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四百三四章 豎子難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三四章 豎子難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宋曉麗和博文稍稍發愣,沒有說話,孫豪稍稍頓了頓,見沒人幫自己圓場,也就很自然地走到了宋曉麗的身後,淡然站定。

等孫豪站定之後,宋曉麗才反應過來,眉頭一皺,瞪了孫豪一眼,不悅地說道:「站著幹嘛?坐,沒得丟了紫煙師叔的臉面。」

對面,沈鈺哈哈笑道:「抱歉,我忘了,沉香師弟已經被紫煙師叔收為親傳,卻是坐得,卻是坐得,孫豪,不必客氣,請坐,請坐。」

孫豪微微一笑,也不跟沈鈺一般見識,很自然,坐在了宋曉麗的下首。

博文看向沈鈺,心中湧起很不舒服的感覺,百靈劍沈鈺這小子,好像不怎麼待見孫豪,當場給孫豪難堪,格局也太低了一些吧。

除了坐著的幾個修士之外,梁定傑此時也站在黃明晃身後,而孫豪發現,自己挑選的五個掌旗散修,居然也被叫了進來,在洞府之內,兩邊站著。

等孫豪坐定,旭日劍彭琳憨然笑了笑,說道:「人都到齊了,那麼,說一說,下面我們的戰術安排吧,我的想法是這樣的……」

黃明晃一個哈哈,沒等彭琳把話說完,已經是笑著說道:「旭日師兄,要不,我等等培傑師兄到了再行決斷如何?」

彭琳眉頭微微一皺,開口說道:「可是,培傑師兄應該是出了什麼變故,戰局不等人,卻是拖延不得。」

沈鈺摸出一把扇子,如同羽扇陽章良一般,輕輕地搖了幾下。笑著說道:「戰局是不等人。但是。更不能草率決斷,俗話說,蛇無頭不行,培傑師兄沒到,草率倉促做出決策,一旦失利,可就麻煩了,以我看。我們還是要先選出主事之人,這樣才能更好的集思廣益,旭日師兄,百靈此話可有道理?」

彭琳方正的臉上,露出絲絲不滿,但還是點頭說道:「沈師弟說得很好,不知,以沈師弟高見,我們卻是該當如何安排更好?」

沈鈺雙手持扇,風度翩翩地說道:「高見不敢說。但沈鈺以為,旭日師兄為人方正。行事穩重大方,鈺說得可對?」不等他人回話,沈鈺一鼓作氣地說道:「然,此時雙方對壘,方正者,守成有餘,進取不足,怕是以旭日師兄之計,我們是自守沒問題,要想獲勝怕是難上加難。」

旭日劍彭琳眉頭一皺,這是對面落霞峰不服氣自己啊,不過,還別說,彭琳覺得沈鈺分析得還真是切中自己的要害,按照自己的安排,倒的確是自保有餘,進取不足。

旭日劍彭琳沒有說話,早看沈鈺不滿的博文忍不住插話進來,朗笑聲中,博文大聲說道:「沈師弟此言差矣,凡戰,未勝先慮敗,我大師兄之法,雖然會略顯保守,但卻是目前戰局之下的最好選擇,大師兄行事,光明磊落,大氣磅,當是此次指揮的不二人眩」

孫豪看明白了,現在這種情況,乃是旭日劍和落日劍二人誰也不服誰,在爭奪青雲門這邊修士的指揮權了。

這種爭奪,有意義嗎?孫豪覺得純屬浪費時間,有事大家商議著辦就好,有必要分清主次嗎?

孫豪不知道的是,青雲七峰,排位之爭,由來已久,尤其是旭日和落霞二峰,這樣的爭執更是家常便飯。

博文說完之後,沈鈺羽扇一搖,微微搖頭:「以我看,還是明晃師兄主事更好,理由有三:

其一,明晃師兄足智多謀,又有我沈鈺相佐,大局謀划,更勝旭日師兄一籌;

其二,沈鈺家傳戰陣之法,不僅僅只有三才一陣,十大戰陣,沈鈺均有涉獵,加上沈鈺家傳煉神之術,如今,雖然僅僅只有築基中期修為,但神識已經達到了築基大圓滿,怕是更勝博文師兄一籌;

其三,這次會戰,由我父主持推動發起,如果培傑師兄能來則罷,不能來,自然當以我落霞峰為首了。」

沈鈺毫不客氣,一口氣說出三大理由,落日劍黃明晃一臉笑容,也不阻止,看樣子,沈鈺這麼說,也是他的意見了。

沈鈺這番說話,卻是毫不客氣,言語之間,把自己跟博文做了一番對比,博文臉上一陣青紅,心中好不惱怒。

看了孫豪一眼,孫豪依然是淡然而笑,沒有說話的意思。

此時此刻,拋出孫豪才是真正的主陣之人?博文覺得也不是很妥當,硬著頭皮,博文淡然一笑,不跟沈鈺分辨誰更厲害,對幾人身後的幾位散修一指,傲然說道:「這五位道友,經過一番操練,戰陣之法,旗語之法,卻是熟悉無比,難道說,沈師弟短時間內,也能培養出這樣的人才不成?」

沈鈺含笑:「嗯,短時間內,沈鈺倒是真的培養不出懂旗語的戰陣輔助,不過。這重要嗎?博文兄不覺得,只要他們願意,在我的指揮下,他們的實力不能發揮得更好?」

博文心說,確實,你指揮他們比我指揮可能更好,但是,你比得過孫豪不?博文有感覺,孫豪的神識之強,絕對是遠超自己的,就是不知比之沈鈺會如何,畢竟這沈鈺號稱是築基大圓滿的神識。

那邊,沒等博文說話,沈鈺傲慢地搖搖羽扇,笑著對幾位散修說道:「在下沈鈺,家父沈長福,青雲門落霞峰主,欲招攬幾位,在這戰場之中,共同建功立業,不知幾位意下如何?」

這是**裸地挖牆角啊!

孫豪選擇散修之時,也有稍稍觀察過這幾位的人品,但是,畢竟接觸時間短,孫豪並沒有刻意培養這些人忠誠度,再加上,沈鈺怕是提前做了不少功課,因此,沈鈺話音剛落,站在他背後的南風、谷愛平還有向東三人已經齊齊抱拳拱手說話。

三人說話整齊劃一,如同排練好的一般,齊齊朗聲說道:「多謝少峰主垂青,我願聽候差遣,隨少峰主縱橫戰場,建不世偉業。」

三人之中,也僅僅只是向東向孫豪露出了一個抱歉的眼神。

三人居然倒戈?

博文勃然大怒,指著三人,大喝一聲:「你們……」,沒等博文把話說完,孫豪已經淡淡地打斷他的話:「博文兄,人各有志,卻也不能強求,再說,跟他們置氣,實在是沒有必要。」

博文神色稍緩,一擺袖子,哼了一聲,不再說話。

對面,沈鈺哈哈大笑著說話了:「就是就是,博文兄,你看看,人家孫豪說得多好,人各有志懂不?哈哈哈,不過現在,博文兄,讓我這邊三人聽你的呢?還是你那邊兩人聽我的好呢?」

博文怒視沈鈺,卻沒有說話。

孫豪淡然一笑,把話接了過來:「這五名旗手,乃是孫豪按照博文兄的吩咐所教授的,現在既然大局在沈兄那邊,讓他們聽從沈兄的才是正理,這事不用問博文,我帶他答應你就是。」

說完,孫豪轉頭,看看自己身後的關敬啟和代軍一眼,笑著說道:「兩宗對壘,青雲門內,卻是不可自亂陣腳,你們且聽沈師兄命令就是。」

關敬啟和代軍齊齊躬身說道:「敬啟,明白,師兄放心,不會誤事的。」

沈鈺目的達到,志得意滿,哈哈大笑:「哈哈哈,還是沉香機靈」,笑著,給孫豪伸了一個大拇指:「沉香好樣的,識大體,懂大局,不像某人,能力一般,卻偏偏喜歡不自量力。」

博文終於是忍不住了,怒氣勃發,袖子一擺,大吼一聲:「豎子,不足與謀……」

吼完,排眾而出,大踏步向洞府之外行去。

孫豪朗然一笑,說了聲:「博文兄別急,等孫豪片刻,孫豪兩句話說完,一起走就是。」

說著,孫豪面對沈鈺,雙手一拱,面帶笑容地說道:「沈鈺沈師兄,孫豪有兩言相告,萬望沈師兄牢記。」

不等沈鈺表態,孫豪自顧自地說道:「其一,希望沈師兄不要貪大求全,戰陣之法,不可過多,過多則不精;其二,望沈師兄能一視同仁,不要輕視敬啟和代軍,要不然,旗手水準參差不齊,容易亂陣。」

沈鈺不置可否,輕輕哼了一聲,說道:「沉香還是管好你自己吧,戰場混亂,你一個築基初期修士,需要多加小心才是。」

孫豪搖搖頭,沒有說話,起身,徑直走到博文身邊,一拉博文的胳膊:「走吧,博文兄,沉香這裡,有靈酒二三種,你我何不浮他一大白?」

博文怒氣漸歇,聞言笑道:「是啊是啊,當浮一大白,沒得被小心亂了心思,壞了氣氛,走。」

兩人攜手,把臂而去。

「旭日師兄」,沈鈺沒理離去的孫豪和博文,看向彭琳,說道:「礙事的都走了,你現在怎麼說?」

旭日劍看看落日劍黃明晃,方正的臉上,閃過一絲無奈神色:「既然這樣,那明晃師弟先說說你的想法吧,我全力配合就是。」

黃明晃臉上浮現暢快笑容,雙手一拱,沖彭琳說道:「多謝師兄,如此,明晃就不客氣了,明晃以為,當務之急,我們應該做好以下備戰事宜……」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