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二八章 殺魔降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二八章 殺魔降臨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追殺三日,青雲門修士方才意氣風發,返回駐地。

此次大捷,差不多每一個青雲門修士,哪怕是前來參加任務的散修,都大有收穫,志得意滿之下,自然是談笑風生。

回來之後,他們發現,此戰最大的功臣博文,此時正和彩雲峰那個和氣可親的金丹真傳,盤膝對面而坐,在一山巔之上,稱兄道弟,相談甚歡。

博文,卻也好生謙遜,立此大功,戰功極速上揚,人卻沒有半絲矜持之態,依然是待人和藹,神色可親,和一個戰爭來臨,只知道躲在陣內不出的築基初期修士,居然也是如此談得來,還真是難能可貴的了。

戰陣之功雖然大部分被孫豪得去,但是,博文作為布陣之人,卻也收穫不少。

大戰之後,博文安安靜靜在孫豪陣法之前盤膝而坐,兩天之後,孫豪凝鍊完自身如同鉛汞的血煞之氣后,這才打開陣法,招博文進來說話。

兩人品茶聊天,天南海北,聊得很是痛快,孫豪有意無意,也指點了博文不少陣戰之道,只是,前幾天的戰事,孫豪卻絕口不提。

博文也是聰明人,孫豪不提,他便不問,這份戰場的榮耀,這份戰功的光環,卻是戴在了自己的頭上,生受了。

孫豪不欲自己暴露人前,自然只能是讓博文頂上了,當然,孫豪也投桃報李,傳了博文不少有用的東西,博文卻也是受用無窮。

很自然,等青雲門修士大捷歸來。看到的自然就是兩儒雅修士。相談甚歡。惺惺相惜的一番景象了。

此時此刻,在青雲門修士眼中,那是博文胸懷大度,氣度雍容的結果。

博文不解釋,也不分辨,坦然接受。

宋曉麗和梁定傑,甚至是孫豪的幾位師姐,比如劉華他們。陣道造詣俱都不是太弱,頗覺異常,只不過,博文不解釋,他們倒也沒有過問,雖然揣著一絲疑惑,但也都默認了這種結果。

只不過,幾個師姐,包括宋曉麗,對待孫豪的態度。倒是無形之中,好了不少。

大家能走到築基這一步。本來就沒有簡單的角色,心知肚明地知道,如果有蹊蹺,這蹊蹺怕就是在自己這位貌似貪生怕死的師弟身上。

當然,此時此刻,就連孫豪的幾個師姐,也只是覺得,孫豪很可能有不錯的陣道造詣,很可能相助了博文一臂之力,為博文緩解了一定壓力,他們倒是不會想到,孫豪的陣道造詣會遠超博文,僅僅只覺得孫豪可能造詣不低,頂多跟博文齊平而已。

當然,她們也就更加猜想不到,魔修畏之若虎,被冠以「丑劍幽靈」的傢伙,會是自己這個一臉笑容,看似人畜無害的築基初期師弟。

大戰歸來,沒等消停片刻,駐地之內,再度忙碌起來。

此戰情報需要及時上報宗門,這事由宋曉麗負責。

此戰之後,大量青雲門修士聞訊而來,希望能加入戰場,分一杯羹,分享戰場果實,但凡來者,梁定傑一一做好安排,當然,前面收穫的戰利品,卻是不會拿出來分潤的,要想有所得,還得前來這裡的修士自己去戰場打拚。

博文就更加忙碌了,隨著到來人員的增多,駐地範圍一再擴大,博文帶著一批陣道修士,整天忙碌不停,布設更多的陣法,籠罩更多的區域。

當然,不知不覺,博文吸收了不少孫豪的意見,陣法更顯精深。

孫豪此時,反而是清閑下來。這一次,但凡新來的青雲門修士,自然會在梁定傑的安排之下,歸入關敬啟、代軍等五人的五行旗下,去操練三才陣法,操練不合格的,都不準進入駐地。

倒是不用孫豪再去忙活了。

孫豪現在,頗有點鬱悶之感,這一場大捷下來,孫豪收穫了海量的血煞煞氣,按道理,應該是足夠孫豪完成血煞的凝鍊才是,但是,不知為何,丹田紐扣之處的神罡,看似顏色已經和整個神罡顏色相差無二,已經是溶為了一體,但是孫豪自己卻能清晰地感覺到,自己這神罡尚缺一絲絲,很少很少的那麼一絲絲,未能完成凝鍊。

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不得而知,殺機凝罡煞的法門之內,也沒有這種現象記載,這個,孫豪可能還得另覓機緣才能最終完成凝鍊。

至於機緣所在,孫豪綜合自己凝鍊血煞的經驗,倒是有所猜測,只不過,要完成這一步,達到孫豪預想的效果,怕是也千難萬難。

駐地之內,修士數量增多,孫豪這位築基初期修士,還真是引不起太多人的關注。

實話說,除了一些進身無路的散修外,還真沒人把孫豪這位金丹真傳放在眼裡。

孫豪對此,心中早有準備,這也真正的符合他低調的本意,甘之若飴。

此時,嚴格說來,孫豪前來戰場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血煞凝鍊已經達到了一個瓶頸,倒是沒有必要再行殺戮,再聚血煞了。

只不過,此時不告而退卻也不好,孫豪只想稍稍在戰場之上停留幾日,然後就返回青雲戰舟主陣,脫身而出,另覓機緣。

這次戰場之行,很是順利,孫豪不動聲色,聲名不顯,基本達到了目標,並沒有驚動白氏老祖,也沒有出現感應之中的危機,孫豪心中卻是相當滿意的,只等這邊戰局稍稍穩定之後,馬上抽身而出。

相比士氣如虹,氣氛熱烈的青雲門駐地,白亮雷鵬臨時所建的魔修駐地之內,氣氛就略顯壓抑,匆匆而來,前來助陣的魔修,也無不是神態肅然,小心翼翼,好似沒有從慘敗之中回過神來。

一處臨時洞府之內,有三人盤膝而坐。

三人之中,有兩人竟然是面容憔悴,精神萎靡不振,無精打採的樣子。

這兩人卻是不惜自身、壽元大損的陽章良和燃燒精血、斷臂而逃的雷鵬,兩人此番大戰之後,俱都受損嚴重,一時片刻,卻是難以恢復。

雷鵬的斷臂已經用秘法接上,斷臂重接對築基修士來說,卻是相對容易,而且,血魔們修士,號稱是能夠滴血重生的,自然有些手段,要不然,雷鵬也不會主動拿手臂去碰沉香劍了。

不過,斷臂重接,加上血遁逃逸,雷鵬損傷不小,此時,帶著一臉苦澀,柔聲問道:「章良,你現在感覺如何?」

陽章良一臉蒼白,鬚髮皆白,顯得大敗虧輸,只不過,此時他的神態倒也安然,幽幽說道:「除了壽元大降,倒是無甚大礙。」

白亮在一邊悠悠嘆氣:「這次,真是連累章良了。」

陽章良淡然一笑,蒼白的臉上浮現出絲絲紅暈:「白兄不必自責,這是章良學藝不精,怨不得別人,何況,白兄,雷兄,此次陣法對決,章良雖然消耗甚大,但大戰下來,章良卻也是別有所得,壓力使然,老祖秘術使然,章良的陣道造詣卻是再向前邁出了一大步,如果再度對上青雲門那隱藏修士,斷然不會如此狼狽了,也可能會因禍得福。」

雷鵬的臉上,露出了絲絲欣然:「如此就好,章良不愧是我五行聖宗的陣道天才,臨戰而悟,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真是可喜可賀。」

白亮也沖陽章良拱手道賀:「恭喜章良,賀喜章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章良臉上再度浮現出絲絲苦笑:「何喜有之?青雲門弟子何人,無論是陣法和戰陣,俱都遠在章良之上,章良只差拼盡壽元,卻連他本體都未能逼出,何喜之有?縱觀往昔,章良不過是那井底之蛙,妄自尊大而已,何喜之有?」

陽章良一連三個何喜之有,讓白亮和雷鵬也情不自禁,搖頭苦笑,想一想青雲門那鬼神莫測的戰陣之法,不由是一陣無力。對面戰陣不破,怕就已經立於了不敗之地,自己這邊,不破戰陣,怕是難以討到好處。

「章良,不用妄自菲北,這時,空中傳來一陣肅殺之氣,在場三人,只覺得心中一顫,似被遠古凶獸給鎖定了一般,渾身不由寒氣大冒,身上不由自主的泛起陣陣細細的雞皮疙瘩,隨著這股氣勢降臨,一道修長的血影憑空出現在洞府之內,淡淡地一掃在座三人,黑影肅然說道:「章良,我且問你,如果再次對戰,可有把握破去青雲門駐地連鎖陣法?」

三人馬上認出了對面這位滿臉青春痘的修長修士,齊齊站身而起,拱手說道:「見過殺魔大人。」

盧山沖三人點點頭,淡淡說道:「不必多禮,雷兄,盧山受雷忠大哥大恩,你我卻是淵源匪淺,不必客套,我們坐下說話。」

雷鵬哈哈大笑:「如此恭敬不如從命,盧兄,請。」

陽章良和白亮對望一眼,心說,難怪這殺魔來得如此之快,卻是與雷鵬有幾分香火之情,兩人也笑了起來,紛紛對盧山說道:「盧兄,請。」

盧山也不客套,大搖大擺,坐了上首。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