奇怪陣法,緩緩搖頭:「應該不是博文,博文斷不會如此厲害,青雲門內,怕是另有高人在常」

白亮更加疑惑,:「可是,青雲門這輩弟子,博文陣道第一,可還有人在博文之上?況且,章良陣道之才,絕世罕見,又有祖傳秘法,又是何人,能將他逼至如此程度?」

說到這裡,又搖頭輕嘆:「經此一戰,章良怕是壽元大損,日後結丹,怕是」

雷鵬也微微一嘆,然後說道:「我們是不是?」

白亮緩緩搖頭:「章良此時,已入魔障,此一戰,成也好,敗也好,他卻是斷不會退縮,待會,你我做好接應準備就是。」

雷鵬精神一肅:「你是說?章良會敗?」

白亮一指兩邊戰陣,肯定地點頭說道:「雷兄你看,對面戰陣,整齊劃一,顯然操練已久,而且,你再看,對面戰陣,貌似天地人三才戰陣,但是,陣演五行,五行旗助威,借三才之力,演五行之威,章良縱然是有老祖秘法,估計也難逃一敗」

說話之間,空中,陽章良哈哈大笑聲中,再度噴出一口鮮血,滿頭鬚髮,全部變成了一頭銀絲,銀光閃閃,嘴裡大聲喊道:「博文,此陣真的是你所設,是否另有高人在場?」

博文含笑而立,貌似沒有聽到一般,對陽章良此問置之不理。

陽章良哈哈大笑:「三才為法,五行為基,好強的戰陣手段,章良受教了」。

說話聲中,陽章良雙手持扇,滿頭銀絲的終於是支持不住上沖氣勢,飄落在肩,向四周微微鞠躬,有點歉意地沙啞聲音說道:「各位同道,章良學藝不精,怕是不能破去此陣,各位同道,聽我號令,隨我出擊,我們破釜沉舟,最後一擊,一擊不成,各位迅速就地撤離,切記不可戀戰,章良盡全力保各位性命無憂。」

「羽扇大人」,有魔修大聲叫道:「你儘管施為,不要管我們,我們理會的。」

有的魔修大聲說道:「羽扇大人,保重。」

還有魔修眼中居然閃動淚花:「羽扇大人,願與你一同赴死。」

雷鵬和白亮對望一眼,沒有說話,但凝神靜氣,隨時關注戰常

戰場之中,陽章良再度微微鞠躬,臉上有著淡然笑容,無論如何,今日就算是戰敗,卻也算是雖敗猶榮,就是不知,青雲門內,高人是誰,會不會乃是同輩修士,閃過一絲念頭,陽章良羽扇前指,神識籠罩二龍出水戰陣:「穩二龍,勿交合,龍陽水陰,陰陽相濟,二龍出水,喝。」

魔修眼中,陽章良一夕白髮,秘術加身,不惜壽元,噴血而戰,雖為魔修,卻也熱血上涌,眾志成城,龍陽水陰,二龍出水,齊齊傾盡全力,攻向青雲門的天地人三才戰陣。

陣法之中,孫豪雙眼一睜,心中默默說了一句:「來得好。」

神識牽引,五旗五方,五旗同輝,戰陣上空,幻化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象,代軍土屬,居中調度,五旗揮舞之間,四象好像齊齊仰天咆哮,化為真元能量,撲向魔修二龍出水陣。

陽章良怒目圓睜,爆喝一聲:「三才為法,五行為基,四象出擊,好,好一座大陣,各位道友,事不可為,撤」

說話之間,再度一咬舌尖,噴出一口鮮血,欲要再度燃燒自己的生命,不惜一切代價,操控著二龍出水陣法撤出戰陣攻擊範圍之內,履行自己對魔修的諾言。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