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三一章 虎頭蛇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一章 虎頭蛇尾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在幾位師姐「算你識相」的眼光中,孫豪灰溜溜地返回了自己的陣法之內,一臉苦笑地盤膝坐下。

坐下之後,孫豪開始思考,自己如此作為,是不是不大合適?

俗話說,大河漲水小河滿,又有說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也有說傾巢之下豈有完卵。

自己進入青雲門,成為彩雲峰金丹真傳,那麼,自己的前途命運,冥冥之中,卻也跟彩雲峰跟青雲門息息相關起來。

自己如同局外人一般,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卻是不大合適。

自己現在修行進展迅速,根基牢固看似跟青雲門沒有多大幹系,其實仔細回想,自己一路走來,卻也始終在青雲門這顆大樹底下乘涼。

自己所得五行輪靈訣,乃是青雲門下屬青木宗的傳承功法;自己修鍊的鍊氣、煉神、煉丹、煉陣、煉符還有諸多法門,都是得自青雲門傳承。

自己一直以來所學到的海量修真知識,毫無疑問還是青雲門萬年積累下來的寶貴財富;就說凝鍊三殺機,地煞看似跟青雲門沒有多大關係,但是,積炎山的大量資料得自於青雲門,進入積炎山之後,還得到了亞琴老祖的庇護,還有天罡,更是直接有熊老祖遺澤……

以前,孫豪從來沒有思考這個問題,因為那時孫豪的修為尚低,對青雲門這樣的龐然大物而言,多孫豪一個不多,少孫豪一個不少。

但是現在,孫豪的成長已經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怎麼面對青雲門。怎麼樣定位自己在宗門的位置。卻是孫豪不得不開始思考的事情了。

人貴飲水思源。修士最重傳承。

孫豪不想背負太多,自己應該挑起的擔子,應該有的擔當,卻也應該當仁不讓。

想著想著,孫豪臉上,淡淡的苦笑逐漸變回了雲淡風清的笑容,既然青雲門需要戰場的勝利,既然幾位師姐需要彩雲峰立威。那麼,自己幫上一把就是。

當然,孫豪從來就不是魯莽之人,決定了方向,該怎麼去做,卻是還需仔細思考,仔細斟酌,分析利弊,力爭做到既能幫宗門一把,又能不置自己於險地。確保自己能從戰場中全身而退。

就在孫豪思考這會。

看到孫豪返回陣中之後,陽章良那邊。已經是羽扇揮動,指揮魔修發動了潮水般的攻擊。

陽章良跟孫豪對戰一場,壽元大損不錯,但陣道造詣得到了鍛煉,實力大增。

好在這段時間裡,博文沒事就往孫豪那裡跑,得到了孫豪的不少指點,陣道造詣更是突飛猛進,進步之快,甚至是超過了陽章良。

在孫豪沒有出手參與的情況下,博文操縱自己布設的連環陣法,變幻多端,跟陽章良纏鬥了足有一個時辰,再次擊殺足足二十多名魔修之後,才在一聲轟然大震之後,被陽章良破去了陣法。

孫豪沒有出手,博文雖然心中稍稍遺憾,但是,心中卻充滿了感激和自信,今日一戰,他收穫良多,陣道造詣得到了明顯的提高,這卻是和孫豪分不開了。

博文有感覺,孫豪的陣道造詣之深,怕是不在普通大陣師之下了,只不過,孫豪修為偏低,不然,說不定孫豪就能布設三級陣法,成為真正的陣法師了。

陣法破去,五行旗開始緩慢行走跑位,青雲門修士不用博文交代,三人一隊,接陣而戰。

陣法之內,孫豪也停止了其他想法,心神沉入識海,映照五行旗,氣息牽引之下,戰陣開始運轉。

讓孫豪稍覺詫異的是,大陣被破,魔修們在向孫豪緩緩靠近,但是,並沒有發動進攻,反而是齊齊退後一點距離,貌似在等待某人或者是某種結果一般。

孫豪心中一動,所謂圖窮匕見,魔修有什麼蹊蹺,此時應該能得見端倪了吧,心中在想這會,神識之中,猛地,一團血影直接沖往自己的陣法之內,這團血影,速度之快,肉眼難辨。

幾乎是沒有驚動其他青雲門弟子,哪怕是宋曉麗大師姐,也只是稍覺不妥,向這個方位看了一眼,沒有發現異常,就已經轉頭他顧了。

沖我來的?

孫豪心中迅速判斷,那麼,應該是羽扇魔判斷出來自己的存在和所處的方位了,這羽扇魔倒真是有兩把刷子,就是不知道來者何人?

血影一衝而入,在孫豪身前一丈多外,猛地停住,迅速化為一個身材修長的修士。這修士,見過一面就絕對終身難忘,他那一臉的青春痘,實在是太扎眼了。

「殺魔盧山?」孫豪的臉上,浮現出玩味的笑容,盤膝而坐,也不起身,淡然說道:「殺魔宮一別經年,盧兄別來無恙。」

盧山站定,一雙帶有絲絲血氣的雙眼看向孫豪,聞言也輕聲笑道:「孫豪孫沉香,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啊,沉香修士,別來無恙。」

「殺魔此來,不知有何貴幹?」孫豪如同遇見老朋友一般,絲毫不見火氣,沖身旁地面上一指:「坐一坐,我們好好親近親近。」

盧山如同標槍一般挺立,臉上的淡然笑容逐漸變為凝重,語氣中,開始帶有絲絲殺氣:「坐就不必了,親近親近卻是必須的,孫豪,不知今日今時,你還能接得住我幾招?」

孫豪臉上,再度浮現出玩味神色:「我可以讓你三招。」

盧山稍稍一愣,孫豪,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狂妄地說要讓自己三招,進入戰場之後,還是第一次遇見這種待遇的埃

難道孫豪不知道我盧山的厲害?不對,他知道我封號殺魔,孫豪歷來也是謀定而後動的主,一定知道我盧山的厲害。那麼,他還為何敢讓自己三招,媽蛋,想不通不想,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哈哈仰頭笑了兩聲,盧山笑著說道:「如此,多謝沉香相讓,孫豪,吃我一招,殺戮蒼生之殺人贏野……」

層層殺氣,從盧山身上狂涌而出,籠罩住孫豪,盧山雙眼血紅,似是殺魔轉世,無窮殺氣附身,修長的身軀,令人望而生畏,血紅刀光一閃,破空而至,奇快無比,凶戾無比,劈頭蓋臉,砍向孫豪。

孫豪滿臉笑容,淡淡說道:「盧兄好強氣勢,好妙刀招,不過,你我朋友,久違不見,卻也不必如此大動干戈。」

不知為何,孫豪這話說完,盧山只覺得自身氣勢受到莫名牽引一般,居然如同黃河決堤,一泄千里,氣勢猛地一泄,血刀攻勢莫名其妙去勢一緩,原本十分兇悍的一刀,居然變得軟綿綿的了。

好吧,盧山發現,自己這氣勢洶洶的一刀,居然變成了嫩婆娘的花拳繡腿。

怎麼會這樣?盧山心頭大驚,臉上神色不由狂變,來不及多想,只覺得心頭一陣狂躁、一陣鬱悶的感覺湧上心頭,噗的一聲,好像心臟受到重擊一般,盧山不由自主噴出一口鮮血。

一口鮮血吐出,方才稍覺好過,看向孫豪,心頭已經是驚駭萬分,眼中更是無比忌憚。

怎麼會這樣?盧山百思不得其解。

孫豪淡然一笑,笑著說道:「殺魔兄,怎麼,你攻擊我,居然自己吐血?還有,你這刀招,未免太小瞧孫豪了吧?這招卻是傷不了孫豪,承讓承讓,還有兩招,殺魔兄,請。」

盧山看著孫豪的滿臉笑容,情不自禁後退三步。

站定,殺魔盧山驚疑不定,定定地看著孫豪,眼睛一眨不眨,孫豪淡然含笑直視,毫不相讓。最終,盧山眼睛眨巴了兩下,再次振奮精神,嘴裡低沉地咆哮一聲:「殺」,身上殺氣再度凝結,血刀在頭頂蓄勢,凶芒閃爍,大吼一聲:「血流漂櫓,殺1

這一招,盧山曾經讓五劍都不得不倉惶躲開,避其鋒芒。

孫豪輕輕一笑,淡然說道:「殺魔兄就喜歡打打殺殺,卻是不好。」

「卻是不好」四字一處,盧山只覺得胸口又是一陣強烈的噁心感,情不自禁,「噗」的又是一口鮮血給噴了出來。

伸手抹去嘴角鮮血,盧山發現,自己氣勢洶洶這一招,再度變得軟綿綿的了,招呼在孫豪身上,好像是壓根就沒有多大的力道。

「你,你……」,盧山指著孫豪,不知道說什麼好了。他本是聰明人,此時怎能不知,孫豪必然有什麼詭異的手段,而且手段足以死死地剋制自己,足以讓自己十成實力發揮不出三成,這仗還怎麼打?

此時此刻,盧山想死的心都有了。

他可是一門心思來報仇的,想象很美好,結局很殘酷。

怎麼會這樣?

孫豪淡然笑著說道:「殺魔兄,怎麼軟綿綿的呢?還有最後一招,請,讓完三招,可別怪孫豪下手不留情了。」

盧山眼珠子一陣轉動,嘴裡一聲清嘯,向前一撲,卻是瞬息之間,化為一團血影,頭也不回,穿陣而出,奪路而逃。

孫豪微微一笑,也不追趕,傳音博文:「下令,全軍出動,追殺魔修。」

博文不假思索,大吼一聲:「全軍出擊,追殺魔修。」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